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一樣的劇情啊,只不過這次從龍使換成了究極暗示術的寧遙,捉迷藏的地圖也變成了整個西納普斯。

龍使之神的女兒又怎麼了,神之後裔又怎麼了。

當初六階就敢報復龍家,得罪傳奇魔法師,難道如今王階了,膽子反而變小了嗎。

就算寧遙再強……我也要跑給你看。

不過究極暗示術這種東西還真是反人類啊,居然是這麼燒大腦的技能。

原本以爲寧遙使用究極暗示術,就像是用手機玩遊戲一樣簡單。

但沒想到寧遙居然要自己開始編碼做程序,發現沒有漏洞不會崩潰之後,才能開始玩遊戲……

就算寧遙再強,一切也都不是註定的,只要動腦子就可以解決問題。

這是蘭科一貫信奉的方針,只要是問題,就可以想到解決辦法。

什麼命運?

命是弱者藉口,運乃強者謙詞。 (感謝‘凜音天聖’、‘子不語の羽歿’打賞100起點幣!)

(今天兩更3000字,一共6000字相當於之前三更……就是這樣,後天3月1號凌晨上架,如果我沒睡着的話,會在0點更新,恩沒睡着的話。)

不過在想到周全的辦法之前,蘭科還需要按照寧遙的想法行動。

這不叫慫……讀書人的事,怎麼能叫慫呢?

這叫戰略性認慫。

在休息了幾天之後,蘭科又開始了日復一日的訓練。

這是寧遙的想法,總之蘭科開始與救贖者的聖徒進行對戰。

戰鬥是最簡單的修煉方式。

而救贖者的前十位聖徒,都是王階強者,除去被寧遙強行提升到王階的蒂娜,其他九位都是實打實的王階強者,並且還擁有王階契約龍。

王階,在這個層次,就真正如同西納普斯的王,擁有着自己在西納普斯的一席之地,種族之力與世界之力溝通後,自身血脈甚至也發生了變化。

以前的蘭科就算擁有了這個層次的實力,卻也無法理解王階的境界。

這也是因爲蘭科沒有遇到屬於王階的對手,一直以來都是靠着王階的力量和等級壓制碾壓比自己弱的敵人。

就連蘭科自己細想起來,都發現自己的對手裏,居然真的沒有出現過一位王階。直到前不久在固化半位面遇到那條藍龍薩丕爾。

那還是因爲那條蠢龍隱藏了實力,不然蘭科都沒有正面面對過王階的對手。

這其實主要也是因爲王階強者的稀少。

從傳奇階開始,就是在西納普斯踏上了另外的境界,每一步的前進都異常艱難。

在大部分實力不錯的傢伙眼中,傳奇強者就是需要仰望的高峯,平日中根本無法見到。

很多人別說是瞭解王階強者,甚至都沒有聽說過王階的存在……在很多人眼中,傳奇階就是實力的巔峯了。

整個西納普斯的王階強者大概也不到三位數。

像是救贖者、古堡這種尖端實力擁有十位以上的王階強者,控制理想聯邦的龍家和星佑皇室的蘭蒂斯,同樣有十位以上的王階強者。

龍島上的王階強者大概比人類總體的數量少一些,但龍族整體戰鬥力高,真的開戰或許還能壓着人類打。

其餘類似獸族、精靈、魔族、矮人、吸血鬼這些式微的種族的王階強者,加起來都沒有十位。

哦不對,傳說中西納普斯是擁有天界的。

也就是說在蘭科生活的這片天空之上,還有一片空間,那就是西納普斯的第二層。

在那裏生活着天使,或許還有更多的王階強者。

不過這終究只是傳說,那些鳥人的故事早就在黎明時代就沒有了後續,與現在所處的宗教時代差了數千年,不能相信。

整個西納普斯就這麼多王階強者,而且大多數還集中在幾個地方,蘭科當然很難遭遇王階強者。

在蘭科擁有了地龍王的力量後,對王階還有‘不過如此’的想法,認爲王階也不過就是傳奇階的量變,力量放大了十幾倍幾十倍,雖然可以碾壓一衆傳奇階強者,卻沒有境界上的質變。

