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克眉頭緊皺,既然只是在睡覺,為什麼怎麼叫都不醒?

再說折騰了她這麼久,又是做檢查又是移過來移過去的,就算再怎麼喜歡睡覺的人也都會被吵醒了。

不過醫生都說了這樣的話,他也沒有辦法。

讓女佣人給她清洗了身體,換上睡衣,再將她抱回到床上,至少讓她睡得安穩一點。

另外一邊顧浣眼睜睜看著顧柒跑開,別說是她了,就連保鏢們都沒有追上。

「什麼,小姐不見了?」顧浣聽到追出去的保鏢這麼說,這可如何是好。

這個小姐怎麼就沒有一個消停的時候,在這種時候消失。

想到上一次顧柒也被人帶走的事情,顧浣第一時間聯繫到阿才。

「阿才哥哥,小姐消失了,很有可能是被人帶走的,你快通知先生。」

「我知道了。」

阿才掛了電話,急急忙忙往實驗室的方向走去,還沒有進去就被人攔在了門外。

「抱歉,你不能進去干擾,現在就在實驗最重要的關頭。」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先生。」

「不可以。」

現在正到了關鍵時刻,那人做了幾十年的實驗,用了上萬種藥材,失敗了上萬次。

可他還在瘋狂的研究,並且相信穆南樞的天賦一定可以成功。

阿才知道穆南樞性子冷清,他對什麼都不敢興趣,唯獨現在讓他上心的只有一件,那就是顧柒。

顧柒消失,手下的人也找過了,並沒有找到她的行蹤。

她身上帶著先生送給她的情侶小蟲,然而IP只有先生一人才知道。

現在也不知道顧柒怎麼樣了,要是拖延時間讓顧柒受了傷,或者造成不可磨滅的損失。

自己遭殃是其次,傷得最重的是先生。

他必須要將這件事告訴穆南樞,阿才假裝退去。

在他轉身離開的瞬間突然回頭,直接將身邊的人撂翻在地。

他衝進了實驗室里,「先生,出大事了!」

一時間一百多人研究者都抬頭看向他,阿才顧不了這麼多。

他疾步走向穆南樞,穆南樞和身邊的人正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阿才趕來一句話就讓他放下了手中的事情,實驗被他擱置,試管發生爆炸。

雖然沒有傷人,但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白費了。

這是他們提煉了好多次的藥物,實現了很多次,也做了很多步驟,眼看著今天葯就可能出來,萬一成功了?

就在最關鍵的時候穆南樞鬆手,導致實驗白費。

「小子!」穆子期猛的將手中的試管一扔,起身看著阿才。

阿才咽了咽唾沫,他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她怎麼了?」而將實驗毀掉的人卻是一臉淡定,彷彿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妖孽王妃:調教傻子王爺 阿才不顧一切闖進來,出了顧柒出事之外他幾乎想不到其他事情。

「顧小姐被人擄走,下落不明。」

穆南樞將身上的白袍子脫下,「我有事情去處理一下。」

「穆南樞,你膽敢離開,我要讓你後悔一輩子!」穆子期發出蒼老的聲音。

動怒的聲音在實驗室裡面顯得十分可怕。

「如果我現在不走,我才會後悔一輩子,實驗什麼時候都可以做。」

「混帳東西,你給我滾回來!」

穆南樞帶著阿才絕塵而去,並沒有看到身後的人因為憤怒臉色大變。

一口鮮血從他嘴裡噴出來,旁邊的人趕緊遞上白帕。

「主子,你沒事吧?」

他看著那染紅的白色帕子,臉上一片虛弱。

「誰說實驗什麼時候都可以做,南樞,我已經時日不久了阿……」

為什麼這麼著急將穆南樞關在這裡沒日沒夜的研究藥物,就是因為他的身體日益衰弱。

看著那毀掉的藥物,他眼中掠過一道冷意。

「主子,你先吃藥!」

他服下幾粒藥丸,神情冷漠,「果然這個丫頭是絆腳石,留她不得。」

「主子,少爺那麼喜歡她,你要是真的動了她,少爺會和你拚命的。」

「反正我時日不多,只要能救活梨兒,他報復我又能如何?

