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隻能看她自己了,希望她能撐到我們回來……”

“那有何打算!”妄想美海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八苦陣早已失傳,若出現在神礦村的那個陣法是八苦陣,那佈置這個陣法的人不是浩劫遺留,就是轉世:那個時代的人,沒一個是好對付的!

“這樣!你以最快的速度去幫助小琉靈,我去南冥上設縛靈陣,破除八苦陣後就去與你會和”!

“好吧,你快一點,你知道的,我也是心魔!”

妄想美海轉身發動逆空流,打開一道連接着神礦村的空間裂縫!

“妄想,”雲半程叫住了妄想美海,說道:你覺得我這一身冥修靈氣與那八苦陣相比如何!

“別多想,小琉靈的招式不適合你!” 南冥

拿着承影,雲半程一刻也不敢耽擱,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八苦陣的陣眼。

南冥之巔,冥池之中,鯤背脊之上,能設立如此巨大的八苦陣,那設陣之人的能力也是相當了得!

南冥之中一絲黑氣涌動着暗光,那是鯤背脊上的魚眼石散發的光芒,八千年纔會凝結出一顆,從鯤誕生至今也就凝結出四顆,一顆鑲嵌於龍魂之上,一顆用於鑄造北辰劍,一顆被宣威所得,而鯤背上的這顆便是第四顆,用於維持八苦陣的運行!

魚眼石所含有的能量世間只有少數寶石可以比擬,無數鑄劍大師做夢也想得到一顆!

手中的承影也在貪婪的吸收着幽光所散發出來的能量!雲半程對着湖面深深的鞠了一躬,鯤在年齡或是輩分上都是雲半程的長輩,對於這一禮,雲半程並不覺得吃虧!更何況鯤在神礦村的地位和龍在海村的地位一樣,多多少少會有一些高傲,適當的低頭會讓事情變得好辦許多!

“兵藏天衡,現仍協會會長,雲半程,有事請見!”

“兵藏天衡,雲半程,有事請見鯤前輩!”

“鯤前輩,雲半程有事請見!”

一連叫喊了三次,波瀾不驚的湖面依舊是波瀾不驚,此時的妄想美海已經衝進了鑄劍閣,已經沒有時間留給雲半程猶豫!

倒吸了一口涼氣,雲半程縱身一躍,到了南冥最高處,這個人不知已經活了多少個年頭,可時間依舊沒在他的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他看起來依舊是一個二三十歲的年輕小夥,但現在他的臉上卻是萬般的無奈,他可不想去得罪一族的信仰,就算是小琉靈,也不會願意去得罪一族的信仰!

雲半程縱身一躍,跳到了南冥最高的山峯上,高舉承影對着冥池!

對着湖面!

隨着劍刃的劃過,一道潔白的劍氣由劍刃劃出呼,飛向冥池!

接着又是幾道劍氣噴涌而出!

雲半程的御神咒、敇法三清勉強可以抵擋的小琉靈的奮力一擊,劍道卻是平平無華,剛纔的那幾次斬擊只是單一的劍氣,無論多麼強大,都不會像卅、舛那樣,一劍開天、一劍分海!只是空有力量,而不知如何發揮!

劍氣一擁而入,一絲不剩的涌入冥池!


最後一絲劍氣進入時,冥池內的幽光戛然而止!

接着是一個有一個的氣泡,奔涌而出!

遠處看就像是冥池沸騰了一樣!

………………

“哪那個小輩敢繞我清靜!”

“晚輩雲半程!”

“喲!這不是跟着小琉靈的那個小娃娃嘛!小琉靈沒出來嗎?”

雲半程:“………………”

“有人乘我睡覺的時候,用我的魚眼石在我背上設了幾個陣法,醒來之時,小琉靈已經入了陣法!,怎麼,小琉靈沒有還沒有出來嗎?”

雲半程這才反應過來,,鯤是把自己當成了雲禾,遂說道:“兒時的我被琉靈留在了樑城,小琉靈還在陣法內,我讓妄想美海進去幫助小琉靈脫險!就算心魔出現,以妄想美海和小琉靈兩人之力,也可將其擊殺!”

鯤着急的罵道:雲,怎麼連你也你大意了!當時我也以爲,那只是一個八苦陣,便設下縛靈陣,之後才發現事情沒有想得那麼簡單! “除了八苦陣,還有另一個陣法!”

雲半程:………………

“雲半程,我且問你,那龍言的生死劫是爲何?”

“難道是那個陣法,設下陣法的人不是爲了創造心魔,而是想把另外的七苦抽出,完成妄想美海?”

“沒錯!”

鯤肯定的回答!

轉過身去,將一塊刻滿符印的魚鱗露了出來!

“八苦陣的陣眼在這,我破壞了他,只可惜已經生效了!”

“這!”雲半程帶着一絲失望問到:“另一個陣法呢?”

鯤默默地轉過身,將胸口泛着藍光的三塊魚鱗上的其中一塊露了出來!

