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龍一把扯下臉上的小手,氣急敗壞地吼道:「丫丫的!火鳳凰,你丫的煞不煞風景啊!難得可以偷看我們家小魔女的牆角,別擋小爺我的視線啊!!!」

金龍將火鳳凰踹到了一邊,兩眼放光地盯著寒雪,哪裡知道……

看著眼前的雪山,金龍怒!丫丫的,小爺竟然不知不覺中被人轉移了!嗷嗷嗷!果然啊……小魔女的牆角不是那麼好偷看的啊!!!嗷嗷嗷!

「該死的火鳳凰, 兵王之刀鋒傳奇 ,跑來這裡幹嘛!」金龍指著火鳳凰怒道。

「金龍哥哥~我可是火鳳凰啊~那點小傷對我來說算啥?浴、火重生一下都ok啦~」火鳳凰抬了抬下巴,驕傲地說道。

金龍翻了個白眼,一把揪下她一根羽毛,戳著她的額頭說道:「你幹嘛你幹嘛!在小爺面前炫耀你是不死身啊!活膩歪了啊!」

「木、木有~」火鳳凰抱著額頭,眼淚汪汪地撇著小嘴。討厭,又欺負她……

金龍絕對不會承認,他是把在小魔女那裡吃癟的氣撒在火鳳凰身上!

**********************************************************************************************************

「雪,你愛我嗎?」冰抱著她,輕聲問道。

「恩~我當然喜歡你啊~」寒雪隨意地應道。

冰抱著她的手不自覺地僵了僵,喜歡嗎?為什麼,不是愛呢?是他太貪心了嗎?算了,喜歡也好,至少,她喜歡自己,她會親吻自己,她依賴自己,畢竟她還小,不是嗎?也許,不久后她就會說她愛他。再也許,她的喜歡就是愛也不一定,不是嗎?冰不斷地替她尋找著理由,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理由,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冰張了張嘴,最終還是忍不住說道:「雪,能不能說句愛我?」

「冰?」寒雪疑惑地抬頭看向冰,然而他眼中的緊張和害怕讓她的心瞬間一滯。冰,你怎麼了?你在怕什麼呢?

她咬了咬唇,朱唇輕起,剛準備開口,冰驀地伸手捂住了她的雙唇,對著她溫柔地說道:「好了,不要想太多了,你只要知道,我愛你,我想要娶你為妻,想要永遠照顧你,愛護你,對你好。只要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而你所不願意的事情,我也不會逼你,因為,我不忍心,也不捨得看你為難……

寒雪靜靜地靠在冰的懷裡,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不出那句話,可是,她只知道,冰真的對她很好,而她也很喜歡他,所以,也許,嫁給他,應該是最幸福的事情吧……

「雪……」半晌,冰摸了摸寒雪的頭髮,在她耳邊輕輕喚了聲。

「恩~什麼事?」寒雪輕輕應道。

「這兩日,搬去幽冥界住吧……彼岸,她很想你……」冰輕聲道。

彼岸姨嗎?說來,這算是她最後一個親人了吧……

寒雪想了想,低聲應道:「好……」

**********************************************************************************************************************

幽冥界

寒雪步入寢宮,看著坐在床前的纖瘦的身影,眸光一閃,好似看到了以前那個熟悉的身影……

*****************************************************

「猜~猜~我是誰~」寒雪伸出小手捂住眼前低著頭細細地縫補的女子,糯糯地說道。

依舞低低一笑,伸手拍了拍她肥嘟嘟的小手,故作為難地說道:「恩~我猜猜哦~是哪裡跑來的漂亮的小公主啊~」

寒雪笑眯眯地抱著她的臉,用力地親了一口,開心地說道:「母后~~~」

依舞笑著將她抱在懷裡,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柔聲道:「讓母后看看哦~嗯嗯~我們家小雪又漂亮了呢~」

