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將門的娃兒有靈性,果不其然。

天下英才共十鬥,將門獨佔其八斗。

將門九大神將,皆是鳳毛麟角的天縱奇才。

能被選定爲將門門主接班人的娃兒,肯定不會差。

這江湖啊,風雲變幻,朝代更替,也跟我們江湖有關係,又沒有關係。

但是跟你們將門關係莫大。你是將門未來的門主。整個江湖之中的未來變化全都都掌控在你的手中,只要你一動,整個江湖都會因爲你的一個念頭產生莫大的變化。

你可知,你是江湖之中的一個重要節點。娃兒,將門自古以來,滿門忠烈,但是每隔百年,將門之中必然會發生兵戎之事,娃兒,你戾氣太重,不是好事。”

王浩咧嘴一笑,“晚輩知道。”

看到坐了下來,看着天邊,“娃兒,江湖之中,將會有大事發生,看你的了。”

王浩湊近老道,“前輩,您忽悠我呢吧。”


看到輕笑一聲,“貧道不打誑語。”

王浩坐在旁邊,“您老說的事情是不是這一次天眼氏的事情?”

看到點點頭。

“是也不是。”


王浩聽的一頭霧水,“什麼意思?”

看到神祕兮兮的一笑,“不可說,不可說,天機不可泄露。”

王浩對這老道的這一套一陣無語。這種出家人總是愛搞這種東西,說一些人聽不懂的話,然後就神神道道的跟你掰扯。

看到坐了一會兒,緩緩起身。

“娃兒,後會有期。”

說完話,還沒等王浩說什麼,就看到老道一個鷂子翻身。

整個人就像是落葉一樣,輕飄飄的落在了路過的一輛大卡車上面,穩如泰山的坐在上面,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王浩看着老道消失的背影,點了根菸,自顧自的琢磨了一會兒,轉身離去。

一直到傍晚時分,王浩纔開車回了自己的小窩。

開門的時候,發現裏面有人。

王浩貼着門口,一開門,就看到秦淑儀鬼鬼祟祟的坐在裏面,緊張兮兮的盯着門口。

看到是王浩之後,秦淑儀這才鬆了一口氣。

“浩哥,你嚇死我了。”

王浩關了門,“怕什麼,又不會有人來找你。”

秦淑儀躺在沙發上,“誰說沒有,今天就有人來找我,我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今天就來找我了,你不知道,他這個人有多噁心。

已經被改改姐打走了一次,但是以我對他的瞭解,他還會再來的。

對了浩哥,聽說銀州市有一個什麼江湖論劍會你知不知道?” 王浩懵逼了,自己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也沒有人跟王浩說過這麼一回事。

看到王浩的表情之後,秦淑儀就知道了這是什麼意思了。

“浩哥,不會吧,這你都不知道,我都知道。”

王浩尷尬的咧嘴一笑,“不知道也沒什麼。”

秦淑儀嘆了聲氣,“浩哥,如果我家裏人非要帶我走的話,你會不會想我?”

王浩樂了,“怎麼會,有我在,就沒有人會把你帶走的。”

秦淑儀噘着嘴,“浩哥,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是秦家的勢力不是你能夠想到的,在整個山北省都是隻手遮天的大家族。

銀州市這種彈丸之地,秦家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裏,我知道你在銀州市有點實力,但是在秦家秦家這種龐然大物面前,還是微不足道的。

我也不是說你弱,我只是說他太強了。”

王浩咧嘴一笑,沒有說什麼。

秦淑儀在房間裏面玩手機,王浩去了陽臺上練功。

摘香九重錦這種功法放在整個江湖中都是頂尖的功法,在王浩這種天賦的人手中,將會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

王浩現在一門心思的想要把自己的力量提升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王浩被秦淑儀一聲臥槽聲音給吵的回過神。

“幹啥啊,一驚一乍的。”王浩沒好氣道。

秦淑儀拿着手機跑了過來,“浩哥你快看,你快看!”

