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三聲急促的響聲,帶著分歡快的節奏,然而鏡面板上卻顯示不出任何數字

林風懵住了

「不可能……」

「超出這台力量測試器的極限?」

這一剎那,林風倏地想起了自己在預備武者考核時那一幕,何等的似曾相似往事如雲煙,卻好似一個循環般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只是換了一種另外的方式

這台力量測試器,極限力量是10斤!

而初級武帝的力量標準,只不過8斤而已……

「好驚人的提升幅度!」林風半晌才是回過神來

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的雙拳,僅僅兩天兩夜,自己的力量竟從75000斤直接超出10斤!

簡直讓人窒息!

「不知道速度和身體強度提升多少?」林風心中隱隱間有分激動

很快,結果便是出來……

速度:2350米每秒

身體強度,再次超出測試極限

「速度提升幅度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大」林風輕簇眉頭,「兩天前,我的速度便已達到1960米每秒,雖然進步同樣不鞋但相比力量的進步,卻是差的太多……」

中級武帝的速度標準,是3200米每秒

「身體強度測試器的測試極限,是200鈦極」林風心中暗喃,「兩天前的測試,我便已有195鈦極,就算換作平侈煉,超出200鈦極也是輕而易舉不過實力提升后,過200鈦極的壓力強度…很輕鬆」

力量提升幅度驚人,速度提升幅度微小

相當的怪!

「管他的,反正不管怎麼樣……」

林風笑著握了握拳,似乎能感受得到那股澎湃的力量,「現在,我已經晉陞武帝!」

自己一直以來所奮鬥的目標,終於達到!

「爹」林風推開房門

與父?imgs

c=.

玫拿刻斐絞保丫?imgs

c=.

過兩天

「來了?」林嘯天淡望著林風,只見他身上若影若現浮動著那火紅se鱗甲,不禁笑了笑,「風兒,還不將幻甲收起來」

幻甲?…

林風一怔,見的父親目光所聚,頓時恍然

「爹……」林風指了指火紅se鱗甲,撓了撓頭,「這『幻甲』怎麼收起來?」

「用心感應」林嘯天開口道

林風略帶疑惑的點了點頭,旋即閉上眼,倏地,朦朧間似乎感覺到一股血脈相連的波動

嘩!火紅se鱗甲頓時消失

「真是神奇」林風看著自己的雙手,驚嘆道

「風兒,你可真是膽大妄為」林嘯天浮現著淡然的笑容,語氣中並無責怪之意,「連『龍jing』都敢直吞,你就不怕撐暴身體?」

林風苦笑一聲,卻是啞巴吃黃蓮

自己又何曾想吞下,卻是誤打誤撞下…出了個大烏龍

結果連得火靈丹幾乎損耗殆盡

「爹,這『龍jing』到底是什麼?」林風好奇問道

「龍jing,顧名思義便是龍之jing華」見了林風點了點頭,林嘯天繼續說道:「那頭『炾翼飛龍』雖非真正的龍,但身上仍是具有龍的血脈,這點血脈,便是龍之jing華,亦名『龍jing』」

林風驚然

弄了半天,自己所吸收的,竟是龍的血脈?

「『龍jing』,一般只有在真正的龍身上才能得到」林嘯天冉冉道:「但想來那頭『炾翼飛龍』應是自知進階無望,故而將『龍jing』留給她的孩子,兜兜轉轉,倒是為風兒你做了嫁衣裳」

「原來如此」林風懂了

敢請這『龍jing』是炾翼飛龍留給那顆『龍蛋』的

「爹,為何我吸收了『龍jing』,力量大幅度提升,但速度卻提升甚微?」林風疑聲道

林嘯天淡然一笑,「很簡單,因為『炾翼飛龍』以力量著稱,速度卻並不優秀」

「原來如此」林風旋即明白

就好似遺傳一樣,『炾翼飛龍』留給下一代的『龍jing』自然也是如此

「那爹,幻甲又是什麼?」林風再是問道

「幻甲由魔獸jing華所生,與武者相結合而成」林嘯天解釋道:「你可以把它理解成『防具』的一種,只不過相比防具,幻甲具有更強的防禦力,伸展xing,可控制xing等,最重要的是,幻甲擁有與原魔獸相同的防禦力!」

「這麼厲害!」林風心中震駭

防具,是由魔獸身上材料製作而成有些防禦高,有些柔韌xing好,有些穿在身上舒適……

但,總有缺點!

