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玩笑,司徒容清那個心機boy死了才好!死了她就HE了好不好?

十幾分鐘后,布斯雯生平第一回走進陰冷濕寒的停屍房,說的委婉點,叫做「太平間」。

威廉將布斯雯帶到司徒容清的床位,戴上消毒手套后,他拉開蓋著司徒容清的白布。

一張毫無血色的臉露出,布斯雯繞著司徒容清的屍體走了一圈,纖細的柳眉蹙起,微白的唇輕啟,「你們確定了這具屍體真的是司徒容清的嗎?」

威廉挑眉,「清秋何出此言?」

聞言,布斯雯便知道威廉還沒有派人檢查過這具屍體。

「你派人好好檢查一下司徒容清的屍體吧,我有種預感,他並沒有死。」布斯雯說完,抬頭跟威廉對視。

威廉猶豫了一下才點頭,清秋會提出這個要求,那一定是有什麼線索。

看完司徒容清的屍體后,威廉帶著布斯雯再做了一次全身檢查,確定布斯雯除了那些細胞以外便沒有其它不適后才將布斯雯送回了千冢基地。

待兩人即將分別時,威廉轉身拉住布斯雯的手,「清秋,你這個樣子我實在不放心,要不我搬到千冢基地,貼身照顧你吧。」

布斯雯想著有威廉在身邊,她也好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所以就點頭答應。

「那我這就回去收拾收拾搬過來。」

威廉有些激動地放開布斯雯的手,轉身走了一步,長野奇便環著手臂朝兩人走來。

「長野指揮。」

威廉對長野奇敬了個禮后,便錯開他肩膀準備離開。

長野奇勾起嘴角,「威廉主任,清秋是不是沒有跟你說過,非千冢基地工作人員是不得住進基地的?」

威廉僵住身子,皺起眉頭轉身看向長野奇,兩人相互看著,空氣一下子冷凝。 布斯雯越看這個長野奇越覺得他不對勁,明明是長野奇的身體,但是性格卻完全相反,要說是被人侵佔了意識,借著他的身體作亂,可是他只是殺了司徒容清等四人,對她對千冢基地都沒有殺心。

那道白光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它喚醒了真正的長野奇還是…攜帶著意識進入了長野奇的身體?

還有那個司徒容清,布斯雯努力將司徒容清的死跟長野奇性情突變聯繫起來。

想了許久,布斯雯心裡忽然生出連她自己都覺得有些荒唐的想法。

那便是司徒容清的意識進入了長野奇的身體,而且還把他自己的肉身給殺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女主的清白給的是…司徒容清!

布斯雯心裡咯噔一下,用著長野奇的皮囊來佔有女主,這個司徒容清實在是太噁心了!

「清秋,你說是不是啊?」長野奇有力的左臂緊緊桎梏著布斯雯的細腰,說話的語氣極近威脅意味。

布斯雯蹙起眉頭,十分厭惡擱在腰間的手,不過她還是極力保持著溫和的面容。

「基地確實有這種規定。」

話落,長野奇得意地看著微微失落的威廉,但是當他還沒得意多久布斯雯下一句話就讓他變了臉色。

「不過,基地並沒有規定工作人員的伴侶不可以住進基地。」

布斯雯說完,眼神疏離地看著長野奇,扳開長野奇擱在腰間的手,然後走向威廉對他溫柔一笑,「威廉,如果說…我宮清秋現在就要跟你結婚,你願不願意?」

威廉沒想到布斯雯會忽然來這麼一招,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清秋不是喜歡長野指揮嗎?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怎麼會?

長野奇大步向前扯起布斯雯的手,「你瘋了嗎?」

布斯雯好不畏縮地直視著長野奇的眼睛,一字一頓無比肯定道,「威廉他長得漂亮,人也很好,對我更是無微不至,我想嫁給他,聽清楚了嗎?長野奇?」

長野奇被氣笑了,「宮清秋,沒想到你是個三心二意的女人,昨天在床上不斷地說著愛我,怎麼才過了一天你就迫不及待勾引其他的男人了?」

威廉愣在原地,原來那些痕迹是長野奇弄的!

布斯雯冷哼一聲,「有嗎?不好意思,我忘了。」

「你!」

長野奇加大手中的力氣,將布斯雯的手腕捏的生疼,布斯雯忍著痛,轉頭對威廉大聲道,「威廉!你答不答應!」

啪!

長野奇推開布斯雯,直接甩了她一巴掌,「不要臉的女人,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三人僵持在廣場上,路過的工作人員見情形不對一個個都圍上來。

布斯雯捂著臉直直瞪著長野奇,臉上火辣辣的疼讓她徹底對長野奇失望了。

威廉將布斯雯攬到懷裡,「只要你是認真的,那我娶你。」

長野奇指著抱在一起的兩個人,氣惱得五官極近扭曲,「好!宮清秋,你不要後悔!」

說罷,長野奇大步離開。

布斯雯將臉埋進威廉胸前,她沒有哭,只是覺得有點疲憊。

威廉將她打橫抱起,在工作人員的目光下抱著布斯雯進了宿舍樓。

走到基地大門口的長野奇兀地回頭,看著威廉的背影,鳳眸閃爍著邪戾的光芒。

第二天,布斯雯跟威廉去了結婚登記處,早上剛領了證,下午兩人結為夫婦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總部。

柳慧賢等人對此是驚訝多過於祝福,他們都沒想到前些日子還跟長野奇在一起的宮清秋居然會跟威廉結婚!