「母后也越來越年輕了呢~」寒雪小臉在她身上蹭了蹭,嗯嗯~好香~好軟~

依舞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將她抱在椅子上,拿起膝蓋上的衣服,對著她笑道:「來~小雪~這是母后替你新做的衣服,來試試~」

「好~^w^」

*****************************************************

「雪~雪~雪!」冰推了推寒雪,皺眉喊到。 「雪~雪~雪!」冰推了推寒雪,皺眉喊到。

「啊?」寒雪驀地回過神來,抬頭看到坐在床前的彼岸,壓下心中的酸澀,努力扯出一抹淺笑,脆生生地喊道:「彼岸姨~~」

床前低著頭縫補的彼岸驀然僵住了身體,抬頭看向門口的寒雪,眼中閃過一抹欣喜。

「小雪!」彼岸激動得立刻站了起來,甚至連手中的刺繡都落在了地上!

「彼岸姨!」寒雪笑著,快步向她跑了過去。

「小雪……我可憐的孩子……」彼岸抱著寒雪,慈愛地撫摸著她的頭髮。人間界發生的事情她都聽說了,畢竟白帝發動了幽冥界那麼多人去尋找金龍的魂魄,她又怎麼能不知道呢?一想到白帝,彼岸胸口一陣揪痛,心下一片悲涼……

「彼岸姨?」許是感覺到彼岸身上的悲涼,寒雪抬頭看向她,皺眉喚了聲。

彼岸回過神來,對著她柔柔一笑,帶著她進入屋中。

屋外,站在陰影處的白帝看著他們進去的身影,緩緩地轉身離去……

冰看著寒雪因為見到彼岸而漸漸展開的笑顏,嘴角微微勾起。太好了,她終於笑了,他希望,她能夠漸漸走出陰霾,快快樂樂地做他的新娘,真正幸福的新娘……

*******************************************************************************************************************

「金龍~火鳳凰~煉丹啦~金龍~火鳳凰~金……」寒雪甩著藤鞭在院子里喊著。

「來了~來了~娘親~我來了~」一陣金光閃過,金龍神鼎「轟」地一聲立在了寒雪的面前,只見金龍擺弄擺弄著他的頭髮,對著寒雪拋了個媚眼,笑眯眯地說道:「娘親啊~有沒有覺得我今天很帥啊~」


「啪!」寒雪一巴掌拍在金龍的腦袋上,對著他露出尖尖的虎牙,鄙視地說道:「帥你個大頭鬼啊!別給老娘扯開話題!說,剛剛去哪兒了,怎麼這麼久才來!還有火鳳凰,她人呢?是不是你又欺負她了!」

金龍可憐兮兮地抱著頭,齜牙咧嘴地說道:「小爺我是那種專門欺負人的人嘛~真是的,我哪裡欺負她了,我最近對她別提有多好了~」(當然,金龍所謂的好,不過就是不再揪火鳳凰的羽毛了,轉而奴役她燒火了~哎╯﹏╰悲催的火鳳凰啊~可憐滴娃兒啊……)

寒雪鄙視地看著他,瞧瞧~瞧瞧~這娃兒的世界觀咋滴就這麼扭曲啊!真不知道是誰把他教成這樣的!好吧-_-||這貨完全忘了自己的世界觀並不比金龍高尚多少,話說,金龍如今這個德行,很大一部分可是拜她這個所謂的無良的「娘親」所賜啊!!!

「火鳳凰呢?」寒雪不再理金龍那副裝可憐的樣子,看了看他的身後問道。

金龍一聽,立刻一掃剛剛的陰霾,立刻諂笑地湊到寒雪的面前,笑得那叫一個賤啊~

金龍眼珠子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地說道:「娘親哦~我告訴你哦~火鳳凰啊~她發春了!」

「啥?」寒雪囧了囧,用力地咳了咳,一本正經地說道:「金龍,注意你的措辭,不要亂說話!」

隨後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立刻湊到金龍面前,一臉八卦地說道:「快快快!金龍,快給我說說,到底是神馬情況!發春了?這裡難道還有一隻雄鳳凰不成?」

