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慢了一步,不然的話,至少不用着急現在動手纔是。

輕輕舔了舔嘴脣,內心深處涌現出一股格外強烈的戰意,讓雲落天的表情隱隱帶上了幾分猙獰。

本事小,收拾不了某人,那就乾脆先在這些助紂爲虐的人身上討點兒利息吧!

稍微調轉方向,雲落天小心的將自己藏在拐角處,完全沒有任何想要逃跑的打算。

摒住呼吸,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計算被分到搜索這邊的人搜查到自己這一邊需要的時間。

突然,一道亮光從他的眼前掠過,本就神經緊繃的他差點兒一言不合就動手。

卻在發現時虛驚一場的時候,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雲落天面無表情,不泄露絲毫氣息的冷冷看着從自己下方緩步離開的一隊人馬,雙臂有些吃力。

等到他們拐過了前面的拐角之後,這才悄無聲息的從高高的天花板溜了下來,悄無聲息的跟了過去。

“唔!”趁着他們晃神的功夫,將最後面的那個人拖到了一邊,捂住嘴,儘量不讓他泄露一絲聲響。

乾脆利落的扭斷了他的脖子,雲落天用最快的速度,將這人的身上的衣服扒了下來,套在自己身上。

有點兒緊,不過只能勉強將就一下了。

收拾好一切之後,他顧不上善後,第一時間來到了搜查小隊的身後,跟着一起像模像樣的搜查了起來。

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沒有搜到了。

雲落天此時最慶幸的還是這些工作人員都全副武裝,帶上防護頭套之後,一時間還真的很難分辨出誰是誰來。

這纔給自己製造了這麼好的機會。

無驚無險的跟着搜擦隊伍搜尋一番無果,開始回去彙報工作。

偷偷瞄了一眼離開的樓梯口,雲落天盤算着怎麼才能偷偷溜過去。

機會很快自動送到了他的面前,在所有搜查隊伍都回來之後,帶頭的那個人心有不甘的再次確認:“當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是的!”所有被派出去搜查的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得到肯定的答案,帶頭的人小聲嘟囔了一句:“立功的機會還是沒輪到我。”

隨後大手一揮,竟然帶着所有人一起往樓上走去:“朝樓上匯合,收縮包圍圈!”

“是!”

“你們留在這裏注意上來的人!”在準備帶着大家上去的時候,領頭的人隨手指了一個全副武裝的小隊,留在這裏看守關卡。

還好,被留下的小隊,並不是雲落天所在的那個小隊。

雲落天跟在大家身後,很難想象竟然會這般的順利。

不過他沒有理由放棄這麼自然的機會,不是嗎?

順着樓梯一路向上,雲落天暗自慶幸自己沒有選擇魯莽的衝開關卡,不然按照這每層樓的關卡都有人守着的情況,就算自己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也只有被清理出局的下場。

而且,看這個架勢,這個清理,絕對連渣渣都不會剩下。

想到這裏,雲落天不敢輕舉妄動了,同時也更加的警惕起來。

他現在的情況,讓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跟着一行人往上走了二十多層樓,終於被人攔了下來。

“報告,第一百二十七層並沒有發現任何玩家的蹤跡!除第三小組留守應付突發狀況之外,其餘成員歸隊覆命!”明明已經通過個人端彙報過的事情,領頭人在被攔下的時候,竟然重新彙報了一次。 超級樂神 ,眼神閃爍了一下,並沒有什麼動作。

“點名確認人員!”聽彙報的人,冷酷的站在原地,吐出了雲落天意料之中的回答。

雲落天知道,自己沒有機會再坐以待斃了。

可惜,現在距離需要抵達的樓層,還有不少的距離,只能拼死搏一搏了。

好在,仗着他們爲了避免誤傷自己人,都穿了防護服的原因,大家都蒙着面。

而自己動手收拾那個人的時候,扒掉了他所有的武裝套在了自己身上。

現在,更是跟着搜查自己的小隊,成功的無驚無險的走到了這裏。

比起一路打上來,情況顯然要好上不少。

靜靜的待在原地,雲落天暫時沒有任何的動作,耳邊是一個個答到的聲音,心裏盤算着最佳的時機。

他可不打算等到他徹底暴露的時候動手,出其不意,纔是對自己最好的。

“李秋明!”

“到!”

“張浩楠!”

“到!”

“……”

有條不紊的點到中,雲落天能夠感覺到大家逐漸放鬆的意識,嘴角微微勾起,是時候了!

