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間,他突然開始心疼她了。

上前一步,直接就抱住了白雙雙,一百五十斤的體重,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夠抱起來的體重。

但是顧銘訣又怎麼可能是一般人,他這麼些年的鍛煉,如果連一個150斤的都抱不起來的話,那他豈不就是白練了。

深深地呼了一口氣,顧銘訣直接把白雙雙給抱起來了!

往門外走去,開門的時候,還是白雙雙放在外面的那隻小胖手開的門,不然僅僅只靠着顧銘訣一個人來進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這時候,秘書還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等著顧銘訣來差遣呢。

看到顧銘訣抱着白雙雙出來,差點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爆粗口了。

幸好他硬生生的忍了下來,才沒有出洋相。

旁邊傳來了顧銘訣異常忍住的聲音,「你去把房間里的衣服收拾一下,等會兒去辦出院手續。」

這一番話直接把秘書給驚住了,有些摸不摘頭腦,既然報飽了這麼辛苦,那大可以不用飽,怎麼就……

但很快就釋然了,大boss說什麼就是什麼,他就得親力親為的去做好每一件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克律薩、美拉、獨眼巨人皆已退到遠處,凝重眺望。

太極陰陽圖已化為漩渦,掀起具有拉引力量的風暴,彩色的雲朵不斷匯聚過去。

「我們得立即離開!」

克律薩不安情緒越來越強。

美拉很不甘心,拉開金色長弓,一支金色神箭凝聚成形。

「嘣!」

神箭飛出,拖出千里金芒。

太極陰陽圖中,張若塵站在太陽位,吸收著天地之力,心有所感。

意念一動!

一柄神劍飛出去,光芒比神箭更加璀璨。

兩者撞擊在一起。

神劍以摧枯拉朽之勢,擊碎神箭,繼而橫空而過,劃出一道「一」字痕印,直刺美拉。

美拉的神境世界,顯現出來。

無邊的火焰世界中,飛出一面至尊聖器盾牌,結成一座晶體神山。

「嘭!」

至尊聖器盾牌爆開,化為晶瑩碎塊,飛行中,在不斷熔化。

神劍擊穿神境世界的世界壁,飛向美拉的真身。

美拉臉上終於露出慌亂之色,右指捏印,將神境世界中的所有戰兵引動,源源不斷擊向神劍。

克律薩和獨眼巨人想要出手相助,但根本來不及。

神劍速度極快,眨眼間便擊碎美拉喚出的所有戰兵。

美拉身上神焰大盛,跳動億萬道光紋,沒有絲毫猶豫,立即挪移避開,不敢硬接這一劍。

「轟隆!」

她的神境世界被神劍擊穿,世界板塊不斷崩塌。

「好可怕的一劍,相隔十數萬里,都難以招架。這是神王打出的力量吧?」

美拉嚴重懷疑,若是距離再近一些,自己根本避不開這一劍,會被對方一招創傷。

這是無量之下,能發揮出來的戰力?

太極陰陽圖內的情況,她的神魂和精神力無法穿透,不知道是誰打出的神劍。

「唰!唰!唰……」

又有五柄神劍,飛出神殿。

「快走!」

克律薩、獨眼巨人、美拉再也不敢猶豫,分三個不同的方向,急速遁向遠方。

今天他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震撼,本以為無量之下,他們已經可以睥睨一切敵,但世間出了絕世妖孽。

紫色雲朵中。

量藏面具下的雙眼,寫滿駭然,道:「這三人的修為,可謂當世無敵,卻被一劍嚇退。難道通天神殿中,真有神尊出世了?」

「若是神尊出世,不會只是這樣的動靜。」量孤道。

「很好,張若塵這些人的實力越強,天堂界只會更加忌憚。如此一來,宇宙必將陷入更大的動亂中,真是期待宇宙的新格局!」

「走吧,去無量光天,到了那裡,你就會明白什麼叫做量之不死,共享永恆。說到底,離恨天是量創造的世界,是我們量組織真正的家園。」

量機率先飛出去,不敢繼續在此地停留。

太極陰陽圖的旋轉速度,漸漸慢下來,圖中眾人無法再繼續吸收「量」的力量。

修辰天神身形挪移,出現到神殿之巔,不僅有傾城絕麗的容顏,更有一股俯視眾生的神威,道:「本神感應到了量組織成員的氣息,或許還追得上。」

她神魂強度大增,隱隱散發出一股封王稱尊者的氣勢。

張若塵道:「算了,離恨天很詭異,量組織在這裡似乎有巢穴。」

上一次,已經死去的量組織成員的神魂集體出現,讓張若塵警惕。更何況,當時一起出現的,還有一位未知古之天尊的神魂。

修辰天神知曉張若塵在忌憚什麼,冷哼一聲:「古之天尊又如何,一縷殘魂而已。本神如今不僅天地反噬的傷勢已經恢復了一大截,神魂更達到六成無量。豈會懼一縷殘魂?」

張若塵輕輕搖頭,覺得修辰天神膨脹得有些過分,真以為自己已經恢復到十萬年前的巔峰狀態?

哎,還是對她太好了,讓她提升得太快,都快忘了自己也只是一縷殘魂。

「你們在離恨天遇到過古之天尊的殘魂?」朱雀火舞疑惑問道。

修辰天神道:「當時那股氣息,本神細細感應過,不屬於當世任何一位強者。」

「氣息很強,雖只是殘魂,但那股絕頂的獨特道蘊錯不了,超過一般的不滅無量。應該是古時某位天尊無疑。」張若塵補充道。

張若塵見識過鳳天出手,借過天姥的神力,對不滅無量的力量有一定認知。

那股氣息的道蘊,比天姥還要深邃一些。

天姥可是有羅剎族第一強者之稱,關於她的傳說太多,甚至稱為下三族第一也不為過。比她還深邃莫測的道蘊,除了一個時代的最強,誰能做到?