而幻甲,顯然就好似防具的『完美版』!

所有防具,均是由高一檔的魔獸皮毛製造而成,防禦力低一個等級譬如初級獸將白猄狐,其所縫製的白猄防具,防禦力僅是高級獸兵級別,而由高級巨獸領主身上材料所製成的防具,頂多是八星級防具

但現在,自己等於平添了一整套九星級防具!


「我現在擁有『炾翼飛龍』的防禦力?」林風有點不敢相信

任何一條『龍』,其防禦力都是相當的強大

※※※

打開熒光羅盤,頓時

「滴!」「滴滴~~」

一陣密集的訊息,林風定睛一看,倏地嘴角微微划起,笑了笑,「果然是門主」

從管家口中得知,在自己閉關這段時間裡,來了一個不得了的大人物……

烈ri宗主管!

「不管怎麼說,去見一下」林風淡喃

旋即,便是踏上傳送陣

霄陽武門,霄陽廳…

在這最高待遇,享受尊貴身份的房間中,一個身著長袍的男子正是面se冰冷的坐著

『疾火豹』宗良

中級武帝,烈ri宗主管,不僅實力不俗,更具有相當的權勢此時,『疾火豹』宗良正呵斥著秦火,半分不留面子,「既是發現火靈師,為何不及早通知?」

冰冷的雙眸帶著強烈的威懾,秦火卻是有苦說不出

林風是『狩』的預備成員,顯然不會加入烈ri宗,但……

自己說了,豈不得罪紫瑤?

「這林風,恃才傲物,竟要我三番四次等他!」『疾火豹』宗良深深皺眉,冷哼一聲

卻並非等的不耐煩,而是

面子掛不住

他『疾火豹』宗良名聲顯赫,更是烈ri宗主管,向來只有別人等他,哪有他等別人的事情!上一次『禮賢下士』的登門拜訪,卻不想吃了個結結實實的閉門羹!

倏地

「咔啦」一聲,大門被推開

一個身著寬鬆武服的青年踏步而入,正是林風!

「這小子,竟連正裝都不穿」秦火只覺腦門滲出一滴冷汗


「見過門主,見過主管」林風微笑點頭

「你就是林風?」『疾火豹』宗良上下打量著林風,眼眸陡然she出一道厲光

林風表情平靜的望著宗良,微微一笑

淡然無視!

這種程度的震懾對自己而言,實在太過小兒科……

「是,主管」林風應道

『疾火豹』宗良見的林風氣定神閑的表情,自己莫名的好像矮了一截,陡然想起那ri吃的『閉門羹』,心中頓時來氣,「不給他點教訓,還真爬上天了!」

冷哼一聲,聲音鏗鏘入耳,秦火頓時面se大變

渾身散發出一股蓬然氣勁,宗良的長袍鼓了起來,強大的窒息感直壓林風!

「下馬威?」林風淡漠一笑

身體隱約感覺到宗良的氣勢威壓,但…相比『暗之幻境』中那驚人的壓力,完全不值一提!

雙眸閃爍出一抹jing光,林風的瞳孔漆黑而燦亮,直she宗良眼睛,霎時

強大的魂力爆發!


轟!宗良只覺腦海劇震,身體在瞬間石化,窒息的感覺迎面而來,劇烈的壓迫力讓的他彷彿身陷牢籠之中宗良面se大駭,急yu掙脫,然而倏然間,那可怕的壓力卻是頓散

目光驚然的望著眼前,宗良看見了林風那淡然的微笑

「不,不可能!」宗良心神俱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