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像一個黑洞,即使是雷光都無法從中逃脫。

「「諸神黃昏」」

這是在進行「非凡」儀式時,以特殊視角對於「無魔世界」所領悟的更高深技巧,

巨大惡魔掌中的世界是其技巧意識的構造顯化,是一個完善如世界般的「技巧結界」。

它肆意的吞噬著一切的能量,是要將世界返還至萬物之始,或者一切終端的力量。

就如同北歐神話之中,世界樹的傾倒,萬事萬物都化為過去,即使是至高無上的諸神也無法逃脫歸去命運。

不需要什麼「神仙鬼怪」,不再需要一切非自然力量,回歸最初,這便是仙都木阿夜夙願所延伸出的技巧。

雷光被吞沒,那雲層中遊動的巨大身影,那一雙如燈塔般的雙目看向了蒼藍惡魔的手掌。

「吼~~」

伴隨着雲層之中眷獸的嘶吼,漆黑烏雲中交錯的閃電宛若活了過來,一條條神似龍蛇的閃電如雨般落下,天傾毀滅之勢,宛若世界末日的來臨。

蒼藍惡魔的手掌微微晃動,那掌中灰暗的世界彷彿正在擴張,世界彷彿被替換,萬物正在被扭曲,這是一個堪稱為「異星」的手段。

那灰白的世界已經不再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了,是一個全新的世界。

雷霆被扭曲的力量拉入,灰白色的世界宣告著天威的終結,宣示著諸神的隕滅。

「哦哦……居然是神權……」

「混沌皇女」驚呼,不過她口中的所謂神權,其實也就是抵達神境的技巧,只是「天部」如此稱呼而已。

那「夜摩的黑劍」在「天部」就是天罰的神權。

她本身也是具有這種手段的,而她結合吸血鬼的眷獸體系,創造了一頭類似於第四真祖那般的眷獸。

「出來吧!索托洛爾。」

漆黑的巨大身影緩緩從「混沌皇女」背後走出,那是一尊巨大的骸骨巨人,無眼球的空洞眼窩、血盆大口,以及裸露在外的肋骨空隙全都被不反射任何光線的漆黑空間所填滿。

它並非是從「混沌皇女」身體中走出,而更像是從體內的黑暗空間反套出來,就像是把枕頭套反過來一樣。

它只是將另一個面展現了出來。

這就是第三真祖「混沌皇女」之稱的來源,象著着她「混沌」的眷獸,索托洛爾。

這是由「咎神該隱」骸骨與她心中願望所延伸的神技結合的眷獸,是象著着她內心混沌的眷獸。

技巧可以學習,但是神技卻是只有真正適合的人才能夠學會,通過一個人悟出的神技,也就能夠看出這個人現在的本質。

羅恩的神技嚴格開始就是他的「包容」。

「太了不起了,即使是曾經的天部擁有「神權」的亞神也很少,沒想到在這個時代居然誕生了一位,太不可思議了。」

「混沌皇女」的表情很狂熱,那副歡喜的樣子也並非是虛假,她就是這樣,一個混沌的女人。

「……」

仙都木阿夜沒有多說話,手中的灰白世界如磨盤般扭曲,那股吸力帶動了氣流,形成了巨大的風暴眼,雷霆在風暴中穿梭,逃避,但最終都被吞沒。

她表情淡然,但是眼中卻對於那一尊骸骨巨人異常驚駭,在那尊巨人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機感,那空洞的眼眶與骸骨中的黑暗令人心生畏懼,本能的產生恐懼。

人類從來都是嚮往著光明的生命,那即使是連光也被吞沒的黑暗更是令人畏懼。 賭場亂成一團的時候,全身無力的葉缺擦擦額頭的冷汗,對李雪說道:「趕快通知人員清理斗場,趕快上表演,表演拖長一點,讓大家有時間把情緒穩定下來。」

李雪如夢初醒地叫道:「是!我馬上通知…」

葉缺又低聲道:「那個怪物的屍體,你悄悄收起來,立刻低溫冷凍,不要讓它損壞了。」

李雪訝異地看著他,葉缺低喝道:「儘快去做。」

「是!」李雪看了看他,親自跑去處理了,葉缺整個人癱在椅子上,貝克實在太可怕了,剛剛貝克那些重拳好像每一拳都打在他身上一樣,他完全可以體會四號的痛苦,以他現在的能力,遇上貝克也是一樣被虐。他逃走之後,貝克肯定也在找他,如果被他找到,自己恐怕也會像四號一樣被打成一團碎肉。

