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成文絲毫不急,手一仰,只見一堆閃着細微光芒的東西向小弟們飛馳過去,接着就是小弟們的吃痛聲和槍支掉落在地聲音。

“我的手!”

幾乎所有小弟都用手捂住自己拿槍的手此時他們的手上多了根長長的銀針。說也奇怪,按道理銀針刺進去也就螞蟻咬就是了。可是這銀針簡直痛的要命,手都開始發抖。

到現在,小弟們居然額頭開始冒出大量的汗,不單是手抖,連雙腿都開始不自然的抖了起來。有驚恐點的直接癱瘓一般坐在地上發着抖。

“金成文,你,你怎麼在這裏?”烈赤月原本是想問金成文怎麼變的那麼厲害。但感覺直接問太唐突了。

“一直如此,這次回來是幫宋大哥,所以不能再隱藏下去了。”金成文摸了摸後腦勺笑道。

“啊。”烈赤月顯得有些木滯,似懂非懂。

“你們還不滾?!”金成文轉身,冷聲對着那已經嚇的癱瘓的小弟們道。

那已經紛紛開始倒地,總感覺離死不遠的小弟們突然呆呆的看着金成文,不知道金成文在說什麼。

他們現在的感覺可不好,自從銀針入手他們就老感覺不舒服。先是手發抖,接着是胸口不舒服,呼吸困難,接着是腿又抖……反正全身上下沒一處感覺到舒服的。

“真的找死不成?”金成文的氣息瞬間變的冰冷。如果說剛剛金成文還是很隨和普通,那麼現在的金成文全身充滿着殺戮和強大。另一邊站着的烈赤月都感覺到恐懼,硬是踉蹌倒退三步。

小弟們瞳孔放大,那裏還想着自己身體那裏不舒服,會不會死?直接被金成文的氣息嚇的連滾帶爬跑了。

“這些傢伙……”金成文淡笑。回頭卻對上了烈赤月那帶着深深畏懼看着自己的眼神,金成文知道自己肯定霸氣外露了。

“烈赤月,我們去找宋大哥吧。我感受到宋大哥身邊多了個了不起的人物呀!”金成文動容,剛剛他已經感覺到宋德華的氣息,還有一個和他是同類的氣息,鬥士。

“放了他們吧!”躊躇再三,宋德華對火曉風道。

“你說放就放咯!”火曉風把玩着槍支,對於宋德華的點頭道。對於眼前幾十個小弟,火曉風纔不放在眼裏。

白板他們原本想說些什麼的,但話到後面還是嚥了回去。這裏宋德華纔是主,他是她們的男人,作爲女人就應該聽自己男人的,而不是把自己的意見添加上去。

原本不知所措的小弟們一聽頓時如蒙大赦落荒而逃,連丟掉的鞋子都不敢回頭去撿,光着腳飛奔而去。

“宋德華,貌似你身邊還有個厲害的人呀!”火曉風站了起來向後面林子看去。

宋德華不明所以,什麼自己還有個厲害的人。自己怎麼不知道?看火曉風站起來向後看,宋德華也順着看去。

林子裏走出來兩人,正是趕過來的烈赤月和金成文。

“烈赤月,金成文!”宋德華能理解烈赤月爲什麼會在這裏。有猥瑣自然烈赤月也一起來了。可是金成文怎麼會在呢?他應該還在讀書呀,而且自己這裏發生事情他不可能會知道的。

宋德華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看向火曉風。只見火曉風點了點頭。宋德華再回頭看金成文的時候卻是變的驚訝無比,掩飾不住的驚訝。