他恨的人只有我,梨兒是生他的母親,他不會動她。」

「可……」

「千赫,扶我去休息一會兒,我頭暈的厲害。」

「是,主子,肯定是藥物的副作用又發作了,你為何不直接告訴少爺你的身體,興許那樣他還會……」

「他不會,我這個兒子什麼都像我,他比我更狠,要是知道我不久於人世,說不定會故意延緩實驗時間。

那個丫頭就是他的一切,要快速成功,只能從那個丫頭身上下手。」

「少爺知道了會怪你的,你們父子倆為何一定要斗得你死我活……」千赫搖了搖頭。

總裁的祕密前妻 穆子期笑了笑,「誰讓他有了我這個自私的父親,眼裡除了他的母親便再沒有旁人了。

他恨我也好,怨我也罷,要怪只怪他投錯了胎,生為我的兒子,必然要為我做些事情。」

「哎……」

「去打聽一下那個丫頭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必要時幫幫小子將丫頭搶回來,她可不能受傷,我還要利用她威脅那小子。」

「是。」

重生之寵愛 千赫無奈的扶著穆子期回房,大概他們應該是天底下最奇葩的父子了。

偏偏兩人都是為愛而狂,一個比一個痴。以後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而他作為旁觀者什麼也做不了,只希望一切安好,父子倆和好如初。 通過現場的證據以及描述,十有八九這人是專門引開顧柒。

雖然他臉上戴著一個面具,穆南樞從監控之中將他單獨的人物摳出來。

顧柒在這邊認識的人本來就不多,最有問題的就是邁克,和邁克的身材比例一做對比,就是他。

雖然查不到顧柒的IP,只要能查到邁克也不算什麼難事。

穆南樞一出現,事情就變得井然有序起來。

「先生,伍德家族乃是這邊的地頭蛇,邁克又是他們好不容易才找回去的孩子。

如果顧小姐真的在他們手裡,不宜正面衝突。」

穆南樞神情冷漠,「查,我要知道邁克在哪。」

「是。」

從某些方面來說,暗皇和伍德家族的是競爭對手。

腹黑BOSS:差評小甜妻 伍德一直都是這裡的地頭蛇,突然有個神秘人出現,並且就像是瘟疫一樣迅速蔓延開來,甚至還得到了皇室的支持。

愈掙扎,愈眠纏 這幾年的時間兩邊交手過數次,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但那時候穆子期才剛剛來歐洲不久,而伍德則是鼎盛時期都沒能力收拾穆子期。

隨著這些年他的壯大,甚至還出現了暗皇的頭銜,他一直和皇室有合作,不知道是給了皇室什麼甜頭,皇室甘願做暗皇的保護傘。

這兩年伍德和穆子期井水不犯河水,穆子期心思都在研究上,而伍德則是明白,在他才入駐歐洲市場的時候就沒有辦法驅逐他。

如今他比起之前勢力擴張得更加厲害,自己絕對不能輕舉妄動。

查了一圈沒有邁克的消息,阿才如實彙報。

穆南樞閉著眼睛,手中把玩著一塊暖玉。

「備車。」

「先生,你要去哪?」

「伍德家族。」

「先生,你再仔細考慮一下,我們剛來歐洲根基未穩,伍德家族要是動怒……」

「還有糟老頭子。」穆南樞淡淡道,自己沒日沒夜給他研究,這個時候需要他了,至少在這片土地上他的名字挺管用。

阿才知道他心意已決,只好聽命行事。

很快穆南樞就殺到了伍德家族,伍德家族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一聽說暗皇來人,一個個瞬間嚴正以待起來。

「暗皇的人過來幹什麼?這些年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都讓了好多地盤給他們,他們還要如何?」

「難道是要握手言和?」

「不像,暗皇行事風格詭異,誰也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還是接見了穆南樞。

只不過誰都沒有料到,出現的人居然這麼年輕,且一襲古老東方男人的裝束,就好像從古穿越過來。

這位從未謀面的人來者是什麼意思?