葉缺心慌意亂,說不怕是假的,他現在只盼貝克走得遠遠的,最好別在關注這裡,如果他等一下還需要上場,他寧可輸掉比賽,就算被打得慘兮兮,也不肯動用一點感知和能量。

幸好李雪執行了他的命令,工作人員花了許多時間清理斗場,修補那些被嚴重破壞的金屬牆,轉播系統插播了各種節目,還提供賭客們一些免費的籌碼讓他們參與遊戲,希望能讓賭客們穩定下來,但這一切都沒什麼用處,所有賭客們對節目和表演根本沒興趣,他們只是過度興奮地和旁邊的任何人討論剛剛看到了兩場屠殺,是的,這已經不算賭鬥了,這根本就是兩場屠殺,強的殺死弱的,卻又被更強大的凌虐而死,有什麼比這更富戲劇性嗎?光憑這兩場屠殺,這場賭鬥就值回票價了。

等到斗場清理得差不多,李雪完成了工作,小聲說道:「那個東西,收好了。老黃嚇壞了,他一直在問還要不要繼續打…好像很想趕快打完回家。」她又用更小的聲音問:「老黃一直問,最後那個是不是他的鬥士…」

葉缺嘆了一口氣:「這怎麼說呢?」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決定保留一點想像空間,便問道:「我們沒有違反任何規則吧?」

李雪搖頭道:「當然沒有,如果這場比斗算我們輸,那我想他就不會有意見。」

葉缺擺擺手道:「好吧,就算我們輸好了。」

李雪點點頭,她給老黃髮了通訊,過了一陣子,她切掉通訊,說道:「老黃要求儘快比斗,現在我們雙方一比一,剛剛已經公布了,沒人覺得不公平。」

「好!那換我上場了…」葉缺嘆了一口氣,希望老黃別再出怪招了,能讓他靠著新領悟的刀法把對方解決。

在眾人熱烈的歡呼聲中,葉缺也提著一把狗腿登場,他站在準備區,等待著老黃那邊派出來的鬥士。所有的賭客都對他指指點點的。

「看!那就是葉缺,果然是一條好漢!」

「好漢?那是個殺神啦,你沒見他怎麼對付吳平路的?」

「血虎果然是血虎,一百多個人頭不是蓋的。」

「聽說阮大佬罩他,胡安因此被砍了,連執行者出面保人都沒用。」

「這樣的好漢,肯把自己調製成鬥士嗎?」

「我看難說,說不定同春會有什麼厲害的技術…」

在眾人的議論聲中,葉缺神色沉靜地站著,那感覺就像一開始的刀魂一樣,只是葉缺並沒有恣意散放殺意,並不會帶給賭客精神上的壓力。

在老黃的鬥士休息區,老黃盯著葉缺看,他跟葉缺近距離來往了幾次,又和他在大佬那裡談和,交談是有的,但從來沒正面動過手,他還是頭一回看見葉缺的戰鬥狀態,葉缺那莫測高深的樣子,充滿高手風範的氣度,讓他不禁暗暗心折,但下龍的產業對他的影響很大,他可不會隨便放棄。

