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

白小鳳等人懸空觀望着。

豆豆蜷縮在白小鳳懷裏,心驚膽戰道:“好強,皮皮變得好強呢。”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道:“不愧是真龍血脈,這戰力,比當初皮皮的戰力起碼翻了三倍。”

三道天雷落下,饒是他,也清晰地感應到天雷襲來的恐怖威壓。

恐怖的電流,哪怕相隔一段距離,也讓白小鳳渾身汗毛直立了起來,不得不釋放陰力,抵擋這股天雷威壓。

至於豆豆和華青月,面對天雷之威,更是寒蟬若驚。

“嘎嘣,嘎嘣……”

霍去病一邊咀嚼着自己右手烤焦了的肉片,一邊道:“真龍渡劫,不會這麼簡單吧,後邊應該更恐怖。”

轟咔!

轟咔!

轟咔!

話音剛落,夜空中的巨大烏雲中,三道天雷再次撕裂了烏雲,悍然劈向皮皮。

三道天雷,依舊有人腿粗。

就彷彿是三道貫穿天地的雷光柱子一般,散發着恐怖狂暴的威壓,彷彿要將雷霆之下的一切,盡數毀滅。

“嗷吼!來一道,滅一道,來兩道,龍就滅一雙!”

轟!

皮皮沒有退縮,也沒有躲避。

燃燒着真龍血脈之力,爆發着璀璨妖異的紅光,欺身而上,直衝天際,龍爪揮動,對着三道天雷就剛了上去。

砰嚨!

砰嚨!

砰嚨!

彷彿抓爆了三顆燈泡一般,三道天雷盡皆破滅。

轟咔!

轟咔!

……

不等人喘口氣呢。

烏雲之中,又是四道天雷劈落向皮皮。

天地,在這一刻,都被雷光照的亮若白晝。

“嗷吼……”

龍嘯之音,震天動地。

皮皮,再次剛滅了四道天雷,隨即仰天咆哮了起來。

“嘖嘖……厲害,厲害了。”

霍去病看得連連驚歎,從手上撕下一片焦肉,塞進嘴裏,道:“不過,這天雷,貌似是在一點點增加呢,後續,也不知道會增長到什麼恐怖的地步。”

華青月柳眉緊蹙着,猶豫了一下,道:“要不要提醒皮皮?他現在這狀態,有點飄呢啊。”

白小鳳聳了聳肩:“天雷數量的變化,我們都知道,皮皮也會知道的,無需提醒。”

“那這天雷到底有多少道?皮皮後邊會不會有危險?”華青月又問。

權馭大明 白小鳳忽閃了一下大眼睛,一臉萌萌噠的看着華青月:“華娘娘,你看我,像龍不?”

華青月一怔,搖搖頭。

白小鳳萌萌噠的表情一下變成了鄙夷:“那你特麼問這話?本大爺又不是龍,也沒度過天雷劫,咋知道?”

“……”華青月。

好氣哦。

人家也是擔心皮皮,才問的嘛。

快穿:男神,領回家! 他又幽怨地看向霍去病。

“吾也沒度過天雷劫呢。”

霍去病淡然地搖搖頭,然後扯下一塊烤焦的肉遞給華青月:“吃麼?很香。”

“……”華青月。

biàn tài啊!

白小鳳沒有理會華青月,目光繼續朝着遠處橫貫長空的皮皮看去。

總裁大人的意外驚喜 他,皺了皺眉,目光深邃。

皮皮渡劫,他不擔心,那純粹是扯淡。

可渡劫這種事,再擔心,也只有靠皮皮自己,外人能幫扶的地方,很小很小。

若是渡劫真的輕鬆的話。

那妖界裏,早就是高級血脈遍地走了。

陰陽界,也早就被妖怪們稱王稱霸了。

轟隆隆……

一道道天雷閃電,不停地從烏雲中轟擊下來。

筆筆直直,絲毫都不帶拐彎的。

甚至,和平日裏雷雨天看到的閃電都完全不同。

天雷閃電的轟鳴聲,將這一方天地都震得轟鳴不絕於耳。

雷光,更是將天地照的一片通明。

漆黑的夜空,翻滾的烏雲,狂暴的天雷。

翻滾的海水,沸騰的海面。

一切,都彷彿末日一般,愈演愈烈。

皮皮渾身燃燒着真龍血脈之力,迸發着妖異紅光,狂霸之氣毫不掩飾的潑灑而出。

面對落下的天雷,沒有退縮,沒有閃避,純粹的就是硬剛。

伴隨着一道道龍嘯之音,一道道劈落下來的天雷閃電盡數被皮皮抓爆。

很快,天雷,便增長到了九道。

轟咔!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九道人腿粗的天雷閃電悍然撕裂了巨大烏雲,破開了夜幕。

筆筆直直的劈落向下方的皮皮。

“不夠,太弱了,太弱了,龍,再破爾等!”