自己居然看走眼!!這讓一直以自己身份而自傲的宋德華頓時知道了自己這些歲月是荒廢了。

白板他們只是看着宋德華驚訝看着金成文,卻不知道此時的宋德華爲什麼會這樣。但她們看到現在沒事,頓時都鬆了口氣,心情也漸漸變的安靜。

槍支收繳了八十九支,收繳頭目東門飛一個。

猥瑣的腿也沒大礙了,有金成文在,這種不是將生命蠶食的病都沒什麼大問題的。

“猥瑣,你沒事吧?”烈赤月一臉關心看着牀上纏滿白色紗布的弟弟。此時除了頭沒包紮,能包的全包了,但猥瑣臉山腫成豬頭一樣的臉給人看了有很心疼的感覺。

不得不說東門飛全怒打的巴掌很帶力,現在的猥瑣看起來臉上的腫比那全身纏着的紗布還恐怖。而且現在的猥瑣不能說話,整張嘴其實已經陷入裏面,被兩邊的肉擠在中間。

嘴一動,則帶着整個臉部痛,這一痛猥瑣也叫不出聲,只能強忍着疼痛。不能有任何臉部表情。現在的猥瑣只能通過眼睛和眼前的宋德華他們交流。

烈赤月話說完後看到猥瑣眨了兩下眼睛,這代表着好點的意思。

“東門飛那混蛋!剛剛我揍過了,說是什麼幫在縱容他才這樣的。”烈赤月揉着拳頭。

根據東門飛說的,他原本也不過是個有錢的二代,原本和宋德華結仇只想着報仇所以就找到了什麼幫,正確的講是什麼幫先找上他。

接着什麼幫劃分地盤給他,給他人,給小弟。接着東門飛才漸漸的越發大膽,直到上一次帶着兩百多小弟來宋家地盤,結果被宋德華收拾了,回去後東門飛自然大怒,很不開心。

接着就是什麼幫的鳳姐親自找到了他,並透露了只要搞到軍火就好辦事的消息。

東門飛有錢,也就中圈套了。不單用錢砸了百多隻槍支給自己小弟,更是順便幫什麼幫也武裝了幾百個小弟。槍支都是整個大木箱大木箱的運過來,一大卡車。

直到現在落到如此下場東門飛才知道自己就是豬,一直被利用了。明明這個宋德華惹不得,那鳳姐偏偏讓自己來惹,那是讓自己送死呀!

想起見到火曉風的時候,那一巴掌把自己當成玩具一樣甩出,摔得半死,東門飛就想罵自己豬!

這樣厲害的人自己都去惹,眼睛瞎了。而且自己的小弟也全都被收拾,死的死,逃的逃,丟下槍支無數,還有他這個做大哥的。

“哈哈,那東門飛也有今天!”白板聽到烈赤月的話後直接笑了起來。這混蛋剛不久還說讓她們做他女人呢,現在呢?

“哎,仇恨害人呀!”宋德華道,有人拿的起放的下,這樣的人好生活。有人拿的起放不下,註定沒好結局。不是對方死就是自己死,反正就是爭鬥,鬥有什麼意思。

“所以你以後得高調,讓他們見你如見老鼠一樣!”金成文加了一句,他的意思很明白,宋德華不夠強大也不夠狂妄。只有強大的實力下,萬人低頭,而自己則是一人在上,萬人在下。

“小子,我發覺我真的小看你了。”宋德華看着金成文,很難想象一直憨厚,老實的金成文會說這樣的話。

“宋大哥,這是事實。如果不是你不夠強橫,做事不夠張揚。這個東門飛敢來?”金成文認真道,說完不忘記小聲嘀咕:這樣我也不用顯真身了。

宋德華直接翻白眼了,都說做人難。低調了別人欺負你,高調張揚又顯得過了。現在卻是必須高調張揚,而且要更高調張揚,只有這樣無限強大強悍下,誰人敢惹。

常說,要麼做好人,就一輩子好。要麼做壞人,而且要壞就做最壞的。只有兩者才能一個得到別人尊重,一個讓所有人害怕,不敢惹。

“好吧,好吧。考慮下。”不知道是不是宋德華的錯覺,現在他覺得金成文他們簡直就是流氓出身一般。

火曉風直接白了宋德華一眼,在他們鬥士裏沒有太多的規矩,這有一個,那就是強大。只有強大才能得到別的尊敬,否則就等着別人欺壓吧。

這也就是爲什麼金成文既然已經打算把自己身份告訴宋德華的時候直接提到要高調張狂。因爲這表示着實力已經強大到可以高調張狂,而不是單純的裝。是實力!

“天王大哥還沒回來?”宋德華轉身問高慕。幸虧他們不在,不然這次宋德華住房真的出事的話還要把他們給連累了。 天王是混幫會的,在獵豔幫滅掉的日子裏雖然在宋德華這裏住着,但他無時不想着報仇。接着在宋德華離開的時候,他也跟着離開,說是去尋找以前的老大哥,借點兄弟繼續發展幫會,等有朝一日去報仇。

“沒呢,沒聯繫上。”宋德華住房出事的時候高慕他們並沒透露給他知道。在那百多支槍支下,不是人多就可以了事的,來了也是送死。高慕還沒愚蠢到讓宋德華的朋友來送死。

“那傢伙。”宋德華其實是擔心他,在他身邊沒高手,要混幫會豈是那麼容易。在宋德華認識天王的日子到現在,多少幫會破滅,一樣是看不到的黑暗爭鬥。是勢力就有面對蠶食和戰鬥的危險。