他轉頭問道:「白妖這次帶武器嗎?」

機體專家老蒼答道:「當然帶,這個葉缺看來很不好惹,白妖得全副武裝才行,我正讓他們幫白妖披掛上全套的護甲。」

老黃訝道:「全套護甲?犯得著嗎?」

「老闆,你看他的刀,如果他的刀有那個刀魂的一半厲害,沒護甲的白妖可能一照面就被劈了…」

老黃點點頭,他看看場上,心急地催促道:「那就快點吧,趕快把他解決了,我可不想在這個邪性的地方多留,他媽的,這裡給我的感覺很危險。」

白妖的披掛有點花時間,賭客們等得不耐煩了,有人開始大聲嘲笑怒罵老黃,但老黃充耳不聞,就當作沒聽見一樣。

過了許久,白妖總算出場了,賭客們只聽一聲聲「咚咚咚」的沉重腳步聲傳來,一個高大的巨人走了出來,賭客們都嘩然,他們紛紛亂叫了起來。

「我去!這什麼東西啊?」「我靠!這也太沒創意了吧!」「這什麼啊?打樁機嗎?」

「我看像拆遷隊!」「我靠,今天這算什麼賭鬥啊?根本就是欺負人嘛!」

賭客們可沒什麼正義感,他們的話語中充滿了幸災樂禍,那個高大的巨人雙手擎著一柄巨錘,身上披著重甲,頭上戴著覆面重盔,連脖子都護住了,只露出血紅色的雙眼,簡直像是個人形堡壘。

那白妖拖著沉重的腳步遲緩地走到他的準備區,他一身重甲雖然很吸睛,但那份重量也不是假的,幸好鬥場的地板也是厚重的金屬,不然可承受不住這麼重的重量。

「我靠!老黃真是拼了。」葉缺心裡苦笑,對付這個鐵甲怪物,他可沒辦法憑刀法招式獲勝,可是貝克才剛來過,他根本不敢動用感知或能量,怎樣才能擊敗這個看起來就很難纏的活動堡壘呢?

那白妖站定后,遲緩地轉過來,他把手中的重鎚往地上一放,「咚」的一聲悶響,讓所有賭客都皺起了眉頭。

在豪華包廂觀戰的刀王對大佬說道:「我看你徒弟完蛋了,他的刀法是挺不錯了,但還沒修練能量,我實在想不出什麼方法可以不用能量對付這頭怪物,至少我承認我不行。」

大佬摸著鬍鬚,皺著眉頭,似乎也在傷腦筋。

刀王見他不答,又問道:「找到剛剛那位強者的資料了嗎?」

大佬搖頭道:「沒有,從沒見過,資料庫也沒有紀錄,我把視頻提供上去了,情報人員正在分析。」

刀王嘆道:「這世界是怎麼了?強者不值錢了嗎?先有人傷了槍王和火王,現在又出了這麼一個暴力強者,卻一個個都沒見過,是我過時了嗎?」

大佬心中嘆道:「你還少算了一個,那個從你手上救人的強者。」

刀王不等他回答,又說道:「萬一拿不到下龍,我們的計劃會改變嗎?」

大佬淡淡地道:「會拿到的…」刀王知道他的想法,嗤笑道:「強盜!」

大佬搖頭道:「這是為了全民的利益!」刀王笑道:「都好!給我糧食物資就好。」

大佬盯著他道:「你答應說服槍王和火王,讓他們把貨物交給我處理的。」

刀王不滿地哼哼道:「我只說我會儘力,我可沒辦法命令他們兩個。」

大佬看著這個鬥了一輩子的朋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斗場上比賽開始的鐘聲一響,那白妖就提起巨錘,往葉缺走了過去,葉缺卻動也不動,賭客們議論紛紛。

「怎麼了?嚇呆了?我看他想認輸了,砸一下也是扁,砸兩下也是泥。」

「我看他是後悔帶刀了,幹嘛不帶鎚子呢?多實用啊!」

機體鬥士很多都是用錘,因為機體鬥士的機體很強韌,但也經不起重鎚的一再攻擊,用刀的機體鬥士確實比較罕見。

葉缺等白妖走到跟前,舉起巨錘正要往下錘過來,他突然轉身走開,一面把刀收回腰間的刀鞘。那白妖舉著巨錘,似乎楞了一下,他獃獃地看著敵人慢慢走開,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攻擊。

過了半晌,他又舉著巨錘,向葉缺那邊走過去,這次葉缺蹲了下來,開始研究斗場的地板,賭客們議論紛紛,那聲音越來越大,葉缺的視覺介面上,李雪冒出來問道:「你在幹什麼?」

「賭鬥啊!」葉缺若無其事地道。

「我看不出你在賭鬥!」葉缺議論:「這樣還看不出來,很危險的,敵人不斷的攻擊,我拚命的閃避你看!」葉缺突然站起來向旁邊跨了一步,白妖高舉的巨錘落下,「轟」的一聲巨響,把他身旁的金屬地板打凹了一大片。