千冢基地的人並不了解宮清秋跟長野奇的事,聽到兩人結婚後,都積極給兩人送祝福。

由於蒼龍號計劃還在緊張執行中,布斯雯作為總監是沒有空舉辦婚禮的,所以就簡簡單單地領了證,讓威廉名正言順地入住千冢基地陪在她身邊。

一連半個月,長野奇都沒出現在她面前,這讓布斯雯安心不少,蒼龍號的計劃也進行得極為順利。

莫喬西站在卡爾文主機控制台前,將基地研發出來的呂薩斯系統構造圖片調出來,布斯雯熟練地敲擊著鍵盤將圖片翻轉側翻來回看了好幾遍后,才鬆了一口氣,「蒼龍二號的機身製造出來了嗎?」

莫喬西翻開文件看了下,然後道,「已經差不多了,呂薩斯系統也正在調試裝配中。」

布斯雯扶著下巴,點點頭。

濃密的睫毛下帶出青黑的眼帶,莫喬西有些憂心地問,「博士這半個月來都是在工作室工作,都沒回過宿舍休息,現在蒼龍二號的核心裝置已經基本成型,博士可以安心去睡個好覺了。」

布斯雯在心底吶喊,她當然想回宿舍好好休息啊,可是她怕半途中長野奇會忽然出現,然後…GG。

「不用了,等蒼龍二號成功出台並測試成功后我才能安心,畢竟我們也無法預料斯坦爾星人的動向,得時刻做好準備。」

重生之美人兇猛 布斯雯揉了揉有些發酸的眼睛。

莫喬西十分佩服地點了點頭,宮總監真偉大,這種舍小家為大家的奉獻精神值得他好好學習!

(布斯雯內心:mmp!該死的主線劇情!把姑奶奶整的好慘!)

「對了,威廉主任怎麼沒跟博士在一起?」莫喬西這才發現平時跟宮清秋形影不離的威廉消失了一個早上。

布斯雯一邊翻看著筆記本一邊道,「物質研究中心的尾康博士已經把碎片上的宇宙物質分析出來了,威廉替我去取資料。」

滴滴…

布斯雯拿起桌上隔著的通訊器,打開就看到疾剛信的臉,「宮博士,生物研究中心關於人類變異蝙蝠體的研究已經出來了,請您下午到空中基地來一趟。」

「好。」布斯雯應了一聲后便合上通訊器,想到下午會碰到長野奇,心裡不免有點忐忑,那個侵佔了長野奇身體的人為何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行動?

太過於風平浪靜反而是危險臨近的徵兆!

布斯雯閉上眼睛,深深吐納了一口氣后才將筆記本交給莫喬西,「我下午不在基地,你好好監督蒼龍二號研發進程。」

「明白。」莫喬西抱著筆記本退出了卡爾文室。 莫喬西走後,威廉正好拿著一大疊分析資料進了卡爾文室,布斯雯接過資料,對他溫柔地笑了笑,「辛苦了。」

「為了你,我不辛苦。」威廉從背後抱住布斯雯的腰,將頭擱在布斯雯肩上,懶洋洋地呼了一口氣。

布斯雯全身僵住,杏眸微微眯起,奇怪,這半個月以來威廉跟她相敬如賓,沒有經過她的允許他從來不會跟她這麼親密地接觸。

許是感受到了布斯雯審視的目光,威廉鬆開布斯雯的腰,往旁邊站了一點,「不好意思,我有點累才會這樣做,你不要介意。」

布斯雯揉了揉太陽穴,可能是她最近神經太過緊張,對什麼都很敏感吧。

「沒事。」布斯雯坐到辦公椅上開始翻動著資料,威廉坐在對面拿過最近的一本筆記本翻看著。

當他看到布斯雯病情記錄時,蔚藍色的瞳孔驟縮,眼睛隨之睜大。

布斯雯見威廉的神情有些不對勁便問,「你怎麼了?」

威廉合上本子,不自然地笑了下,「沒什麼。」

布斯雯扁了扁嘴,回到文件中,「對了下午我要去一次空中基地,天重會來接我。」

「你不能去!」威廉拍桌站起來,陡然拔高的音量嚇得布斯雯身子一抖。

布斯雯緩下心神后,蹙起眉頭,「疾剛總監親自提出的邀請,又是關於蝙蝠人的事情,我一定得去。威廉,你今天怎麼怪怪的?」

「我跟你一起去吧,我擔心你的身體。」

威廉神情一頓,眼神飄忽一陣后便隨便敷衍一句。

布斯雯微微搖頭,「我看你這些日子沒日沒夜地陪著我,都沒休息好,這樣,你下午回宿舍好好休息,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可是那長野奇也在空中基地。」威廉擔憂地看著布斯雯。

