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爲什麼不吃了那些傭人呢?要是我沒猜錯,她們的死和身上的抓痕也是跟你有關吧?你怎麼不吃了她們?”我問道。

“因爲我只吃男人,不吃女人!嘿嘿……”莊雅看着我的眼神,就跟看着美食一般。

我頓時被嚇懵了!我突然領悟到了左老頭跟我說過的話,他當初告誡我,千萬不要讓我管莊雅這件事兒,我當初沒聽,現在想來,我是多麼的愚蠢!可是爲什麼好端端的,莊雅會成了貓頭人身的怪物?甚至連莊妍都不知道?

我敢肯定莊妍不知道!要不然,她也不會苦苦的讓我救她的姐姐!我猜想,這個莊雅應該是個假的,而這件事,莊妍完全被矇在鼓裏!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穿成了團寵家的惡毒小可憐 你把莊雅怎麼了?你是不是殺死了她,然後又上了她的身?”我突然問道。

“你問這麼多幹什麼?將死之人,哪來的那麼多廢話?!”“莊雅”突然惡狠狠的看向了我,像是馬上要生撕活剝了我一樣。我很難想象,一個這樣的委婉美人,是如何能幹出這樣的事兒……

“將死之人,其言也善!你就跟我說說吧,讓我也不至於死不瞑目。”我繼續說道。

“哈哈!你這麼想知道?也罷!就跟你說了吧,十四年前的那場大火,早就讓那個莊雅不復存在了!”

“十四年前的那場大火?你不是說,只是燒了一把火,燒死了一隻老鼠嗎?怎麼就讓那個莊雅不復存在了?再說了,能燒死人的火想必一定不小,怎麼莊妍卻不知道?”我是越聽越迷糊。

“要是沒人告訴莊妍呢?要是那把火是有人故意蓄謀的呢?嘿嘿!”她突然這樣說道。

“恩?你什麼意思?”我突然感覺到,這件事太不簡單了,這裏一定蘊藏着一個驚天的陰謀!

“什麼意思?哼!你知道的太多了!今天你必須要死的!”

說翻臉就翻臉,我面前這個“莊雅”突然一抹臉,雙手變成利爪,人頭成爲貓首,突然間張開嘴,向着我撲了過來。

“艹!怪物,你tm也太不把你家小爺當回事兒了!真以爲我什麼都不是嗎?”

說話間,我拿出了我藏在懷裏的陰兵冊…… 墨九狸只是看了眼白未央,什麼也沒說,轉身出去!

墨九狸消失在房間內,白未央緩緩睜開眼睛,拿出顆丹藥服下,恢復了他俊美如神的容顏,然後身影一閃消失在屋內。

煉丹盟

墨九狸悄然潛入了煉丹盟,直接來到了馮西遊被囚禁的院落,這裡正是夜瑾兮的院子!

此刻,沈若風和夜瑾兮兩人坐在院子裡面,對面還有被迫坐在兩人面前的吳老,馮西遊渾身是血的,被捆仙繩綁著靠在樹上!

「吳老,聽說你和那上官狸關係不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夜瑾兮看著吳老笑著問道。

「夜小姐,我和她只是一面之緣,因為聊得來,答應帶著她來煉丹盟考核,並無交情!」吳老面無表情的說道。

「呵呵呵……吳老,雖然你是煉丹盟的元老,但是我整個人最討厭有人欺騙我了,如果吳老你這樣不說實話的話,會讓我很為難的!我可u想把吳老變成他的樣子呢,吳老,你覺得呢?」夜瑾兮聞言臉色一沉的問道。

吳老聞言臉色一沉,看向夜瑾兮和沈若風再次說道:「不管你們問多少次,我說的都是一樣的,我對上官狸並不了解,只是因為聊得來,才會出生相助的,信不信有你們……」

「呵呵,你還真是固執,既然你不想說,那我就只能自己動手了!」夜瑾兮怒道。

說完,起身來到吳老的身邊,手放在吳老的頭頂,想要對吳老搜魂……

墨九狸見狀眼神一冷,剛想動手,就被白未央攔住了:「你不是她的對手,我幫你……」

說話間,墨九狸看到白未央衣袖裡面飛出一道透明的靈力,射入吳老的體內,然後夜瑾兮的手已經敷在吳老的頭上開始搜魂了……

只是夜瑾兮的臉色卻變得十分難看,甚至很快就有些嫌棄的收回手,看著吳老十分噁心的說道:「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難怪會幫助那個女人,真是噁心!」

