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餓瘦了!

看見蘇北一臉抽搐的表情,穆念影沒好氣的說:"乖孫啊,是不是你媳婦在家,每天不給你做飯,才把你餓成這個樣子的?"

蘇北的小臉,再次狠狠的抽了抽。

這老太太視力十點十吧!

路南血氣十足的樣子,她到底從哪裡看出來瘦了!

你的心我的心 路南沒好氣看著穆念影,手鬆開蘇北的腰,伸手扶著穆念影。

他沉穩的開口:"奶奶,瞧瞧您都在說什麼啊,我昨晚量體重的時候,比以前還多了四五斤呢!"

穆念影懷疑的打量了他一眼:"你說的是真的?"

路南點點頭:"千真萬確,奶奶,我還能騙您不成嗎?"

穆念影這才鬆了口氣,被路南扶著,向著沙發走去。

蘇北總覺得她有一種錯覺。

路西西看她的眼神,好像極為幽怨,而且,還夾雜著一絲淡淡的恨意。

蘇北不斷的安慰自己。

肯定是她想多了,她跟路西西基本就沒有什麼交集,她怎麼可能恨自己呢!

穆念影被路南哄得一愣一愣的,都快將上午娛樂新聞的事情,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路南本以為,她是真的不提了。

誰知道,剛吃完晚飯,穆念影就發話了。

她說:"小南,你跟蘇北等一下,今天晚上,我們開個家庭會議,決定一件事情。"

路南眼皮跳了跳,他似乎已經預感到,奶奶要說什麼事情了。

可是,當著家人的面,他也不好反駁。

奶奶雖然老了,可是,一直都非常好面子。

加上她年紀大了,家裡人基本都順著她。

路南無奈的點點頭:"那好吧,我跟北北就再待一會!"

蘇北低著頭,一言不發。

她也猜到了老太太的用意。

她本來想著,大不了破罐子破摔。

可是,路南說,一切事情都由他解決,讓自己別管。

既然如此,那她就安靜的坐在一旁,當壁畫就行了。

路西西的眼睛里,閃過一絲雀躍的光芒。

她就知道,奶奶肯定不會放過蘇北的,最好是鬧得越大越好,讓蘇北趕緊跟哥哥離婚。

只要這個狐狸精離開哥哥,哥哥肯定就會跟以前一樣,那般疼愛自己。

所有的人都坐定之後。

穆念影看著路向遠開口道:"向遠,你先說說,告訴小南,我們今晚要說什麼!"

路向遠點了點頭,沉聲:"小南,你和蘇北結婚後,提出搬出去住,我們都沒有反對,為了讓你們早點懷上孩子,你奶奶儘管不捨得,但是,還是答應了!"

緊接著,他話鋒一轉:"可是,你看看,你搬出去以後,鬧得這都是什麼事,結婚才兩個月左右,不是你上頭條,就是蘇北上頭條,還都是這些有辱門風的,你讓我們路家的臉,在哪裡放?以後再上流社會怎麼立足!"

路向遠說完,沉聲吸了一口氣:"讓你奶奶說說,這件事情最終怎麼處理吧!"

蘇北低著頭,冷笑了一聲。

還有辱門風,你怎麼不說傷風敗俗呢!

她剛想完,穆念影就一副痛心的表情,馬上開口道:"簡直是傷風敗俗啊!"

蘇北表情扭曲的差點轉換不過來。

還真說啊!

穆念影說完,生氣的盯著蘇北:"小南,蘇北,這次的事情,經過我們一家人的商討,那就是,你們必須馬上離婚!我們路家可能不要這種敗壞門楣的女人,倘若讓別人知道了,以後該怎麼看我們路家!"

穆念影說完,還依舊一副怒意未消的樣子。

蘇北低著頭,臉上露出嘲諷的笑容。

她突然想起一個字,卸磨殺驢!

路家人,把這個詞,詮釋的相當完美啊!

