這讓她無比羨慕和嫉妒,恨不得立馬把李煙拉開,自己去代替李煙的位置。

蘭雲蘭也是這樣想的,但她一點也不敢表露出來,只有偷偷的記在心裏,同時心裏在想怎麼樣纔可以得到方悅。

納蘭慕雪,看向了方悅,見到方悅如此霸氣的擋在了李煙的前面,她那顆本來不怎麼跳動的心在瘋狂的跳動。

特別是看到周玄哲後,心裏就無比嫉妒李煙,如果他們倆都圍繞在自己身邊,那麼自己感覺死也值得了。

“小姐,你看玄哲哥也來了也,我們去跟他打招呼怎麼樣?等一下要他搭我們倆回去可好,他那輛法拉利可是全球限量版的,有錢也買不到。

我可從來沒體驗過,讓我坐一次,我就算現在死掉也願意。”

唐胖一說完就沉浸在這個夢中。

納蘭慕雪沒有理會,因爲她的心同時也是這樣想的,同時也痛恨自己怎麼不早點想到方悅身邊那女的就是李煙呢?

這李煙真是夠陰險的,碰到她那麼多次就是不告訴自己她就是李煙,好,現在知道是你了,你又變漂亮了,那又怎麼樣,你一個什麼都沒有的,而且還是李家的棄女,那就等着給我揉捏吧。

現在這件事到了這一步,她就希望王安逸出來後立馬離開,等以後有機會再報復回來。

不然這王安逸今天怕是要跪着出去了,她可是很清楚一哲哥這羣朋友的力量。

那時候的自己是無法插手這件事了,也希望這王安逸不要暴露自己出來,想到這的納蘭慕雪擡頭看了看方悅那邊。

這時候她看到了宋雅辭要走向方悅,她立馬也想跟上去,因爲她早就知道宋雅辭也是很喜歡方悅的,如果給她捷足先登的話,那她又多了一個強有力的情敵了。


就在兩人剛走了兩步的時候,大廳的人都起鬨起來,因爲王安逸已經出來了。

看他臉色陰沉,再也沒有之前的從容和瀟灑,大家就都笑了,笑得很開心。

“哈哈,白癡,你想來我們一哲哥的酒吧找茬也別用這樣蹩腳的方式好不好。”元明首先不屑的說道。

“元明,別太過分了,不管王安逸來到這裏是什麼目的,既然來了一哲酒吧,就是增加了一哲酒吧的人氣,我們應該感謝他,然後請他們喝酒,而不是你這樣對待客人。”

楊曉翔笑咪咪的看着王安逸,然後不屑的對着元明道。

這黑白顛倒和一個打工仔示好,讓一哲所有的朋友都看不下去,緊握着拳頭想上去打他一頓。

但一想到這小子現在的地位也不低,所以沒有任何人敢動手,一哲也陰沉着臉,沒有叫人動手。

而楊曉翔已進入了他的黑名單中了,同時心裏在想自己叫的人怎麼還沒到?

見所有人都驚訝的看着他,楊曉翔十分得意道:“怎麼?我說得不對嗎?怎麼沒聽到掌聲,安逸過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韓一哲。”

楊曉翔邊說邊拉王安逸過來,此時的王安逸已經恢復了他的從容和瀟灑。

他伸出手來微笑道:“來重新認識一下,在下王安逸,這一片都是我罩着的,以後你這裏有什麼事,跟我說一聲,我幫你擺平。”

一哲聽後,臉上沒有任何變化,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請你出去。”

這話一出,王安逸依然微笑的把手伸在那裏,而楊曉翔臉色卻變了,冷冷道:“一哲,我看你是好朋友份上,才讓這一片的大哥來照着你,你卻不給我面子?”

一哲聽後臉上沒有任何變化而是淡淡道:“不好意思,我都忘記了我還有這麼一個朋友,所以你不是我的朋友,請不要亂攀關係。”

楊曉翔冷笑道還想繼續說的時候,方悅卻走了過來冷冷道:“王安逸是吧,你找的人呢?拉出來給我們看看啊。”

“沒找到,找到了我要打死這臭三八。”王安逸淡淡說道,完全沒把方悅放在眼裏。

“這裏看樣子沒人歡迎我們,我們走。”王安逸說完就淡定對着跟他來的那羣人揮手道,人羣立馬給他們讓出一個通道。

王安逸看到這一幕得意的笑了,然後看到這一羣人全是不屑。

方悅剛要上前說話卻被李煙拉住了,然後李煙走了出來淡淡道:“我李煙就站在你眼前,你的眼夠瞎啊,這都找不到。”

