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沿途曾經聽到有修士談論過幽州八怪的事蹟,否則今天難逃此劫。”在他快速奔逃時,突然有些毛骨悚然,寒毛炸立。

因爲他想到一件事,剛纔身邊那個小巧玲瓏,亭亭玉立的少女就這麼憑空消失,不見蹤跡。

由於崔小迎的攻殺,他還以爲連累到少女,可事實卻與此相反。在崔小迎發動轟擊時,少女早就影蹤全無,不知去向。

“難道大白天活見鬼了?”想到此處,他覺得這不無可能。

“大荒深處發生讓人不寒而慄的血案,而她又恰巧出現在那……”少女沒有半點受傷的痕跡,其言語也不像是羽剎族人。

“崔小迎那女人窮追不捨,還是先躲過再說吧。”戰天歌將此事擱置,總有真相大白的一日,先擺脫崔小迎的追殺。

“藍一絕那傢伙陷害我,詛咒你生兒子沒**兒。”無緣無故惹上崔小迎這個麻煩,都是拜藍一絕所賜。


他迅速向大幻古山方向趕去,想要儘早進入大幻古山。這是唯一能走出蠻荒古地的祕境。就算前途再兇險,九死一生,他也必須踏出那一步。

然而他剛離開這片大荒地,就有人找上門了。

“你還想往哪裏逃?”突然一人將他攔截,聲音中帶着幾分戲謔,已然成竹在胸,在此人眼中戰天歌就算插翅也難逃。

“嗯?是你。”戰天歌看着來人,沒有半分驚詫,彷彿這人能在此截住他就是理所當然,再正常不過。

“能把凌無顏逼成那樣,足見你很有本事。”凌巖冷笑道。凌無顏是整個六甲山的希望,受到無數人的認可,但卻死在這個少年手中。

無論死因如何,這都已經無關緊要。最重要的是他死了,這就足夠了。

凌無顏的死,預示着六甲山必須要重新尋找一個德才兼備,武力超羣的天才來代替他的位置。

現在各大勢力,世家,部族都會重點培養人才。只要有突出英傑就會傾其所有,將之培養成接班人。

凌巖知道這是他崛起的機會,必須把握住。想要讓六甲山的老輩認可自己,必須要做一件大事。

而他能想到的,只有將戰天歌抓住,帶回六甲山,奪回六甲符,重振六甲山的威望。

“凌無顏很不甘心,臨死都想着找你報仇。”凌巖眼中閃過一絲寒芒,聲音非常冰冷。

“想要我死的人,不止他一個。”戰天歌臉上無波無瀾,堅韌不拔。現在整個中原大地,各大勢力都在滿世界找他。只要現身在城鎮中,必然引起軒然大波,死傷無數。

“邪族侵我中原之地,當我人族無人了嗎?”凌巖暴喝一聲,周圍的山石爲之一振。

“邪族?哈哈……”戰天歌仰天大笑:“莫須有之罪,說得如此大義凜然,佩服之至。”

“我不是邪族,如果你們硬要誣陷,我也無話可說。想要殺我,就算整個中原之地所有勢力,我也無所畏懼。”戰天歌豪氣干雲,氣吞山河地冷喝道。

他本就是個無法無天的殺手,否則也不會短短十幾年就攀上世界殺手巔峯,成爲人人聞風喪膽的殺手閻羅,奪魂血王。

因此也得罪了許多黑道大勢力,遭到幾次致命追殺,最終都化險爲夷。追殺的人都被他解決掉。


獨自搗毀過許多勢力的老巢,一力鎮壓,無所顧忌。

而今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無親無故,無牽無掛。骨子裏透着嗜血的瘋狂,把他惹急了,什麼事都幹得出來。

“所有的邪族都是你這般狂妄自大,氣焰囂張嗎?”凌巖嘲弄道,隨即話鋒一轉:“邪族就是邪族,殺我族人,該死……”

他身子輕靈,速度極快,如同翱翔九天的神鳥。雙手揹負,快速衝殺向戰天歌:“我不會像凌無顏讓你有機可乘,受死吧。”

