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觀察魏明發現,魏貴方直播成功的經驗,除了他自身的憨傻氣質之外,老黃的賣力演出,也是功不可沒。

每每看到老黃一個猛子扎進海里,不一會兒便叼上一條螃蟹啊蝦啊魚啊之類的海鮮,屏幕上那個666啊888的簡直刷屏……

與此同時,也不乏各種諸如問老黃買不買的,最高價甚至出到了二十萬!

對這些,魏明自然是不會搭理的,畢竟不說別的,就說他老孃盧月花,那可真真兒的是將老黃當成半個兒子養的……

要他敢爲了錢把老黃給賣了,那麼不管賣多少錢……

別看盧月花平常一副鐵公雞都能給擼把毛下來的財迷德行,到時候照樣得跟他拼命。

不過雖然賣不能賣,但有件事魏明覺得倒是真能考慮考慮。

那就是直播間裏不時都有人詢問想找老黃跟自家的寵物配種,讓魏明開價……



甚至有人直接喊出了三千塊一次的價格,表示只要魏明願意,人立馬就打飛的過來。

“一次三千,一天配十次……”

魏明嘬着牙花子瞅着老黃那現今日漸雄偉的身軀,心說這也是一座沒開發的金礦啊! “配種一次就三千啊……”

羅霄張鋒山瘋狂彈幕調侃道:“你老魏怕是自己出去賣,怕是一晚上也不值這價吧?”

“滾犢子!”

魏明鬱悶無比,心說虧我還拿你們當兄弟,居然拿我跟一畜生比……

即便我自己出去賣還真賣不出這價,那也不能這麼說啊——所謂看破不說破,才能繼續當兄弟,說的不就是這?

張鋒山羅霄便沒心沒肺的狂笑,同時也無不羨慕的道:“之前還以爲你說一天賺幾萬是吹牛呢,沒想到居然是真的,現在直播也做起來了,一天怕是沒個五六萬打不住吧?”

“瞧不起誰呢?”

魏明白眼道:“我這也就是纔剛剛開始,再過陣子等我家的水果之類的上市了,一天賺個百八十的,不在話下!”

“麻蛋,就看不得你小子一誇你胖你就喘這德行!”

羅霄張鋒山笑罵的同時,並未將魏明日賺百萬這種話當真,只是由衷的道:“恭喜你啊老魏,熬了兩年總算是又混出頭了——不像是咱們哥倆,當真都沒臉見人了……”

“說啥呢?還是不是兄弟了?”

魏明鬱悶道:“不說哥兒幾個誰有多少本事大家都有數,你們壓根就是時運不濟,就說兄弟感情這事,是用錢衡量的嘛——還是那句話,需要週轉的時候就言語,別的不敢說,百八十萬的隨時開口,我便是身上沒有,借都得幫你們給湊出來!”

“仗義啊!”

羅霄張鋒山狠狠的翹起了大拇指,不過最終表示好意心領,自己等人這邊還是先熬熬,實在扛不住了再說。

“隨便你們吧,記得我的話就行!”

知道兩人跟自己一樣,都屬於那種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德行,所以魏明也不多說,以免傷了兄弟感情。

畢竟吹噓兩句無所謂,真說多了,二人怕真以爲自己是在跟他們炫耀,那可就沒意思了。

因而閒堪幾句之後,魏明就岔開了話題,有些好奇的道:“蘇明那小子之前跳那高,最近這些天怎麼消停了?別是看我真掙錢了吹不起來了所以潛水了吧?”

“你還不知道呢?”

聞言詫異的羅霄張鋒山本想岔開話題,但在魏明的逼問下不得不道:“那傢伙在朋友圈裏發了照片,貌似跟于敏勾搭在一塊兒了,哪兒有空來直播間跟你搗亂啊——我們還以爲你知道呢……”

“不會吧?”

聽到這話的魏明忙點出蘇明的微信一看,赫然發現在一堆的炫車炫表炫美食炫旅行之中,的確有一張蘇明跟于敏的合照!

照片上的于敏比起兩年前明顯憔悴了些,眼神中似乎有無盡憂愁……


看着這照片,魏明的心便忍不住的有種揪疼,無數曾經的幕幕,也全都如同電影畫面般不斷閃現。

回想起這些,並非是從未放下,只是真切的感到擔心。

畢竟雖然他絕不是那種甘願爲愛付出,只要你過的好我就放心了的仁義標兵,卻也絕非是那種看到你過的不好我就安心了的狹隘之輩。

因而最終,魏明還是撥通了于敏的電話。

“沒想到居然還能接到你的電話!”

電話中,于敏淡淡的道:“有事嗎?”

“我看了蘇明的朋友圈!”

魏明單刀直入道:“你別是真和他在一起了吧?”

“吃醋啦?”

于敏便嬌笑,半晌才道:“放心啦,蘇明是什麼人大家都清楚,我即便是再蠢,也不至於蠢到在類似的河流裏接連摔倒兩次,我找他只是因爲一些賬戶上的問題需要諮詢而已,他在銀行工作,這方面終究是他的專長!”

“不是就好!”

魏明點頭的同時囑咐道:“誰說我現在對你跟誰在一起,根本沒有發表意見的資格,但我真的肯定,蘇明絕對不是正確的人選,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別一個不小心吃了啞巴虧……”

“我知道啦——萬一將來我再對誰動心,一定先讓你幫忙掌掌眼,這總行了吧?”