「很危險不是嗎?」葉缺一面走,一面好整以暇地道。

「你…你這是?就這樣!繼續加油!」李雪突然明白了葉缺的策略,她笑了起來,鼓勵他繼續努力。

「我這麼辛苦,你們怎麼都不了解呢?」葉缺喃喃抱怨著。

在豪華包間中,刀王哈哈大笑道:「白痴啊!怎麼會有人干這種白痴事啊?哈哈,笑死我了!」

大佬也捋須微笑,他對葉缺的急智很滿意。

在老黃的休息區,老黃跳起來叫道:「搞什麼啊?老蒼,你這麼一搞,我還有臉見人嗎?」

他的機體專家老蒼抓著頭道:「怎麼會這樣呢?白妖出戰了六次了,從來沒有人這樣跟他打!」

。 顧微羽興沖沖拿着木牌去兌換青團,顧微歡默默跟在了後面。

負責百寶閣三樓的是族裏的八叔顧昱,他看到顧微羽手裏捧著的黑雲法器愣了愣,道,「小十一,你看上這個了?」

這黑雲形態的飛行法器瞧著不是特別美觀,關鍵還特別貴,放在這三樓不知停了多久的灰。

「嗯,八叔你幫我兌換一下吧。」顧微羽將青團和木牌一起放到櫃枱上。

顧昱也不多言,拿起木牌扣除了兩千貢獻點,又拿起青團打了一個法訣,「好了,這法器現在是你的了!」

顧微羽歡喜得接過,愛不釋手得左右打量,真的是越看越愛!

「阿羽,我們去那邊看看十二弟吧?」顧微歡出聲打斷了顧微羽的行為。

「啊?」顧微羽將青團收起,對呀,她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十二弟了,先前光想着兌換青團的事情,確實是忽略了他,「十二弟呢?」

顧微歡指了指對面,努了努嘴,「不是在那裏?」

「噗嗤……」顧微羽看向對面,只見顧青雲正趴在一把看起來十分炫酷的寶劍前看的目不轉睛,恨不得眼睛都粘到劍上。

「十二弟!」顧微羽走過去,惡作劇得突然從後面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顧青雲被嚇了一跳,待發現是顧微羽搞的鬼,他立馬氣鼓鼓得道,「十一姐!」

「好了,你別生氣,我們出去逛逛,我請你們吃好吃的!」顧微羽見他生氣了,立馬開始順毛捋。

顧青雲立馬驚喜得道,「那太好了,我們現在就去吧!」

說着顧青雲一馬當先往樓下跑了,顧微羽和顧微歡對視一眼,兩人十分默契得笑了起來。

百寶閣外的街道十分繁華,不過這條街上大都是賣修士有關的物品,法器、丹藥、陣法、靈食、靈酒,這裏大抵都有。

「十一姐,我想吃古越齋的琉璃酥!」顧青雲站在百寶閣門口等著,一見顧微羽下來便興沖沖得道。

上次行雲表哥給他們買了一次古越齋的琉璃酥,好吃的他差點沒把舌頭都吞進去,到現在依舊念念不忘。

「十二弟!」顧微歡有些不悅,「那東西聽說可不便宜!」

琉璃酥?顧微羽並未吃過,聞言笑着牽住顧青雲的手道,「九姐,沒關係的。走,我們這就買去!」

顧微歡無奈,只好跟着一塊去了。

百寶閣三樓,顧昱等顧微羽她們離去了,拿出一張傳音符來,「家主,今日小十一來百寶閣兌換了那件黑雲形態的飛行法器。」

他說完話手一松,那傳音符便順着三樓那扇敞開的窗飛了出去。

百寶閣三樓的物品兌換情況負責人是需要和家主實時稟報的。

古越齋就在百寶閣不遠處,賣的是各種靈食不僅味道獨特,而且還蘊含少許靈氣,是郡城不可多得的美食鋪子!

顧微羽三人還未進古越齋,裏面便已不斷有陣陣食物清香襲來,勾的人饞蟲都跑了出來。

走進古越齋,便能夠看到各色珍饈被擺放在精緻的瓷盤玉盞里。

顧微羽看了一圈,發現裏面的靈食的確做的十分精緻,而顧青雲惦念的琉璃酥,是一塊看起來玲瓏剔透的酥餅,不過小孩半個巴掌大小,卻要三顆靈珠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