殺伐果決的他,無論對上任何敵人都會使出最強大的手段,絕不讓對手有半點喘息的機會。

空間震動,狂風大作,捲起羣山沙石,煙霧瀰漫。

“哧,啾……”

突然他極速飛殺的身體快速化形,一隻巨大神禽,煽動足以斬天裂地的翅膀,遮天蔽日,朝戰天歌蓋殺而來。

“這是什麼?”戰天歌眉頭微皺:“能夠成爲各大勢力的天之驕子,果然有其獨到之處。”

他沒有絲毫怠慢,移形換影閃避,而後在空中轉身,一拳轟出,天崩地裂,山石爆碎。

帶着無窮無盡的巨大威勢,霸氣絕倫,連整個天穹都震顫了。

九牛二虎之力是世間力量的極致,雖然如今只有四頭牛的威力,也足可硬悍淬骨境的高手。

“羽化驚天。”凌巖大喝一聲,這是他修煉的古訣,名爲神羽十三變,每一變都能震驚九霄,令天地變色。

羽化驚天便是其中一變,自身可化作一頭兇禽,藉助太古兇獸的力量,擊殺對手,是一種古老的傳承。

“殺……”他身體快速轉變,羽毛現出,金光閃爍,耀眼無比。每一根羽毛都是一件殺器,鋒利如刀。

“轟隆!”

大地沉降,不遠處的山峯被他震翅一揮,瞬間斷裂落下。金色的神羽驚天動地,震撼九天。

這是他最爲強大的攻殺,想要一擊擒住戰天歌,不想給戰天歌可乘之機。

戰天歌看到這如同一座山嶽的巨禽,神色平靜如常,鋪天蓋地的殺氣,迅速向他撲殺而下。

地面裂開,山峯崩塌,飛沙走石,煙霧繚繞。

他能感到一股磅礴的威壓,瘋狂地砸向自己。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這古功訣果然可怕。”此刻戰天歌有些動容了,他沒想到世間還有這麼強大神功。

烏雲被凌巖羽化的神禽遮擋,就連天上的太陽也被隱蔽。

四頭夔牛發出滔天的怒吼,威力無窮。巨大虛影衝向砸落的凌巖。

璀璨奪目的神力源源不斷從戰天歌體內衝出,如同汩汩泉水。

經過多次與敵交戰,對九牛二虎之力,已經掌握,而且能夠輕鬆運用。

凌巖雖有心機,但其實力與凌無顏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

戰天歌兇威蓋天,好似一頭兇猛的太古遺兇,氣勢洶洶,神力滔滔。

“我能殺了凌無顏,就不差你一個。”即使他聲音不大,可卻能傳遍此地。

身體振起,直衝向高空的凌巖,大手虛抓,抱住凌巖所化成兇鳥的脖子。

“好好的人不做,偏要當鳥,把你毛全拔光。”他對敵人十分兇殘,不會手下留情。

手腳並用,雁過拔毛般快速給凌巖沉痛的一擊。一時間羽毛滿天飛,洋洋灑灑,好像下雪一般。


“啊!我要殺了你……”凌巖氣得大叫,被人騎在頭上,這是從未有過的。

正當他反擊時,戰天歌速度比他快,力能拔山,氣蓋當世。抱着兇禽的脖子倒栽蔥般向地上猛砸下去。

“轟隆隆……”

地動山搖,天崩地裂。山石塌陷,地面出現一個大坑。煙霧濃濃,四處瀰漫。

空氣中彌散着粉塵,一片昏暗,天邊的烈陽被遮蔽。這裏徹底沸騰了,好像發生大地震。

“你……”凌巖恢復人形,一顆頭顱鑲嵌在亂石當中,頭破血流,遍體鱗傷。

他沒想到這個少年不但速度快到極致,就連力氣也是這般大。

聚力境能夠有此力量,已經超乎他認知的範疇。

神羽十三變雖然強悍,但他獲得的時間不長,沒能領悟其中的奧義,才吃了大虧,折在這少年手中。

他從亂石中爬出來,身體受到重創,滿身是血,長衣飄動,亂髮飛舞。

“咳咳,我小看你了。”眼中閃出怒意,臉部扭曲,露出猙獰之色。

“沒想到一個聚力境的修士,居然有這般驚人的力量,讓人難以置信。”

