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幾天前剛進入刑天戰場就遇到了一顆聚魂石,葉陽現在也知道了,聚魂石會隨著那些不知道出現在什麼地方的各種風暴出沒。

有風暴的地方,就有可能擁有聚魂石。

「看看方圓百里之內,有沒有什麼風暴?」

轟隆隆,葉陽把磅礴的靈識輻掃而出,頓時方圓百里之內的一草一木,全部出現在了他的視線里。

修鍊了大衍神術后,他的靈識變得愈發強大,就他奪無極境界的靈識,就已經比尋常的奪生死境界的絕世強者還要強大,再提升一兩個境界,甚至能夠和長生境的無敵人物堪比。

葉陽將靈識掃射而出,並沒有在方圓百里之內找到什麼風暴,人倒是發現了不少。

他發現有七八人從各個方向向同一個方向飛掠,這讓他雙眼一動。


這些人往同一個方向接近,不是發現了什麼隱藏任務,就是發現了聚魂石,也只有這兩個可能,才能引誘他人。

「不知道這些人發現的是隱藏任務還是聚魂石?」

惡魔之翼在葉陽背後悄無聲息的張開,幾乎瞬息之間,他就來到了二十裡外,在視線里看見了一名正在慢悠悠飛掠的青年。

這個青年擁有奪無極的修為,氣息悠長,在同境界里也是出類拔萃的存在,但在葉陽眼裡和螞蟻沒什麼區別。

嗖。

葉陽從天而降,降落到這名青年面前,把這名青年嚇了一跳,感應到葉陽身上那雄渾的地獄氣息,他還以為是什麼惡魔出現了,聽見葉陽的大喝時,他才知道遇見了人。

「冷靜點,我不是惡魔,而是人。我問你,你如此焦急,是要去什麼地方?」

聽見葉陽的大喝,青年的眼裡並沒有怒色,反而閃過了一絲恐懼。

他雖然看出來葉陽的修為和自己一樣都是奪無極境界,但葉陽身上的氣息實在太恐怖了,恐怖到好似遇見了絕世大魔頭,哪裡敢有半點不滿,唯唯諾諾的道,「我收到消息,有人在黑營地里發現有聚魂石出沒,我現在要去黑營地,看有沒有運氣能得到聚魂石。」

「你沒有那個運氣了,就算黑營地里真的有聚魂石,也歸我了。」

葉陽淡淡的道,「說吧,黑營地在哪裡?」

「黑營地就在前方三千里處。」這名奪無極的青年並沒有因葉陽的強勢而動怒,反而愈發的小心,生怕說話太大聲而引起葉陽的不滿,「刑天戰場雖然是遠古時期的人類強者開闢出來的異空間,但這個異空間里也有各種各樣的地名,和外面的大陸沒多大區別,朋友如果有能力得到刑天戰場的地圖,那幾本就可以在這裡面橫著走了。」

「先不管地圖,去黑營地得到聚魂石再說。」

葉陽身軀一動,在跳躍之間,人就消失在天邊。

「此人到底是誰,那對翅膀太恐怖了,有那對翅膀在身,還有什麼好怕的?。」

看著葉陽消失的背影,原地奪無極的青年臉上有著明顯的吃驚與疑惑,「通過剛才和此人的近距離接觸,通過凝魂令的感應,對方的名字似乎叫葉陽,叫葉陽的人只有一個,排在刑天榜的最末,不應該啊,以此人的實力,不應該排在最後,到底此人心裡在想什麼?為什麼不去獲得積分,難道他並不關心成績?」

「懶得管此人心裡到底怎麼想的,我還是去其他地方獲得積分為好。」

奪無極的青年搖了搖頭,黑營地有葉陽前去,就算黑營地真的有聚魂石,他前去也沒有獲得的可能,還不如到其他地方獲得積分。 嗚嗚嗚。∽↗

虛空之中,罡風徐徐。

一個巨大的鬼影,快速從昏暗中一閃而過。

是葉陽。

「前方就是剛才那人口裡所說的黑營地,發現有聚魂石存在的地方?」

葉陽舉目一望,發現昏暗的大地盡頭,出現了一個個扎在地上的古老帳篷,那帳篷黑漆漆,陰森森,好似有魔鬼居住在裡面,周圍一片荒涼,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人來到過這裡了。