此時白板等人密切的關注着宋德華,生怕他有個什麼火的,趁火起她們好撲滅,當時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外面有槍聲,總不能把他們耳朵摘了吧。

所有女人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只有高慕波瀾不禁的站着,看也不看宋德華。

“我去!”當所人人擔心看着宋德華的時候,只聽宋德華直接白眼翻完後感慨道。

“切!”所有人鄙視宋德華,而金成文也直接嘴角撤了撤,早知道宋德華一家不靠譜,卻想不到那麼不靠譜。

火曉風倒是很有興趣的在宋德華和他幾個女人身上掃了掃,咧嘴笑了。

一切就這樣結束,在宋德華的房間,只與宋德華和金成文以及火曉風。現在宋德華要弄清楚,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

“宋大哥,這個,這個不是真新想欺騙你的。”三人這樣坐着除了火曉風無所謂的喝着酒,金成文卻有些不自然起來。

“哎,我只怪我沒長眼睛,怎麼就沒察覺你的不同之處呢!”宋德華應該知道,一個能把死人治活的會是普通人?

“這個,這個你可以問火長官的,這個世界裏不少人和我一樣的呢。”金成文有些怪異的笑了。說完金成文的身上多了見白色的鬥服,護肩上的圖象居然是一根針。

白色是七級鬥士,比起火曉風的鬥士等級,金成文要稱呼火曉風爲長官。

“什麼!!!”宋德華的震驚都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了。這年頭到底怎麼了!不是一個兩個,金成文跟他說的,居然是很多!

“事實就這樣。”火曉風聳肩,早就不是祕密。地果村的村民都存在幾十年了,他們還是後面來的。

“爲什麼我不知道!!”宋德華有些瘋狂,咆哮道。

他在城市可以說沒有他不知道的消息,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知道有鬥士的存在。他能知道魂魄已經算是極少人知道的東西了,想不到自己依舊是井底的那個。

“你有一把銀質長槍?”金成文突然問宋德華。

宋德華疑惑,不過還是對着小黑招手,讓它扛着許久沒用的九曲長槍過來。

宋德華卻不知道自己師傅留下來的眼前的金成文怎麼知道,難道和什麼有關?

金成文接過宋德華的長槍,沉重頓時把他整個壓了下去。還好他也不弱,很快就儲勁,接着直接拿在手上,長槍就這樣在宋德華詫異的眼睛中被金成文一手拍起,懸浮起來。

接着長槍四周突然浮出一道淡淡的虛影,一隻巨鷹展翅飛翔,樣子長嘯如在沖天唳鳴。

“怎麼這樣!”宋德華奇怪的問道。

“這個你可以聯想到爲什麼黑星要把所有特殊的人捉走!因爲你們都是界主選中的人。可惜,都被捉的差不多了。”

金成文有些老成道。

宋德華是越來越頭大,從他小時候就跟着師傅,他卻一直不知道有這回事。這長槍的祕密他原本以爲只是帶來鬼界的騷動,甚至會影響到都市……

但現在看來完全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那麼師傅以前經歷的和說的又是怎麼一回事?

“小子,你就盡說廢話。你不是忽悠他去倒鬥嗎?”火曉風打嗝,酒氣沖天。

“厄,是,長官!”金成文一點沒有不滿的意思,當下站起來對着火曉風敬禮,過後不忘記對宋德華吐舌頭。

當初金成文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在他理解中既然宋德華他們過的安靜幸福,自己爲什麼要帶給他們麻煩。

成了鬥士有什麼好,恐怕以後都沒有安靜的日子好享受了。

宋德華就這樣懵懂的跟着金成文走出了自己房間,接帶楞是被金成文帶在到宋德華住房外。

“宋大哥,別怪我。我也是受人所託所以才引誘你一步步成爲鬥士,按照那個人所說,惡鬼界的那個女人他已經派天兵和鬼兵全部剷除掉了……”金成文笑道。

宋德華聽到這裏身子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那個歹毒的女人爲什麼沒來找自己的原因原來是這樣。虧他之前還一直在假裝自己成了花花公子,玩物喪志迷戀在女人堆以求讓對方減少警惕性。

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把惡鬼界的事情處理掉,可現在看來……

“師傅!”宋德華知道,除了他師傅沒有別人了。

“宋大哥,你都還沒成爲鬥士,你想不想現在就突破成爲一級鬥士?火長官跟你說過他是一級鬥士?”