「嘿嘿~」金龍一臉賊笑,湊過來說道:「娘親啊~我和你說哦……」

********************************************************************************************************************


然而,另一邊,事實的真相是……

「啾!」一聲嘹亮的鳥啼聲在審判的法庭響起。

「不死鳥,我真的很忙,我真的不想和你打了!」火鳳凰憤怒地噴了口鳳凰金火。該死的不死鳥,竟然一看見她就非要拉著她打個不停,還非說什麼打不死的傢伙最好玩了,難得找到一個同類,就死揪著她不放了!丫丫的,誰是他的同類啊!想她火鳳凰溫柔善良,漂亮可愛,活潑開朗,和他同類才有鬼呢!更重要的是,煉丹時間都過了,她被他困在這裡這麼久,不知道會不會回去又要被金龍哥哥虐待了啊!(>_<)好吧……火鳳凰已經在金龍的淫威下被調、教出了奴性啊!

不死鳥噴了口黑色的火焰,哼了哼冷嗤道:「火鳳凰,我要說多少遍你猜能記得啊!本座可是文化人,不像你這種野獸總是直接火鳳凰火鳳凰地喚來喚去的,本座有名字,本座叫做菲尼克斯!」

「切~獸就是獸嘛~裝什麼文化人~」火鳳凰鄙視之……好吧,跟著金龍時間長了,這丫的又豈會毒舌不過那個……「文化人」?

「你!」果然,不死鳥暴走了!

火鳳凰怒,一巴掌拍了過去,於是,這兩斯又打了起來……

*******************************************************************************************************************

溟池

寒雪無聊地四處晃蕩著,不知不覺之中竟然就晃蕩到了幽冥界的禁地,溟池!

漆黑的池水深如漩渦,一眼望去,宛若無盡的黑洞,將人的靈魂攝取,散發著陣陣森寒……

寒雪暗自打了個哆嗦,搓了搓手臂,立刻準備轉身離開!艾瑪~太恐怖了哇!

然而,就在寒雪準備離開之際,一直靜靜地立於溟池中央的幽藍色的火焰動了動。

好似有心靈感應一般,就在幽藍色的火焰跳動之際,寒雪正好轉眸看向它……

直覺四周一陣吸力,寒雪直覺眼前一花,四周的景物瞬間變化。四周,是一片幽藍色的世界,雖然明明感覺不到,可是寒雪卻依舊知道,四周那攝入靈魂的寒意! 這是,在那火焰之中嗎?寒雪伸手輕輕地觸上四周跳動的幽藍色火焰,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明明是刺骨的陰寒,可是,幽冥之火好似認識她一樣,保護著她,不傷害她,甚至,還親昵地蹭著她……

驀地,寒雪的視線被一側的黑金色的身影吸引!

只見一個十多歲左右的少年閉著雙眸,安靜地端坐在那裡。烏黑的碎發灑在額頭,好看的劍眉飛入雲霄,高挺的鼻樑,薄削的嘴唇,如同雕刻的五官和鬼斧神工般精緻的臉龐。僅僅是靜坐在那裡,就如同一朵致命的罌粟,讓人明知道會萬劫不復,卻還是忍不住想要靠近!雖然年齡還小,但已可以預見他的絕對風化!

妖孽啊!!!寒雪默默吐槽,丫丫的, 晚妻 !你看看~你看看~那眉眼,一看就是和風流招桃花的貨,再看看這唇,都說薄唇的男人薄情啊!!!這丫的肯定是個冷血冷情的傢伙!不知道將來又要有多少無知少女要被這個小子給禍害了啊!

寒雪兀自打量起少年,還是不是地點點頭,搖搖頭。好吧,這貨絕對不會承認這丫的長得招她妒忌了!你看這丫的,這話怎麼聽起來就那麼陰陽怪氣啊!

