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比較下來。

陳寧還是看凌筱筱順眼。

「還是我們家筱筱好看。」

陳寧發自內心讚歎一聲。

凌筱筱則是神情冷肅道:「師尊,我很討厭這裏的氣息。」

陳寧揉揉她的耳朵,溫和道:「沒事,我們是來砸場子的,一會兒讓你好好發泄。」

「真的嗎?」

凌筱筱星眸一亮。

「當然了,為師什麼時候騙過你?」

陳寧生怕對方當着這麼多人面再來個提前預支的吻。

急忙轉移話題道:「白郡主,那個小王子的成年禮,什麼時候開始啊?」 夜庭郡的鋪子定了下來,趙玉此行的任務也順利的完成了大半。

過了晌午,趙玉和李氏回到了客棧。

叫來客棧的夥計簡單的要了一些能入口的飯菜,跟著直接送去房屋。

「對了,再送些熱水過來,」趙玉覺得她忙活這兩天是累到了,渾身有些酸疼不說,還有些疲倦,遂想著泡個澡緩解緩解。

雖說夜庭郡這邊已經有了和醬菜廠浴場這樣的地方,包括眼下的客棧後院,也有單獨為客人開闢出來的淋浴場所,但趙玉疲懶,實在不想動彈,就想借著客房裡的浴桶簡單清洗清洗。

好在他們昨天過來時,花錢租用的房屋不錯,出的價格也高,所以客棧可以提供這樣的服務。

夥計笑著點了點頭,送走兩人後趕緊去后廚做相應的準備。

吱嘎———

推開緊閉的房門,祖孫兩人一前一後的進了屋。

「下午,你就別去了,」李氏擔心趙玉太累,想著蕭宏貴那裡,她自己走一趟就行,「反正不過是聊聊天,扯扯交情的事。」

這種事,只李氏一人也能辦的明白,也不用麻煩趙玉跟著走一趟受累。

趙玉聞言想了想,點頭同意下來,「嗯,那我下午就在屋子裡休息了。」

正好,今早起的太早,趙玉如今困的很。

「行,睡吧。」

………

吃了午飯,又泡了個澡,舒舒服服的趙玉扭頭爬上床睡了覺。

等再一次睜眼時,屋子裡已經沒人了。

打了個哈欠,又動手揉了揉眼睛,趙玉翻身從床上坐起,跟著穿鞋下地。

噠噠噠的跑到桌邊,拎起一旁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杯茶水,簡單的潤潤唇。

趙玉轉身打開緊閉的房門,墊腳抬眼,正正經經的朝著門口看了一眼。

只一眼,她就瞧到了一樓的熱鬧。

吆喝聲,喧鬧聲,不斷的朝著樓上襲來,趙玉手搭在一旁的圍欄上,拄著腦袋歪著頭打量著樓下的風景。

若是不出意外,眼下貌似到了吃晚飯的時辰了。

赫,她竟然睡了這麼久嗎?

趙玉一臉不可思議,跟著撓撓腦袋,小嘴嘀咕兩句,跟著扭頭去了一旁趙善行和周巍居住的房間敲了敲門。

咚咚咚———咚咚咚———

伴隨著有節奏的敲門聲,緊閉的房門被人由內打開。

「小玉,怎麼來了?」趙善行低著頭,看著站在門口的趙玉,笑著讓其進來,「娘呢?」

「奶出去了,還沒有回來,」趙玉一邊說著,抬腿吧嗒吧嗒的跑進來,隨後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餓了吧,快吃些東西,」周巍也從書籍中抬起頭,順便將桌子上擺放的糕點往過推了推。

趙玉低頭,看著漂亮精緻的小點心,抿了抿嘴,拿起一塊,放進嘴裡嘗了嘗,別說,味道雖不上自家的糕點軟糯可口,但滋味不錯。

「嘿嘿,這些糕點,都是我們兩人從外邊帶回來的,據說不錯,」很受夜庭郡人的歡迎。

周巍邊邊說著話,邊往自己嘴裡也塞了塊。

上午出門,兩人就去找衛瑾和沈寧西匯合了,四個人自從年後就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面,平日也都是通過信件往來。

眼下好不容易見了面,自是好一通閑聊,四人話趕話的直說到了下午快天黑時,方才回來。

只是這樣,周巍還覺得有些意猶未盡。

不過他也知自己這兩日會留下來,到時還有機會過去拜訪,倒不怎麼著急。

只是趙善行這邊,周巍扭頭沖其喊了一嘴,「善行,若不然,你這次也同我一起留下吧,」到時候也可以跟他一起出門拜訪。

須知,周巍此行拜訪的對象可都是一些有底蘊的人家,雖說這些人家一起逃難到了南面,但根基可深,比一般人家要有能力。

若是趙善行答應,和他一起結伴拜訪,不說其他,單單給對方留下一個不錯的印象,互相親近一些也是好的。

依他們兩人的表現,來日定是要在夜庭郡這邊學堂發展的,說不定還會趁機入仕,那眼下有機會能和一些不錯的人家打好交道,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人脈啊。

