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你去看你媽了?”封大貴問道。

“嗯。”封華點點頭。

“那你說了我結婚的事情沒?”封大貴一臉希冀道。

那顯擺的心思顯而易見。

不過抱歉,封華還真忘了這回事了。她跟他又不是一夥的,拿這氣人犯得着嗎?不過這倒是提醒了她。

“你的那些錢,我幫你要回來一半,2萬塊。”封華說道。

“真的?!”封大貴一下子蹦起來,眼睛都要瞪出來,這簡直是,想都不敢想的驚喜!

封華之前說了不管的,他就以爲真不管他了呢,沒想到她還能給他要回來一半。哪怕是一半,他都非常知足。

親閨女啊~封大貴一下子紅了眼眶。

封華摸摸鼻子,劉小麗要是不自己送她手裏,她也不會幫他要,不過到了她手裏,她就順便給他留出來,都不是什麼大事。

“晚上給你送過去。”封華說道。

封大貴紅着眼睛,咔吧兩下:“不用了,先放你那吧,我有需要了再管你要。”

放家裏…..前車之鑑啊!!!

雖然跟這新婚妻子好得跟什麼似的,人家也要給他生孩子了,但是,他跟劉小麗還是結髮夫妻呢,曾經更好!劉小麗給他生了10個孩子!最後怎麼樣?

還不是因爲這些錢反目了?

封大貴之前總是想這件事,最後讓他想明白了,如果沒有這些錢,劉小麗是不會跟他離第二次婚的。她就是見到機會,爲了霸佔這些錢,才把他踢走的!

財帛動人心啊!他不但不能把錢拿回家,他還不能讓新媳婦知道他有這些錢!他再也賭不起了……

“這事你別跟她說啊,就放你那,就咱倆知道!”封大貴再三交代封華。

“不錯,長心眼了。”封華誇道。在不明對方人品的情況下保密財產是應該的,萬一碰上個比劉小麗還狠的,給他一包耗子藥怎麼辦?

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呵呵呵…”封大貴傻笑幾聲,說得他好像之前沒心眼似的。不過也是,真有心眼也不會被劉小麗連甩兩次。

這次兩人順利告別,封大貴提前收工回家了。有了2萬塊錢打底,他賺錢的心思就不那麼迫切了。起碼數九寒天的罪,可以不用遭了,明年開春,好好養鴨子就行。

雖然錢是放在封華那的,但是他放心。看看人家那氣度,說起2萬塊錢,就跟說2塊錢似的,而且這事也沒瞞他,是真看不上他那2萬塊錢啊。

他閨女,就是霸氣! 封華拉了一爬犁棉衣棉鞋,外加許多棉花布料回來,讓他們做棉被。他們也已經緊張到好幾個人扯一牀棉被的地步了。

小孩子一頓歡呼,大人自然也高興,不過更擔心這份人情怎麼還。

算了,不想了,還不起。他們能做到的只是以後對封華掏心掏肺,萬一有用到他們的時候,他們絕對沒二話。

“跟你說個事!”周楚彬把封華拉到一邊,喜氣洋洋道。

看他的樣子,封華就猜到一二:“媳婦有着落了?”

“你咋這麼聰明!”周楚彬誇了一句,立刻說道正題:“我打算明年開春蓋個房子,磚房,跟你家一樣的就行!能弄來磚不?”

還跟她家一樣的就行…..封華的房子可是經過她精心設計的,聽不得別人說半點不好,哪怕暗示也不行。


“你要是想蓋個別墅都行,別說磚,大理石我都能給你弄來。”封華道。

“那不用,樓房供暖不方便,而且也太招搖,一層的就行。”周楚彬一點感覺不到奇怪的氣氛,認真考慮了一下說道。

估計腦子都讓媳婦燒沒了。封華也不好跟他一般見識,答應了給他弄建材。不但有磚,還有木料玻璃水泥啥啥啥的。

另外還有新婚用的傢俱被褥鍋碗瓢盆亂七八糟。

最後說得周楚彬都不好意思了,給錢都不好意思。這麼多東西,就是正常時候都不好置辦,就別說現在了。

而且這本是他爸媽他自己該置辦的東西,現在全託了比他小這麼多的乾妹妹,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不託她,沒別人能辦成了。只靠他爸媽和他自己,連個土房子都蓋不起來。