而且,必然是歷代天尊中,都很強的存在。

朱雀火舞陷入沉思,繼而道:「這不可能啊!離恨天有離恨天的秩序,據我所知,這秩序,乃是當世的天尊、諸天、神尊、神王一起建立。甚至,他們都有神魂念頭留在光凈山,一旦發現有古之至強出現,威脅到衝擊無量的當世大神,便會出手誅殺。」

「若是光凈山的神魂念頭誅殺不了,就會有天尊在真實世界出手,或者派遣神尊真身進入離恨天殺之。」

「已經很多年沒有古之天尊的殘魂出現了!」

張若塵道:「難道是因為無量北征的原因,離恨天那些苟延殘喘的老怪物們,變得不安分起來了?想干涉當世?」

「有這個可能性!無量北征,這導致光凈山的當世無量變得不佔優勢。畢竟大家都是殘魂念頭,一些實力強悍的老怪物,也就不再把光凈山放在眼裡。」

朱雀火舞知道張若塵修行時間短,算是一個「新人」,世間許多隱秘都不知曉。於是向他多提了一句,告知光凈山乃是無量光天和無量凈天交界處的一座史前遺留下來的神山,天庭和地獄的當世大神,欲衝擊無量,都是去光凈山悟道,這樣最為安全。

離恨天無邊無際,上不見頂,下不見底,四方無邊,因此根據特性不同,劃分成了無數天層和區域。

許多地方,對太虛大神來說都很危險,只有光凈山附近要安全一些。

朱雀火舞的態度,與以前有很大變化,是以一種平和的語氣,與張若塵交流。不像以前,她始終對張若塵有防範,潛意識中帶有敵意。

「越是古老的神魂念頭,留存下來的可能性越低。」

無月走了過來,身上的黑暗氣息濃郁得無法化開,像一層層紗,神秘而朦膿。

所有人的目光,被齊齊吸引過去。

神妭公主輕咦一聲:「這是破了最後的屏障?」

蚩刑天和朱雀火舞立即動容。

就連一貫清冷的月神,眸中也多了一份凝視。

他們即便不是主修精神力,也明白破了最後一層屏障意味著什麼,那是真的跳脫了出去,在神靈中,都能封王稱尊。

「神王」、「神尊」的稱謂,就意味著尊貴和地位,

在地獄界任何一個大族,都是能坐進最高席位,能參與大族決策,能參與宇宙棋局的布局。

很多神靈認為,達到大神境界,就能擺脫棋子的身份,稱謂執棋者。

實際上,那是還沒有從俗世的格局中跳脫出來。

大神的確是執棋者,但只能做俗世的執棋者,操控俗世的棋盤。俗世的最高眼界,也就只能達到大神層次。

即便是諸天、天尊的子孫,在沒有成神之前,大多也是交給真神和大神在教導。

諸天和天尊若真要親自出手教弟子,必然是以培養元會級天才為目標。

無月看了神妭公主一眼,沒有否認,繼續道:「你們別看自古以來,宇宙中誕生出了無數風華絕代的人物,有的是天尊,有的甚至是始祖。但,他們在離恨天都沒有什麼好下場,被當世的神尊、諸天視為獵物,視為魂葯。」

「抓住一位古之天尊的殘魂,將其煉化吸收,奪取感悟,往往堪比一兩個元會的苦修。」

「所以真正厲害的人物,早在古時,就將自己的殘魂,傳給繼承者,不會來受這份屈辱。這也是為什麼,有的大神,突破到乾坤無量初期后,能迅速進入乾坤無量中期,巔峰,甚至是在一兩個元會內,達到大自在無量。這種人,不是他們的天資悟性有多強,而是絕大多數都是繼承了天尊、始祖的殘魂。」

無月很想點名當世幾位年輕大自在無量,但話到嘴邊,又停了下來。

沒有證據,沒必要去臆測!

張若塵道:「你的意思是說,襲擊我的,未必是古之天尊?有可能來自當世?」

「當世誰能有這麼強?昊天,還是酆都大帝?」修辰天神百無禁忌,直接點名昊天和酆都大帝。

「未必,世間的絕世強者,未必都在天庭和地獄的諸天之中。」張若塵想到了雷族。

無月點了點頭,道:「許多始祖界都藏著大秘,精神力天圓無缺者都無法推算,真冒出一兩個堪比昊天和酆都大帝的老怪,絲毫都不奇怪。不過,你們所說的那位這一次沒有出現,應該是光凈山出手了!」

張若塵對光凈山生出了好奇,一個天庭和地獄的當世無量,都會將神魂念頭寄居的地方,他們的神魂念頭會不會鬥起來呢?

而且他成神后,好像沒有神魂念頭外放,或者進入離恨天。

無月走向月神,這兩位都絕色傾城的女子,密音交流了起來。

「既然那位古之天尊的殘魂,很有可能,已經被光凈山收拾,我們現在也就不必怕什麼了!天堂界那三個老怪,必須得除掉。他們應該沒有逃遠,無月,你既然已經一念定乾坤,快幫我們推算位置!」蚩刑天大著嗓門,沒有將無月當成外人。

先前被獨眼巨人壓著打,蚩刑天憋著一肚子火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