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僅剩下百里問天和雷岳兩人,前者恢復了一如既往的威嚴,「把兵盤收好,想要使得相力增長,提高經脈的活性促進循環很有必要,看到那座山了么?」

雷岳頓時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只見南面的高山之上,豁然有個極大的缺口,一條人為打造的滑道從缺口上一直搭建到地面,傾斜弧度很大,幾近垂直,在旁邊,還有數條類似的斜道,只不過傾斜角度遠遠不如百里問天所指的這條誇張。

「一級訓練的內容, 拽丫頭惹上酷總裁 !先從一顆開始,逐漸加量!我先給你示範一下。」說到這,百里問天立馬叫來一人,將之安排到斜道之巔,也就是山崖上方的那個缺口處,不多時,那人便不知從拿推來了一顆極大的圓石,看得雷岳忍不住心生寒意。


那圓石,遠遠看去,都比自己的腦袋還大不少,估摸著重量和體積也是極為可觀。

真要滾下來,恐怕得要將人的骨架給撞散了不可。

「你且看著。」百里問天沉著地走到滾石斜道最下方的出口處,身體蒙上了一層赤紅色的護體之光。

「我是真身境,所以用護體真身來試煉,而你是虛相境,允許召喚出法相來抵擋。」他說完,朝上面拉著圓石,蓄勢待發的紅蓮軍士發出了一個鬆手的信號。

剎那間,圓石頓時如同出籠困獸般夾帶著轟隆巨響,急速奔騰衝了下來。

隨著距離臨近,雷岳也是跟著頭皮發麻。

這圓石少說直徑得有五米,至於重量,是八百斤還是一千斤,那就不得而知了。

總之,這種體積的滾石從幾近垂直的傾斜滑道上衝下來產生的動能,相當之恐怖,絕不是自己能夠承受的。

但百里問天不避不閃,手臂的肌肉繃緊,抓住時機,凌厲地朝前方雙掌推出,說時遲那時快,那顆來勢洶洶地巨石竟是被生生推住,其迅猛的沖勢也戛然而止。

然而在他的足尖前,亦是出現了一條因為劇烈摩擦而產生的腳印長溝。< 「噝~」這還沒親身體會呢,雷岳就已經被方才的強悍撞擊給嚇得倒吸口涼氣。

別看百里問天擋起來還算是輕鬆,但人家可是實打實的真身境中後期級別的強者啊,身體中蘊含的力量豈是自己能夠比擬的?

「我……我恐怕會被撞成碎片。」雷岳沒有底氣地指著那顆比自己高上不少的大石頭,弱弱地看向百里問天。

後者將推著石頭的手鬆開,護體真身之光也隨之收入體內,不為所動地指著大圓石衝出滑道的地方道:「少廢話,站過來,召喚出你的法相,用盡全力將之阻擋!」

「呃……我。」雷岳滿臉苦澀地忸怩半天,還是抵不過他強硬的口吻,硬著頭皮站到了滑道出口處。

不遠處坐在角落裡修鍊的紅蓮軍成員們看到這一幕,眼底深處皆是充滿了同情,「真可憐,一級訓練我到現在都還沒碰過呢,他才虛相境啊,不知道大師為什麼要下這樣的指標。」

「或許是覺得他有潛力可挖吧,想要迅速將其身體的肌肉還有脈絡強度錘鍊至真身境級別。」另外一個人雖然如此說,可他的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心底里由衷地為雷岳暗暗擔憂。

聽了他們兩人的話,一個藍翎將軍則是滿不在乎地笑道,「這個滾石訓練,只是開胃菜,之後還有更變態的,想當初,老子可是差點被這一級訓練折磨得去見了閻王,不過越是難受,就越是能激發人自身潛力,反正咱們紅蓮軍擁有全軍最強的修鍊資源,真這樣練下去,那小子倒是有可能在四族大比之前沖一衝真身之境呢。」

說完,他又是嗤笑了一聲,「不過就怕半途堅持不住,嚷嚷著想回家找媽媽呢!或許更乾脆的直接掛掉了,救都救不回來,哈哈哈哈。」

當事人雷岳自然聽不見他人的議論,他此時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那顆被百里問天用蠻力給推回滑道頂端缺口處的大圓石上。