金成文神神祕祕道。

“啊,對的。”宋德華不知道爲什麼金成文會這樣問。

只見金成文湊前到宋德華身邊,左右看了看道:“我跟你說,火長官老喝酒他肯定老喝醉,說的都是胡話。”

金成文的意思很明白,而宋德華則是皺眉看着,意思是什麼纔不是胡話。

“鬥士等級分七級,一級鬥士最強大,不過火長官應該只是五級鬥士,剛剛我測試過了。七級鬥士的我等級最低,不過勉強合格。”

宋德華到這裏纔算明白,隨即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走吧,幫你弄幾個鬥士魂魄。”金成文笑的開心。這讓宋德華內心在想剛剛他這樣說是報復火曉風還是隻是說說。

“去那裏搞?”宋德華沒多想,同時知道黑星基地在地果村的沙漠上,以宋德華的能力犯不着去送死,他只希望自己能夠強大,保護自己要保護的家人,朋友。

在宋德華想來要殺鬥士只能去地果村。但隨即想起金成文和火曉風說過,其實看似普通的人裏有很多也是鬥士,不知道這次金成文會帶自己去哪裏。

“跟我來!”金成文向外看了看,然後掏出一個雷達一般的東西,只見上面有幾個光芒閃爍了下,而金成文直接用手指點了點那幾個閃爍的光芒最後對着宋德華道。

說完金成文直接向雷達上顯示的位置走去,而宋德華則茫然的跟上。不得不說鬥士所代表的科技也很發達。

湖邊上正有兩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抽着煙,一臉輕鬆無比。仰頭看着天上白雲,然後吐着煙霧。

“這日子就是好過,人類比我們要懂的享受!”張雲凡輕輕道。

張天寶聽到張雲凡的話後卻是豎起耳朵聆聽四周,在確定沒有其他人後才道:“兄弟,有些話不該說還是少說的好。我們來到這個星球三年了,已經是人類,而不是鬥士了。”

張雲凡聽了卻是猙獰笑了笑“是呀,想不到這人類的女人卻是如此的美妙,三年裏我上明星,上了當官的,也上了商業女強人……什麼樣的女人都上過,味道都不一樣,妙!”

張天寶聽後也是笑了笑,是呀,這個確實是他們星球沒有的。在這裏能享受到的簡直讓他們願意放棄過去的身份,而做一名普通的成功人類。

一定要成功人類,不是成功的人類很苦逼,沒女人看得上,吃不到好東西,享受不到高等服務。

不過以他們的能力搞點錢還是很簡單的,在他們眼裏錢就是紙張,數字遊戲。

“別光說着享受的事。界主的事辦的怎麼樣了?”張天寶看着張雲凡問道。

“這個簡單,都差不多了。改造了一批僞七級鬥士在人類羣中,日後界主要將這個星球滅了也好,征服成爲奴隸星球也好,只要他需要我們動手,他們就會起到關鍵作用了。”

張天寶聽後也微笑。這次他們的任務就是要製造一批忠心的手下,利用他們來製造混亂,讓後期界主的的計劃能順利完成。

“咦?對面有個僞七級鬥士,是你的人嗎?”張天寶放眼望去,卻看到一個身穿灰色鬥服的人向他們兩走來。

“不是!我的人不會在這個範圍出現的。何況,怎麼可能把鬥服顯露出來?這是可是禁違的事呀!”張雲凡也看到這個人,驚訝無比。

什麼時候他們這些來自不是這個星球的人能隨意暴露自己身份了,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界主一直在強調的就是要低調行事,不到關鍵時候不能暴露身份。誰暴露就直接滅掉。

“喂,你究竟是誰的部下,不想活了嗎?”剛好這個灰色鬥服的僞七級鬥士已經來到他們兩人身邊。張雲凡惱怒道,如果這個人是他的手下,那麼正的該一巴掌拍死了。

“混蛋,你是想讓界主滅了你了!”張天寶見眼前這個僞七級鬥士不說話直接上前指着宋德華的鼻子罵道。 他們兩人在現實都是某工廠的老闆,平日裏都習慣這樣點着員工的鼻子罵,當下也改不了習慣,用手點着宋德華的鼻子開始罵起來。

“真確點講你們是黑界主,而不是界主。”宋德華鬱悶的很。金成文那小子自從把自己身份表明後居然變的那麼不厚道。

剛剛兩人來到這裏的時候金成文直接讓宋德華一個人上前來對付他們。宋德華又不傻,不用看這兩人都是鬥士,以宋德華的力量怎麼能一個對付兩個呢?

前面連僞七級鬥士都不是的那三兄弟自己都打不贏,何況是眼前這兩個最低等級就是僞七級鬥士的人,還兩個!