「你是暗皇派來的?」老伍德大著嗓門問道,一個毛頭小子,他並不放在眼中。

穆南樞神情淡漠,並沒有被他身上的威嚴所威脅,他淡淡開口:「半個小時之內,我要見到邁克。」

這是穆南樞過來說的第一句話,他身後的阿才和阿旺已經是嚇得背脊發涼。

我的好先生,這裡可是伍德家族,平民百姓或許只知道伍德家族很有錢,但他們可是明白,伍德家族幹得的買賣可多了。

他們自然不是什麼善良之人,好歹人家也是這裡的地頭蛇,你尊重一下地頭蛇行不行。

這一來就地頭蛇要人,要的還是人家的心肝寶貝。

老伍德更是費解,雖說暗皇做事有些詭異,讓人捉摸不透。

但從自己和他打招呼的這段時間來說,暗皇似乎並沒有太激進或者非要和自己爭個你死我活。

也正是因為如此,伍德並沒有和暗皇正式交手。

誰知今天這人一來,瞬間就把之前的格局給破壞了。

穆南樞帶著一身寒氣,要他的兒子。

老伍德也不是吃素的,輕蔑的冷笑道:「我倒是想要知道,暗皇的人找我兒子做什麼?」

「他搶了我女人,伍德,我耐心不好,如果半小時見不到他人,後果自負。」

阿旺咽了咽口水,先生,我敬你是條漢子!

他帶著兩人衝進了狼群里,並且大言不慚的對狼說,你們被我包圍了。

這換成任何人都會覺得這人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不過說這話的人是先生,他們絲毫不覺得有問題,只是先生比他們想象中更加狂妄。

本來還以為他會慢慢施威,畢竟伍德家族的人也挺忌憚暗皇。

好好說,老伍德或許會買賬。

而他卻懶得費那個功夫和時間,只想要趕緊見到顧柒。

興許不是先生太狂妄,只是先生太在乎顧小姐。

「什麼?」

老伍德以及其他人顯然沒有想到是這個原因,你說你過來就過來,不就是為了搶地盤嘛。

誰知道今天不是搶地盤,而是搶女人,為了一個女人他逼上門來。

老伍德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呢,不過也被穆南樞那狂妄的語氣給嚇到。

「小子倒是挺狂妄,你當我這裡是麥麵包的大叔,敢對我如此囂張,怕是你有命來,沒命回去,就算是殺了你也死不足惜!」

穆南樞神情一片冷漠,只見他突然一揚袖,拿出來的不是槍支,而是一些特殊的粉末。

正好被老伍德給吸了進去,穆南樞淡淡解釋:「這是我自己研發的毒藥,一個小時之內沒有解藥,你就等著讓他們給你收屍。」

阿才和阿旺都差點抱在一起了,乖乖,先生這不僅是闖入了虎穴,甚至還是在老虎屁股上拔毛啊!

這簡單粗暴的手段……

「黃口小兒,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麵粉?拿去滾薯條還差不多。」

雖說老伍德也追過一些東方的電視劇,曾經還痴迷了武俠電視劇一段時間,覺得中國功夫真厲害。

不過這都什麼年代了,還不是電視劇演得很神奇罷了,他才不相信真的有這樣的東西存在。

而穆南樞今天給他上了一課,「如果你不信可以看看你的手心,是不是發黑?」

伍德低頭一看,嚯,好小子,真的變黑了。

這不是電視劇裡面演得特效嗎?怎麼可能是真的。

就連阿才和阿旺都對視了一眼,這先生居然還研究毒藥呢,真的好變態!

這也證明了一件事,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先生簡直就是一個奇才。

怪不得他能獨身闖空穴,臉上毫不畏懼呢,擒賊先擒王。

用慣了現代武器的老伍德估計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栽在這樣的手段上!

「醫生,快叫醫生。」「叫醫生也沒有用,這是我特質的毒藥,沒有我的解藥,等一個小時毒液流動到心脈,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所以老伍德,快叫你兒子回來,我沒有那麼多耐心等你。



看穆南樞的神情不像是在說假話,他的手心確實發黑。

「來人,抓住他們,嚴刑逼供找到解藥。」老伍德氣急。

不過就幾個小子竟敢上來逼迫他,要是傳出去他怎麼做人?

還不如將他們鎖了,到時候再慢慢問出解藥。

穆南樞負手站在場中,「解藥沒在我身上,要是動了我一根頭髮,一個小時之後我沒有安全出去,解藥就會被毀。

老伍德,我無意和你為敵,我只是想要帶我的人,當真你要賠上你這條性命?」

老伍德氣得鬍子都要吹起來了,「什麼女人不女人的,少爺在哪?」

「少爺今天不在家,不過他好像是喜歡一個女人,叫什麼柒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