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兒可比高速安全多了,找個沒厲鬼修繕的路段,想怎麼跑就怎麼跑,無論如何都不會被普通人看到,的確夠安全。

唐牧北打定主意立馬查詢修繕好的鬼道路段。

這樣可以最大限度降低曝光度,自己現在畫風有些清奇,能低調儘量低調比較好。

一路躲躲閃閃確定沒有被任何人或鬼看見,唐牧北順利進入修繕好尚未開通的路段。

還真別說,有妖孽店主的技術支持,修繕過的鬼道比原來強遠了!

道路不但寬敞平坦更是到處充滿了人性化設計,與妖孽店主提供的最終效果圖沒有半分偏差。

“嘖嘖嘖,不愧是5a級鬼道規格,小朋友這筆買賣賺了!

那倆店主還真不錯,一丁點都沒有偷工減料。

這鬼道以後通行了,你在家坐等收過路費都能慢慢變富翁。”溯洄感嘆道:“看來得抓緊時間笑話你,不然以後擺脫掉‘窮’這個符號,少了個調侃項目呢。”

哈哈哈!

唐牧北特別想叉腰仰天大笑得瑟得瑟,總有一天我會變成有錢人的!

就憑交通要道這一點,以後我在家躺着都能賺錢!

不過他剋制住了蠢蠢欲動得瑟的想法,在沒有大筆靈石滾到自己腰包裏之前一定要低調。

否則萬一有點什麼意外,豈不是很尷尬?

“我開始跑了啊,你們做好準備!”唐牧北深呼吸一口氣,起跑。

雙腳踩在嶄新的路面上,居然還有些微彈觸感。

鬼道構成比較特殊,幾乎是跳躍穿梭形式存在,因此他全力奔跑在鬼道上之後,路兩邊的風景就變得流光溢彩起來。

很快他就穿梭了整個景瑤城。

“不行不行,速度不夠快,再快一點!”扶桑宗主也探出頭來鼓勵道:“男人就要快、準、狠。

速度可是佔第一份的,你這麼慢怎麼能行呢?”

唐牧北有點心慌,試圖減速,“我掉個頭再繼續,不能再往前跑了。”

再向前是修繕路段,大批厲鬼都特喵忙活着呢,自己這身打扮跑過去?

簡直辣眼睛!

自己好歹也是店主,不要面子的啊?

“掉什麼頭,趕緊的繼續跑!加快速度跑!不然到天亮都進入不了魔界,太耽誤事兒了。”扶桑宗主微微皺眉直接打消了他要調頭的念頭。

接下來的一秒鐘,唐牧北悲催的發現自己失去了身體主導權!

“關鍵時候還得我來。”溯洄右手掐訣,也不知道施加了什麼法術。

欲哭無淚的唐牧北只能機械的越跑越快,勇往直前!

“臥槽!那邊來了個啥玩意兒?速度好快!”正搬運修繕材料的厲鬼最先發現“不明奔跑物”。

它的同伴眯眼看了看,“好像是個……磨盤!臥槽!磨盤成精了!”

話音還沒落下,巨大的黑色磨盤只留下一道殘影。

那兩隻厲鬼面面相覷,“好奇怪,爲啥磨盤精腦袋上頂着‘牧店主’的稱號?”

“哎呀媽!不會是牧店主被磨盤精劫持了吧?”

“趕緊通知下個路段的厲鬼們準備攔截!”

兩隻厲鬼手忙腳亂找對講機呢,那邊正式修繕路段已經發現了“不明奔跑物”本體。

“哎哎哎,鬼道還沒開通呢,這是什麼情況?”

“速度太特喵快了,但肯定不是鬼車!”

“我只看見一個像飛盤一樣的東西過去,難道是新型飛碟?可飛碟有豎直着飛的嗎?”

……

越來越多的目擊鬼一臉懵逼。

“我了個擦,剛纔過去那是牧店主!”負責操控機械的厲鬼喊道:“別慌別慌,是牧店主!

我這個是高速攝像機,看的清清楚楚的!”

衆厲鬼一聽忙圍上來。

果然,在高速攝像機慢放狀態下,只見“穿”着“小花裙”的牧店主揹着個黑色大磨盤,風一樣的速度奔跑過去。

“趕緊的,告訴它們別攔了!”管事厲鬼讓負責傳送信息的厲鬼趕緊把消息傳到下個路段,“牧店主這是幹啥呢?”

“抽風了吧?要不大晚上誰背個磨盤到處跑啊……”說這話的顯然是外地鬼。

很快它就被虎視眈眈的目光瞪的不敢吭聲了。

“我們牧店主可能是在修煉什麼特殊功法。”

“對對對,應該是煉體功法之類的。畢竟,修行不到兩個月能升級四品,那可不是誰都能比的!”這隻厲鬼說起來都是滿滿的驕傲。

另外一隻接話頭的厲鬼更得瑟,“豈止是修行厲害,你們見過不到倆月就開四層樓的店主嗎?