方悅這時候也跟李煙站在一排,手指在不停的敲擊等待他的小弟們到來,只要人一來嗎,他們就要跪着道歉,而且還很有可能死一兩個人。

當李煙這話一出,在這一哲酒吧的人都知道好戲來了,他們等了這麼久就是等到現在這一場好戲。

同時在清江最上層的圈子裏的人開始聯繫這邊後輩們,讓他們把這邊的情況彙報給他們。

沒過多久,一哲酒吧就成了全清江市裏上層人士的焦點。 他們知道這次酒吧的結果將會影響清江市的未來發展和格局。

方家方老爺子方建國站在自己的陽臺上,然後仰望找星空,嘴裏喃喃道:“悅兒,煙兒,希望你們這次獨自走過這一劫並取得巨大的收穫。

爺爺和家族這次幫不了你們了哦,除非那些家族不要臉來干涉,那就別怪我的大刀砍下。”

方建國說完,一股不怒自危的氣勢暴漲出來,這股氣勢可劈山倒海。

方悅和李煙都不知道現在的他們處於風口浪尖當中,就算知道也沒辦法,只能認了。

王安逸本來要離開的步伐停了下來,他帶來的那羣人也停住了腳步,然後露出兇光看向李煙。

如果目光能吃人,那麼李煙就被吃了幾百遍了。


王安逸慢慢的轉過身來,是她,那個不曾注意到的女孩,因爲那時候女孩很安靜,安靜的讓自己完全忽略了她的存在。

現在仔細一看,驚豔,美麗,仙女,這樣的女子只有天上有,人間有嗎?那顆從來沒有心動的心忽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

越跳越快,但臉依然平靜,沒有任何波瀾,而他的大腦也忘記了李煙是個醜女,一個醜女。

他露出從來沒有的燦爛笑容,哪怕小時候沒有吃的,餓得幾乎走不動了,忽然在地上撿到一個饅頭的笑容也沒今天的笑容燦爛。

“你好,我叫王安逸,很高興認識你,李煙,跟我回去吧,別鬧了,這裏好多人看着呢。”

這話一出,全場寂靜,同時腦海裏都出現四個字,劇本不對。

方悅見到王安逸那燦爛笑容,臉色陰沉,拳頭緊握,如果不是他小弟還沒到,他早就撲過去打了。

“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所以你那醜陋的嘴臉可以收回去了。這是我丈夫方凡,你詆譭我的話必須向我道歉。”

李煙挽着方悅的手淡淡道。

王安逸見到這一幕,臉色變了,變得很難看,他憤怒道:“我說是誰搶了我的女朋友,原來是你這個小白臉,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我談個女朋友容易嗎?”

說完就朝後面的手下使了個眼色,後面的人立馬就拿出棍棒出來,看樣子是早有準備了。

作爲一個男人被人欺負到這裏,是不能忍的,那怕打不過也要上去打,況且方悅是誰?地下世界的老大,這些年也是打出來的,小弟沒來又怎麼樣,還怕幾個小混混嗎。

方悅他把他的手慢慢的從李煙的懷裏抽出,李煙立馬明白,然後有點擔憂的看着方悅。

方悅拍了拍她的手,給她一些安慰,眼眸中也是安慰,沒事的,有我在,別怕。

做完這些就慢慢走向前,眼裏全是寒意,周玄哲和元明也跟着方悅慢慢走向大廳中央,一哲這時候想上去,卻被楊曉翔攔住了。

“一哲,如果不想看到你的酒吧現在就廢了,你現在就過去,如果這個條件還不行,那好,不想看到你爸媽一夜破產,你就可以上去。”

楊曉翔說完就讓開路,示意一哲可以去了。

一哲緊握着拳頭,沒有動,不是他不想動,而是不敢,他知道現在楊曉翔的能耐,只要他敢動,上面兩點,楊曉翔絕對可以做得到。

現在的他不爲自己考慮也要爲自己的父母考慮,也要爲韓家考慮,最後他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

這一幕被蘇薇都看在眼裏,眼裏全是心痛,但現在身邊有個人要安慰,那就是李煙,所以不好過去安慰一哲。

而這時候李煙開口了:“蘇姐姐,我理解一哲,你幫我去安慰一下他,謝謝了。”

蘇薇被李煙的舉動而感動,這時候的她還考慮朋友,這個朋友沒有白交,值得深交。

方悅三人站在中央後,就再也沒有其他朋友站過來了,那怕剛纔還和方悅親熱叫兄弟,兄弟的。

方悅轉過身來看着周玄哲和元明,用心感謝道:“謝謝。”

“兄弟,不說其他話。”