可惜周巍想的好,但趙善行卻搖頭,「不了,家中有事,實在脫不開身。」

趙善行說著話,乾脆利落的拒絕了周巍。

周巍聞言,嘆了口氣,同時目光幽怨的看著趙善行,心說他是搞不懂善行這個人,怎麼在這方面這麼死腦筋。

而死腦筋的趙善行,心裡則有另一番計較。

和周巍想提前打好關係不同,趙善行則是想先將自己這方處理利索,比如,先考進來,將來夜庭郡學堂讀書的名額拿到手,方才考慮其它。

而且,趙善行則沒有周巍想的那麼沒有人脈。

托趙玉一家的福,趙善行早就和和魏延格聯繫了起來。

魏延格別看只是一縣的縣令師爺,但魏家一脈,卻是有真材實料的。

趙善行表現出來的能力,成功讓魏延格看到了投資的希望,所以在趙善行來日入仕一事上,魏延格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既如此,趙善行眼下還做什麼無用功呢。

他有魏延格這邊的人脈在,加上自己展現出來的能力,完全不擔心日後的發展。

話音落地,兩人心知都說不對方,索性,兩人也不在就此內容交談,隨之而來的,周圍的環境安靜了下來,只餘下趙玉和周巍吃點心的聲音。

只是趙玉的點心也沒吃多久,門口處,夥計照例上來詢問幾人的晚飯事宜。

主在客棧的客人,像他們這種都是花了大價錢的,一些服務自然要周到。

就好比這一日三餐,若是四人不下樓,夥計也會到了時辰上來樓請。

瞅著門口的動靜,趙玉和周巍兩人眼巴巴的看向趙善行。

李氏不在,眼下能做主的就是趙善行了。

趙善行則淡淡的笑了笑,跟著將門口的夥計放進來,隨口點了些和昨晚差不多的飯菜。

「奶那邊怎麼辦?」

趙玉擰眉,心說他們自己吃飯不等李氏了嗎?

趙善行搖頭,「沒事,娘那邊不用擔心,我們自己先吃。」

他話沒說完,眼下李氏還沒有回來,怕是已經在外邊吃上了,那他們就算先吃也沒什麼事。

再說,哪怕李氏回來時沒有在外邊吃飯,到不了到時在給她自己額外點些吃食。

果不其然,三人吃完了飯,趙玉又待了會,才回到自己和李氏所在的屋子。

就這麼等著李氏,直到外邊天黑,屋子裡都點起了油燈照明,李氏才步履匆匆的趕了回來。

趙善行時刻留意著旁邊屋子的響動,聽到門外有動靜,又過來抽空問了一句,得到李氏準確的答覆后,方才回屋放心休息。

趙玉睜大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剛進門坐下來休息的李氏,「奶,你咋回來的這麼晚?」不是說只和蕭宏貴那邊招呼招呼,難不成路上還遇到了旁的什麼事?

李氏喝了口水,點頭,「回來時碰到了族長一家,我便順道過去看了看。」

說起這個,還真是湊巧,本來嘛,李氏從啟翔樓出來,就是想抓緊時間回來。

結果路上剛拐角,就碰到了趙福瑞的婆娘郭氏和大兒媳蔣氏,這不,雙方也是好長時間不見面,這冷不丁的見了面,乾脆聊了起來。

可巧,那時候,婆媳兩人買好了吃食打算歸家做飯,遂直接拉著李氏一道回去了。

「左右無事,便又留下吃了頓晚飯,」李氏喝完了一杯溫水,跟著又給自己續上,「倒是你們三個,晚上我不在,可是出了事?」

「並未,」趙玉搖了搖頭,「只是在客棧吃了些晚飯,」也沒人來找他們。

接著,李氏又和趙玉說了兩句趙福瑞一家的情況。

倒是不怎麼重要,都是一些零碎小事,但這些話,也順利的勾起了李氏對上哇村的某些懷念。

李氏眼睛泛著紅,話說的細緻,末了又想到了趙福生,趙福金一家人。

只可惜,雙方雖然是親兄弟親妯娌的關係,到底被分去的地方不同,加上離得又遠,之前過年時也沒有見面,倒是去了幾封信件,知曉各自都過的不錯。

「這下子,還真是散了,」從上哇村逃出來的這批人,終究還是散開了。

李氏語氣唏噓,聽在趙玉心裡也怪難受的。

「奶,散不了,倒是咱們家將小吃鋪開起來,只要經營的好,自然能將生意做出去,」不說一個夜庭郡了,就是整個揚州,荊州,甚至兩廣等地也使得。

「到時候,不管是大爺爺一家還是四爺爺一家,甚至於原本的那些叔叔伯伯,留在上哇村的三爺爺一家,我們都能再碰到的,」這才哪到哪,往後的時間還久著呢,只要他們努力朝著前邊奔日子,不管將來在哪裡,他們都能碰的到。

趙玉的一番話成名的讓李氏的心裡燃起了一絲火苗。

李氏點頭跟著附和,「是啊,是啊,」是她魔障了。

二丫說的對,想開些,日子可不就是這麼回事。

「你說的是,咱們到時多努力一些,總會碰到的,」而那個時候,就算原本散開的人,也會重新聚在一起。

日落烏啼,銀月高璇,又一日過去。

五月初八。

四人起了大早,趙善行連同趙玉,李氏三人也打算趁著今日一早回到青平縣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