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叫陸明的是吧,你等等。”張三風卻是突然對走了不遠的陸明喊道。

陸明被張三風的聲音嚇了一跳,他不知道張三風又要幹什麼。

雖然他想趕快離開,但是卻又不得不停下來,這張三風動起手來,自己想跑都跑不掉。

“以後,你就不要再來這家小店了,要是再來我就打斷你的腿。”張三風冷聲說道,他覺得楊晴兒也挺可憐,一個人要生活也不容易,既然自己有能力幫她一下也好。

“放心,老大,你看上的女人我絕對不敢招惹。”陸明現在是一分鐘都不想在這地方多呆了,有張三風的地方,他覺得自己是渾身都不自在。

楊晴兒此時,心中不由得對張三風更加感激了,心想像張三風這樣的大大的好人真是不多了,不過這話若是讓張三風聽到絕對會吐血,這輩子他是最討厭被髮好人卡,不是有句好人不長命麼。

同樣是人, 美型惡男在我家

楊晴兒俏臉有些微紅,偷偷地看了張三風一眼,神情之中顯露一絲愛慕。不過毛毛躁躁的張三風卻是沒有發現,這要是被他發現了估計會自戀自己的魅力無窮無盡。

雖然張三風沒有看見,不過李幽函卻是看的仔細,女人是種很神奇的動物,她很不喜歡楊晴兒用這種目光看着張三風。

張三風看看坐在自己身旁的李幽函,有些納悶自己似乎也沒有招惹李幽函吧,怎麼感覺李幽函總對自己使眼色。

女孩子的心思你別猜,你猜來猜去也不明白。

“你這是怎麼了?”張三風笑了笑,不知道自己怎麼招惹到了大美人了,李幽函的態度不好,張三風自然看的出來,不過也沒在意,混了這麼久他最搞不懂得便是女人心。

李幽函看着張三風到處亂瞅的眼睛,忍不住又是氣不打一處來。女人就是這樣你多看她幾眼,她會說你色狼,你不看她,她會說你沒眼光,若是再看別的女人,那是罪上加罪。

李幽函氣鼓鼓的坐在拿邊,接過楊晴兒遞過來的飯菜,越看張三風那張一本正經臉越覺得可惡。

桌子下面,李幽函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假裝自己不經意,一腳踩到了張三風的腳上。

“我…….”張三風本想說話,不過看到李幽函那種不在意的神情,忍不住將到口的話又吞了進去。

“爸爸,你怎麼了?”小蘿莉妍妍看張三風神情怪異,忍不住問道。

“我…….我,當然沒什麼了,你說能有什麼事不成。”張三風微微一笑道。

哼,我讓你沾花惹草,我讓你看其它妹子,我讓你裝高人,我讓你裝斯文。你這麼想討好晴兒妹妹,還想在妍妍面前裝好人,沒門,我偏不讓你如意,不知從何時起李幽函便將張三風看得很重。

被李幽函莫名其妙的踩了一腳,張三風有想不通,他有不好明說,於是擡起頭來,看着一臉沉着臉的李幽函。

誰能告訴我,我招惹誰了? 你在萬丈榮光中 ,一點感覺都沒有,不過誰無緣無故的被踩了一腳,心裏會爽,張三風想要搞清狀況。

“這個…….”還沒等張三風開口。

李幽函的心裏卻是冷冷一笑,心道:叫你好色,叫你眼睛亂轉,以後有你好看。

“對不起啊,不小心踩到了你。”

“這個……”張三風覺得這個李幽函怎麼看,怎麼像是故意的,這是他媽的什麼情況,既然對方已經開口道歉了,不過做爲一個男人也應該大氣一些吧,搖了搖頭道,“沒什麼。”