當初為了給路西西沖喜,逼著路南和自己結婚的時候,他們怎麼不說她這個媳婦的不是。

現在路西西病好了,倒處處看自己不順眼了。

雖然她身正不怕影子斜,完全問心無愧。

情難自禁:總裁的閃婚甜妻 可是,對於路家這種行為,她還是很不恥!

路西西似乎還嫌場面不夠熱鬧,她火上澆油的開口道:"可不是嘛!嫂子,你也真是的,怎麼能傳出那種照片呢,難怪爹地和奶奶,都這麼生氣!"

蘇北納悶的抬頭,看了路西西一眼。

那一眼看的路西西,心裡慌慌的,好像自己的小心思被她看穿了一般。

蘇北鬱悶無比。

她到底是怎麼得罪路西西了,她這麼不待見自己。

捫心自問,她和路南雖然是表面夫妻。

權少的專屬紅娘 可是,對待這個小姑子,她還是做得很到位啊!

看著蘇北疑惑的目光,路西西有點心虛,她訕訕的低下頭。

穆念影看見蘇北看路西西,立馬來了氣:"怎麼著?還反了你了!西西不就說了你一句嗎,你還敢瞪她,難道她說的不是實話嗎?"

她轉向路南:"你看見了嗎?這就是你老婆,這麼對待你的家人,我告訴你,小南,這婚你必須離,立刻馬上!"

蘇北無語的看著兇狠的老太婆,她哪一隻眼睛看見,自己瞪路西西了。

眼睛不好就去醫院啊,在這裡凶自己幹嘛!

要不是路南不讓自己管,她早就回過去了。

就算是長輩,也得講點道理,好不好!

路南聽完穆念影的話,神色有點冷。

他沉聲開口:"奶奶,北北是我的妻子,我不允許你們這麼說她,再說,我的婚姻,我自己決定,妻子是跟我一起生活的,不是跟你們,除過我,任何人都沒有決定的權利!"

蘇北詫異的看著路南,為了自己,他竟然會這麼開口跟穆念影說話。

她記得,路南對穆念影,非常孝順。

雖然穆念影思想封建,可路南基本都是百依百順。

想到這裡,她的心裡,有些許複雜。

還有絲絲感動。

路南義正言辭的說完,穆念影的臉色,立馬變得難看無比。

自從自己上了年紀,孫子已經不會拿話懟自己了。

可是今天,他竟然為了這麼一個,水性楊花的狐狸精,他竟然懟自己。

她氣的捂著胸口,好像下一秒就要斷氣了一樣。

她上氣不接下氣的開口:"小南……為了她,你就這麼氣我……"

眼看穆念影就要一命嗚呼。

路向遠趕緊坐過來,扶著穆念影,一個勁的給她拍背:"媽,您消消氣,千萬別生這個逆子的氣,身體要緊!"

說完,他轉身怒瞪著路南:"還不快滾過來,你還真想氣死你奶奶啊!"

蘇北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突髮狀況。

這算是怎麼一回事啊? 路向遠罵完,路南卻依舊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他太清楚了,這個都是奶奶慣用的伎倆。

只要遇到什麼不合心意的事情,她就會裝病。

以前他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順著奶奶。

可是這次,絕對不行!

他是不可能跟蘇北離婚的。

路向遠氣的暴跳如雷,眼看就要衝過來打路南。

蘇北有點愣住了。

這樣的場面,她真心不知道,路南要如何處理。

就在下一秒,路南突然開口,扔出一劑重磅炸彈,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包括蘇北。

所有人都一臉震驚。

路南說:"奶奶,北北懷孕了!"

蘇北傻眼了,她第一個反應就是,她懷孕了,自己怎麼不知道?

可是,看著路南一臉正義的樣子,絲毫不像是在說假話。

路西西臉色瞬間蒼白的像是一張白紙,好像下一秒就要暈倒了一樣。

她的嘴唇泛青,止不住的顫抖。

路向遠一臉吃驚:"懷孕了?"

穆念影的病情,好像吃了神葯,一下子就好轉了起來。

她激動的看著路南:"小南,你說的是真的?"

