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者協會會定期發佈一些任務,要求會員執行,完成會有獎勵。

這裏面涉及到一套很複雜的管理制度,文件里也就沒有詳說。

在警察局這邊,除了戶政部門負有進化者登記的職責,也如之前趙隊所說,進化者監察大隊順勢成立。

進化者監察大隊成員只能是進化者才行。

因為各區縣局的特殊性,在國家對進化者進行公佈之前,所有進化者的崗位都是掛在巡特警部門之下,現在只能做出調整。

市局那邊也是一樣,原本特警支隊管轄的獵鷹突擊隊,也將劃到進化者監察支隊下,並繼續擔任尖刀隊伍的職責。

只不過獵鷹的人員肯定會做進一步優化。

另外,進化者監察部門加掛對應級別的進化者協會執法部的牌子。

也因為這一點,進化者監察大隊警員自然也就有了進化者協會會員的身份,而且至少是正式會員。

除此之外,民政、財政、稅務等部門也都會成立與進化者群體相關的部門,以處理對應的事務。

說到底,進化者與普通人之間區別很大,原本許多針對普通人制定的規章制度,實際上並不適合進化者群體。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普通人是不允許吃未經檢疫的野生動物的,但這一點對進化者來說並不適合。

很快,呂方看完了這份資料,感覺腦子有些暈乎乎的。

「看來,進化者要徹底走到前台了。」呂方說道。

趙隊道:「這很正常!大勢所趨嘛,擋也擋不住。」

說完,趙隊一臉期待地問道:「怎樣?小呂,有沒有興趣加入進化者監察大隊?」

呂方將文件放在桌子上,笑笑道:「我實在想不出拒絕的理由。」

「哈哈!」趙隊道,「我就知道你會同意。你看,這是局裏的任命文件。」

呂方驚訝地接過。

一眼掃過去,他無奈地笑了笑。

這具身體的原主在警察隊伍中幹了三年,也還是普通警察一枚,沒想到自己才剛過來不到三個月,就成了一名小領導——進化者監察大隊副大隊長。

別以為進化者監察大隊副大隊長只是普通縣區局部門副職,他剛才就已經看了,這個部門的級別要比其他普通部門高半級,而且經費是財政獨立核算。

而隊長,自然就是趙明,他之前就已經說過這件事情。

另外還有一位副大隊長,叫戴景同,從其個人簡歷上看,他之前應該是掛在巡特警部門的,屬於常年混跡荒野的存在。

這樣的人,戰鬥力鐵定不弱。

呂方倒是沒有說什麼謙虛的話,他覺得那樣顯得很虛偽。

「趙隊,上面給我們核定了多少編製?」

「三十二個。」

「這麼少?」

趙隊笑笑,道:「這不算少了,別忘了我們還掛了進化者協會執法部的牌子。」

呂方一臉懵逼,他不是很明白這話的意思。

掛了進化者協會執法部的牌子,不是事情更多嗎?這不應該多分配一些人手嗎?

趙隊看着呂方那樣子,不由得笑道:「你傻啊!你想想,進化者協會裏,免費的勞動力少嗎?」

呂方:(#`O′)

果然是老狐狸啊!

他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好辦法。

趙隊接着說道:「目前進化者監察大隊的正式警員,必須是之前就已經具備行政編製的進化者,所以哪怕核定編製再多,我們也用不了的。至於以後,會視情況增加編製,但那不是我們需要考慮的。我們現在的待遇提升了許多,以後估計很多人爭破頭皮都想進來呢。」

呂方先是有些疑惑,可很快就想明白了。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是國家對先期加入政府序列的進化者的一種認可。

趙隊道:「好了,先不扯這些了。目前我們隊里選定的人員才剛剛二十五個,明天統一報到,到時候你也與大家認識一下。」

「行!」

趙隊看了看呂方,突然語重心長地說道:「小呂,你可要努力啊!我這個隊長,其實也只是屬於過渡的。我雖然也是進化者,但目前還處於一級的水平,而且還是非戰鬥方向的進化能力。局裏之所以安排我當這個大隊長,更大程度上是因為我有管理和偵查辦案的經驗。當你們成長起來,能獨立統攬這一部分工作之後,我也就可以讓位了。」

「趙隊,話可不是這樣說。雖然進化者監察大隊以後肯定會面臨很多生死搏殺,但這也不需要你衝鋒陷陣不是?你作為大隊長,居中協調、統籌調度就行了。這方面,你比其他人更有優勢。」

「呵呵,你還年輕,不懂。」

呂方:「(へ╬)」

他最煩聽到這句話……

反正他是不想當這個大隊長。

作為兩世加起來在體制內混了近二十年的老油條,比別人更清楚「主要負責人」這個稱謂不僅僅是一份權力,更多的是一種責任。

很顯然,從自己給自己的定位來說,他現在扛不起這份責任。

他正準備說些什麼,趙隊的手機響了起來。

呂方立刻屏息聽着。

電話是市局刑偵支隊打過來的,應該是連谷市那邊有消息了。

雖然趙隊沒開免提,但以呂方的耳力,卻還是能將對面的話語聽得一清二楚。

「喂,劉支隊,情況咋樣?」

「我問了,但那邊說沒發生什麼大事。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趙隊抬頭看了呂方一眼,旋即說道:「我們也只是猜測,既然那邊說沒事,那就算了吧。」

「行!有事情多聯繫。」

說完,電話掛斷。

「小呂,你也聽到了吧?你怎麼看這件事情?」

呂方皺眉思索了幾秒,道:「我還是堅持我剛才的意見,連谷市那邊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根據我們之前查出的資料,薛峰是兩個月前到的連谷市,期間沒有離境的記錄。只要他搞事情,肯定是在連谷市內。」