“人情先記着,等你將來還。”封華說道。

她是認真的,這麼長時間的相處讓她發現,周楚彬不但臨牀醫學厲害,藥劑學什麼的也非常有研究。

她打算等將來條件合適的時候,讓他再繼續深造一下,然後給她的藥廠當個廠長或者技術總監什麼的。

空間土地浪費了什麼不種太可惜了,種點吃的性價比也不高,不如將來都種了藥材,不管是做成藥品還是***,治病救命,總比滿足口腹之慾強多了。

“行!我都記着呢!將來有什麼事,你儘管說話!就是做不到的,我都能想辦法給你整明白了!”周楚彬信誓旦旦道。

“有你這句話就行。”封華笑了一下,這廠長是跑不了了。呃,他的才能,好像不適合當廠長,還是當個技術總監吧。

又有了新任務,封華下午又“出去”了,傍晚時分帶着一堆木材出現在了村口。然後讓樑青山找人,搬到了大隊倉庫。

都是好木材,必須放到屋裏,不然春天雪一化,就糟蹋了。而蔡家已經沒有能放下它們的屋子。

村民們聽說這是個周醫生蓋房子打傢俱用的,都熱情地祝賀了起來。

好傢伙,這麼好的醫生要在他們村裏安家落戶了?歡迎歡迎,熱烈歡迎啊!

而且他們也見到了周醫生的父親母親,聽說都是醫生,也要住在他們村,村裏人簡直像過年一樣高興。

周楚彬在這幾個月,讓他們享受到了有醫生的好處,之前就幻想着周醫生能在他們村常駐,現在夢想成真,自然高興。

又聽說了周醫生要結婚的事情,大家七嘴八舌地恭喜着,然後當面討論應該送什麼禮,好像婚禮就在明天。

“不着急不着急,怎麼也得等房子蓋好的。”周楚彬不好意思地跟衆人道。他也覺得他跟張雪的事情,是板上釘釘了。

“娶個媳婦好過年啊!借房子也得先把媳婦娶了。哎呀!我家的老房子閒着沒人住呢,要不先借給你?”一個村民突然說道。

“你可拉到吧,你家那破房子,幾年沒修過了?今冬燒過火嗎?現在估計耗子都不稀得住了吧?”另一個村民吐槽。

之前幾年,故家屯很多村民都蓋了新房,有運氣好的趕上跟封華一塊蓋的,大磚房都住上了!所以也遺留下來許多老房子。

村裏人都尋思過味來了,學着方家,假分家,讓結了婚的兒子孫子都分出去,占房子佔地,自己家的老房子也不讓出去,老兩口隔三差五地回來住兩天,就可以繼續佔着。

但是大冬天的,爲了節省柴火,許多人家又住到了一起。

樑青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當沒看見,他自己家也是這麼操作的~不然哪來的房間給周楚彬住。


又有很多自覺房子還行,今冬也燒過火的人家自薦。


周楚彬連連道謝:“謝謝大家,不過真不用,我還是想在自己的房子裏結婚。”他是個實在人,有啥說啥。

不過這正和村民們的胃口,這要是個說話愛拐彎的,他們還真不待見呢。

“就是,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再說人家周醫生這房子,一看就是金窩銀窩,我們的纔是狗窩呢。哈哈哈哈~”說的人自己笑了起來。

他也不會說話….

不過大家都是糙漢子,誰也不扣字眼,知道對方沒惡意,就都跟着笑了起來。

“那是什麼木材?看着就好。”笑完,有人看着一屋子滿滿的原木問道方立。

方立作爲村裏的年輕壯勞力,被拉來幫忙搬木頭。而且他是木匠出身,這問題問他最合適。

方立拍拍身前的木頭:“這是榆木,你們都認識,我就不說了。至於那些,可能是紅木。”他有些看不準,因爲他之前也沒見過,就是見過也是瞄一眼,沒有上過手。關於紅木,都是聽父親爺爺說的。

紅木離他們老百姓,還是有些距離的。爺爺做了一輩子木匠,也才摸過幾次紅木。方遠運氣好,曾經跟着長過見識,他卻沒有。

但是剛剛擡的時候那個重量告訴他,這絕對不是一般木頭,太沉了!本來4個人或者6個人就能擡走一棵榆木,結果到這裏,10個人都不行,得20個!