孫靜怡一臉殷切的盯著路南,等著他的下一句話,餘光還時不時的瞄著蘇北的肚子。

蘇北咽了一口唾沫,看著突變的畫風,驚的有點嗆。

她低著頭,保持沉默是金的美德。

她什麼都不知道,就算想配合路南演戲,也不知道該做出個什麼動作表情。

而且,她更不明白的是,他們都沒有同房,路南究竟哪裡來的勇氣,竟然敢這麼空口說白話,聲稱自己懷孕了。

他都不怕以後穿幫嗎?

眾人死死地的看著路南,等著他的回答。

路南環視了一圈,包括低著頭,配合他演出的蘇北。

他清了清嗓子,一臉誠懇的開口:"爹地,媽咪,奶奶,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們也是前兩天才檢查出來,本來想給你們一個驚喜的,誰知道,你們今晚會說這些話……"

路南說完,還一副委屈了我們家北北的表情。

穆念影眼睛跳了跳,她看著路南:"小南,你這麼說,我們是不會相信的,你有證據嗎?"

路南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蘇北側目一看,頓時驚悚了。

沒錯,路南露出的笑容,絕壁是幸福的!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奶奶,您看您說的,我們剛開始自己驗的,不大放心,然後又去了醫院一趟,肯定會有化驗報告單啊!"

說著,他變戲法似的,從西裝口袋裡,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張化驗單模樣的報告單,遞給穆念影。

蘇北此刻也不顧的自己什麼表情,她抬起頭,巴巴的看著路南手裡的紙。

那真的是懷孕化驗報告單嗎?

她都沒有去過醫院,路南從哪裡弄來的啊?

而且,最關鍵的是,她肚子里沒有東西啊!

穆念影看完化驗報告單,立馬眉笑顏開。

她盯著蘇北的肚子,看了半天,好像裡面有什麼寶藏一般。

蘇北突然笑了一聲,她嗔笑著開口:"我就說化驗報告單怎麼不見了,原來在你那!"

路南笑道:"這張化驗單,雖然輕薄,沒有什麼重量,但是對於我來說,確是極為重要的,它可是見證了我們之間第一個孩子啊!我想如寶珍藏。"

蘇北笑得像個幸福的小女人一般。

都是娛樂圈混過的,這點演技還是有的。

路西西看著他們公然秀恩愛,氣的心都在滴血。

路向遠輕咳了一聲。

只不過,他臉上的神情,明顯好了很多。

他開口說話,聲音卻已極為溫和:"剛才的事情,完全都是個誤會,我們也是道聽途說,再說,娛樂新聞上那些事情,當不得真,蘇北啊,你跟小南,兩個人就好好的,平時工作的時候,多注意點,千萬別動了胎氣!"

看著路向遠一個大男人,這般叮囑,蘇北不由得覺得,有幾分好笑。

只不過,由此可見,他是非常重視自家"孫子"的!

蘇北甜甜的笑了一聲,乖巧的說道:"爸,我知道了!"

穆念影神情變了變,梗著老臉,有點不好意思的開口:"蘇北,剛才的話,我可能說重了,我這個老太婆,平時也不怎麼出去,一些事情估計都沒有搞清楚,我說的話,你也別放心上,保胎的事情,前三個月最重要,你一定要放在心上,千萬別不當回事!"

蘇北連連點頭,似乎對剛才的事情,一點都不介懷一樣。

她笑眯眯的開口:"奶奶,謝謝你的關心,我一定會多加小心的。"

穆念影看著蘇北,臉上閃過一抹溫和。

到底是大戶人家的女孩子,不像那些沒有見過世面的小家小戶,得理不饒人。

路西西看著蘇北得意的神情,都快把牙咬碎了。

她狠狠的將手攥在一起,新做的指甲,都嵌進了肉里。

可是,她好像絲毫痛意都沒有感覺到。

路南見事情解決的差不多了。

他適時的開口:"奶奶,爹地,媽咪,你們早點休息吧,時間不早了,我跟北北就先回去了!"

穆念影盯著蘇北的肚子,似乎有點捨不得。

不知道她究竟是捨不得路南呢,還是捨不得蘇北肚子里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