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嗎?比如咳嗽,咽喉痛,頭暈……之類的。”

“這個……”看她的樣子,“沒有咳嗽。”

“那頭暈咽喉痛之類的呢?”

“嗯,很重要嗎?”他還真被問到了。

兩個女孩被他的表情逗笑:“有點吧,雖然很多藥都治感冒發燒,但是具體的病症還是有不同的藥的。”

戚耀明看着她的手指着櫃檯上的一些藥一一解釋,毫無耐心,大手一揮:“那你每個給我拿一盒吧。”

“啊,”她們又嚇了一跳,“先生,這藥不能亂吃啊。”

“我知道我知道,”戚耀明點頭,“我回去自己慢慢看。”

女孩面面相覷,每個都拿了一盒。戚耀明修長的手指篤篤的敲着玻璃桌面,拿了藥扔下錢便走人。

他一心一意只想着快點開車回去,但是車到半路的時候口袋裏的手機卻歡快的唱起來。他掏出來一看,立刻就接了。

靳聖煜帶着三分低沉七分調侃的聲音傳過來:“明,你在哪裏?”

“我在開車,怎麼了?”將車頂緩緩合上,車內頓時安靜了下來,他很是警覺的回答。雖然看不見靳聖煜臉上是什麼表情,但是他卻從他的語氣裏聽出了不同尋常,“這麼晚了,你還不休息?”

“你也知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開車?”

“我……”戚耀明張了張嘴,硬生生的在舌尖打了個轉兒,“我有點事情。”

“什麼事情?”靳聖煜循循善誘的再接再厲。

“我幹嘛要告訴你啊。”在他們面前,戚耀明始終覺得自己底氣不足。

靳聖煜搖頭失笑:“看來剛纔看到的人真的是你了。”

“你剛纔看到我了?”戚耀明微微驚訝了一下,“那你爲什麼沒有叫我?”

“閻說你這麼晚在藥店裏也許是買……所以還是不上去了吧。”靳聖煜欲言又止,話中頗多隱晦。

“買什麼?”戚耀明注意着路況,有些分心了,“你們怎麼知道我要買什麼啊。”

“沒什麼,”靳聖煜不再進行這個話題,轉而問道,“看樣子你的賭約應該是在進行了?”

說到賭約,戚耀明頓時來了勁,稍稍得意的道:“這個你放心吧,我是不會輸得!”

“好,那我們拭目以待吧。”靳聖煜笑着就要掛電話。

戚耀明卻阻止他:“等等,你剛纔到底想說什麼,你怎麼知道我要買什麼?”

“我們怎麼知道你要買安全套?”靳聖煜雲淡風輕的將這句話說了出來,戚耀明打了個

靳聖煜擔心的問:“明,你沒事吧?”

“誰跟你們說我去藥店是去買……去買……”戚耀明的俊容頓時佈滿紅潮,燥熱不已,被他們嘲笑,他非常不甘的想反駁,但又無可奈何,只好用咆哮來發泄心中的不滿!竟然說他去藥店買安全套?

“你放心,我們不會嘲笑你的,好了,我掛了,晚安。”

戚耀明忍不住爆了聲粗口,後面的汽車喇叭聲不斷的響起,他才悻悻然的踩下油門,爲什麼他做的事情好似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下?

屋子的大門竟然鎖上了?戚耀明拿着滿滿的一袋藥站在門口,看着淡淡的燈光從底下流瀉出來,來不及細想便用力的敲了敲門,剛想喊,門卻毫無懸念的往裏打開了。

“沈鬱青,你……”戚耀明原本低着頭,在一瞬間高興的擡起頭,笑容卻凝固在臉上。

雷君凡抱胸斜倚在門口,似笑非笑的看着戚耀明。

“你?”戚耀明擰着眉頭吐出這個字。

雷君凡點頭:“我。”

“你怎麼會在這裏?”他朝裏張望,“沈鬱青人呢?”