不過這是因爲蘭科井底之蛙了,王階在西納普斯並沒有被神化,而是在王階的境界上是一種返璞歸真。

之前與那條藍龍薩丕爾的戰鬥,對方也不過就是初入王階,還沒有了解到這個境界的深奧,就被寧遙手下的聖徒抓了回來,所以跟蘭科一樣都不會王階的戰鬥方式。

從一階到九階,都是利用自己體內的能量與遊離態的能量結合,進行攻擊。

不管是血脈鬥氣還是魔力,方法都大同小異。

畢竟人類的身體這麼脆弱,怎麼可能在體內儲存破壞力巨大的血氣和魔力呢。那是巨龍才能乾的事情。

人類體內存儲的是血氣和魔力的種子,就彷彿是吸鐵石,可以吸收凝聚在外界遊離的能量,發動各種各樣的招式。

在這個階段,大家都是修煉體內種子的數量和質量。

數量多了自然能使用的外界能量就更多,而質量好了,種子就能利用更多的外界能量。

但達到了傳奇階後,最大的不同就是可以動用世界之力。

很久以前就說過,傳奇階最大的不同不是傳奇半位面,而是學會了利用世界之力。而王階最大的不同也不是王之殿,而是徹底掌握了世界之力,並且可以融入自身的種族之力。

傳奇階強者利用世界之力,自然可以調動龐大到九階無法想象的遊離態能量,所以傳奇階和傳奇之下是無法比較的。

這個時候傳奇階強者已經不需要自身的力量種子,而是儘可能的瞭解利用世界之力,就可以使用出幾十個九階強者才能造成的破壞級別。

但是西納普斯畢竟是一個容納了數十上百萬生命的大陸,想要完全掌握西納普斯的世界之力,又談何容易?

想要從傳奇階邁向王階,是一個史詩般的工程,而且必須一步一步的向前邁。

不過到了王階,一切又突然轉變了。

王階強者的基本要求就是徹底掌握世界之力,也就是說在這一點上,大家的實力相差其實不是太多。

就算對於世界之力的理解有差距……但那已經都是毀天滅地的級別了。

就比如說一個是億萬富翁,一個是千萬富翁,儘管相差很多,但是這些錢都足夠砸死我了……

王階強者之間的戰鬥,如果不是到了孤注一擲的地步,絕對不會再使用世界之力發動攻擊。

因爲兩位王階強者如果同時調用世界之力戰鬥,那西納普斯都會遭受巨大的衝擊,大半個西納普斯的能量都會陷入紊亂狀態。

別說其他王階強者會不會來找麻煩,西納普斯就先來找麻煩了。

就是西納普斯來找麻煩。

這是寧遙的親口訴說,蘭科總覺得在寧遙口中,腳下這塊名爲西納普斯的大陸,就好像是活着的。

西納普斯的世界之力,終究是要以維護西納普斯的存在爲第一目標。

就算王階強者掌握的再徹底,在自我保護的本能面前,世界之力都會整合起來,對可能毀滅西納普斯的元兇進行反擊。

不是沒有王階強者覺得‘我已經天下無敵啦’又或者‘天下第一真是寂寞啊’於是開始找世界的麻煩。

世界嘛……你平時說說這是人家的錯,人家也懶得搭理你,但是你還想要玩壞人家,世界肯定不能忍了。

想要與整個世界抗衡,最後的結果自然就是被世界毀滅。

就算真的有實力強橫的王階強者,躲過了被世界粉碎的命運,卻遭到了世界的驅逐排斥。

而且一輩子從傳奇階修煉上來的本事,都徹底喪失了,再也無法溝通西納普斯的世界之力。

見識了幾次之後,大家就都長記性了。

王階強者之間的戰鬥,開始重新比拼自身力量。

從一階到九階不斷提高自身力量,到傳奇階開始通過世界之力較勁,之後在王階又重新比拼自身力量。

這主要還是因爲世界之力的自身特性造成的現象。

不過蘭科卻注意到,在西納普斯居然從王階開始就擁有了受到世界排斥的力量……那繼續變強會怎麼樣?