獵豹一般的竄了出去,他的目標從一開始就很明確,就是點名的人身後的那個樓梯口。

至於其他的,現在可不是和他們糾纏的時候,趁此機會,先衝開幾道關卡纔是真的。

雲落天突如其來的行動,讓搜查的人稍微愣了一瞬。

但是到底都是經過正規訓練的,很快就組織起人,對着雲落天包抄了過來。

上一層的人,也在鏈接了通訊的情況下,做好了攔截準備。

只是,俗話說得好,橫的怕不要命的。

面對這些圍追堵截的人,雲落天卻絲毫沒有膽怯的想法。

比起一旦被抓住,就絕對會沒命的自己,這些人顯然要比他怕死多了。

雲落天拿出手裏的高能迫擊槍,一點兒猶豫都沒有的對着對面的人掃射過去。

即使是有了防護服的保護,大家還是逼退了。

沒有人敢保證,身上的防護服在雲落天這樣瘋狂的攻擊之下,能夠 挺多久。

面對雲落天這樣的攻擊,大家只能暫避鋒芒。


雖然正面硬剛不太好辦,但是側面火力覆蓋,還是可以的。

雲落天心裏明白,這些人都是在等到自己將迫擊槍裏面的能量耗盡,到時候就是他們控場了。

勾了勾嘴角,被防護服遮蓋的面容,帶上了幾分邪氣。

憑藉着防護服強大的防護力,雲落天不管不顧的往前衝刺着,根本沒有將對方的火力放在眼裏,反而因爲強大的火力覆蓋,與防護服的能量對衝的緣故,在不斷往樓上跑的同時,悄悄的靠近前方的敵人。

“咔嚓!”伴隨着一聲細微到極點的骨折聲,雲落天成功奪取開場遊戲的第一滴血。

可惜,不是玩家們的,沒有任何的積分獎勵。

搖了搖頭,心裏感嘆了一句,這種防護服對能量攻擊卻是效果很好,但是放到物理攻擊上面,就沒什麼效用了。

二話不說,就將對方的防護服扒下來,直接套到了自己穿着的防護服上面,收繳好武器,繼續對對方掃射。

被反殺的那個人,就這樣在一片能量攻擊中,渣都沒有剩下。

然而剛剛的動靜小歸小,在對方這邊尤其是臨近的幾個人中間,卻相當的清晰。

這麼多人圍攻一個人,反而被對方先拿到了一血,應該說不愧是千難萬險活下來的玩家嗎?

“撤掉能量攻擊,圍上去!”

指揮的人迅速改變了策略,既然消耗防護服的能量不成功,那就乾脆拳拳到肉的打一場好了,他們這麼多人,還是經過系統訓練的精英,還能搞不定一名玩家?

哪怕沒有人知道,也丟盡臉面。

想要挽回面子,那就只能用這位還不知道序號的玩家的血了。

打定了主意,所有的人立刻改變了策略,收起了武器。

通過雲落天的現身說法,大家都對身上穿着的防護服有了新的認知。

看到他們已經改變了策略,雲落天立刻撒丫子跑開了,就算他對自己的格鬥能力一直比較自信,也不是這麼多人的對手好嗎?

以前能靠着幾個人,活下來那是因爲對方沒有防護服,他們手上卻又 槍械!

現在?對方有防護服,完全不懼怕能量槍械的攻擊,那情況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好麼?

不過,雲落天這麼拼命的跑,也不全是因爲這個,畢竟……他對於這個情況又不是一點兒準備都沒有!

氣喘吁吁的帶着一條“大尾巴”,拼命的往前竄,藉助着身體的靈活,躲避前方圍堵的敵人,讓他們和身後的人一起變成尾巴。

終於在跑了五層之後,被攔了下來。

“呼!跑呀,你倒是繼續跑呀?”

總算將人攔截下來了,所有人圍成好幾圈將雲落天堵在了樓梯口。

領頭的人喘着粗氣,對着雲落天嚷嚷:“不是很能跑嗎?怎麼不跑了?”

心裏對雲落天這名“不識相”的玩家玩家痛恨到了極點,恨不得將他踩在腳底下狠狠摩擦。

雲落天雖然也有些疲憊,但是卻沒有這位領頭玩家這麼狼狽。

目光透過防護鏡片冷冷的看着對方,傳達着自己的不屑。

“要不是你們人多,你覺得就憑你能追上我?”對於領頭人的話,更是滿帶嘲諷的回擊。

領頭人到是不以爲意,反而有種得意洋洋的感覺:“嘖,就這個段位的激將法,你也好意思賣弄,有本事你讓這麼多人幫你跑呀!”


雲落天咧開嘴:“嘖,我倒是沒有那個本事讓這麼多人來幫我逃跑,不過嘛……我有別的辦法讓自己活命!”

“抱歉,你沒有這個……”機會……

話還沒有說完,一個黑黝黝的槍口就隔着防護服對準了他的腦袋,讓他下面的話,再也說不出口。

“不知道,我現在還有沒有機會呢?”面對對方的表現,雲落天顯得格外的輕鬆自在。

一邊問着,一邊還笑眯眯的晃了晃手裏的槍械,只可惜隔着防護服,那些人可看不見雲落天現在的表情。


“呵,你總不會以爲弄到了這個不知道從哪個犄角旮旯裏面翻出來的就是機械槍,就能夠翻了天吧!”被這樣用槍口指着,領頭的人到底還是強裝鎮定了下來,“你能用這個不中用的玩意兒放倒幾個?”

略帶譏諷的語氣,卻隱隱帶着幾分顫抖。

他說這話是故意的,可也明白要是對方是個不管不顧的二愣子的話,一旦真正激怒了對方,那麼首當其衝的人絕對是他。

只要是個人就不會不怕死,可是要是讓這個人就這麼跑了,他肯定會生不如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