「怎麼了?」沈若風皺眉看著夜瑾兮問道。

吳老也很納悶,他猜到對方也對自己搜魂,本來已經認命了,誰讓他現在被對方控制著呢,但是他剛才絲毫沒有感覺到對方給自己搜魂啊,他又不是傻子,對方有沒有搜魂,他還是有感覺的啊……

夜瑾兮攤開手,手心裡一個氣泡是褐色的,夜瑾兮直接交給沈若風說道:「你自己看吧,煉丹盟竟然有這樣的人,風哥哥,我看你該好好管管了……」

沈若風好奇下,將夜瑾兮遞過來的氣泡丟到半空中,接著氣泡變大,裡面出現了吳老的畫面,可是畫面卻有些扭曲,看的吳老都傻眼了,一張臉漲紅無比……

畫面里都是吳老以著各種手段,誘拐女子進入煉丹盟考核,或者到煉丹盟接有些簡單任務的事情,其中吳老可是對任何跟他解除的女人都不放過,雖然沒有深一層的畫面,但是摸摸手啊,襲胸什麼的動作可是層出不窮的,看的吳老簡直氣死了…… 是的,也許我根本就不是面前這個“莊雅”的對手,但是我沒有放棄,至少我還有陰兵冊在手,至少陰兵冊裏除了莫名其妙無法召喚的爺爺屠不凡和無形之鬼趙歡外,我還有一個陳二惡鬼能爲我所用!

之所以我不召喚趙歡,因爲我明白無形之鬼和眼前的這個貓頭人身的莊雅相比,一定沒有什麼戰鬥力……

惡鬼陳二號稱三級鬼靈,當初爲了對付他,我差點沒魂斷黃泉。要不是關鍵時刻靈機一動,估計早就下地府跟牛頭馬面稱兄道弟了……

我相信,這個世界上,除了老頭子之外,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我有這麼個陰兵冊的寶貝。當初左老頭之所以不讓我參與這件事,也絕對是不知道我有這般的手段!

拿出了陰兵冊,我快速的翻開到寫有陳二的那一頁,不及多想便大喊一聲。

“召喚陳二!”

隨着我的喊話聲剛落,從寫有陳二的名字上,突然跳出了兩團綠光。

這兩團綠光一經出現,嚇得即將要撲到我面前的“莊雅”猛的一個激靈,身子便頓了幾分。

利用這樣的短暫時間,兩團綠光幻化成兩團綠色的幽火,相互纏繞飛旋之後,陳二那恐怖凶煞的模樣便出現在了“莊雅”的面前。

“呼——”

莊雅一瞬間停止住了上前的趨勢,那雙邪惡的貓眼兒直愣愣的盯着我面前幻化而來的陳二惡鬼,嘴裏驚詫的說道:“這…什麼鬼?”

見“莊雅”一下子便不敢再向前了,我緊張害怕的心便好了好多。我來不及拍去身上的泥垢便快速站起身來,笑着對她回道:“什麼鬼?這可是大名鼎鼎的夢魘惡殺鬼,是我爲了對付你專門請出來的!”

“請出來的?”一聽我這話,“莊雅”眼神狐疑的看了看陳二惡鬼,而後對他說道:“你…你能說話?”

陳二惡鬼一聽“莊雅”問向了自己,先是看了看他面前的”莊雅“,而後笑了笑道:

“桀桀——”

“剛剛修出了人身的小貓妖啊!才妖士的修爲,在我鬼靈大人的面前,你也不過爾爾!”

“桀桀——”

惡鬼陳二所發出的聲音是相當的難聽,不過從他的口氣中,我不難聽出,似乎面前的“莊雅”他根本就沒放在眼裏。

“你…你有自主意識?沒被控制?你不是被這個人攥養的?”

“莊雅”口中的攥養乃是一種控靈之術,也是一種養鬼巫術,一般都是一些道德淪喪的邪道巫師所爲。這種邪術攥養的小鬼,一般鬼法不高,而且沒有自主意識。但陳二惡鬼顯然不歸爲此類,所以“莊雅”纔會有此一問。

“攥養?我堂堂鬼靈大人混跡多載,怎可受此辱?又有誰敢養我?”陳二傲氣的鬼吼着。

“那這麼說,你是被他用特殊的手段請來幫忙的?你難道不知道,妖鬼兩界彼此不相爭鬥,難不成你要破壞這個規矩?”

“莊雅”看樣子是有些害怕了這個陳二惡鬼,說話的語氣明顯弱上了幾分。而且每說一句,身子都會後退一步,隨時做好了跑的準備。

“不相爭鬥?那是過去!現在我被逼無奈,只能受制於他,各中緣由我不便多說,只恨我小瞧了他。廢話少說,既然主人喚我前來,你便受死就是!”

