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男警察姓王,他和庄美麗走在前面,低頭和庄美麗聊了起來。

「小庄啊,你怎麼能同意讓他們過去呢?這不是在搞封建迷信嗎?這招魂,根本就是瞎扯的事啊?」

庄美麗淡淡地說道:「不管有沒有,我都讓他們試試看。要是能救活這個李謀藝,那對我們那個案件就太有幫助了。要是救不活,那我也沒辦法了。」

「這還能救得活嗎?」那王警官還是不相信。

「死馬當活馬醫了。」庄美麗依然板著臉。

幾個人就一起來到了醫院的太平間。

太平間的工作人員見是警察來了,就帶著他們來到了李謀藝的屍體前。

李謀藝就那樣靜靜地躺在那裡,神色安詳。

「丁當,還有這位雲鶴道長,你們現在可以招魂了。不過,我可告訴你們,可不能讓屍體受到損壞,否則,我拿你們是問!」

「沒問題,你放心好了,道長一定能讓他起死回生的,你就等著瞧吧!」丁當說道。

庄美麗雙手抱在胸前,冷冷地看著他們的舉動。

那個雲鶴道長圍著李謀藝的屍體,走了一圈,神色凝重。

「道長,怎麼樣?他還有救嗎?」丁當問道。

「有救,有救。」道長點點頭。

「啊,太好了。」丁當這下高興了起來。

「不過,時間已經不多了。我要在這裡擺上桌案。你給我再拿三個碗來,分別裝上清水、白米和米酒,我這就給他做法招魂。對了,你的手機呢,我也要拿來用一下。」

「沒問題啊。那些東西我去拿吧。」丁當說。

「好。」

丁當就出去了,到附近去買這些東西去了。

這道長的儀式,似乎與自己小時候的那次一樣,只不過,這次多了一部手機。


可當他好不容易把這些玩意兒都湊齊買回來的時候,他卻發現,在醫院的太平間里發生了一起衝突。


只見,又一對男女正圍在庄美麗身邊,很激動地吵著什麼。

「你們警方怎麼可以這樣呢?」其中一個凶神惡煞的女人大叫道,「我哥哥他的屍體為什麼不能送去火化?你們總要說個理由吧?」

「對不起,我無可奉告。」庄美麗道,「我們警方對於這種突發意外死亡的人,有權進行法醫鑒定和屍體解刨,希望你們做家屬的能夠理解。」

「理解?那你們理解過我們做家屬的感受嗎?」那個女人身邊的一個壯漢說道,「我媳婦她是李導演的親妹妹,她哥哥死了,沒老婆沒小孩,這以後的喪葬費什麼的,都要我和我媳婦來出。我們已經聯繫過殯儀館了,要把她哥哥屍體送去火化。我昨天也打電話給過你們,你們的人說,我們今天早上就可以把屍體送去火化了。你看看,現在,殯儀館的車都開到這裡來了。這時候,你卻突然說情況特殊,不準火化?」

原來,那女人和這壯漢,是李謀藝的妹妹和妹夫。

李謀藝沒有妻子兒女,最親的親人,當然就是他的妹妹了。

「各位,你們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不過,情況確實有點變化,請你們理解。」庄美麗還是盡量保持著克制的態度。

「什麼變化,那你倒說說看啊?」李謀藝的妹夫說道,「我們現在急需把屍體火化掉,拿到火化證后,然後才能申領他的遺產。要是遲一點,說不定,他的存款都被人提走了呢?」

搞了半天,原來這親情是假,為了早點拿到李謀藝的遺產才是真啊!