菩提樹法相巍然立在身前,然而粗壯的樹榦和鬱鬱蔥蔥的繁茂枝葉,並不能帶給他哪怕一絲安全感。

「準備好了嗎?」上方,百里問天的聲音清晰地傳了下來。

雷岳喉嚨乾澀地吞了口口水,暗暗給自己打著氣,「這,這既然這是師傅下的命令,那肯定有他的原因,我……我拼了。」

心裡暗示的效果並不明顯,四肢百骸,胸腔腦域中,壓根就沒有產生一丁點叫做「底氣」的東西,但他兀自是不情不願地點了點腦袋。


「好!」百里問天眨眼間便從滑道頂部快步沖回地面上,正色地看著雷岳,「別緊張,我們紅蓮軍有最好的資源配備,哪怕你到時候渾身筋骨寸斷,也能讓你恢復如初,不僅如此,還能讓你突飛猛進。」

聽到這,雷岳立刻瞪大了眼睛,結結巴巴地重複了一句,「筋……筋骨寸……寸斷?!」

不過最後一個字落下,他頓時激靈地跳起,只見那顆大圓石已經朝著自己滾落了下來!

「啊!!」

他撕心裂肺地大叫著,同時在心裡問候了一遍那個在上面放石頭的紅蓮軍士,還有站在旁邊面無表情的冷酷教官百里問天。

五百多米,幾近垂直的坡度。

如若不是聽見石頭滾動過程中和滑道摩擦產生的轟隆巨響,那大圓石几乎是就像是當空直接砸下來一般,很快便逼近了出口……

雷岳傾盡全力,丹田內的相力毫無保留的全部灌注進面前的菩提法相之上,菩提觀想經戰鬥篇等可以動用的手段盡數祭出,與此同時,具有守護神魂靈台能力的菩提聖光也是在神魂外面裹了一圈又一圈。

他要防止因為恐怖撞擊而使得法相崩碎,從而傷到神魂。

雖說在此等令人心悸的恐怖動能衝擊之下,他也不敢肯定菩提聖光是否還能夠維持穩定,但防患於未然總是有必要的。

史上最強唐三藏 ,他沒有因為畏懼而避讓,而是選擇了知難而上!

百里問天欣賞地點了點頭。

所有紅蓮軍將是也都是屏住呼吸,從入定之中回過神來,目光匯聚在那個與大圓石對比起來無比瘦小的身影上方。

「砰!」

劇烈的轟響伴隨著的強悍氣浪豁然席捲整個谷地。

雷岳真切的領會到了法相和圓石相碰撞的那一刻會產生什麼程度的力量,他縱然使出了吃奶的力量,但還是沒有半點抵抗能力。

過於恐怖的撞擊力,使得喉頭微甜,噗嗤一聲噴出口猩紅的血霧。


菩提樹的根莖也同時被巨力強行扯出土壤,被迫倒飛而出,短暫的瞬間,使得雷岳的神魂激蕩,四肢百骸亦是傳來足以泯滅神智的劇痛,環繞著神魂的菩提聖光轟然消散,他失去了和菩提古樹之間的聯繫。

但這樣的感受只是稍縱即逝。

倒飛而出的菩提樹徑直撞在主人的正面,一人一法相全部被撞飛。

雷岳無力把握身形,狠狠地摔在地上,可沖勢並未就此緩解,而是在地上繼續滑擦了十多米左右,才總算是卸掉了力量。

百里問天將滾石半途截住,以免碾到已經暈倒在地,無力行動的青年。

「鎮魂草!特製生命藥液!泡浴桶!」他把巨石停下后,立馬又俯身蹲到雷岳跟前,扭頭高聲咆哮道。

很快,其他人便將這三樣東西拿了過來。

他隨即將雷岳抱起來放進泡浴桶中,將那瓶淡綠色的清涼液體倒入其中。

「沸水,木瓢!」在他命令下,紅蓮軍其他人輕車熟路的把需要物品悉數備好。

一株銀色的小草被研磨成粉,加入沸騰的生命藥液之中。

冥冥之間,雷岳只覺得口鼻之間都充斥著血腥味。


體內的血氣在筋骨中無法流通,而堵塞淤積。

燥熱的能量逐漸的泛起,瀰漫在全身。

所幸有菩提聖光的庇佑,不然神魂絕不是光光劇烈的激蕩幾下那麼簡單,恐怕會直接被震出魂位,神魄大傷。

但一抹銀白地能量從體外滲透進來,自覺地融進神魂,將他那僅剩的一點兒不適感都消除殆盡,其中蘊含的滋養之力令雷岳暗暗驚嘆,強大到足以修補更大的神魂創傷。

「小子,快點冥想入定,這是突破到第二層的好機會!」陸聿明忽而大喊大叫了起來。< 「這道能量是精純的自然魂力,乃是特殊的天材地寶所擁有,天大的機緣!」陸聿明在雷岳的腦域空間內大呼小叫,顯得很是激動。