突然間,陳二惡鬼黑衣一抖,在豎耳處跳動的那兩團綠火突然向着“莊雅侵襲而來!

“主人?你一個三級鬼靈居然認人爲主,真是鬼修界的恥辱!”聽惡鬼陳二有此一說,“莊雅”是又驚又怕。在見到那兩團鬼火向着自己飛身而來,她連抵擋的勇氣都沒有,撒腿就逃。

“哪裏跑!有我夢魘幽火在,你就算跑斷了腿,也跑不出我製造的美夢!”

“沉睡吧!”

“幽火築夢!”

陳二惡鬼一吼出這樣的話,那兩團綠色的幽火跟巡航導彈一樣,直接飛向了“莊雅”所在的位置。

我不知道的是,“莊雅”極爲善於速度,夜間奔襲更是快如閃電,但就是這樣,在兩團鬼火的面前,她自以爲豪的速度卻派不上用場了。

當兩團幽綠色的鬼火追上了“莊雅”之時,兩團火焰原地突然圍着她飛速轉動,原地捲起了層層風浪,瞬間便將莊雅困在中間。

而同一時間,在“莊雅”被困之際,她的那雙琥珀金線之眼,瞳孔突然間散開,而後整個人雙手軟綿綿的垂下,像是失了魂兒一樣傻站在了那裏。

“桀桀!小小妖士也想逃脫我的鬼火?真是不自量力!下面,我是該活活嚇嚇你…還是讓你死?唉!讓你死,你總歸跟我沒仇沒怨,這不是我以前的行事作風。可是不讓你死…….”陳二惡鬼自言自語的說到這兒,便將視線挪移到了我這邊,似乎是在詢問我的意見。

我見他一臉詢問的看向了我,不覺間心竟然爲之一軟。

殺死她,我好像又覺得於心不忍,可是不殺死她,那一定是後患無窮!

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了她說的那些話,她說她吃了所有幫她驅邪的男性道士,還有那些服侍她的傭人都是爲她而死,我的心突然便冷了下來。

一咬牙,我喊道

“殺死她!這是她罪有應得!”

見我下了命令,陳二惡鬼如閒庭散步一樣,慢悠悠的來到了被鬼火圍在中間的“莊雅”身前。

“桀桀!死在噩夢裏吧!”

“幽火幻形!”

這個時候,陳二惡鬼瞪着自己的那雙又鼓又圓的血目雙眼,直盯盯的看着他面前好像沒了魂的“莊雅”,似乎想要看透她的內心一般。

下一刻,我驚訝的發現,“莊雅”突然滿臉的驚駭之色,看向惡鬼陳二的眼神是又驚又怕,嘴巴里居然也跟着慌慌張張的說道

“劉姐,我知道錯了!我一定完成任務!”

“劉姐,你放過我吧!不要殺我,你不要殺我!”

“劉姐,我求求你了,你不要殺我!這十多年,我已經幫他們蕩平了很多障礙了,馬上就要看到成功的那一天了,我求求你了,你放過我吧!”

“啊~!不要啊!!!”

下一刻,我突然看見,“莊雅猛的跪在了地上,拼命的將自己的貓頭狠狠的撞擊着地面!”

“劉姐,不要打我的頭!不要毀了我!”

“劉姐!不可以毀了我!”

我完全看傻了,這個貓頭“莊雅”居然跟個精神病一樣在發着神經。嘴裏一邊喊着劉姐,一邊狠命的撞擊着地面。那貓頭正中之上,已經被她撞破出了一個又大又深的血洞,怕是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非得撞死了不可。

看到了這一幕,我突然想到了當日,在我第一次遇到了夢魘惡殺鬼時候,我不是也夢見了自己的爺爺掐着我的脖子要死不活的嗎?要不是我不知爲何從這場噩夢中覺醒,只怕我也不會活到今天了……

“桀桀,就要死了!就要死了!!!”

看着“莊雅”在他的面前死命的撞擊着地面,惡鬼陳二就好像在欣賞着人世間最美的風景一樣……

就在我認爲,一切都將結束了,這個害人的貓頭“莊雅”終將難逃一死的時候……

突然間,從我的左前方,我看到了漫天如網狀的大片物體向着惡鬼陳二他們所在的方向遮天蔽日而來!

那是什麼?

我看的傻眼了!

雖然我看不清楚這遮天蔽日的東西是什麼,但是這規模來的也太嚇人了!

遮天蔽日

無窮無盡

如黑雲壓頂一般層層疊疊密密麻麻…..