“這個問題你好像問錯了人了吧,青青已經睡了,這裏有我在,你可以回去了。” 三國殺之巾幗梟雄 雷君凡簡單的下了逐客令。隨意安然的彷彿這就是他的地方。

戚耀明看着他慢悠悠的坐在沙發上,手邊還放着幾本剛纔根本沒有的雜誌,而她的房門卻緊緊的關着,不知她是真的睡了,還是假意不願意見他。

“我喜歡在這裏不行嗎?”戚耀明挑挑眉,將手上的藥放在桌子上,拿起一個看起來。

儘管面無表情,可是雷君凡還是有些被他的舉動震住了,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戚耀明落座在他的對面,看着盒子背面的症狀說明,很仔細的開始分門別類。等他做好的時候,雷君凡已經看了他許久。

戚耀明站起來往小廚房走去,不熟悉這裏的佈置,有些手忙腳亂,熱水瓶裏只有一點點水了,他倒了一杯出來,拿起桌上的藥便去敲門。

雷君凡上前攔在他的面前,用不屑的語氣道:“青青已經吃過藥了,不勞你費心了。”

戚耀明手上的杯子抖了抖,與他對峙着。

什麼時候這麼低聲下氣的伺候過人?此刻,他雖然鎮定的站着,可是心中卻像被堵住了似地,只是不願意認輸罷了。

重生之無中生有 隔着一扇小小的門,沈鬱青就躺在自己的牀上。

屋子小,隔音效果不好,外面的談話幾乎一字不落的落進了她的耳裏。雷君凡的到來完全的出乎了她的意料,戚耀明離開的時候沒有關門,使得雷君凡堂而皇之的就這麼進來了。

接下來的事情……已經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面對雷君凡的處處阻撓,戚耀明不悅的拉下了臉:“我說了讓開!”

雷君凡沒有跟他爭執,直接往後一退,立刻從門口出現幾個人將戚耀明團團圍在中間,只聽雷君凡說:“把他帶出去!”

戚耀明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着藥全然無招架之力,杯子裏的水打翻了,玻璃碎了一地,戚耀明目光一凜,與衆人打鬥在一起。雷君凡眯眼看着這混亂的場面。

“你們鬧夠了沒有?”房門霍然打開,沈鬱青清瘦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他們立刻就住了手,戚耀明用力的一整身上的衣服,從地上撿起藥,沈鬱青卻拒絕道:“你們都出去吧,我只想一個人安靜的休息可以嗎?”

戚耀明喘着粗氣,斜歪着頭看着她。

沈鬱青的目光未在她的身上停留,直接關上了門。

雷君凡帶人走了,戚耀明拿着藥站在她的房門口,用手指擦了擦嘴角,慢慢攥緊了手上的藥包……

沈鬱青的日子總是非常的忙碌,忙着打工,忙着賺錢,忙着去醫院照顧鬱宸。

雷君睿的話就像一塊重石壓在她的心上,每見鬱宸一次,她便心痛一次,她總是在想爲什麼生病的人不是她呢?爲什麼要一個這麼小的孩子承受這樣的苦難。如果可以,她願意生病的人是她,她也願意將自己的心臟換給心臟,讓鬱宸可以與其他的孩子一樣,無憂無慮的操場上奔跑歡笑,而不是如現在這般住在醫院裏,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走出醫院大門的時候陽光很是刺眼,她的身體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心底卻始終被煩憂困擾着。下午還要去打工,拉了拉肩上的包帶子,一股無力升起來,靠她這樣賺錢要治癒鬱宸的病無異於杯水車薪。可是她不能放棄,更加不能退縮,讀書固然重要的,但是沒有來的賺錢重要。

來到打工的咖啡廳,雖然不是最合適喝咖啡的時間,但是裏面的人依然很多,她換了衣服抱着餐單站在門口。

她剛站定,就有好幾個穿着碎花短裙的漂亮女孩子過來了,中間那個皮膚最白,長相也最爲出衆,臉上是無憂無慮的純淨笑容,身上散發着那種張揚的青春,真的很讓人羨慕。沈鬱青不免多看幾了眼睛。 冷依兒今天下午沒課,所以跟同學一起來逛街。其實沈鬱青在看她的同時,她也在看沈鬱青,因爲這個女孩很特別,她只是安靜的站在那裏也讓人不容忽視。她們就這樣打了照面,眼中都閃過一絲驚訝。