「走,過去看看。」葉陽縱身一躍,收起惡魔之翼,輕飄飄的降落到了荒涼的黑營地之中。

他將磅礴的靈識掃射而出,並沒有發現什麼聚魂石,連半點風吹草動也沒有,安靜的有些可怕。

「聚魂石只會隨著各種風暴出現,這裡沒有任何風暴出現的痕迹,怎麼可能有聚魂石?」

葉陽搖了搖頭。

來到這裡之後,他就知道自己被騙了,消息百分百是假的,不知道放出這個的人,到底有什麼目的。

「哈哈哈,小子,你猜的沒錯,這裡的確沒有什麼聚魂石,一切只是我們設下的圈套而已。」

就在葉陽眉頭大皺的時候,一個肆無忌憚笑聲,突然從黑營地的深處響了起來。

緊接著,唰唰唰,七八道身影從暗中飛掠而出,呈包圍的姿勢從四面八方竄出,把葉陽包圍在了其中。

其中一名壯如牛犢的男子,滿臉殘忍的盯著葉陽喝道,「小子,快把你身上的積分交出來,中了我們的圈套,就留下積分做代價吧,你主動交出手裡的積分,你還可以離開這裡去搶其他人的積分,你如果不配合的話,你不僅保不住積分,還會徹底被淘汰,怎麼選,你自己決定吧。」

「小子,你身上雖然只有一萬積分,但蚊子再小也是肉,給你三息時間,主動把積分交出來,否則我會讓你徹底被淘汰。」

一名青年盯著葉陽,臉上同樣有殘忍與猙獰。

葉陽掃了一眼,發現這些人的修為都是奪無極的境界,看起來莫不相識,但隱隱組成了一個隊伍,顯然是要在刑天戰場里組成隊伍進行狩獵,這樣抱團一起,不僅保護了自己,也可以搶奪他人。

「抱團一起,的確是不錯的選擇,可惜一旦踢到鐵板,就只有被滅團。」

在眾人的注視下,葉陽淡淡的開口了,「你們今天主動跳出來,本來只有一個下場,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要被我滅團,你們不想滅團的話,就把這個人交出來。」

葉陽在說話之間,突然把目光指向了其中一名老者,這名老者居然是幾天前他剛進入刑天戰場所遇見的那名小極宮長老。

「不好。」奪無極境界的小極宮長老看見葉陽把目光望來,就暗道不好。

本來他低著頭想躲過葉陽的目光,誰想還是被葉陽發現了。

「小子,讓你交出積分,哪有那麼多話,想找死?既然你想找死,那就給我死吧。」

小極宮長老暴喝一聲,不給眾人反應的機會,突然對葉陽動手了。

他是怕葉陽說出自己身上有聚魂石的秘密,擔心會引起周身眾人的窺覷,所以要在葉陽什麼都還沒有說之前,把葉陽殺死。

葉陽腳下一動,輕飄飄的躲開了小極宮長老的絕命刺殺,淡淡的道,「小極宮長老,這才幾天不見,你就不認識我了?不知道我那枚暫時放在你手裡的聚魂石,有沒有被你煉化融合?如果沒有的話,現在把它拿出來吧。」

「什麼?」看著葉陽躲開了自己的攻擊,小極宮長老目光頓時一凝,感應到葉陽身上那強大的氣息,神色更是一變,聽了葉陽的話語,臉色更是變得有些難看。

「什麼?聚魂石?」

聽見葉陽的話語,周圍的七人全部神色一驚,隨即用貪婪的目光在小極宮長老身上掃射,「沒看出來嘛,來自什麼小極宮的長老,你身上居然有聚魂石這種好東西,快把它交出來,交到我們手裡,這種東西你別想一個人獨吞。」

「就是,還想和我們組隊狩獵他人,沒想到你自己身上就有好東西,隱藏的夠深。」

「小極宮長老,把聚魂石交出來,只有交出來,你才能繼續和我們組隊,否則你的下場和這個小子一樣,都會被我們搶奪積分,擊碎凝魂令,落得個淘汰的下場。」

壯如牛犢的男子包括周圍的其餘幾人,目光都聚集在了小極宮長老身上,似乎把葉陽無視了。

這一幕讓葉陽冷冷一笑,他陡然發聲,如驚雷般的聲音將在場的眾人全部嚇了一跳,「你們幾個廢物,大概忘了我才剛所說的話?讓你們走你們不走,既然想被滅團,我就成全你們。」

轟隆隆!

一股山洪似的強大力量從葉陽身上爆發,接觸到這股力量的人,身上的凝魂令全部被一下震碎,被踢出了刑天戰場,消失之前這幾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個個都難以置信,「不可能,這小子不過是和我們同境界而已,為什麼他這麼強大,動都沒動一下就能擊碎我們身上的凝魂令,讓我們淘汰?」

「葉陽,看來你恢復了修為。」

看著葉陽舉手投足就將幾名奪無極境界的人送出刑天戰場,唯獨留下了自己一個人,小極宮長老的臉色微微有些陰沉,「我千算萬算,也沒算到你僅僅幾天就能恢復修為,難道你融合了大量的聚魂石,才得以從九次蛻凡迅速恢復到奪無極境界?栽在你手裡,我認了,這枚聚魂石還給你,讓我繼續留在刑天戰場里和其他大陸的人進行爭鬥如何?」