不過,李幽函道歉後,拿開了腳便不再理會張三風了,我類個艹,這到底是什麼情況,誰能跟我解釋一下。

難道說自己長着一張好人臉,這李幽函明顯就是故意的!這一刻張三風真想讓自己的閻王大大替自己走上一卦,看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爸爸,媽媽今天似乎很不高興,是不是你惹她了?”妍妍這個機靈的小鬼也看出了一些苗頭,忍不住問道,“我們老師說欺負女生的男生不是好男生。”

張三風此時有種吐血的衝動,到底是誰欺負誰,我纔是受害者行不行。

張三風搖了搖頭道:“我怎麼知道。”

邊說邊將端上來的食物填在了嘴裏:“咦,還別說這店面不大,這菜味卻是不錯。”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打扮有些邋遢的青年男子也走進了小店。

只見這邋遢青年,長得卻也算得上是眉清目秀,眉目之間看着還帶着一絲儒雅氣質,但雙目卻是賊溜溜的直轉,天庭飽滿,卻在這文雅中帶有一股自然的律動。,一襲道袍,腰間別着一把長劍,玲瓏剔透,隱隱有寶物之氣,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這身打扮可是引來不少人的駐足,有句話叫做入鄉隨俗,也不知道這傢伙聽到過沒有,就穿着衣服,也不知換個便裝,不引人注意纔是裝事。

這人怎麼這麼面熟,在什麼地方見過呢。看到這個道士打扮的邋遢青年。

張三風看了半晌,忽然驚覺,自己竟是被這青年的氣機所引導,這讓張三風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天人合一!這詭異的青年難道是天人合一境界的傢伙。從他一走進來,包括自己在內,李幽函竟然都感覺到一絲寧靜。

鬼谷傳人天機縱橫!

是他,那個比試時和阿斗激鬥過的鬼谷傳人,這傢伙怎麼會在這兒,張三風心中隱有戒備,雖然當時這傢伙輸了,但張三風卻不會因此小看對方。

張三風雖心有戒備,不過心中卻是微微驚歎,這鬼谷傳人卻是非同小可,只是這麼缺的時間,自己便差一點被這傢伙氣度大爲心折,雖然看着這人也並非如何,但是那份自然的氣息卻是從內到外自然發出的,這傢伙不簡單。

那青年進了小店,直接坐在了張三風的桌前:“這位大哥,好久不見了。”

有又話叫伸手不打笑臉人,自己也不好趕走對方不是。

李幽函和妍妍見來人認識張三風也沒多想,便讓對方坐了下來。

知道是張三風的朋友,楊晴兒對這道人卻也是相當的熱情,先遞過來了一懷茶水,讓其喝懷茶水解解乏。

在陸明走後,店裏面也是又來了不少的客人,不過周圍原本還在有說有笑的人,現在一個個都沉默了下來,在這小店之內,氣氛一時變得有些古怪,唯獨這個道人卻是不覺得怎麼樣。

過了一會,其他的客人一個個都結帳走人了,此時便只剩張三風這張桌了。

媽的,這貸在這兒倒底有幾個意思?張三風此時己經覺得十分的自在,又坐了一會,覺得自己還是帶着妍妍她們先走好了。

剛想着結帳走人的時候,忽然間聽見那傢伙開口道:“這位大哥。”

張三風卻是一怔,他沒想到這個鬼谷傳人會突然對自己說話,轉過頭去,只見那青年道士正對着他笑,訝道:“這位小道士,可是叫我麼?”

那鬼谷傳人含笑點頭道:“正是。”

說着向張三風拱了拱手。

“小道士,我們似乎不認識吧。”張三風對於這鬼谷傳人卻是隱有介心。

那鬼谷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張三風,道:“怎麼不認識,你我可是在天山上見過面的,難道大哥不記得了麼?”