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少年雖然看起來冰冷恐怖,可是她卻並不感覺任何害怕和排斥。下意識地,她想喚醒他,她想,看看他的眼睛,那應該,是很漂亮的吧……

心裡想著,寒雪不由自主地伸出手,輕輕地撫上了少年的眉眼!

他的皮膚……好涼……

寒雪用食指輕輕地描繪著少年的輪廓,痴痴地看著他……

醒來吧……醒醒,看看這世界,看看你的身邊,看看……我!

寒雪被自己心中的想法驀地嚇了一大跳,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她會想讓這個少年睜開眼睛看看她?他們明明才第一次見面,為什麼,為什麼她會有這樣的想法?

倏地,一雙猩紅的雙瞳赫然出現在她的眼神,寒雪一驚,下意識地縮回了手!

四周的景物瞬間變化,寒雪猛地睜開雙眼!怎麼會,她怎麼會不知不覺之中就到了溟池的邊上?然而她還來不及思考造成這樣的原因,便感覺腳下一空,整個身體瞬間失去了平衡,直直地朝著黑色的溟池倒去!

完了完了,悲催了,要被黑水吞了!

就在寒雪緊張地閉起眼,準備與黑水來個親密接觸的時候,一雙有力的手驀地出現在她的腰間!

白帝微微皺起了眉,像拎小雞一般將她從溟池上空拎了回來,毫不憐香惜玉地扔在了地上。

「哎喲~」寒雪磨著牙從地上爬了起來,狠狠地瞪著白帝怒道:「你……」

「誰讓你來這裡的!你不知道這裡是禁地嗎?非幽冥界者進入溟池,輕則洗去所有過去,重則……被吞噬!」白帝沒有理她,自顧自地冷冷地說道。

「額……」寒雪抖了抖,丫丫的,這個溟池這麼恐怖啊!!!好險好險~差點就沒命了啊!寒雪拍了拍胸口,安撫著她跳動的小心臟,她福大命大~福大命大啊~

白帝淡淡地睨了她一眼,冷冷地說道:「跟我回去吧!」

「哦~」寒雪乖乖地點頭,好吧,這裡他是老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然而剛走了兩步,好似想起了什麼,寒雪回頭看了眼靜靜地立於溟池中央的幽冥之火,輕輕地拉了拉白帝的衣角,小聲說道:「那個~白帝大大~那裡,還有一個人~不過他好像被困在了那團奇怪的火焰中,我們,要不要幫幫他?」

白帝前進的步子瞬間止住,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寒雪,看得她汗毛一陣陣的豎起來!

寒雪打了個哆嗦,艾瑪~這神馬眼神啊~幽冥王果然好恐怖的說……哭π_π

「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遍!」半晌,白帝冷冷地說道,語氣中夾雜著一起不易察覺的暴虐!

「額……我,我說,那,那裡有個人……」寒雪說著,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向溟池中央的幽冥之火。 孫小空再戰天宮 →_→你丫的發什麼火啊!

白帝猛地轉頭,死死地盯著幽冥之火,隨後轉頭看向寒雪,眼中帶著一抹複雜和憤怒,以及,一起淡淡的無奈……

寒雪被他莫名其妙地瞪得背脊發涼,丫的,她不會是上輩子刨了白帝的祖墳吧!否則他怎麼老是拿這麼恐怖的眼神看她啊!丫的,她肯定是天生就和白帝八字相剋!悲催啊……哭π_π

半晌,白帝張了張嘴,吐出一句讓寒雪恨不得咬死他的話:「果然,見到你就沒有好事!」


寒雪氣得差點噴出一口老血,深呼吸~深呼吸~不能和他生氣~不能和他生氣~這會兒自個兒勢單力薄的,和他吵架絕對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說不定啊……還會被這丫的一把扔進溟池也說不定!想到那個陰森森地溟池,寒雪忍不住抖了抖,好恐怖啊……冰~你在哪裡啊~快來給我撐場子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