“嗷吼!”

伴隨着龍嘯之音,皮皮巨大的龍軀之上,迸發出血色的陰氣,如同山呼海嘯,噴涌而出。

鋪天蓋地的陰氣中,皮皮巨大的龍軀猛地一擺,直貫雲霄。

這一次,他沒有揮爪。

而是直接擺動着龍軀,龍尾恍若山脈一般,朝着九道天雷席捲而去,牢牢的將九道天雷捆住。

“破!”

龍軀猛地一震,收縮。

砰嚨!

九道天雷,毫無反抗之力,被盡數破滅。

嗡隆隆……

天雷崩潰的巨響,迴響蒼穹,漸漸地衰弱下去。

與此同時。

恍若炸鍋的烏雲中,也漸漸歸於平靜。

天地,隨之安靜了下來。

一切,都像是暴風雨後,慢慢平息下來。

“成功了?!”

豆豆和華青月同時狂喜了起來。

皮皮這雷劫渡的,簡直so easy啊!

而白小鳳和霍去病則相視一眼。

白小鳳道:“前輩,你怎麼看?”

霍去病把嘴裏的肉皮子吐了出來,烤太焦了,咬不動,口感實在太渣。

然後,他看向皮皮,搖搖頭:“沒殘,沒死,沒叫爹媽,不像是渡劫的風格啊,若是渡劫真這麼容易,早就滿世界全是真龍了。”

“嗷吼!”

話音剛落。

遠空的皮皮猛地一震龍軀,璀璨的血脈紅光從身體上迸發而起。

這一刻,皮皮的氣勢咻然暴漲,恍若蓋世君王臨世,不可一世,睥睨衆生。

隨即,皮皮運足了全力,仰頭對着巨大的烏雲叫囂道:“還有誰?!”

轟隆隆……

下一秒。

原本歸於平靜的烏雲,突然響起一聲比之剛剛更加巨大的轟鳴聲。

隨即,覆蓋方圓數百米的烏雲,掀起了幾十米高的浪潮,層層疊疊,足有幾十層。

帝國敗家子 與此同時。

漆黑的烏雲,彷彿被鮮血渲染了一般,轟鳴巨響中,變成了紅色…… 紅色的烏雲。

紅的像血,覆蓋了方圓數百米的範圍。

眨眼間,烏黑的雲層,盡皆被渲染成了血色。

天地,在這一刻,都變得猩紅起來。

妖異,恐怖,詭祕。

一股磅礴如獄的恐怖壓抑感,從那團雲層中釋放出來。

恍若巍峨大嶽,要鎮壓一切。

“……”白小鳳。

“……”霍去病。

兩人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忌憚之色。

“該,該死,怎麼,怎麼會出現紅色劫雲的?”華青月的身軀都哆嗦了起來,五官都扭曲到變形了。

“什麼,是紅色劫雲?”

豆豆撓撓頭,疑惑地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揉了揉鼻子,重重地吐出一口氣:“劫雲分三色,普通的烏雲,往上便是紅色劫雲,最恐怖的是紫色劫雲。”

頓了頓,他又補充道:“天雷九道,一道比一道更強,這紅色劫雲如果劈一道天雷下來,威力,足以抵上之前那烏雲劫雲的天雷總合。”

“啊?!”

豆豆嚇得嬌軀一震,玉手捂住了嘴巴:“那皮皮,要涼了麼?”

白小鳳不置可否,神情凝重地看向遠空的皮皮。

涼不涼他不知道,但,情況,肯定不會像剛纔皮皮橫掃八方那樣了。

且,他確實嗅到了一絲涼涼的味道。

“要不要,提醒他?”

霍去病沒再去撕扯右手上的烤肉,凝重地朝白小鳳看來。

白小鳳說:“皮皮,應該知道吧?”

話音剛落。

皮皮的狂笑聲便是從遠處傳來。

“哈哈哈……你以爲穿上一層馬甲,就能誅滅本龍麼?你要戰,那便戰,不是龍針對你,你,劈再多的天雷下來,也是個垃圾!”

狂笑聲,不帶絲毫掩飾。

依舊睥睨衆生,狂霸拽上天。

但,白小鳳頓時整個人都斯巴達了。

娘希匹的!

皮皮不知道紅色劫雲?

這貨到底是怎麼混到青瞳蛟龍的地步的?

“皮皮……”

當即,他就想提醒皮皮。

開玩笑!

紅色劫雲,別說是剛剛融合血脈的皮皮。

就算是他和霍去病去扛,也得喝一壺啊!

然而。

沒等他說完呢。

遠空正嘚瑟的皮皮便是渾身紅光噴涌而起:“主人,莫方,一切盡在龍的掌控之中,你且看好,龍是如何打爆這雷劫的!”

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