此刻,張三風大腦飛快轉動,這鬼谷傳人找到自己又有何目的。

“大哥,你不必擔心,我對你沒有任何的敵意,只是覺得西行旅途寂寞,又看就一個認識的人,過來聊幾句,大哥不必不介懷。”鬼谷傳人解釋道。

這不解釋還好,越解釋張三風就越覺得對方有什麼目地一般。不過張三風卻也是想搞清楚對方究竟想要做什麼。

“那日天山之上匆匆一別,還沒有請問大哥尊姓大名?”鬼谷傳人文縐縐的問道,好似古人一般。

張三風這時與這鬼谷傳人說話,心中不知怎地,對這人倒有了幾分親近,當下正色地道:“大名不敢當,在下張三風,小道士你又是什麼人?”

那年青道先念了一遍:“張三丰,倒是和明朝時期一代武仙同名呀!”

隨即點了點頭,微微一笑,道,“鬼谷七十代傳人,神無道。”

張三風心中微微一驚,在心中唸了一遍,這名字讀起很是霸道,卻讓人有種逆天改命之感,張三風忍不住再次向他看去,這神無道卻是一片和氣,怎麼都感覺和這個名子有些南轅北轍,但眉宇之間的那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感覺,彷彿天生始然一般。

“神姓?”

神姓源自姜姓,是一個比較少見的姓氏。傳說神農氏裔榆罔失帝位,子孫遂以神爲氏。而榆罔是中國氏族聯盟時代神農氏政權的最後一任君主,後被軒轅部落的黃帝打敗。

神無道上下打量着張三風,微笑道:“幾日不見,大哥修爲卻是更進一步,恐怕離那金丹之境也是不還了吧?”

張三風卻是吃了一驚,自從築基之後,因其修煉極其特殊,除了那古怪的老中醫,還真沒人能看出他的虛實,甚至張三風自己也隱隱體味道,天人合一的境界,看去與普通人並無兩樣,也不知這神無道是怎麼看出來的。

張三風微微吃了一驚,方纔想問這神無道是怎麼知道的,卻又看那神無道微微一笑,往南方一指,道:“我想大哥應該是從海天市而來吧。”


張三風此時震驚更甚,不過隨即想到了什麼,我艹差點着了這死傢伙的道,恐怕自己的身份對方早就打聽清楚了。

訝然道:“無道兄弟,你到底想怎麼樣直接說好了,不必裝神弄鬼。”

神無道含笑搖手,道:“沒想道大哥也是深知此道。”

“我……”張三風覺得自己臉皮己經夠厚了,沒想到比起神無道來卻是差了很多。

神無道神情一轉,道:“在下從小便跟從師傅,在鬼冥山上修行天機祕術,前段時日,我師傅以自身精血爲引,掐算天機,發現我鬼谷一脈的興衰皆繫於一人,因此派我下山前去尋人,恰逢這天人榜開榜,我卻是仰慕這天下修真的高人手段,所以也便上山一行……”

張三風開始聽着對方所講,還挺有感染力,只是怎麼越聽越覺得對方所言不實。你妹的,什麼仰慕天下修真的手段,若不是碰上阿牛,恐怕築基期無人可敵吧。

張三風不知道的是,這鬼谷一脈又稱藏天機,因天機祕術可通大道,而被天地所妒嫉,這鬼谷一脈便要求門人講話七分真三分假。

“停,小道士我看你還是說重點吧。”

“本想所尋之人應在天山人上,無奈機緣不夠,卻是未曾尋道,不過我卻是在大個身上發現了那一線機緣……”

“說重點!”張三風卻也是被神無道這拐彎抹角的話弄得暈頭轉向。

шшш• ttкan• ¢ O

“我想說的是我鬼谷一脈的希望,便是這位小姑娘。”神無道正色說道。

一聽和妍妍有關,李幽函立馬一臉戒備地看着神無道。

張三風的眉頭也是瞬間皺了起來。

“大哥和這位姑娘你們可以放心,我可不是要找她麻煩,而是想要讓她做我鬼谷一脈的門人。”神無道立馬解釋道。

“你是想收她爲徒?”張三風心中開始思量,閻王大大曾經跟張三風說過,這鬼谷一脈的開山祖師,也和妍妍一樣具有天機神體,就現在的修行界來看,確實只有鬼谷一脈最爲合適,不過這鬼谷一脈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