“噼啪——”

下一刻,這些大面積網狀物東西的最前端,探出的兩個觸角如同長鞭一般,直接將站在那兒還沒反應過來的惡鬼陳二給抽飛了出去。緊跟着,那一直繞着“莊雅”轉着的兩團幽火,如同作繭自縛一般,被纏繞的密密麻麻,直至看不到絲毫的光亮!

最後,又是一團密密麻麻的網狀物直接將跪在那兒的“莊雅”纏繞捲起,帶到天空,向着遠處漫天而過……

在這一大團遮天蔽日的東西向着遠處的天邊慢慢移動之際,我聽到了來自四面八方的喊話聲音

“沒想到左關雲的身邊,還有你這一位可以操縱三級鬼靈的人物,真是小瞧了左關雲了。回頭告訴左關雲,身邊多了你這麼個幫手,是不是想要反抗?”

“哈哈哈……”

“哈哈哈……”

這笑聲來自天邊還是來自地下,連我自己都聽不出來。就連這聲音是男是女,我都無從辨別!

“這是誰?剛纔那都是什麼?”

就在我不明所以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懷裏的陰兵冊不知爲何竟發出了一種奇怪的抖動,我連忙拿出來一看究竟。

可我拿出來一看這才發現,寫有陳二的那一頁不知爲何突然紙張飛離了書冊,而後慢悠悠的飄向了天空……

就這麼飄啊飄啊……

下一刻,突然間,這頁飄着的紙張居然劇烈的抖動了起來,最終幻化成一道綠色的光團……

穿越之長公主有吉 下一秒,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這團綠色的光團嗖的再次飛進了陰兵冊中,最終消散於無形。

等陰兵冊恢復了平靜後,我在翻查陰兵冊之時,我這才發現,除了第一頁爺爺的名字和趙歡的那頁名字外,哪裏還有惡鬼陳二的名字!

陳二的那頁呢? 吳老已經氣得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夜瑾兮看著吳老的眼神也是鄙視和不屑的,墨九狸無語的看了眼身邊的白未央,不用問也知道是這傢伙搞的鬼,只是輕易就能瞞過夜瑾兮,墨九狸也不的不承認白未央很強!

這個認知也讓墨九狸對白未央更多了幾分防備,如此強悍的人跟在自己身邊,意圖不明,來歷不明,甚至是不太了解,都是一種未知的危險……

而沈若風卻是皺眉看著空中的氣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別人不了解吳老,他可是了解的,不能說他對吳老多看重,而是因為他來到二重天的第一天,就已經仔細查過煉丹盟內,一些高層的事情了,其中自然也包括吳老在內……

可是,很顯然,夜瑾兮搜魂得出的結論,和自己了解到的吳老的信息,完全不符合,這說明什麼?要麼夜瑾兮搜魂的信息是錯誤的,要麼之前自己暗中挑戰的時候,有人給了他錯誤的信息,到底誰出錯了呢……

因此,沈若風視線看著半空中氣泡的畫面,但是思緒卻回到了當初詢問煉丹盟那些人吳老的情景,他想查自然不會聽信一人之言了,因此他詢問了那多人,對吳老的評價沒有什麼差別……

至少沒有一人看著像是故意隱瞞,也沒有一人看起來像是在說謊,所以……

沈若風的視線看向了吳老,看到吳老憤怒的表情,讓沈若風的眉頭皺的更加緊了,看了眼夜瑾兮問道:「瑾兮,我看他年紀不小,做的壞事應該不止這些,不如你再去搜索一下,我倒是很想知道,他還做了什麼壞事……」

「好,那我再去!」夜瑾兮聞言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挑眉看了眼身邊的白未央傳音問道:「這下要露餡了吧?還是我去吧……」

墨九狸不想因為自己的事情,連累別人,雖然她不想暴漏太多自己的底牌,但是到了這個時候,她也沒辦法了!

「你也太小看我了,就算她夜瑾兮搜魂100次,結果也還是一樣的!」白未央聞言勾了勾唇角,看著墨九狸小聲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話,這時夜瑾兮已經再次來到吳老的面前,第二次對吳老進行搜魂了,很快,夜瑾兮再次將手裡的搜魂信息氣泡丟入半空中,畫面中再次出現吳老的信息……

這一次倒是比較正常的,白未央似乎察覺到了沈若風懷疑什麼,因此這一次的畫面中,都是吳老修鍊,和煉丹的景象,吳老看到時也是表情微微詫異,因為沒有想到夜瑾兮真的能搜索了自己的記憶,畢竟這些事情都是他做過的啊……

沈若風這一次眉頭不僅沒有舒展,反而更加的凝重了,如果剛才只是懷疑,那麼現在他就十分肯定事情絕對有問題了,對方似乎能猜到自己的心事似的,竟然覺得這樣就能打破自己的懷疑嗎?

