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好啊!”

校長趕緊道:“是不是也是那個特管局的人?”

蘇千尋點頭,“不過他收費很高哦。”

“這個你放心,一定讓他滿意。”

“成吧。”蘇千尋掏出手機。“那我幫你問問。”

找到姚老頭,撥通,對面很快就接了。

“哎喲,我們家的小阿尋咋會想到給我打電話呢!”對方的聲音樂呵呵的,接到電話明顯開心。

蘇千尋:“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這裏有一筆生意你要不要來順帶做了,就是看個風水,你知道的,我除了抓鬼和知道看一點點的面向,這方面一竅不通。”

“那是你懶得學。”姚文山的手機被丁乾坤搶走。 “太麻煩了。”

她懶洋洋的癱在沙發裏。

上頭那幾個老頭那麼懂,她要學早學到了,還用得着跟他們學嗎。

丁乾坤嘆氣,真的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十年來,他們特管局裏的幾個老頭哪一個不把她當孫女養着,越養越嬌氣,可又捨不得兇一句。

但不得不說,論抓鬼,她說第二,絕對沒人敢說第一。

因爲阿尋的到來,他們特管局的人受傷死亡率幾乎都沒出現過,只要有她在現場。

“說吧,地址。”

姚文山搶回手機。

“北理,你們到了給我打電話,我給你們接風啊!”

姚文山笑:“就你那小氣吧啦的模樣。”小姑娘愛錢簡直愛到骨子裏,估計直接請他們一頓麻辣燙都說不定。

蘇千尋裝模作樣的唉聲嘆氣,“誰讓我是窮人呢。”

命苦啊!

老爹,求救濟。

天道:“……”真是越發的會裝可憐了。

又說了幾句,蘇千尋掛了電話,對校長說道。


“他們差不半個多小時就到,我就在這等吧。”她懶得走。

醫學部到這裏可是要走半個多小時呢。

校長點頭,“多謝了,蘇同學。”

蘇千尋擺手,懶洋洋的模樣彷彿這裏是她的地盤。

不過校長也能理解。

高人嘛,而且還是特管局的,性情當然和一般人不同了。

蘇千尋窩在沙發裏給何婭發消息表示自己暫時不回去了,晚上也不用等她吃飯云云。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

校長:“進來。”

外面的人開門走進,略帶笑意的目光略過沙發上低頭玩手機的小人兒,之後纔看向校長。

“校長。”

“是阿然啊。”看到對方,校長頓時笑的溫和,“有事嗎?”

“沒什麼事情,就是我爸剛纔經過這裏給您電話您沒接到,所以就把東西交給我了。”

少年眉目清俊,蘇千尋如果擡頭,這張臉一定讓她特別熟悉。

“哦,剛纔的確是有事情耽擱了。”校長接過他手上的東西,“你坐會兒,我先給你爸打個電話。”

“好。”

遲然點頭,向着蘇千尋的方向走去。

“你好,我叫遲然。”

面前突然陰影遮蓋,蘇千尋下意識擡眸,眼中略過一點詫異。

霍然?

不,他不是霍然,霍然沒這麼年輕,而且這個人看她的目光,是陌生的。

“你好,蘇千尋。”

“原來你就是剛纔勇敢救人的蘇千尋啊。”對方感慨一聲。

蘇千尋:“?”

“你不知道嗎,這件事在學校都傳開了,連趙茉茉都說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以後再也不會想不開去跳樓了。”

遲然語中略帶調侃,可惜蘇千尋沒聽出來。

只是表情怪異了一下,之後快速恢復正常,哦了一聲,繼續低頭玩手機。

遲然有些無奈。

果然和上輩子是一樣的,還是這麼不好相處。

即使他們後來結婚,即使他們一直都是外界口中的模範夫妻,她對自己永遠都是平淡的。

遲然在她面前坐下,沒說話,就只是看着她。

“再看,小心我把你吃掉。”

蘇千尋沒想到在這裏也會碰到霍然的轉世,不過這輩子沒有強制她結婚的任務,所以她對他並沒有什麼心思。

只是看着面前這個自己上輩子的丈夫,脫口而出就是一句曾經的口頭禪。

說完這話,她自己的愣了一下,遲然也愣了一下,隨即笑開。

“好啊。”

蘇千尋:“……”


“我開玩笑的。”

“我也是開玩笑的,蘇同學。”

wWW▪ttКan▪¢〇

遲然並不準備讓她知道自己擁有上輩子的記憶。

就在這時,打完電話的校長走了回來。

“阿然,我已經給你爸回過電話了。”

他們兩家是世交,遲然這次拿給他的也不是什麼別的,就是一些她爺爺奶奶醃製起來的東西,只要有他喜歡吃的,就會給他拿一些過來。

“好的。”遲然點頭。 當小紅重生時 那校長,蘇同學,我先走了。”

對着蘇千尋點了點頭,對方轉身離開。


蘇千尋擡頭,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

“遲然也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

校長道:“是啊,他是你醫學部大三的師哥。”

“哦。”

然後就不說話了。

本來就不準備過多接觸,也就沒必要去了解太多了。

校長:“……”

這個學生有點難懂啊,他原本還準備說點什麼。

三十分鐘後,姚文山到了,跟她一起的還有丁乾坤,兩人稍微有些遲到。

蘇千尋帶着校長親自到門口迎接的。

一看到她,姚文山過來就想給她一個熊抱,被她相當嫌棄的推開了。

鼻尖皺了皺,“你們剛纔做什麼了?”

“咳。”兩人不好意思的乾咳一聲。

費先生,借個孕 沒什麼,走吧。”

然後終於注意到了蘇千尋邊上的校長,“就是你要看風水吧,走,我們現在立馬就過去,馬上看。”

校長:“……”

眼前這兩人和他心目中仙風道骨的模樣完全不一樣啊!

邋遢。

是他對這兩位“高人”的第一印象。

實際上這兩人來之前打了一架,爲了誰來找他們家阿尋這件大事,然後一不小心把剛收服不久的厲鬼給放出來了,乒乒乓乓的又和厲鬼打了一家,然後決定一起過來。

蘇千尋在他們身上聞到的味道就是厲鬼身上的臭味。

這個厲鬼吃了太多鬼,又修煉了歪門邪道,身上特別臭。

蘇千尋嘆了口氣,轉身對校長說道。

“那啥,他們一直都這樣,我都看十年了,你習慣就好;不過他們的確……嗯……很厲害。”

要不是她看的多了,她也想懷疑。

兩人:“……”你剛纔是在猶豫嗎!

蘇千尋:“……”

校長頓時露出一抹不失尷尬的笑。

“那個,地方不在學校,我開車帶你們過去吧。”

“好。”兩人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