另外世界之力,在面臨世界毀滅的時候會爆發,種族之力也是同理。

西納普斯各大種族相互征伐了上千年,直到一千多年前人類真正掌握了魔法的學習方法,開啓了魔法時代,人類纔開始在西納普斯佔據霸主地位,讓各族的交戰走向終結。

這上千年的傳說故事中,不乏一些面臨滅族之危時,種族之王爆發出了誇張的實力,以一敵三甚至更誇張,面臨不敗之地更或者以一己之力翻盤。

這都是種族之力在各方面的體現,王階強者本身就融入了種族之力使自身發生變化,種族之力在相應的情況下,也會爲了保護種族各盡手段。

當然這只是種族之力的一種體現。

蘭科本身不是從傳奇階一步一腳印邁過來的王階強者,甚至蘭科都沒有體驗過九階,就一下子擁有了王階的力量。

按理說,會在九階的時候感應到世界之力的存在,由此邁入傳奇階……

蘭科這已經是爬都沒學會,就開始跳芭蕾了。

所以說蘭科是王階中的水貨,真是一點都不冤枉。

如果不是因爲地龍王是貨真價實的王階,可以依靠境界壓制傳奇階強者,讓對方無法調動世界之力,那估計蘭科的真實戰鬥力連傳奇階都沒有。

現在蘭科可以靠着王階境界在傳奇階的小朋友面前裝逼,但是真的對上王階,那蘭科就會原型畢露。

王階的敵人連真正實力都不用不上,靠着一點點世界之力,就可以碾壓蘭科了。

現在蘭科想要變強,那自然需要從傳奇階的成長過程開始,需要一步步重新掌握世界之力,之後融入種族之力,纔會得到真正的王階實力。

寧遙之前問過蘭科“是想要花費十幾年幾十年時間掌握王階力量,還是想要速成。”,而蘭科的回答簡單粗暴,就是想要速成。

速成對蘭科也沒有任何影響,蘭科又不是那些努力的天才,需要打下紮實的根基……蘭科本身就是坐火箭飛上來的,飛得再快一點也沒關係。

花費幾十年的方法,自然就是讓蘭科一點一點從傳奇開始接觸世界之力,俗稱的方法呢……

就是捱揍……哦不,按照寧遙的說法,叫做對戰。

蘭科現在都還記得寧遙離開之前,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就那麼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抿着櫻脣露出溫柔的笑容……之後就叫人來打自己了。 縱橫四海:王妃偷心攻略 (感謝‘cq牛牛’、‘幸運e的存在傷不起’打賞588起點幣!)

(兩更6k字完成……晚安大家,3月1號就要上架了,我現在心情好平靜……)

我要乾死你個小婊砸!

救贖者的王階聖徒是什麼級別的王階強者?

誠然,救贖者的成員都是龍使,所以也不是一步一步變強的正常套路,但是除了蒂娜是因爲受到寧遙喜歡,所以強行提升爲王階之外,剩下的九位王階聖徒,都是身經百戰的老練王者。