如果對方這樣想,那真的是太天真了!真是沒有想到,這一趟二重天來的還真的有意思了! 白未央看到沈若風的表情,微微挑眉,心裡暗道看起來沈若風這小子最近長進了不少呢!不過,對於白未央來說,沈若風還不值一提……

墨九狸也看出白未央似乎和沈若風還有夜瑾兮,有些熟悉了,不過她沒有八卦的心思,她來這裡的目的很簡單救人!只是有白未央在身邊,墨九狸有些便出手罷了……

墨九狸看了眼對面的夜瑾兮,沈若風,又想到身邊的白未央,最後眼神微微一閃,悄然的,毫無痕迹的釋放了一絲自己之前屬於上官狸的氣息,而且還是往身邊白未央的方向釋放的……

白未央因為注意力在沈若風身上,所以沒有察覺到墨九狸的動作!

而墨九狸的氣息一釋放出來,夜瑾兮就察覺到了,冷笑一聲的說道:「果然來了,我看你這次誰還能救你,你還能往那裡跑!」

沈若風聞言也察覺到了墨九狸的氣息,和夜瑾兮紛紛向這墨九狸和白未央所在的地方飛來,墨九狸剛想躲避,就被白未央按住說道:「你去救人,我引開他們……」

說完白未央縱身往後面飛去,夜瑾兮和沈若風緊隨其後追了出去,墨九狸一直看到白未央將沈若風和夜瑾兮引出去之後,這才從暗處走了出來,直接心念一動將地上的馮西遊收回了空間裡面,然後來到了吳老的身邊……

看了眼被控制的吳老,墨九狸想了想拿出一顆丹藥給吳老服下,然後手在吳老身上幾個穴位出輕輕一按,吳老身上的控制瞬間被解除了!

「丫頭啊,你怎麼來了?趕緊離開這裡,我沒事,他們不會殺了我的,但是你回來簡直是找死啊!」吳老看到墨九狸緊張的說道。

「吳老,這事因我而起,我不想你因為我被……」

「你這丫頭說什麼呢?不管有沒有你,我都是煉丹盟的人,這煉丹盟本來就是沈若風所建,他讓我死,我不死也難!所以,跟你無關,你可別多想,現在那夜瑾兮發了瘋似的要找到你,你可千萬別再露面了!

不管怎麼樣,我都能想辦法自保的,丫頭啊,你趕緊離開黎城,走的越遠越好啊!」吳老看著墨九狸擔心的說道。

「吳老,放心吧,我現在的模樣,他們認不出我來,如果不是怕你不認識,我也不會用自己聲音和你說話的!」墨九狸看著吳老微微一笑的說道。

吳老聞言一愣,仔細感應了一下墨九狸身上的氣息,果然和之前不同了,可是吳老還是忍不住擔心道:「丫頭啊,就算如此,沈若風和夜瑾兮也不是好熱的,你不能冒險,我現在沒事了,你快點離開這裡!」

「吳老,跟我一起走吧,就算我走了,我帶走了西遊,回來他們也不會放過你的,沈若風或許還有理智可言,但是夜瑾兮那個女人就是個瘋子,所以,我覺得吳老在他們兩人沒有離開二重天之前,還是找個地方躲避一下的好!」墨九狸聞言想了想看著吳老說道。 我反反覆覆將整個陰兵冊翻個了遍,可是原有陳二名字的那一頁是怎麼也找不到了,突然間,我生出了一種不安感,一種強烈的不安感!

合上陰兵冊,我快步跑到了之前被奇怪如長鞭一般的觸鬚抽飛老遠的惡鬼陳二的身邊。可是等我走近一看,我是徹底傻眼了……

在我面前的,哪還是那個讓人瞧上一眼就嚇個半死的夢魘惡殺鬼,我面前分明就是一攤白骨!一團用黑袍外衣包裹着的人形白骨!只是這具白骨跟正常人不一樣的是,多出了兩條胳臂,眼眶處更顯的寬大!

陳二惡鬼好端端的,怎麼就變成了一攤白骨了?

我的不安感變的越發的強烈了,於是乎,我又來到了那兩團被層層包裹着的幽火之處。

眼下,這兩團被包裹着的幽火你根本就無法相信是之前的兩團火,而是變成了兩團草球。

是的,摸着的手感,分明的就是被一種奇怪的草而包裹的草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