沈鬱青先回過神來,點點頭走上前帶着她們往裏走。

冷依兒被人簇擁在中間,期間還聽到女孩子發問:“依兒,你男朋友怎麼還沒有來啊。”

“他說過來了,誰知道啊。”拗不過這羣人的八卦,冷依兒纔不得已打了個電話給戚耀明,雖然上次的吃飯不歡而散,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爺爺並沒有放棄讓她與戚耀明交往的事情,反而明着暗着的推波助瀾……

“小姐,真是餐單,請問你需要什麼?”沈鬱青並沒有同其他的侍應一樣帶着甜美溫和的笑意,也沒有彎腰屈膝,她只是安靜的站着,也沒有笑,將餐單一一分給她們。

冷依兒朝她點頭說了聲:“謝謝。”

一邊的女生拉了她一下,用眼神朝她怒了努嘴,那眼神裏分明寫着蔑視和瞧不起。她是在暗示冷依兒不用向一個侍應生道謝吧,沈鬱青不動聲色的站着,冷依兒拉了拉同伴的手,再次抱歉的看着沈鬱青,只可惜沈鬱青沒有看到。

冷依兒尷尬的收回目光,招呼衆人道:“你們要吃什麼自己點吧,我請客。”

“太好了,謝謝你,依兒,就知道你最好了。”

“是啊,依兒,你真是太好了。”

“每次跟依兒出來都不會吃虧就是了。”

一羣女人嘰嘰喳喳的嬌笑起來,對着餐單東翻西翻挑挑揀揀。

沒多久,沈鬱青就將她們要的東西記錄下來了,“請四位稍等一下,飲料馬上來。”然後便離開了。

冷依兒又看了一眼她的背影。

★тt kǎn★co

“依兒,他到底什麼時候到啊,我真的好期待看到他啊。”

“有什麼還期待的。”冷依兒揚起一抹笑,露出一對小小的酒窩,可愛極了。

沈鬱青過來的時候剛好聽到一名女孩打趣道:“依兒,你還害羞呢,我很早就聽說戚家實力很強,戚耀明更是身價百倍,最主要的是他長得非常的帥……”

手上的托盤晃了晃,雖然她已經盡力補救了,可是咖啡還是微微灑了一點……

“你幹什麼,想燙死我啊。”一名女孩驚叫着霍地站起來推開椅子衝着沈鬱青尖叫,因爲沈鬱青手上的倒出去的那幾滴咖啡不小心濺到了她裸露的雪白的大腿上,她便指着沈鬱青罵了。

沈鬱青自知理虧,將托盤放下,低聲道:“抱歉!”但是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

“你這是道歉的態度嗎?不知道跟人道歉要低頭嗎?”那女孩見沈鬱青態度不卑不亢,頓時不依不饒起來。

沈鬱青微微擰起了眉心。

冷依兒站起來拉了拉同伴的手,並不時的朝咖啡店其他的顧客點頭道歉:“好了了,心儀,我給你擦擦,沒燙傷吧?我們先坐下來,很多人都在看我們了。”

被叫做心儀的女孩拉開她的手,指着沈鬱青道:“要擦也是她給我擦。”

沈鬱青面色冷凝,完全看不出蛛絲馬跡。

店長已經被她的吵鬧聲弄了出來,以瞭解情況便上前勸說道:“小姐,對不起,你沒事吧?”

“沒事?你看看我這裏,”她擡起自己的大腿,其實也沒有很紅。

店長是個幹練氣質十足的女人,再次點頭道:“小姐,很抱歉發生這樣的事情,今天的咖啡我來請可以嗎?”

“不可以!”她就是指着沈鬱青,“我又不是沒錢喝你這幾杯破咖啡,我要的是她道歉!”