趙隊點了點頭:「看來我們還得另想辦法。」

「我去一趟連谷市吧。」

「你?明天監察大隊正式成立……」

沒等趙隊說完,呂方笑着道:「趙隊,大隊成立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就算我不在,也不會影響大隊的掛牌儀式。而這案子,卻只有我最熟悉。」

趙隊倒也沒婆婆媽媽的,當即同意下來。

……

呂方回到自己辦公室,再次切換到小紅的意識中,讀取它的記憶,查看剛才的情況。

他發現,那人被那柱子上的光影籠罩足足一分鐘后,光影方才消失。

而那人則一臉興奮地回到了不遠處一棟房子裏。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畢竟小紅不敢跟得太近。

呂方瞅了一眼那人所居住的房間,心頭一動,慢悠悠地飛了過去。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磨合,呂方現在操控小紅已經是駕輕就熟,絲毫沒有生硬感。

他剛落到窗沿上,突然聽到房間里傳來動靜。

一個討好的聲音說道:「薛哥,這次收穫不小啊!」

「那是靈神大人的賞賜!」

「薛哥謙虛了,靈神大人賞罰分明,你能獲得獎勵,那也是因為你為靈神大人做出了巨大貢獻嘛。」那討好的聲音繼續道,「薛哥,你應該快達到二級高段了吧?」

「嗯!快了。回頭再去走一遭,順利的話二級能力開發就算圓滿了。」

「恭喜恭喜!薛哥不愧是位列我們靈神教眾前十的大高手啊!」

「嘿嘿……前十,可不是我的目標。」

「那是!那是!以後還望薛哥多多幫襯。」

「好說!」薛哥淡定第說道,「對了,有件事情得提醒你一下,以後去城裏可得小心點,現在世界各國都已經公佈了進化者的事情,恐怕現在社會上進化者的數量已經非常多了,可別陰溝裏翻船。」

「放心吧!就那些小蝦米,那是我們靈神教眾的對手。」那人自得地說了一句,「好了,薛哥,我就不打擾您了。您出去這麼久,估計也累了,早點休息。」

一番客套,輕微的腳步聲傳來,估計是正往外走。

呂方立即控制着小紅飛走了。

門拉開的那一刻,一個三十來歲的瘦削年輕人從裏面走出來。

他左右看了看,似乎有些迷惑。

他剛才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是鳥兒飛過嗎?

不過他也沒多想,雖然這裏外圍有一層護罩,但那玩意兒的作用僅限於屏蔽視覺、紅外等感知,並無任何阻隔作用。

因為位置的關係,這裏少有走獸光臨,但飛鳥卻是很常見的。

遠在百里之外的呂方卻是皺起了眉頭。

「二級高段?排在前十?」

「那第一是怎樣的實力?三級進化者?」

「看來這什麼靈神教,存在已經有些時間了。」

呂方不得不慎重。

如果僅僅是LV3的進化者,他也不會太擔心。

但能讓LV3進化者心甘情願地侍奉,這「靈神」,深不可測啊!

他幾乎可以肯定,這所謂的靈神大人,應該就是系統所說的「邪異」了。

它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呢?

呂方暫時想不出任何頭緒,也就不再想了,出門打車直奔市第二生物研究所。

異化者是必須刷的,這是他迅速強化自身的根本保證。

以目前全國人口的體量來說,他想要刷完,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不過他之前已經說了自己的能力會循序漸進,總不能一下子猛增吧?這得有個過程。

比如現在,他已經能治療四人了。

「盧教授,關於異化者的致病機理的研究,你們有進展了嗎?」呂方不著痕迹地問了一句。

他關心這件事情,主要基於兩方面原因。

一方面是這關係到他能吸取到多少進化因子,能刷多少「救贖」任務。

畢竟一旦「進化因子」被發現,並且可被提取,便代表着他依靠刷異化者賺取進化因子和強化能力這條路就不好走了。

在此之前,他得儘可能多得收割一波進化因子。

當然,這也不是必選項,至少從目前來說,他暫時不缺進化因子。

另一方面,他又真心希望這些科研人員能儘早破解進化因子的奧秘,這必將推動人類在進化之路上走得更快、更遠。

盧教授道:「目前還沒有大的進展,不過大家已經認可了一種觀點,那就是你所說的這些異化者,都是進化過程中出現了意外情況的產物。而不管是進化還是異化,都是由某種特殊物質所引起的。只不過受限於現在的檢測條件,我們還無法鎖定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物質。」

「那能不能提取到這種物質呢?是不是無法檢測就無法提取?」

「這倒不是!」盧教授自信一笑,道,「就好比電子、光子等物質,科學家到現在都無法用直觀的方式觀察到,但不一樣確定了它們的存在?甚至還可以對它們進行利用。我相信,這種神秘物質,很快就會被人類所發現、掌握,甚至利用。」

。 「……」趙青霆,不知為何,體內好不容易壓制住的熊熊怒火它又燃了起來。

看着趙青霆突然冷了八個度的氣場,小張瑟瑟地縮了下肩膀:「嗐,你不愛說這個,那咱以後不說了。」

「……」小賈。

不就是送個菜的功夫嗎,為什麼這兩人說的話,他已經完全聽不懂了。

……

后廚里一派古怪氛圍,而小包廂這邊卻是和樂融融。

牛大叔親自把這份打包的干拌牛肉拿了出來,為了讓司寧方便拿走,還貼心地用不鏽鋼飯盒給他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