于敏調笑一番才道:“你呢?我翻遍了你的朋友圈,也沒見着你女朋友的照片——難道你就不打算給我看看,讓我幫你掌掌眼?”

“將來有機會吧!”

魏明乾笑一陣便掛了電話,想到江琪若便又是嘆息一陣,心說看來是得找個機會跟這丫頭說清楚了 ……

畢竟正如魏貴方所說,一直這麼躲着,的確也不是個辦法。

“明仔,你幫忙點點,今兒接了多少單?”

黃昏時分,總算結束了大半天直播的魏貴方喜滋滋的找到魏明道。

魏明接過手機一看頓時就又是一陣滿臉之抽抽……


因爲魏貴方這一天直播,光是各種禮物就收道一萬多,即便按照個人主播只能分百分之二十五的比例,都能分到近三千塊錢!

按照當初說好的禮物自己,魏貴方和老黃,一人一份,魏貴方在這裏就能賺到小一千塊!

訂單提成,說好的是一單十塊。

雖說一單隨隨便便就六七百,多的一兩千,卻只給十塊的提成看起來魏明簡直是心黑的跟**似的,但這四十多單的提成下來,魏貴方就又能提成四百多!

兩者一加,魏貴方現在一天的收入,接近一千五!

“可以啊貴方哥!”

看着這數目,魏明都忍不住有點眼紅道:“這才幾天,你都一天能賺快小兩千了,等將來咱們這帶貨的銷售額上來了,月入十萬對你來說,那是分分鐘啊……”

“這麼多嗎?”

魏貴方嚇了一跳,然後便連連擺手,表示自己在這邊啥都是魏明的,自己管吃管住一個月有三千已經很滿足了,其它的錢,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要。

“說好的就是說好的,這要連你的錢都黑,我這還能算是個人麼?”

魏明白眼的同時,也正式開始重新審視起了魏貴方和老黃的價值,決定最大程度的對他們這對人狗組合進行開發包裝……

不過很顯然的,在這方面魏明根本沒經驗,所謂包裝,也只能停留在口頭扯淡上。

不過即便如此,魏貴方依舊非常開心,覺得自己過來總算沒吃魏明的白食,總算能幫上忙了!

唯有老黃半點沒有白吃了自家那麼多年白食的覺悟,反倒可能因爲感覺到了自己最近功勞是大大滴的緣故,吃飯的時候猛摔狗食盆,以表達對自己的伙食水平增長和自己的出力程度不成正比的不滿……

直到被魏明揪住耳朵痛打狗頭之後,纔算老實。 “我來吧,你去忙你的!”

看着停好船的魏明還準備幫忙搬運海鮮蔬菜之類,胖胡沒好氣的一膀子將他給扛出老遠的同時衝着江琪若道:“江小姐,你別跟他客氣,照死了收拾!”

魏明無語的看了胖胡一眼,這纔看向江琪若道:“要不找個地方聊?”

“去我車裏吧!”

上車之後,江琪若悻悻的盯着魏明道:“終於捨得露面了啊?你怎麼不在島上躲一輩子呢?”

“這情傷傷的可是心臟哎!”

魏明道:“這麼重的傷,我能不多養養?”

“還心臟……”

江琪若癟嘴道:“我真傷你傷的有那麼重?”

“……”

魏明無語道:“你找我,總不能是專門爲了在傷口上撒鹽吧?”

“要能夠,我還真想!”

想到這傢伙一躲就躲了自己小半月,江琪若就又忍不住的一陣悻悻,然後才道:“不管你怎麼看我,我都想跟你解釋清楚——我可不想讓人以爲自己是那種喜歡腳踏幾條船的人!”

說罷,便將自己不喜歡魏明嬉皮笑臉吊兒郎當的性格,週末回家江大海介紹的徐朗,又恰恰是她喜歡的那種類型。

所以雖然沒直接答應,但也沒拒絕。

“本來想着找時間多跟你相處相處,確定不合適再說——誰知道好巧不巧,頭回跟你出去,你們就撞上了……”

想着這些,鬱悶不已的江琪若看着魏明道:“事實就是這個樣子,你要是不信的話,那我也沒辦法……”

魏明沒有說話,只是陰沉着臉。

等了半晌的江琪若惱火道:“你什麼意思啊?說句話啊!”

“你想讓我說什麼?”魏明問。

“這麼說那你是不信了?”

江琪若道:“反正我說的都是事實,你要是不信的話那隨你怎麼想——趕緊下車,咱們就當沒認識過!”

“誰說我不信了?”魏明開口道。

“你真信?”

確定這點的江琪若看着魏明道:“既然你信,那你還板着張臉?”

“不是你自己說的,你喜歡那種不苟言笑的,不喜歡我這種吊兒郎當的麼?”

魏明繃着臉道:“既然你不喜歡那我就改咯——這也不行?”

“你還是得了吧,就你這德行就算再繃着,那也是穿着龍袍不像太子!”江琪若白眼道。

“像不像那總也得試試!”

魏明抑揚頓挫的道:“不然我總不能真眼睜睜將自己喜歡的姑娘拱手讓人吧?”

“不是躲着我拉黑我麼?”

江琪若哼哼道:“現在才知道甜言蜜語,你就不覺得晚了點啊?”

見魏明並未如往常般嬉皮笑臉的討饒,而是又開始板着臉,江琪若在悻悻無比的同時,也總算髮現這傢伙玩世不恭的時候雖然自己雖然不太喜歡,卻真比現在有意思的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