“心儀!”冷依兒拉住她的手,“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何必呢。”

看樣子就知道她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動不動就頤指氣使的,如果不是她這麼橫,沈鬱青肯定道歉了,她也不是那種真的心高氣傲錯了也不肯承認的人,只是,眼前的這位小姐,讓她沒有了道歉的心思。

店長息事寧人,立刻對沈鬱青道:“鬱青,既然是你錯在先,你跟這位小姐道個歉吧。”

沈鬱青的心思全然沒有寫在臉上,讓人完全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宋心怡雙手抱胸,趾高氣揚的望着沈鬱青,沈鬱青頓了頓,便雲淡風輕的說:“對不起。”事先毫無預兆,就這麼直接的說了出來。不止是冷依兒就連宋心怡也愣了愣,但旋即又嗤笑道:“一點誠意都沒有,我怎麼就感覺你是故意這麼做的呢?”

沈鬱青銳利的視線掠過她的眉眼,又轉開。

“你這麼看我幹什麼?是不是想罵我?”她有些歇斯底里的說道。

沈鬱青不說話,是冷依兒說:“對不起對不起,我朋友太激動了,我向她對你們說聲對不起,心儀,夠了!”沒想到冷依兒板起臉來的時候這麼有威嚴,宋心怡也悻悻然的閉上了嘴。

見場面緩和下來,店長立刻道:“各位小姐,今天的咖啡我們買單,你們慢慢喝好嗎?”

“不用了,錢我會付的。”冷依兒搖頭拒絕。

沈鬱青默默的收回自己的餐單,正要離開,誰知宋心怡卻猝不及防的站起來對着沈鬱青就是一巴掌下去。饒是沈鬱青反應再敏捷,這麼短的距離下臉還是被帶了一下。

冷依兒驚呼一聲,關心的問:“你沒事吧?”

沈鬱青抽回自己的手,緊緊抿了抿嘴叫,宋心怡這才解氣的看着她,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樣。沈鬱青的確不能把她怎麼樣,除了苦笑一聲,唯有淡漠離開。

誰知一擡頭,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戚耀明,他手上的車鑰匙還在繞,一臉玩世不恭的樣子,但是眼底卻沒有笑意。沈鬱青不知道他在那裏站了多久,又看到了多久,只能別開頭。

戚耀明朝這邊走來了,鑽石耳釘恰如其分暴露在空氣中,那幾個女孩頓時被吸引了,他天身就是一個吸引人的發光體,不論走到哪裏,都會萬衆矚目。

冷依兒朝他揮揮手,任何女人都是虛榮的,這樣一個耀眼的男孩是自己的男朋友,在朋友面前還是其他人面前都非常的有面子,無人洞察冷依兒的心思,因爲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沈鬱青和戚耀明的身上,狹窄的過道內,戚耀明和沈鬱青逐漸靠近,他的表情好像有些壓抑,距離幾步遠的時候,沈鬱青突然側了側身,做了一個請的動作,意思就是讓戚耀明先行,他的臉上有些驚訝,手稍稍舉到半空中。

冷依兒的心不知怎麼的就提了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破裂了一般,急不可耐的叫喚道:“戚耀明!”

又看了看沈鬱青,她還是低着頭,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戚耀明點點頭,終於朝冷依兒的方向走去。

沈鬱青扯嘴笑了笑,這就是他上次說的那個依兒吧。的確很有小鳥依人的味道,名字真的很適合她,微微的呼吸一聲,抱着餐單離開。

直到戚耀明來到她的面前的時候冷依兒才收回自己落在沈鬱青身上的目光,她說:“你認識那個服務生?”

戚耀明有些不耐煩的將手插在褲袋裏:“說吧,你到底有什麼事情。”

“難道沒事我就不能找你出來?”冷依兒擡起小臉,嘟着嘴似是抱怨又是撒嬌。

戚耀明也不是那種讓女孩子下不來臺的人,尤其是她的身邊還有那麼多朋友,於是他放軟了姿態說:“我還有事情,你們的我請了,可以嗎?”