上面密密麻麻的刻上了神族的文字,每一個文字都是一個符號,充滿了歷史和神祕!

和妄想美海在一起這麼多年,多多少少也學過一些神族的文字,面前這些卻像天書一樣!

鯤說道:“這是神文,蒼天書寫的!這世界除了司命,怕就只有月神認得!”

這裏的蒼天是指的大千世界本身幻化出來的意識,而不是大千世界的管理者!

雙手狠狠地拍打在一起,心裏確實對自己的怪責,當初要是將龍言的屍體毀了,就不會有現在這些事情了!

鯤用悲愴的聲音說道:只是那個小人,竟將陣法用魚眼石刻錄在我的護心鱗甲上,可能我那一萬年的修爲啊!

“雲半程,我且問你,你可會小琉靈的那招,一法破萬象!”

點了點頭!

鯤若有所思的說到:那就行!於是低下頭,用巨大的門牙銜住那塊護心鱗甲!身體猛的一昂, 總裁寵妻有點甜

“吼!”身體一僵,扒掉護心鱗甲的疼痛,和被人硬撕下來一塊肉無異!


待緩和一點後,將護心鱗甲緩緩的放在雲半程面前!

“護心鱗甲和魚眼石,一共是一萬八千年的修爲,以你現如今的修爲來說,使用一法破萬象打破陣法幾乎不可能!”

鯤說的,雲半程也知道,一法破萬象是將一切的比拼轉換爲純靈力的比拼!

一萬八千年的修爲也只是抵消掉護心鱗甲和魚眼石,破壞陣法不知還要消耗多少!

鯤緩緩的低下頭銜住一塊護心鱗甲說道:小琉靈對我有救命之恩,區區己片魚鱗而已!

將頭又猛的一昂!

第二塊護心鱗甲被鯤拔了下來!

“護心鱗甲,一萬年的修爲!”

雲半程微微一禮:“謝過鯤前輩!”

……………………

“滿月斬!”

妄想美海一記滿月斬將八苦陣幻化出來的龍言擊退數米!

就一擊,手就已經開始脫力!

“千允琉靈啊,千允琉靈,我就知道你的心魔就沒一個是好對付的!”

小琉靈站在妄想美海身旁,拿出逆鱗背靠背的站在一起!

純黑色的靈氣圍繞着妄想美海!

小琉靈周圍則相互交替着紅藍兩股靈氣!

被黑氣籠罩的妄想已經看不清人影,就像是一團漂浮着的黑氣!

幻境龍言的身體開始虛幻,開始浮現出和妄想美海一樣的黑氣!

黑氣侵蝕周圍!

侵蝕着小琉靈的紅藍氣!逆鱗跟着嗡嗡作響!

“這感覺是!”

驚愕的小琉靈望着四周,這個感覺太熟悉了,小琉靈誕生時就是這個感覺,逆鱗第一次破碎的時候就是這個感覺!

“這是,鑄魔大陣,妄想美海,快逃!” “這是鑄魔大陣,妄想美海快逃!”

小琉靈的表情凝住了,兩隻瞳孔略有收縮!臉色無比的難看!

但爲時已晚,自己進入泥潭不說,還帶上了妄想美海!

幻境龍言化作一團黑氣襲來!

小琉靈上前一步,攔在妄想面前:我幫你攔下,你快逃!

“晚了!”

幻境龍言臉上帶着詭異的微笑,一鼓勁的像小琉靈衝了過來!

屏住呼吸,小琉靈一踏步上前,一計拔刀斬擊中了幻境龍言!

“區區未成型的心魔,敢在我面前搞事情?”

就算是被擊中,幻境龍言臉上洋溢的笑容依舊沒有消失!

“未成型?多麼可笑的的謊言!”

背脊和肚子傳來一陣冰涼,,裹着黑氣的蛇腹貫穿了小琉靈的肚子!

幻境龍言再被逆鱗劈中之後迅速的化爲兩團黑氣,鑽入妄想美海的身體!

“八苦,七罪,我小琉靈,是極惡的妄想!”

極惡美海微微一笑,將蛇腹抽出!臉上邪魅一笑,說道:“我終於可以擺脫你了,終於!”

嗤笑,道:千允琉靈,待我融合完全,就取了你的性命!

向遠處走去,選了一塊乾淨的地兒坐下,只剩小琉靈一個人無助的躺在地上!

極惡美海不會吞噬小琉靈,她也不敢,小琉靈擁有掠奪之體,若沒得到小琉靈本人的幫忙,吞噬哪怕一絲一毫都會被其反噬!

這種情況下,殺掉是最好的選擇!

“怎麼樣,感覺不錯吧!”

小琉靈笑出聲音,道:還行,沒上次嚴重!要不是煉製出清風化煞,也不會這麼早緩和過來!

一臉鄙夷的望着趴在地上的小琉靈,嗤笑道:都這樣了,我還害怕你搞事情?

“你這人說話不算數!”

“你說說,咋不算數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