「和其他大陸的人爭鬥這種事還是交給我,你還是死了為好。」

葉陽五指一抓,九幽之火憑空出現,嗚嗚嗚繚繞,把小極宮長老整個人纏繞在了其中。

凄厲的慘叫聲從小極宮長老嘴裡傳出,他神色怨毒的盯著葉陽,「你小子竟敢對我下殺手,你完了,從今以後你葉陽將會成為我小極宮的敵人,等我離開刑天戰場,等刑天戰場結束,就是你的死期。」

在說話之間,小極宮長老的手裡突然出現了一塊令牌,是凝魂令,想要一把捏碎,從而離開刑天戰場。

但葉陽大手一抓,磅礴的真氣充斥著無盡吸力,一把將小極宮長老手裡的凝魂令搶奪過來,讓其沒有離開刑天戰場的可能。

「我的凝魂令!」小極宮長老滿臉慘白,臉上出現了無盡的恐懼,想要向葉陽求饒,但葉陽不給他任何求饒的機會,讓其在狂暴的九幽之火中,就此灰飛煙滅。

本來葉陽就對此人沒有任何好感,加上此人剛才要殺他,他也只好殺了對方,以免未來對方再來找麻煩。

雖然殺死此人很有可能會遭到小極宮的報復,但這是在刑天戰場里,刑天戰場有生有死,就算死在了什麼人的手裡,外人也不能有半句怨言。

這也是葉陽為什麼想把南宮月殺死在此地的原因。

在外界殺死此女,十有**會遭到學院的處罰,在刑天戰場里殺死此女,學院就算再怒,也拿他沒辦法,畢竟刑天戰場的規矩擺在那裡,誰接受不了這個規矩,那就不要參加,參加了就只能接受。

葉陽可不信得到了九個大陸認同的規矩,會有人敢明目張胆的破壞。

砰!

在小極宮長老的靈魂消散后,一枚黑漆漆的奇異石頭,被葉陽一把抓在手裡,是聚魂石。


聚魂石拿到手裡,葉陽立即有一種靈魂相連的感覺,恨不得馬上將之融合。

但他並沒有這麼做,打算等得到大量的聚魂石后,再來衝擊奪陰陽的境界。

只有這樣,成功的可能性才高,畢竟他每一次突破, 首席老公:寶貝媽咪帶球跑

葉陽還不知道整個刑天戰場里,有沒有足夠的聚魂石讓自己衝擊奪陰陽的境界呢。

唰唰唰。

黑營地里所有人的凝魂令被擊碎后,所有人的積分全部加入了葉陽的凝魂令里,讓葉陽那僅有的一萬點積分,變成了足足九十三萬點!

「走,先去尋找聚魂石衝擊奪陰陽的境界再說,聚魂石雖然稀有,但整個刑天戰場總不可能連讓我衝擊奪陰陽境界的聚魂石都沒有吧?」

葉陽縱身一躍,在跳躍之間竄上九霄,遠離了黑營地,繼續向著刑天戰場深處前進。

「動了,葉陽的排名動了!」

就在葉陽將小極宮長老擊殺后,外界的斷魂山,突然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六天,足足六天葉陽的排名都沒有變化,積分始終只有初始的一萬,現在終於產生變化了。」

「快看,他變化到了什麼名次,積分上漲了多少?」

「他的名次從最後一名上升到了三十六萬餘名,他的積分也從一萬漲到了九十三萬。」

葉陽此刻的名次雖然不怎麼起眼,但總算有所變化了,這讓對葉陽有所期待的人欣喜不已,「還以為這小子會一直躲下去,過去了六天,終於忍不住開始行動了么?連鎮魔淵也敢潛入的人,不知道最後會獲得什麼樣的名次?」

很多人對葉陽都很期待,但少數的人對葉陽十分不屑,其中最不屑的人就是寒魄老祖這幾名和葉陽有仇的人。

「這小子也就只能靠這種方法吸引一下外人的注意力了。」

呂魂冷冷一笑,認為葉陽是在嘩眾取寵。

他並沒有進入刑天戰場,一是實力太低,不想進去丟人現眼,二是只要此次太古長清門被南宮月得到,到時候奪天少爺一高興,會直接賞賜他能夠突破瓶頸的丹藥,哪裡用得著冒險進入刑天戰場。

刑天戰場里不僅有其他大陸的天才,還有能夠吞噬靈魂的各種魂獸,他可不想進入危險重重的刑天戰場,還是等待奪天少爺賞賜丹藥下來,才是最好的萬全之策。 咔擦。

一塊枯木枝丫,在葉陽的腳底下被踩碎。

他行走著昏暗的大地上,一雙眼睛死死盯著前方。


在他前方十丈處的地方,突然颳起了一團強烈的風暴,是一團無形風暴,在那風暴之中,存在著一枚奇異黑石,聚魂石!

「沒有想到,才從小極宮長老手裡把那枚聚魂石搶回來,這才過去不到半個時辰,又被我發現了一枚聚魂石。」

葉陽神色欣喜。

他並沒有接近那團風暴,而是從背後探出來了一條釣魚線似的真氣手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