布斯雯抿唇沉默許久,才道,「沒事,空中基地那麼多人,想必他也不會那我怎麼樣,我就去跟疾剛信開個會而已,你不要緊張。」

威廉繞過桌子,抓住布斯雯的手,「不許去!」

「威廉,你到底怎麼了?從物質研究中心回來就跟變了個人…」

說到這裡,布斯雯眼神頓住,心底開始對威廉產生懷疑。

威廉連忙鬆開布斯雯的手,「我就是太擔心你了而已,你別多心。」

布斯雯垂下頭,斂下眼底的異色,默默點頭。

威廉在原地立了一會兒,見布斯雯神態自若地看著資料,便鬆了口氣,大步出了卡爾文室…

下午一點多,威廉陪著布斯雯走到基地廣場,一架純白色的戰鬥機從空中緩緩降下,接著機艙門打開,一身姿挺拔的男子跳下機艙,環抱著頭盔朝布斯雯走來。

布斯雯看清那人長相后,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怎麼會讓長野奇接替天重?

「清秋…」

長野奇見布斯雯窩在威廉懷中,本來神采奕奕的鳳眸一下子失去了焦距,變得暗淡無光。

布斯雯用意識感應著銀之戒。

個人屬性子系統

美貌:10

智慧:40

長野奇好感度:50

司徒容清好感度:10

過了半個月,司徒容清的好感度還剩十點,應該是那次她選擇跟威廉結婚才降低了司徒容清的好感度,這些正好證實了長野奇的身體被司徒容清的意識佔領著。

總部醫院關於司徒容清屍體的檢查她也看過了,確實是司徒容清的,如果她沒想錯的話,那道白光跟長野奈子的聲音就是司徒容清為了霸佔長野奇身體所設出來的一個局!

也就是說現在的長野奇就是司徒容清,想要降低司徒容清的好感就是要虐長野奇!

「怎麼是你?不是天重來接我嗎?」

布斯雯疏離地看著長野奇。

長野奇面色微白,「我跟天重商量好了,我來接你。你…」

觸及到布斯雯厭惡的眼神,長野奇的臉變得更加白了。

簌簌…系統屏幕出現

您是要讓長野奇送您,還是等天重?

選項一:讓長野奇送

選項二:讓天重下來接。

布斯雯存了個檔,選擇了第二個。

系統提示:男主好感-5。

司徒容清好感+5

瓦特!不是虐長野奇就可以降低司徒容清好感嗎?布斯雯瞪大老眼,一臉懵逼地看著數據。

無奈之下,布斯雯重新讀了個檔,選了第一個,數據才正常變化。

系統提示:長野奇好感+5、司徒容清好感-5。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萬分肯定的答案是錯誤的?

「清秋,你不能跟他走!」

威廉拉住布斯雯的手,厲聲喝到。

布斯雯被威廉突兀的吼聲驚到,這還是那個溫柔儒雅的威廉嗎?

「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去。」布斯雯咽了口口水,提議道。

威廉這才平和下來,由於一陣后才點頭答應。

長野奇想到大家說的那些話,神色更加灰暗,他轉身陰沉著臉上了戰鬥機。

布斯雯在威廉的攙扶下登上戰鬥機,兩人坐在後面。

布斯雯偷偷看了前面的長野奇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幻覺,這長野奇的眼睛里好像蒙了一層厚厚的霧氣。

他這是在傷心嗎?

………………空中基地

「B1甲板已經打開,逐燕號請從B1甲板進入基地。」

婉轉動聽的女聲從控制屏幕中傳出,長野奇眨了幾下眼睛將眼中的霧氣收回去后才操縱著逐燕號從甲板滑行進去。

三人下了飛機后,天重、長君兩人已經在機庫的空地上等著她們。

布斯雯在天重長君的帶領下再次來到了這個防衛軍總指揮室,疾剛信坐在會議桌邊,面容還是一如既往的嚴峻冷肅。

「宮總監!」

指揮室的人齊齊向布斯雯敬了個禮,布斯雯回之以淡笑。

眾人坐定后,疾剛信才將蝙蝠人的分析資料遞給布斯雯。

布斯雯將大致內容看了一遍。

鬼萌小小妻 人類異變而成的蝙蝠人只是簡單擁有了蝙蝠人形態,並沒有擁有蝙蝠人的體質,其腦部空洞,所有腦子都被剜去,成為了無意識的行屍走肉。

「斯坦爾星人是想操控這些人類異變體為他們當炮灰?」

布斯雯捏住資料,義憤填膺地看著眾人。

實在太可惡了!入侵地球也就罷了,居然對人類做出這麼毫無人道的事情!

「宮總監,還有一份資料。」

疾剛信將剩下的資料遞給布斯雯,「我們從point6H1地區的那次爆炸產生的碎片中發現了跟千冢基地爆炸時一樣的物質。也就是物質研究中心發現的宇宙異物質。我們還在殘骸中發現了…晶元…」

話落,威廉擱在桌上的右手不禁動了一下尾指… 那個地區本就是形同於美國矽谷一般,周圍遍布了各種高科技研發產業,殘骸中發現晶元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