我們牧店主可是天底下頭一份兒!”

本地厲鬼紛紛援助,表示牧店主厲害着呢,纔不會無緣無故做沒用的事情。

而此時“厲害”的牧店主正以最快速度通過長達幾十公里、厲鬼最多的區域。

此時這裏的厲鬼都得到通知,牧店主即將通過,誰也別擋路。

“還是不行啊,助跑速度不夠。”扶桑宗主緊皺着眉,“得再給你加點道具。”

“還特喵加?我感覺倆腿都要着火了!再加會磨短一截的吧?”唐牧北幾乎是在吼,頂着風極速奔跑快到他的極限了。

扶桑宗主嘿嘿一笑,“不會不會,加道具還能減輕你的負擔。”

說着就隨手扔出去一個微型“火箭筒”。

“啪!”迷你型的火箭筒直接粘貼在唐牧北後腰上,然後發出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噗!”

唐牧北:0_0

剛纔是我放了個屁嗎?

爲毛這個聲音……聽起來怪怪的?

“噗!噗噗……”令人尷尬的響聲還特喵越來越密集,唐牧北頓時覺得拍在臉上的風更硬更冷了,但雙腿確實減輕不少負擔。

幾秒鐘以後,他感覺自己差不多快的飛起!

於是在厲鬼們衆目睽睽之下,牧店主穿着小花短裙揹着黑磨盤,一路放着響屁留下一道殘影,消失不見了。

羞愧!實在是太羞愧了!

唐牧北拖着哭腔問道:“扶桑前輩,咱的道具能不能走點心?你現在比溯洄前輩還坑人哩!”

“咳咳,那個……注意力集中點,馬上進入兩界通道了!”扶桑宗主忙轉移話題。

感謝書友111019204806979打賞,謝謝支持! “啥?”唐牧北正沉浸在沒臉回景瑤城的羞愧情緒中,突然聽到這句話頓時一臉懵逼。

這就快進入通道了?

擦!

我特喵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好不啦!

三世獨尊 進去了該咋辦?

能出聲嗎?怎麼做纔不會暴露我沒見過世面?

雙木先生在識海里能將整個過程錄下來嗎?我要不要管理好表情,以免將來翻看視頻不會顯得很傻……

沒等他腦子裏刷完屏,眼前突然一亮。

原來兩界之間的通道居然是明亮繽紛的!

薄愛萌妻:高冷總裁請讓路 唐牧北剛閃過這個念頭,還沒仔細看看那些繽紛色彩都是什麼東東,只覺得從背後衍生出一股巨大力量。

“啊!”驚聲尖叫不由自主脫口而出(我會的成語好多啊!),那是一種連心臟都要被扯出來的感覺!

然後唐牧北就被背上的神祕黑色飛盤拖拽着倒飛出去。

沒錯,這玩意兒居然是倒着飛的!

好不容易適應了被拖拽飛行的唐牧北欲哭無淚,“我說兩位前輩你們是玩兒我的吧?

道具坑人也就算了,我剛回過神來,這麼多儲屍袋用得着全特喵掛在腰裏嗎?

我先佩戴一兩個,到了魔界再拿出來也不遲啊!

完了完了,這次可不只是在景瑤城的厲鬼面前丟人,那條路上還有好多外來鬼吶!”

“不不不,這些都是必要程序,絕對沒有坑你的意思。”扶桑宗主連連擺手否認。

唐牧北:……

前輩,你覺得我會相信嗎?

“放心吧小朋友,你會發現這次真的沒坑你!”溯洄也探出頭來解釋道。

反正已經這樣了,討論坑不坑的沒意義。

唐牧北只得緊貼在倒着飛的盤子上聽着呼呼風聲仔細觀察通道周圍瞬間閃過的繽紛色彩。

可能是速度過快的緣故,那些色彩全都變成細長扭曲的線條,雖然抽象了點但還蠻好看的,屬於真正的靚麗風景“線”。

“準備魔氣護體掩護,我們馬上要突破魔界了!”扶桑宗主提醒一聲沒了動靜。

看來他選擇了迴避突破進入魔界的瞬間。

果然,唐牧北聽到耳膜“嗡”的一聲響,心隨意動心竅中的貓娘提供足夠魔氣,瞬間將他包裹在內!

“牧小朋友,享受被速度支配的恐懼吧!”幾乎就在進入魔界的同時,唐牧北只覺得眼前一花三位前輩就沒了蹤影。

只留下扶桑宗主哈哈大笑的聲音。

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鋪天蓋地的邪魔屍體已經向自己拍過來!