鬍子嫺看到這一幕都哭了,她連忙道:“李煙,太讓我感動了,我太愛元明瞭,他一直是我最崇拜的哥哥。”

李煙一聽這話頓時黑線,你是在安慰我還是在愛你的元明哥哥。

王安逸冷冷的看着三人,然後不屑的走到了方悅的面前淡淡道:“不用等你小弟過來,今晚他們是過不來的,別想用錢砸來,我後面的人錢不比你少。

上次你讓祥子帶的話,讓我感覺到很好笑,但我現在接受了,如果在清江誰敢動李煙,那他就是清江河上漂浮的屍體。

以後這清江,你方悅可以金盆洗手了,以後清江我王安逸說了算。”

這話霸氣,說完冷冷看了方悅後面兩人,然後溫柔的看向李煙。

而李煙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僞霸氣的話夠虛僞的,眼裏全是厭惡。

宋雅辭被王安逸這霸氣的話差點給淪陷,眼裏露出癡迷之色,嫁人應當嫁此男,霸氣,男子氣概十足。

魄力,有擔當,太多太多優點了,我要愛了。

剛想得意的時候,她旁邊的藍顏玉癡癡道:“辭姐,我不跟你搶方悅了,你幫我弄到這王安逸的聯繫方式可好,這人真man啊,不行,我的小心臟跳了跳了。

就要淪陷了。”說完還做出陶醉的形色,給他的是宋雅辭的一腳踹來。

“辭姐,你不去幫方悅,踢我幹嘛?”藍顏玉滿臉疑問的問道。

這問題一出,宋雅辭有吐血的衝動,本來自己跟方悅沒什麼,現在方悅有難,自己可以不用出手幫忙連出嘴都可以不用。

而現在被藍顏玉這樣一說,如果自己不去的話?別人以後怎麼看待自己?

難道這年代沒有一個靠譜的姐妹嗎?都這麼坑嗎?想到這不由得看想雲蘭雲,只見雲蘭雲站在那裏發呆,不知道在想什麼。

最後的宋雅辭還是沒有站出來幫方悅說話,而是和其他人一樣選擇沉默。

納蘭慕雪看到這一幕頓時心裏就樂了,他希望王安逸把方凡打出豬頭,自己那麼愛他,他卻這樣對待自己,不把他打成豬頭就真對不起自己了。

“小姐,方悅有難,我們去幫忙。”唐胖說完就要朝大廳中央走去,卻別納蘭慕雪拉住冷冷道:“那裏也不用去,好好的站在這裏就可以了。”

“小姐,你那麼愛方悅,現在爲什麼不去幫忙?”唐胖的聲音有點大,這讓有點寂靜的酒吧都看向了她們。

納蘭慕雪氣得就想兩巴掌甩過去,不過見到這麼多人看來就放下了手微笑道:“現在還不是時候,等方悅和他們打的時候,我們去神助攻纔是最正確的做法。” 這話一出,大家都點了點頭,這納蘭慕雪不錯,沒有傳聞那麼不堪啊,還是很重情重義的。

宋雅辭聽到這話不由得轉了過頭來看了看納蘭慕雪,心裏在奇怪,這納蘭慕雪什麼是轉了性子?

轉沒轉性子,等一下看下去就知道了,現在何必想這些呢,自己家族吩咐的事情,自己現在還記在心裏。

等方悅和楊曉翔的牌局結束就知道結果了,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看方悅怎麼度過這個難關。

“呵呵,那讓我看看你王安逸有沒有那本事了。”方悅說完率先衝了上去,周玄哲和元明跟着衝了上去。

現在的他們感覺自己就像在讀書的時候那麼激情,那麼熱血,兩人在奔跑過程中,就感覺風在吹,在鼓勵。

同時他們的拳頭也在緊握,今天不是他們的榮譽,但是他們兄弟方悅的榮譽,那就是他們的榮譽。

就算用掉了這條命也得爲兄弟拼出一條路來。

王安逸見方悅率先衝了出來感嘆道:“這麼年輕,這麼衝動,你是怎麼當上老大的,這讓我很奇怪,難道是用錢砸出來的嗎?”

這話裏充滿了無限的諷刺,而方悅沒有聽到似得,他已經衝到了王安逸的面前,就是一拳擊打出啊。

拳的速度很快,王安逸躲得也很快並一拳回擊,然後冷笑看着方悅道:“太弱了。”

方悅被這一拳擊打退後了好幾步,嘴角有點血。

在看看周玄哲和元明兩人,感覺兩人根本不是那羣大漢的對手,方悅連忙道:“住手。”


一羣大漢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住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