「存款被提走?」那個王警察一笑,「沒有密碼怎麼領走啊?你們也太心急了吧。」

「誰說不會提走?」那個壯漢也急了,「我們可聽說了,我這位導演大舅子和一個女人開房死的,那個女人大概是他的情婦吧。說不定,她的情婦現在就已經到銀行取款了呢。」

「你們別吵了!」丁當快步走了過來,「你們像什麼樣子?你們的哥哥屍骨未寒,你們竟然就在這裡急著把他屍體火化掉,好分掉他的遺產?」

「這是我們家的事情,你是誰?管得著嗎?」這壯漢惱了,瞪了一眼丁當。

「我當然管得著。你們的哥哥還有救,還能活過來,要是他活過來,看到你們這個樣子,他一定又會被你們給氣的死!」丁當雙目如火,死死地盯著這個傢伙。

「開什麼玩笑?老婆,你聽到了嗎?他竟然說你哥哥還會活過來,太好笑了!」這壯漢大笑了起來,然後,他走到李謀藝的屍體邊,竟然伸出手,在他臉上拍了幾下。

他的這粗魯的動作,把小風他們都給驚呆了。

李謀藝的這位妹夫估計是做過屠夫的,竟然拍著屍體的臉,一點也不害怕,「嘿,大舅子,你能活過來嗎?你要是能活過來,我立馬給你跪下來,向你磕三個響頭!」

「你幹嗎呢?」青青也看不下去了,「有你這樣對人家的遺體動手動腳的嗎?這是你老婆哥哥的遺體,可不是放在菜市場的豬肉!」

這個男人斜眼看了一下她,竟然冒出了一句流氓話。


「小姑娘,我本來就是殺豬的,這些屍體我可摸得多了,有什麼區別?不過,你胸前的這兩塊豬肉,我倒是沒摸過,哈哈哈!」

「混蛋!」丁當惱了,衝過來,就是一記重拳,重重地打在這殺豬的男人的臉上。

這男人馬上就倒了下去,一顆牙被打了出來,滿口是血。

「你,你敢打人?」這男人馬上爬起來,「啊,我的牙,我的牙掉了!警察,你們快抓他呀?你們為什麼不動啊?他打人了,你們警察怎麼也不管啊?」

「哦,對不起啊,我還以為是哪頭豬的牙掉了呢。」庄美麗卻只一笑。

這個傢伙,真該被狠狠打一頓。


「什麼?你,你敢罵我是豬?」這壯漢惱了。

「要不是豬,怎麼會說出這些豬狗不如的話來呢?」青青也不客氣地說道。

「好了,丁當,你還是把那些東西都擺上來吧。」雲鶴道長已經擺好了一張桌子,估計是從醫院裡面借來的。

丁當從袋子里拿出了三個碗,又分別將米、清水和米酒倒了進去。

道長從自己的包里也拿出蠟燭、香和一些丁當看不懂的東西,就分別擺了上去。

那個屠夫男人愣了,站起身來,走到自己媳婦身邊。

「老婆,他們這是要做什麼啊?」

「不知道啊,好像是在做法事啊?大概,大概是在招魂吧?」

「招魂?那你哥哥他不是要活過來了嗎?」那男人緊張了起來,「他要是活過來了,那他的那些存款,還有房子車子不又都還回去了嗎?那我們不是白忙乎了一場?」

「可那怎麼辦啊?」

「不成,我們一定要阻止他們!」

「好!」

於是,這兩個狗男女就沖了過來,一把將那桌案上的東西掃到了地上。

那三個碗,摔到地上,碎了。裡面的水、酒和米,以及那些香燭都撒了一地。

「你們,你們在幹什麼?」丁當惱了,攥緊拳頭,怒目而視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93章、招魂,還是追魂?

「幹什麼?我倒要問問,你們這是幹什麼呢?」這屠夫男人抱著雙臂,冷笑道,「你們在這裡搞封建迷信活動,對嗎?兩位警官,你們就不管管嗎?還有,這醫院裡的人也不管管嗎?嘿,大家過來看看啊,有人在這裡搞封建迷信啊!」

他這一叫喚,太平間門口馬上聚集了一群人,這些人都是路過的護士和病人家屬,本來,這種地方都要躲得遠遠的,不過,出於好奇心,他們也不顧其他了,就聚過來看個熱鬧。

「你別胡鬧了!」庄美麗也受不了了,「你們趕快給我出去!」

「喂,我說你這個警官,你怎麼反而支持這兩個搞封建迷信的傢伙啊?你是不是警察啊?你是不是唯物主義者啊?警察還請人來招魂?這也太可笑了吧?」這男人還是毫不退讓,彷彿真理就在他手裡。

「就是。我哥哥人都死了,你們搞這些幹嗎?你們為什麼不讓他好好安息啊?」他的婆娘也叫道。

這下,庄美麗可沉不住氣了。

「小庄啊,這事情,我們還是別管了吧。這要是讓領導知道了,那我們的麻煩可就大了。」王警官也緊張了起來。

聽到這話,本想要繼續訓斥著一對男女的庄美麗,又閉上了嘴。

「你們別叫了!」正當庄美麗猶豫的時候,丁當站出來了,「你們哥哥會活過來的!一定會活過來的!你們要是再在這裡胡鬧,我就把你們都趕走!」

「小子,你打掉我一顆牙,我還沒和你算賬呢!」那個屠夫男人捲起了袖子,「你不怕我把你揍扁了嗎?」

「好啊,那你就過來啊,小心老子把你另一顆牙也打掉!」丁當也不示弱。

「丁當,別這樣。」雲鶴道人說道,「救人要緊,再遲的話,恐怕這個人的魂魄就再也回不來了。」

就在此時,那兩個狗男女竟然沖了過去,就要推走那輛放著屍體的車子。

「你們要幹什麼?」丁當喝道。

「幹什麼?我們要把屍體火化掉,不能讓你們再在這裡繼續亂搞下去了!」屠夫男人推著那車子,就要向太平間門外而去。

「站住!」丁當跑上前,擋在了他們的身前,「把屍體給我放下!」


那屠夫男人並不答話,而是推著車子,就朝著丁當沖了過去。

眼看,這車子就要撞到丁當的跟前了。

可就在這時候,突然,丁當消失了!

「啊?」屠夫男人愣住了。

「去死吧!」突然,從他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只見,突然在他面前消失的丁當,竟然從他的身後出現了,他一腳正踹在屠夫男人的背上。

這傢伙搖搖晃晃向前沖了幾步,沒站穩,就倒在了太平間的門口。他這一倒下,嚇得那些看熱鬧的女護士躲開了。

丁當又一把從目瞪口呆的那婆娘手裡,奪過了車的推把,就又將車子推回了原位。

「道長,你趕快做法吧,那些東西我再去外面買。」丁當說道。

「來不及了。」道長搖搖頭,掐了掐手指,「他的魂魄,恐怕已經被鬼差拘走了。招魂也沒用了。」

「啊?」丁當大吃了一驚,「那,那可怎麼辦啊?」

「我還有一個辦法。可是,這辦法有很大的風險。」

「什麼辦法?」

「你且附耳過來。」道長就在丁當耳朵邊,輕聲地說了起來。

庄美麗和青青都沒聽到這道長在說什麼,可是,一聽說有風險,她們的心還是緊張了起來,尤其是青青。

「道長,那就這麼做吧。」丁當聽完,很堅定地說道,「冒一點風險沒什麼,我可以做到!您就開始吧。」

「你真的考慮好了?」

「嗯。」丁當點點頭。

「那好。」道長長出了一口氣,「你盤腿坐下,微閉雙眼,抓住這個手機,將意念集中在這手機上面,千萬不要分神!」

丁當就盤腿坐在了地上,眼睛閉上,右手緊握著那部手機。

道長也坐了下來,就坐在他的身後,手裡還多了一把拂塵。隨後,他念念有詞了起來。

他在念什麼,其他人都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