“什麼事情啊,”冷依兒很有興趣的問道。

戚耀明揚眉,沉默的沒有回答。

冷依兒悻悻然的繃着臉。

沈鬱青站在門口,只是偶爾會看到他們那邊的情形。臉上卻是淡淡的笑容:“歡迎光臨。”笑意不達眼底。

沒多久冷依兒和她的朋友就走了,戚耀明卻坐了下來。

送她們出門的時候,宋心怡還瞪了她一眼,沈鬱青裝作沒看到,無視了她。

誰知冷依兒卻站在她的面前,主動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冷依兒。”

沈鬱青卻未接她的手,淡淡的點點頭,“歡迎下次光臨。”

冷依兒的手還尷尬的伸在那裏,她的朋友想爲她出頭,最後還是她自己攔住了她們:“好了!”她冷喝了一聲,又對着沈鬱青道,“那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沈鬱青揚揚眉,不知道她搞什麼,她們堵在門口外面的人進不來,裏面的人出不去,眉心一蹙,她淡淡的吐道:“沈鬱青。”

“沈鬱青?”誰想冷依兒青青的唸了一遍,先是驚愕最後竟變成了詫異,連她的朋友帶她離開的時候還在恍惚之中。

沈鬱青沒去深究這表情之後有什麼深刻的內涵,別人的事情她管不了。

戚耀明一直未走,點了一杯咖啡慢慢啜飲着。

直到沈鬱青下班,進去換衣服出來之後卻不見了他的身影。

沈鬱青朝同事點點頭便離開了咖啡廳,一出門,卻看到戚耀明端坐在車子的車頭上,他的身後是華燈初放的夜晚,川流不息的車流在他身後來回的疾馳着,行人臉色匆匆,他就靠在那裏,不知怎麼的,她的眼睛有些發脹發酸,只是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別過頭,往左邊離開。

戚耀明早就料到了這一點,也不惱,上車,發動車子慢慢跟了上去。

沈鬱青走的很快,但是戚耀明的車子卻始終不緊不慢的跟着她。她的臉上閃過默然的笑意,然後轉身走過了一條小道,戚耀明坐在車裏楞了一下,繼而一敲方向盤便立即衝下了車,可是整條小道上哪裏還有沈鬱青的身影?

看着戚耀明轉身離開,藏身在一個門後的沈鬱青才走了出來。她還有另外的事情要做,沒東西陪他玩。

直到晚上11點,結束了所有的工作之後她才拖着疲憊的腳步回家。

她站在十字路口準備過馬路。剛好是紅燈她只好止步。但一輛熟悉的車子卻停在了她不遠處的地方,沈鬱青認得,是雷君睿的。

她沒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因爲天色的關係再加上隔得遠,不知道雷君睿是不是坐在裏面,她的心有些害怕,但又

可是卻被蹲在門口的那個男人嚇了一跳。

戚耀明咧嘴朝她傻笑,沈鬱青站在最後一個階梯上,進退維谷。

“你回來了啊。”戚耀明稀疏平常的與她打招呼。

將鑰匙從口袋裏掏出來,沈鬱青面色不佳的道:“你做什麼?”

他一臉無辜的說:“我鑰匙丟了,沒地方去。”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去酒店也好,去他那朋友那裏也好,他總是有地方去的,不像她,如果離開了這裏,真的不知道可以去哪裏了。

就在她即將關門的時候,戚耀明卻一腳撐住了房門:“關係總會有的。”

穿越之棄婦逍遙 沈鬱青慢慢的用力,戚耀明痛的臉色發青,卻不肯放開,她回來的時候天氣就不好了,誰知道這時候突然劃過一道閃電,接着一個雷聲打下來,戚耀明頓了頓,沈鬱青放開門,急忙跑去關窗,再轉身的時候戚耀明已經志得意滿的坐在了屋子裏。

沈鬱青不知還能說什麼,對於他這樣的牛皮糖,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管不顧,她相信他只是一時的好奇,等他沒興趣了,自然就放棄了。

她去廚房倒了一杯水,端着出來的時候戚耀明伸出了手,沈鬱青揚揚眉,自顧自的喝了。

戚耀明尷尬的手還伸在半空中,沈鬱青淡笑道:“對不起,我沒打算招待你。”

“沒關係,我自己招待自己好了。”說完就站起來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不一會兒廚房裏就傳來了砰砰啪啪的聲音。沈鬱青急忙放下杯子跑進去,一地的狼籍。她差點氣得翻臉,倒個水竟然打破了一個她最喜歡的杯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