王浩拿過來手機一看,發現手機上面是一個重大新聞。

銀州市這段時間又有人死了,而且還是同一個人作案。

不是別人。

正是張月笙乾的。

手法極其殘忍,死的人都沒有一個好的樣子。

王浩來來回回看了一眼,張月笙就像是瘋了一樣,這段時間已經殺了七個人了。

全部都是天眼氏的人,這個人已經快要走火入魔了。


警方已經給這個人給了一百萬的懸賞。

能夠讓警方給出這麼高的價格,足以證明這個人的強大之處。

王浩看着張月笙的照片,雖然照片上看起來很模糊,但是還是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張月笙的那股子兇悍勁兒能夠從屏幕之中冒了出來。

就像是一直瘋狗一樣。

天眼氏守護的東西看來是誘惑力很大,不然的話,這幫人也不會瘋狂到這樣。

與此同時,還有一個火攻道人,這個人更他孃的狠,所有人人都被他給活生生的給燒死了。

秦淑儀眼巴巴的看着王浩,“浩哥,你說,他們不會找到我們吧?”

王浩咧嘴一笑,“不會。”

誰知道話音剛落,鐺鐺鐺的敲門聲傳來。

秦淑儀的臉兒嚇得刷的白了,王浩轉過頭看着門口。

緩步走了過去。

鐺鐺鐺!

敲門聲再度傳來。

王浩一開門,就看到門口站着老熟人,不是別人。

正是那個女警察,鍾歡。

“鍾大警官這是幹嘛?來找我什麼事情?”

鍾歡走了進來,雙眼微微發紅,一看就是好多天沒有睡過一個好覺了,手中拿着通緝令。

“王浩,這個人我相信你也知道,你跟我實話實說,你知不知道他在哪裏?”

王浩咧嘴一笑,“鍾大警官,你這可就是冤枉我了,我可是大大的良民,這種人我怎麼可能知道他在哪裏,我五百塊錢都不放過,這可是行走的一百萬,知道他在哪裏還能不掙這一筆錢。”

鍾歡走了進來,給自己到了一杯水。


“王浩,我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想要聽哪個?”

王浩愣了一下,不知道鍾歡這是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要不先聽聽好消息吧?”

鍾歡道,“我還是先給你說壞消息吧。”

喝了口水,鍾歡放下手機,“很不巧的是,我們的同事說了,這個張月笙已經放話了,他會來找你的,也不知道是誰走露了消息,說是你給我們提供了他的消息,”

王浩瞪眼,“我靠,別啊大姐,你們這不是賣隊友嘛?我可是好心給你們提供線索,幫你們找人,你們這就把我給賣了。”

鍾歡皺着眉頭,“我也不想,但是這好像是有人故意把這個消息說出去的,好像就是和你有仇一樣。”

王浩沒好氣道,“那您快告訴我好消息是什麼吧。”

至尊殺手在抗戰 ,“好消息就是,我會來親自保護你。”

王浩直接被逗笑了。

“別介啊大姐,咱倆誰保護誰啊。”

鍾歡揮了揮拳頭,“你放心,我可是女子散打冠軍,我知道這個張月笙聽能打的,但是在我面前,還是差了很多。你放心,有我保護你,肯定沒有問題的。”

婦科男醫

散打再厲害,撐死了也就是一個一流高手,在王浩這種宗師境面前就是個弟弟,在張月笙那種觀氣境面前更是個弟弟了,人家打她,就像是成年人拳打幼兒園一模一樣。

“怎麼?你不相信我?”


鍾歡看到王浩的表情之後問道。

王浩樂了,“您覺得我應該相信你嗎?”

鍾歡道,“你放心,不僅是我,我還專門帶來了一個組的人過來保護你,區區一個張月笙,只要他敢露頭,我們就敢把他就地槍決。”

“就地槍決?”王浩樂了。

王浩這個段位都能夠躲開子彈,觀氣境的張月笙更不用說了。

之前老三王敢說過,他和張月笙打了個旗鼓相當,但是後來王浩才知道,張月笙那會兒正好受了傷,所以才和王敢打了個旗鼓相當。再者,王敢動手,基本上都是奔着不要命去的,給誰誰都怕。

現在張月笙估計已經是恢復的差不多了,打王浩估計跟玩兒一樣,更不用說鍾歡這幾個人了。

王浩看着鍾歡,“鍾大警官,今天來,怕不是專門來給我說這兩個事情的吧?”

鍾歡輕笑一聲,“不得不說,你很聰明。”

“別介,您這麼誇我,只會讓我覺得這事兒很操蛋。”

王浩點了根菸。

鍾歡清了清嗓子,“我今天來找你,除了告訴你這兩個消息以外,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你想不想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