“我勒個擦!這是要速戰速決?”唐牧北覺得自己今天心理防線在不斷被突破。

一切都快的讓人無法接受。

然鵝,漫天飛舞過來四品、五品邪魔龐大的屍體讓他沒時間猶豫,下一秒就是全力配合打開腰間所有的儲屍袋!

這已經不是一隻兩隻刷怪了。

扶桑宗主特喵在開大!

羣攻技能瞬間就滅了一片區域,這完全就是在清場啊!

幾十只幾十只的邪魔瞬間填進儲屍袋,幸好霧梟大人給力,提供的都是最高級產品。

否則以這速度用不了幾秒鐘唐牧北就會被邪魔屍體活埋了。

他曾想象過三位前輩刷魔界副本有多拉風,但完全沒想到會是這麼瘋狂!

難怪扶桑宗主讓他享受被速度支配的恐懼,這特喵速戰速決也忒快了點。

前後不到五分鐘,就在唐牧北應接不暇要累癱的時候,邪魔屍體拍過來的速度終於慢了。

直到完成任務,唐牧北纔來得及看清楚周圍環境。

之前因爲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他沉浸在全力以赴“收屍”中,壓根就沒發現自己的處境。

實際上,他特喵腳沒着地!

再確切點說,以正常視角來看,唐牧北一臉懵逼發現自己是躺着的!

沒錯,扶桑宗主坐在不遠處的一塊巨大黑色山石上,而自己則正面朝上面對着魔界灰暗的天空。

“前輩,能先把我放下來嗎?我自己翻不過來!”唐牧北試了試,發現自己被固定的絲毫動彈不得。

背上的盤子太特喵沉了,就像被翻過殼的烏龜,無論如何就是反轉不過來。

扶桑宗主打個響指,那塊黑色盤子自動“鬆綁”,他這才鯉魚打挺跳下來。

“這是個……什麼東東?”唐牧北更懵逼了。

一直被自己當作炫酷飛碟的黑色盤子現在與另外一塊同模樣白色盤子扣在一起。

從他的角度來看,此時倆盤子沒有一點飛碟該有的樣子。

所以琢磨好一會兒,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揹着什麼瞎跑了半天。

扶桑宗主一揮手將兩塊盤子收回,“哦,這是上次幫你大炮打邪魔的時候留的後手。

它叫做‘超強力子母磁鐵’,白色那塊潛伏在魔界相當於一個座標,所以我說絕對不會坑你的。

這玩意兒必須得依靠肉體才能啓動。

我和雙木先生都不合格,溯洄那傢伙現在還在天道小黑屋黑名單上呢,貿然穿梭兩界會有暴露的危險,只能由你擔此重任了。”

唐牧北往四周看看,發現魔界除了天空灰暗點空氣裏漂浮着濃郁的魔氣以外,似乎也沒有什麼很特別的地方。

只是目光所及之處到處有閃閃發亮的黑色石頭,可能就是前輩們所說的魔石了。

被扶桑宗主掃蕩過的魔石礦脈一片寂寥,再也看不到一隻邪魔。

果然,大佬認真刷怪恐怖如斯!

“扶桑前輩,您是一拳超人嗎?開大居然這麼厲害!”唐牧北由衷讚歎道,然而走近了才發現對方身形有幾分透明,顯然這次開大對狀態不佳的前輩來說還是負擔太重了些。

他趕忙召喚出功德之力將扶桑宗主包裹住,免得他還得耗費精力來避免魔氣入體。

扶桑宗主虛弱的笑笑,“沒坑你吧?

要是不提前準備好,等到了這裏再拿出來儲屍袋就來不及了。

在魔界殺死一隻邪魔,如果不及時掩蓋幾秒鐘後會散發出強烈的死亡訊息以通知其所在族羣。

所以必須在第一時間就收起來。”

“那兩位前輩呢?怎麼讓你自己刷怪?”唐牧北略覺得尷尬,原來扶桑宗主沒有被坑神污染,自己誤會他了。

“現在真是不行了,不到五分鐘的開大就有點撐不住。”扶桑宗主嘆了口氣,“我這還是最輕鬆的活兒。

龍血聖尊 他們倆去做的纔是重中之重。

咱們此行不是打算把這塊魔石礦脈據爲己有嘛,那就需要把整個礦脈切割下來帶走。

三個人中溯洄是唯一精通陣法的,所以他帶着洛水幫忙修改的陣法去將此地封印、打包、切割了。

如果運氣好,這活兒還稍微輕鬆點;

萬一運氣差礦脈位於魔界靠近中心位置,估計要打一場硬仗才行;

至於三人中狀態最好的雙木先生,他是八品巔峯一隻腳邁進九品的實力,主要戰鬥還得靠他。

如此大規模的魔石礦脈,必定有高等級邪魔坐鎮。

因此咱們傳送過來的瞬間,他就順着氣息殺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