“那怎麼可能,我可是沒有那個能力,我是說要代師收徒,讓她做我的師妹。”神無道正色說道。

“代師收徒,那爲何不見你師傅前來?”張三風疑惑無比。

“師傅自從修成地仙境界之後,便不能隨意出入世俗界了…….”說罷,他竟是深深彎腰,行了一個大禮。

張三風有些啞然,這神無道,可以拿得起,放得下也絕對是個人物。張三風看着神無道行禮,連忙扶住,心中着實爲難,猶豫了片刻,看着神無道仍然一臉期待地看着自己,嘆了口氣,道:“這我需要問問妍妍和她媽的想法。” “如果妍妍拜入你的師門,是不是就要離我而去了呢。”李幽函神情緊張的望着神無道道。

“這到是不必,最近一段時間,我會留在世俗界,況且等我離開時,你也可以隨我一起前往鬼冥山。”神無道道。

“你爲何想讓妍妍做你們掌門?”

只要妍妍的體質一日還是神體,就會被人窺視,自己也不可能一直守在妍妍的身邊,爲她找個後臺卻是必須的。雖這鬼谷一脈是妍妍最佳去處,不過張三風還需要問清楚始末。


神無道聽了張三風的話語,眼光都放在妍妍的身上,原本他臉面隨意灑脫,不過卻是慢慢鄭重起來,變得有些火熱:“我想大哥也一定聽說過我鬼谷一脈吧。我鬼谷一脈創始者便是鬼谷老祖王詡,號玄微子,在戰國時期顯赫一時。兵法家尊他爲聖人,縱橫家尊他爲始祖,算命占卜的尊他爲祖師爺,謀略家尊他爲謀聖,名家尊他爲師祖,道教尊其爲王禪老祖……而嫡傳後人卻是連他本事百分之一都不曾學得,歸根結底便是因爲後人都不曾擁有他的特殊體質,無法發揮出最強力量。恢復鬼谷一脈往日榮耀,便是鬼谷傳人的願望……”

張三風深深地看着神無道,也是有些被對方所說的話語感染。但同時在內心深處,卻又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意味,張三風有種感覺若是拒絕了對方,估計對方也會像隱龍的人一樣,來搶奪。

“我可以答應讓妍妍拜入你鬼谷一脈,不過我希望你們可以保證她的安全,否則……”張三風語氣平靜,卻是異常堅定道。

“這一點,你可以放心,要知道這小師妹可是我鬼谷一脈的希望。”

神無道,這幾天也是搬進了妍妍她們的別墅中,接下來幾天倒是相安無事。

讓張三風無語的是,現在的妍妍簡直變成了神無道手心裏的寶了。

一天凌晨,妍妍睡醒了不過隨口說了一句想吃某家店鋪做的蛋糕,結果神無道居然半夜駕飛劍,砸開店鋪的門強行買了回來。

張三風現在每天沒事的時候就送妍妍去學校。等妍妍放學了就留在家裏陪妍妍玩耍。隱龍的人倒是沒有出現,想來是因爲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不敢輕舉妄動。張三風又哪裏知道那幾個傢伙立功心切就沒將妍妍的事向上級彙報。

這幾天張三風,也詳細了問了神無道關於鬼谷一脈的事情,可是神無道卻是對這些事情閉口不提。

就在前天,張三風還看見神無道神祕兮兮將一本祕藉交給了妍妍,妍妍纔多大,怎麼可能會對祕藉感興趣不是,不過在神無道表演了御劍飛行一系列的法術後,還是打動了這個小傢伙。

在神無道的幫助之下,妍妍只用了一天就達到了納氣期。這讓張三風心裏很不平衡,奶奶的,想想當年自己爲了達到納氣,連哄帶騙還簽了不平等的條約來着。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完成當年的約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