救贖者的聖徒,真的可以算是龍使中的王者。

救贖者四百年間出現了遠超十位的王階龍使,其中自然有意外死亡和歸隱,但大部分都是死在了自己人手上……或者寧遙手上。

救贖者底部基礎管理很鬆散,幾乎看不出一個大勢力的影子,但是從傳奇階開始,救贖者有着自己的一套管理規則。

這套規則是以聖女寧遙和聖主摩耶爲核心,對人員進行篩選。

事實上,龍使想要成爲傳奇階強者,是非常困難的。

正如之前說的,龍使是核心規則是龍使與契約龍進行體液交換,大部分都是繁衍運動。

這種方法當然會讓實力提升飛快,對於龍使之前,七階之前幾乎是看不到任何障礙的。

但是九階到傳奇階,卻需要龍使感應到世界之力,這是契約龍無法幫上忙的。

龍族自己還很窘迫呢,巨龍的進階方式與西納普斯各族都不一樣,因爲龍族可以說是西納普斯的第一個外來種族,比龍家爲首的那些東方人來的更早。

偏偏龍使因爲九階之前的輕鬆,早就喪失了自己的天賦,泯然衆人矣,只能靠着與契約龍的體液交換提升實力。

龍使中能夠成爲傳奇階的天才,非常稀少。

摩耶作爲救贖者的聖主,大部分時間在管理救贖者,同時不斷的篩選擁有龍使天賦卻沒有成爲龍使的少女。

對於這些少女,摩耶是以訓練聖女守護者爲要求訓練的。

與其他勢力訓練方式不同,這些少女在只有二三階,甚至毫無實力的時候,就需要去琢磨世界的規則,去了解世界之力。

這完全是強人所難,就算是再有天賦的天才,也是從九階開始纔去感應世界之力的。

但是摩耶有自己的方法,利用特殊的環境去訓練這些守護者,這就是救贖者的祕密了。

雖然要求很高,但是在特殊的方法下,還有大量的基數下,總會有幾個優秀的天才脫穎而出。

在她們可以感應到世界之力後,就是配置相應的契約龍,之後一路順理成章的成長爲傳奇階龍使。

救贖者是龍使的勢力,龍使從不缺進階的能量。

這算是小規模的批量生產傳奇階龍使,但是王階強者就不能批量生產了。

不過有了曾經的訓練,這些傳奇階龍使幾乎都有了進入王階的資本,只是看個自己的機遇和天賦如何了。

至於這些培養出來的高端戰力龍使,自然全部由寧遙控制……寧遙想要控制這些龍使,甚至連究極暗示術都不需要。

但總有一些人覺得自己已經是傳奇階、王階了,要掌握自己的人生,想要脫離寧遙的控制,脫離救贖者……自然也需要那些曾經的同伴,去追殺。

其實以寧遙的手段,那些龍使真的逃得掉嗎?

答案早就在心中,只是寧遙就是喜歡看這些故事,昔日的同伴舉戈相向,甚至還要殺死對方。

幾乎每一位聖徒,都是在這種情況下磨礪出來的。

在這種情況下,讓戰鬥力只有五的蘭科,去對戰王階龍使中脫穎而出的聖徒,答案是什麼?

完虐。

每次有三位聖徒輪番與蘭科對戰,幾乎都是靠着世界之力的調用就可以碾壓蘭科。

這樣九位聖徒很快就和蘭科都見過面了。

蘭科要承認,這種單方面的**,還是有效果的,經過一輪的暴打,蘭科確實能夠感受到世界之力的流動。

但是這個代價太沉重了啊!根本受不了好嗎!

這幫老女人下手根本沒有輕重啊!平時跟龍打多了,這回自己動手,對着蘭科就是狂轟濫炸。

這九位聖徒明顯得到了寧遙的吩咐,全呈都在用各種方式秀世界之力,讓蘭科‘全方位’的體驗了世界之力的服務。

王階對於世界之力的掌握已經達到了某種程度的極限,隨手都可以調動天地的元素和能量。

因爲量太大了而被西納普斯禁止,這些王階強者就開始研究少量世界之力的操縱調控,自然都是可以玩出了花。

這種方法確實比蘭科自己摸索要快上很多,蘭科幾乎每次都會對世界之力有不同的感受……每次也都很疼啊。

蘭科在見到寧遙之前,絕對沒有這麼狼狽過。

而且這個計劃還沒結束,按照寧遙的說法,在瞭解了世界之力後,就是去嘗試感應和掌控。

那時候需要蘭科放棄使用王階的力量,把自己的實力放到傳奇階,去從頭掌握世界之力。

因爲由之前的‘對戰’適應,所以這段時間回比正常的快上無數倍。

不過這種花式吊打蘭科的事情,大概還要持續一段時間……

……

在莫提歐南的一個村莊。

這個小村子異常的安靜,看不到忙碌的大人,也看不到嬉戲玩耍的小孩。

寧雪手掌拿着一個黑色水晶球,裏面似乎有一條龍在掙扎咆哮。

輕輕的把水晶球放在了黑**法陣的中心,寧雪退了出去。

這不是什麼六芒星或者五角星,而是一個複雜到讓人眼花繚亂的魔法陣,大約一艘戰船那麼大,裏面雕刻着細密的花紋。

寧雪看着中央的黑色水晶,呼了口氣,冷聲吩咐:

“儀式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