他好眼熱啊~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紅木的好的,以前都是皇家御用,後來也是非大富大貴之家,用不起。

屋裏這些紅木,給周楚彬做10套傢俱都富裕了。 “這木材,賣給我點行嗎?”方立問道周楚彬。

“這個恐怕不行。”周楚彬道:“這裏的木材不光是我一個人的,蔡家、張家都得蓋房子打傢俱,張家還打算蓋兩套呢,到時候可能剩不下。”

知道周楚彬打算蓋房子,其他人立刻找了封華,也說了這個願望。

蔡家寧靜典雅的小院已經讓他們擠得鬧鬧喳喳,蔡老太太不煩,他們都煩了,最好的辦法就是自己蓋房子,搬出去。

封華自然同意了,周楚彬可能兩三年內就回去工作,但是張家和沈鶴庭可就沒準了,最少要呆到73年政策鬆動,搞不好就要呆到文G結束,那就是10年。

運氣不好,結束了他們也回不去,那就要等到79年改革開放之後,纔有機會了。

所以有個自己的房子是必須的。再說他們在這住着,蔡奶奶都沒機會進空間收菜了,老人家也很着急的!

方立聽說沒他的份了,很失望。有一件紅木傢俱,哪怕是一個箱子,都是可以傳家的。

衆人看到他的表情,都好奇地打聽起來。方立實話實說,就已經足夠讓衆人驚歎。

好像用了這傢俱,他們就會搖身一變,成爲皇親國戚了似的。

破四舊沒破到他們村裏來,他們心裏的封建思想還是很濃的,皇親國戚那是高高在上,仰望都仰望不到的人。

“讓給我一點點唄?就一點點!我做個炕桌就行!”一個人忍不住說道。

“我也做個炕桌,我也做個炕桌。”

“我要做個匣子,不大。”這人比劃了一下,大小估計是用來放錢。

“我要做個椅子。”

……

衆人七嘴八舌,做什麼的都有。

“我幫你們問問吧,木頭都是封華託人捎回來的,也不知道她還有沒有。”周楚彬道。

一聽說是封華倒騰回來的,衆人都恍然,也是,除了封華沒別人有這本事了。新來的周家和張家?沒看外面都混不下去,來投靠封華了嘛,能有什麼本事?

“那你趕緊去問!”聽說封華出品,衆人想得到的心更迫切了,封華出品絕對是精品,比方立說幾句還靠譜!

“你們真要?這木頭有些貴啊。”周楚彬道:“剛纔方立說得非常對,這以前可是隻有皇上能用的,後來就是傳到外面,也是除了皇親國戚,別人用不起。你們真要?”

周楚彬的話和表情,都刺激了這些人。

他們別的沒有,就是有錢!

“多少錢?你說吧!”一個人立刻說道。

“就一個這麼大的炕桌。”周楚彬伸手比劃了一個一平米的大小:“得200塊錢。”

“我當多少!嚇我一跳!才200塊錢!就一個自行車軲轆錢!那要是封華那有多的話,我想做一套傢俱,被閣,立櫃,桌椅板凳,都做!”這一套算下來,估計三四千塊就打住了,打不住最多也就五六千。

纔是家產的幾分之一,他們不差錢!

“就是就是,如果封華那多的話,我也做一套。”很多人都不差錢。


故家屯的人,都處於一種極有錢,又花不出去的狀態,馬大炮不幹了之後,就差一分錢都花不出去了。現在可下有個花錢的地方,可把他們高興壞了。

錢來得太容易,就不知道珍惜,這要是一分一分攢出來的,估計他們還會考慮考慮。不過考慮的最後結果,大部分還是會花出去。

因爲不花,實在沒用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