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當然不是對講機。

天黑下來后,所有人都出現了幻覺。

武潤浩以為對講機在身上,根本不會特意去想自己有沒有把對講機落在帳篷里。

所以,那一遍遍通話請求,自然沒辦法接通。

對講機是武潤浩的幻覺,也是虞幸的幻覺。

他們的幻覺共通了,說明在死靈島,幻覺並非會因為每個人心裡所想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效果。

那麼這些靠近營地的白臉……如果是更多更多人的共同幻覺呢?

如果一組只是路上耽擱了一下。

如果一組一直在聯繫武潤浩,卻沒得到回應。

如果,一組終於在遲了四十多分鐘后回到營地附近,卻愕然發現營地對自己架起了槍。

武潤浩沒法想下去,他迅速跑回帳篷,拿到了對講機。

對講機是通著的,正傳來一陣陣微弱的呻吟。

「呼叫……呼叫……」聲音斷斷續續,光聽著就能想到,對面使用對講機的人,已經快要死了。

三四組接到武潤浩命令停下了槍,只剩下一隻白臉還在往營地接近。

它速度慢下來了。

它身形踉蹌。

它在踏進營地插在地上的小旗子的範圍時,撲倒在了地上。 ……

陸盡歡還記得,當時對上師兄師姐們難以言喻的眼神,她滿頭小問號。

師兄師姐怎麼這麼看她?莫非是覺得她太俗氣了?

害,她深刻的檢討了下自己的凡人思維和俗氣之舉,隨即用手拎起那塊閃閃發光的金塊,有些雀躍地問道:「秦師兄,這是金子嗎?」

秦無悔面有難色的看了她一眼,嘴唇動了動,欲言又止。

陸盡歡:「???」

她望向其他的師兄師姐,結果對上她的視線,紛紛移開了視線,要麼低頭看腳底,要麼就是看自己的劍,又或者是抬頭望天,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偏偏就是不看她。

「???」

不是,這是啥意思?

這時,首次跟著他們一起下山的杜珂師姐看不下去了,她是典型的直女劍修,一根腸子通到底,見其他人都吞吞吐吐的樣子,當即便直接開口。

「陸師妹,你手裡拿著的那塊不是凡人界所說的金子,而是夜明砂。」

夜明砂?

這名字聽著就好聽啊,想必它的價值也不會低吧,這樣想著,她臉色不由的便透出些許歡喜,看來她這次運氣不錯。

不過為什麼師兄師姐的樣子這麼奇怪?難道這夜明砂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她正打算再問問杜珂師姐這夜明砂的價值跟作用。

杜珂師姐就已經快言快語接著說道:「這夜明砂就是蒼耳蝠的糞便,其形如塊狀,色燦若金光,硬如鐵石,聞之無味,沾之……則連續三天身上奇臭無比,因此,切莫以體觸之,否則接下來的三天,其味如影隨形。」

聞言,她當時臉上帶著的歡喜笑容頓時凝固了,固了,了!

有病啊?!

一坨屎為什麼要叫夜明砂啊?!

她趕緊把手裡的那坨翔丟掉,內心悲傷逆流成河,更過糞的是,另外一個在那坨屎旁邊撿到灰撲撲砂石的師兄,他手裡的那塊砂石,居然是玄牝珠。

據師兄師姐所說,這玄牝珠是妖獸的內丹,可用來煉製天劫丹,也可用來作為聚靈陣的主陣口材料,讓周圍靈氣更加濃郁。

總而言之,這就是一個好東西!

跟她剛剛手上的那坨屎天差地別。

別人撿寶,她撿屎,很好,這也許就是萌新的寶貴社會經驗吧!

她沒有哭,她露出堅強的微笑,罵罵咧咧的退出了玄牝珠的群聊。

接下來的三天,在回宗門的路上,師兄師姐都非常有謙讓精神的讓她走在前頭,離她遠遠的,當她回頭看的時候,還對她露出友善的微笑。

甚至秦無悔師兄還能面不改色的說:「師妹,你大膽往前走,師兄在一直在身後,不必有後顧之憂,我們會在後頭護著你的。」

其他師兄師姐也對她露出慈祥的笑容,對她點點頭。

「……」

倒也不必如此,嫌棄她身上的味道就嫌棄她身上的味道。

接下來的三天,她頂著身上奇臭無比的味道迎風飛揚而回宗門。

然後,還不等她求安慰求抱抱,她師尊直接將她丟下望北峰。

她:「……」

行吧,沒想到修界的人居然也是如此的現實,僅僅只是一坨翔的味道就讓她看清這些人醜陋的嘴臉。

優秀的人總得要遭遇上一次有味道的挫折,才能成長的,這是她成仙的必經之路!

但……她還是忍不住想說——

淦,非酉誤我!!!