宋德華極度鬱悶的來了,越想是越鬱悶。而碰到眼前兩個黑星戰士的時候就更鬱悶了。這兩個混蛋一來就是劈頭亂罵,更是直接問自己是不是想死。

張天寶還沒反應過來,那點着宋德華鼻子的手指已經被宋德華一手捉住,在宋德華極度鬱悶的時候更是極度鬱悶的出手。

宋德華直接用力將張天寶的手指硬是拉着下去,然後喀嚓一聲折斷。

“啊!我c!”手指斷了,張天寶直接疼痛的大叫起來,淒厲無比。邊疼痛的叫嚷邊大怒罵道。

張天寶左手捂住右手,憤怒猙獰的看着宋德華,剛剛完全沒把宋德華放在眼裏,一個僞七級鬥士而已,比起一般的人要厲害很多是沒錯,但也不見得在自己這個正宗七級鬥士面前有什麼得瑟之處。

可是張天寶的大意直接讓他損失了一個手指,疼痛和羞怒更讓張天寶有種發狂的樣子。

接着他的白色鬥服出現,護肩上的圖案是一個拳頭。這代表力量。

和金成文他們接觸後宋德華也開始瞭解鬥士,護肩代表着他的力量象徵。不同能力則表示着不同的力量。拳頭自然是代表力量,而且是在一般的電腦上還要增強不少。

宋德華心裏已經知道自己面對上眼前兩個人的結果,自己肯定回被揍的。尤其是他一個身穿灰色的的僞七級鬥士,對上兩白色鬥服的七級鬥士,不死殘廢是簡單的。

但宋德華不能在金成文面前丟臉呀。想起當初自己開着車,對方還敲自己窗戶借錢來着。

如今?自己成孫子了,宋德華不得不說自己的單純善良,這輩子除了打過幾個壞人,泡了十幾個女人也就沒別的事比較過分的了。

那裏像金成文,裝的那麼深,如果不是自己宋德華住房出事情,而自己搞不定。恐怕金成文這混蛋會在自己身邊裝一輩子。

不過還好金成文還有良心,知道自己這個兄弟,能趕過來幫忙。不然宋德華就真的真的不認識金成文了。

“你們兩個一起上吧!”宋德華肯定不能讓他們兩個一起上,那真的是找死。所以宋德華決定他激將法。

他不是單純的普通人,他很特殊。而且他也不笨,吃腦子的,有智慧。那種硬碰硬的事情宋德華不去做,也不會愚蠢的去做。

張雲凡和張天寶對望一眼,然後鄙視起來。尤其是張天寶,剛剛手指斷了,好不容易緩過勁來準備把宋德華千刀萬刮,卻聽到宋德華大言不慚。

“哈哈!傻子,這究竟是誰的手下,真是傻的我都不不捨得一下子殺死他!”張雲凡先笑,看着張天寶,尤其是想到張天寶剛剛手指被眼前這個傻子折斷,那就更是好笑了。

張天寶也笑了,但他的笑是猙獰的,眼中充滿寒意的看着宋德華。

“傻子,你覺得就你這身段還需要我們兩個一起上?!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張天寶陰笑,他有一萬個方法折磨眼前這個青年生不如死。就他一個人,也許一根手指頭就夠了。

“上當了!”宋德華暗喜。內心道,我只要你上當就夠了,只要你們和我單挑,我自然有辦法對付你!

宋德華不是戰士,這一點他很清楚,他纔不會傻傻的真讓自己那麼一點力量和對方戰鬥。打是打不贏,宋德華可以智取。

貌似不是還有金成文那混蛋嗎?讓自己一個人出來,無非就是想讓自己做誘餌,然後把他們帶過去好讓金成文大顯神通。

那麼宋德華就滿足金成文,而且還是一個一個引過去。讓金成文玩個夠!

反正金成文也是搞魂魄給自己的人,所以宋德華還是很買力的,儘量配合金成文,並且以最低的危險率來換取最大的成功率。

“嘿嘿,以爲七級鬥士了不起?跟你講,我雖然是僞七級鬥士,但實話告訴你,我是龍鬥,你看到我的護肩圖案沒?”宋德華入戲了,特工擅長的就是演戲,很逼真。

張天寶鄙視看了眼宋德華,眼中這個折斷自己手指的人死定了的,不輪如何都不可能逃的。

所以張天寶耗的起,他倒是想看看眼前這個混蛋耍什麼花招,或者說張天寶可以讓他徹底死心,然後打擊他,把他手指全折斷,手腳都是。

“傻子,那個就是了力量體系,僞七級鬥士根本就沒力量體系,那只是普通圖案,傻子咯!”張雲凡偷笑,不知道爲什麼,看到張天寶手指被折斷他心裏就是有喜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