“看來你身上有很多祕密。凌巖眼裏精光閃現。如今他不想那麼快殺了戰天歌,越神祕的人,他越想探索。

神羽十三變的古訣就是他在將敵人制服之後,抽取其靈魂中的記憶獲得的。

他很享受這種奪人祕密的成就感。戰天歌能夠在聚力境有此修爲,一定不同尋常,是他掠奪的目標。

“你身上也有祕密,借我一觀。”戰天歌冷笑,對凌巖十分厭惡。

“哈哈……我這點小祕密,哪能比得上你的。”凌巖不以爲意,彷彿沒看見戰天歌的一臉的鄙視:“要懂得分享,閉門造車,怎能踏上巔峯?”

“呵呵,是嗎?”戰天歌聲音冰寒刺骨,讓人如墜冰窟,陰冷無比。

“今日你逃不掉了,要殺你的人已經來了。”凌巖哈哈大笑。

他話音剛落,從遠處兩道長虹極速跨越而來,正是六甲山的凌致風和凌武二人。

他們剛到,又有幾道身影趕來,其中一人大喝:“小子,真是冤家路窄,我看你還能往哪裏逃。”

“哈哈,原來是羅剎谷的道友……”凌致風喜上眉梢,笑容滿面。

很快,此地陸續趕來許多修士武者,很多都是年輕的天驕。

霞韻閣的雲裳,夏族的夏荷月等人赫然在列。

…… 不多時,這裏聚集越來越多修士,人心各異,鬼胎各懷。

“三叔,無顏的六甲符已經被他劫得。”凌巖惡人先告狀:“他使用邪術殺了無顏,而我也差點着了他的道。”

“嗯,我知道。”凌致風臉色難看,一臉怨毒地看着戰天歌,恨不得立刻將戰天歌凌遲處死,五馬分屍,咬牙切齒道:“邪族人人得而誅之。”

他這條手臂,就是戰天歌所爲,對於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斷臂之仇,不共戴天。

假若此事傳出去,讓人知道自己會敗給一個只有聚力境的修士,他顏面盡掃,無顏存於天地間。

而今只有將這個禍害斬掉,方能除去這個人生的污點。

“他還是天孤老人的傳承者,數千年前,天孤老人偷師百家,搶奪各大勢力的至寶,我夏族的無上古器被奪走,可能就在他身上。”

突然夏荷月冷聲說道,一襲輕紗遮掩凹凸有致,曼妙玲瓏的軀體。雪白的肌膚,俏麗的容顏,讓人垂涎三尺。但在她身後站着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佝僂着身子,默不作聲。

雖然他一句話都沒說,但從其身上能夠感覺到強大的威勢,若隱若現,呼吸吐納皆是上乘。

是以一些修士,有賊心沒賊膽,只能望梅止渴。

“我霞韻閣的琉璃金燈十有八九也被他獲得。”雲裳嬌喝道,腳下金蓮閃爍,十分耀目,自身仙氣繚繞,靈韻動人。

“琉璃金燈?那可是霞韻閣的無上至寶,一直是霞韻閣鎮閣的寶物,沒想到那個傳言居然是真的……”在場的修士議論紛紛。


“天孤老人已經消失數千年了,沒想到他還有傳承在世。”

“天孤老人當年的壯舉,是我們散修的楷模……”

“嗯,不錯,這樣的風雲人物,讓各大勢力唯恐避之不及,確實是我輩效仿的高人。”

天下不是所有人都對天孤老人這個奇怪的人物深惡痛絕,除之後快。相反還有許多追隨者。

能夠僅憑一己之力叫板各大勢力,掀翻整個中原,令人肅然起敬,欽佩不已。

“相傳八大超級勢力,只有洛神國沒有受到他的光顧。”有人說道。

“可見洛神國底蘊到底有多強,傳言是從荒古時代延續下來的古皇朝。”

“太昊族帶領風族和燧人族兩大部族共十三王,威震天下,無出其右,是整個中原之地當之無愧的巔峯勢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