他的話,讓雷岳幡然驚醒。

早就聽聞有的天材地寶通靈之後不僅會誕生相晶,還會產生魂魄。

只不過它們的魂魄和人類不同。

人類的魂魄由天、地、人三魂外加喜、怒、哀、懼、愛、惡、欲七魄組成。

相反,植物的靈魂來源於天精地華,所以沒有人魂和七魄,只有天地兩大主魂,至精至純,斷無任何其他雜質存在其中。

巧合的是。

人類的三大主魂,人魂居於核心,天地兩魂起保護作用。

故而神魂受損,一般是先傷天地兩魂,之後才會波及居於核心位置的人魂。

這樣一來,植物的精純魂力,便恰巧可以對受損的天地主魂進行彌補,鞏固對核心人魂的保護力量。

神魂二層。

便是要使得天地兩大主魂突破某個臨界點,使得人魂在出竅之時,天地兩魂能對其起到保護作用。

「一切煩惱業障本來空寂,一切因果皆如夢幻,無三界可出,無菩提可求……」

雷岳默念起菩提觀想經的口訣,太陽穴立刻泛起一陣**之感,神魂被法門刺激,那過剩的自然魂力逐漸地開始被天地兩大主魂吸收。

壯大,再壯大。

本來就已經到達極限的瓶頸豁然被衝破!

臨界點,碎!

天地兩大主魂的強度頓時飆升,神魂成功盡皆第二層!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哈哈,小子,試試神魂出竅的感覺吧。」陸聿明哈哈大笑,顯得很高興,雷岳的實力越強,對於他未來的復仇之路也就越有幫助。

後者此刻也是極為興奮,躍躍欲試地打開泥丸宮門,神魂緩慢地順著頭部經脈躥出外界。

「啊!」然而意外發生了……

雷岳的神魂之力剛剛接觸到外界,卻一如既往的感受到了那股來自於天地某處的牽引之力還有那四面八方壓迫而來的磅礴壓強。

這嚇得神魂小人連忙把的頭縮了回來,重新關上泥丸宮門。

恐怖的危機感還有無邊眩暈感總算退去。

「怎麼回事?」雷岳滿心涼意地看向陸聿明。

後者也是被嚇得不輕,見他安然返回后,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不應該啊,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你的天地兩大主魂足以支撐魂力外放了啊!」

「到底怎麼回事……不應該啊。」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眼下的局面不僅令雷岳剛剛突破的喜悅心情煙消雲散,反而還蒙上了一層陰鬱的黑霧。

他不住地捫心自問,「為什麼,為什麼我還不能神魂外放?!為什麼!」

「按常理來講,是沒問題的,你的天地雙魂沒問題,人魂也沒問題,那我們只能從本質來分析了。」陸聿明念念有詞,「天魂地魂人魂分別由天、地、人三脈管轄,神魂出泥丸宮時,天地人三脈應該保持暢通,才能在泥丸宮門三脈匯合……」

「難道說?!」陸聿明突然抬高聲音,殘魂飄蕩到一根晶瑩地脈絡上,對雷岳說道:「你再嘗試將神魂順著經脈離體,記得一定要小心! 俠客養成大師 ,這次弄上菩提聖光。」

雷岳見他貌似是找到了什麼關鍵點,於是立刻照做。

再度打開泥丸宮門,菩提聖光包裹著魂力緩慢外放。

他很小心,雖說修鍊烈日灼魂法沒少出去,不過絕不能因為沒出事兒就疏忽大意。

腦域空間內,陸聿明仔細地盯著那根掌管天魂的脈絡。


順著這根圓柱體逐漸向泥丸宮口爬升,他此舉也是冒了相當大的風險,陸聿明畢竟還只是一縷殘魂,倘若六道輪迴之力和天地壓強從泥丸宮門滲透進來,或許將直接把他碾成飛灰。

「你倒回去,再來一次,我需要再做確定。」他皺起眉頭,給雷岳傳遞了一個意念,後者因為只是停留在泥丸宮門口,並未完全離體,所以很快便接受到了他的信息,立刻又原路返回。

如此往返了十幾次,陸聿明終於是停在了屬於地魂的那條經脈中端。

他緩慢地探過頭去,細細地端詳了許久,喃喃自語:「這裡似乎有魂力在遺漏。」

下意識地扭頭看向靈台魂位方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