……

回憶到這,陸盡歡臉上的臉色難看了幾分,說起來,她最近好像逃離了運氣黑洞,近段時間雖遇上不少突髮狀況,但都是有驚無險,並且最後還收穫滿滿的。

欸,等會!?

據說命運的一切饋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碼。卧槽,她最近這麼棒的運氣,怕不是會給她秋後算賬吧?!

看,如果是這樣的話,這背後的價格,她怕是付不起了啊!!!

……

所以說人不能想太多,看著眼前這滿園子的價值不可估量的靈植靈草,陸盡歡瞬間都覺得不香了。

「歡歡,歡歡,你在想什麼,我們快點去將這裡的靈植收起來吧!」寧郃伸手在陸盡歡眼前揮了揮,打斷了她的跑馬思維。

「嗯?」

陸盡歡剛剛跑馬跑的太遠了,並沒有聽清寧郃剛剛所言。

「歡歡你咋了?我是說,我們要不趕緊把這葯園的靈植收起來。」

寧郃又再說一遍,他有些疑惑陸盡歡這是咋樣,要是之前遇上這等好事,她都不用提醒就已經上前把寶物或者靈植收起來了,這次居然這麼久都沒反應過來,不對勁。

陸盡歡微微點頭,應聲道:「行,那我們趕緊將靈植收起來吧。」

這踏馬突然不是幻覺?!

算了,管他是不是啥的「命運的一切饋贈都在暗中標好了價碼」,反正現在她——

就是要發了!!!

她與寧郃,邵默走進這葯園中,那鬼物也漂在他們身上,捧著一本《被退婚後我成了祖師爺》的話本子在一旁看了起來。

是的,沒錯,這話本子正是寧郃從儲物袋掏出來的珍藏已久的,「退婚流」首本鼎力大作的話本子,其情節之爽,劇情之打臉,是超越「趙日天」故事的存在。

這還是因為鬼物將他們帶來葯園后,寧郃萬分不舍拿出來給他的。

鬼物看得津津有味,一爽到底。

……

陸盡歡三人可不像那隻鬼物如此悠閑,這葯園的靈植跟靈草太多了,而是都是珍貴萬分的,因此在摘取的時候,就要極其的小心,不然很可能就會影響它的效用。

而且,有些靈植還不能放在一起,否則會造成效用混雜,煉製的時候怕是會炸爐。

因此陸盡歡,寧郃,邵默三人均分散開來採摘靈植。

他有些委屈,開口道:「歡歡你變了,我再也不是你最親的革命隊友了,你都不關心我了,你現在是只沒有感情的哈哈精。」

陸盡歡好不容易收住笑之後才拍拍寧郃的肩膀,道:「怎麼會呢,我覺得你能想到這個方法超棒的,哈哈……」

說著說著,最後陸盡歡還是沒憋住笑,又再度「哈哈哈哈」的笑出聲來。

寧郃:「……」 【聽這李二的意思,是想知道有沒有降低書籍價格的方式?】

【這還不簡單啊,有我的活字印刷術,妥妥能夠將書籍的價格打個極大的折扣,甚至打成「骨折」都是沒有問題!】

【不過,我還是別告訴這個李二了,反正我就安心的當條鹹魚就行!這種事情讓房謀杜斷、長孫無忌等人去操心!】

李恪不願多管閑事。

但他依舊是面露沉吟之色,假裝認真思考過後,說道:「父皇,這書籍因為是手抄以及印章蓋印的原因,所以價格昂貴,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父皇,我聽說房玄齡與杜如晦計謀頗多,父皇可以問問他們有何辦法降低書籍的價格!」

活字印刷術?

那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夠將書籍的價格打成「骨折」?

聽到李恪的心聲之後,李世民大為震驚!

這活字印刷術,他可是從未聽過!

而在震驚過後,李世民內心也是大喜,如果能將那活字印刷術,從李恪口中套出來,那絕對能夠挽救世家豪閥子弟壟斷朝堂職位的現象!

不過李世民也知道這不簡單,他可是非常了解李恪的性格,能不動彈就絕不動彈,能坐着,絕不站着!

能不透露活字印刷術就不會透露活字印刷術!

「恪兒,朕封賞你為益州大都督與兵部尚書,可是頂着極大的壓力,如今你還三個月不上朝,群臣對你是議論紛紛。」

「你看看你能不能拿出什麼貢獻,來堵住悠悠朝臣的口?」

李世民循循誘惑道。

【貢獻?我能拿出屁個貢獻!我鹹魚還來不及,還想要我拿出貢獻!真是痴心妄想!】

「父皇,既然群臣對我有意見,那父皇還是撤了我的職位,這樣也能堵住悠悠眾口!」

李恪一臉大義道。

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