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王賠笑點頭,眼底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光芒。

「來人。」

隨著閻王的命令,一胖一瘦兩名小鬼從殿外跑了進來。

閻王道:「貪財、好色,你們馬上送天師前往幽冥山。」

「謹遵閻君法旨。」兩小鬼得令。

而李沖則眨了眨眼睛,貪財好色?這地府小鬼的名字可是真夠奇葩的,先前那兩個叫進來進去的就已經很意外了,這又來了個貪財好色?!

而且,簡直是鬼如其名啊。

名為貪財的小鬼,是個胖子,想來貪了不少錢財,否則哪能像陽間那些貪官一樣,吃得滿肚肥油?

而名為好色的小鬼,則恰恰相反,是個骨瘦如柴的瘦子,想來是精氣耗費不少啊,眼圈發黑,腳下虛浮,明顯是腎精不足,嚴重腎虛啊。

這名,起的有深度,有意思。

饒有興緻的看著兩個小鬼,李沖道:「行,前面帶路吧。」

出了閻羅殿,在貪財好色兩小鬼的引領下,李衝來到了一片空地之上。

可是,當他來到這兒的時候,就愣了。

「我靠,我沒看錯吧,那是飛機?地府也有飛機?」

貪財點頭哈腰一副哈巴狗的模樣道:「回天師的話,這的確是飛機,但與陽間的飛機有所不同,它的速度可是相當快的,就如方才閻君所言一般,若是前往萬里之外的九幽之海,乘坐它只需一個時辰。」

李沖驚訝不已。

萬里只需一個時辰?他方才還以為閻王會用什麼傳送陣或者瞬間轉移之類的神通才行,原來是坐飛機啊。

不得不說,自從華夏成了世界頂尖大國以後,科技發展的相當迅猛,啥都與世界接軌了,想不到連地府都用上高科技了,果真牛叉的不得了啊。

「嗯,不錯。」李沖滿意的點頭。

他倒是不擔心陽間的小丫頭,畢竟地府一個月,陽間也才一天而已,所以他時間充足的很。

地府的這架飛機,與陽間的普通飛機有些區別,倒是有些像軍隊的戰鬥機,通體黑色,在機身處還有三個森然大字——閻君號。

看到這,讓他有些哭笑不得,這老小子還挺享受,還弄了個私人飛機。

飛機的內部很寬敞,很奢華,就像總統套房似的,相當的享受,而且裡面什麼都有。

當他上了飛機,看到兩旁身穿有些暴露服裝的妙齡女子,不,準確的說,應該是妙齡女鬼時,整個人都傻了。

「這老小子,也太會玩了吧,連空姐都有?」

半晌后。

李沖斜躺在沙發上,悠閑自得,兩名妙齡女鬼一個按揉著他的肩膀,而另一個,則在輕輕敲打著他的腿。

遠處的好色時不時的將目光偷瞄過來,看的李沖一陣惡寒。

不過說起來,這兩個妙齡女鬼實在有些慘不忍睹,年紀倒是小,但長相實在有些不堪入目,這讓他對閻王那老小子的審美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呃,你們還是該幹嘛幹嘛吧,本天師想休息一會。」打發了兩個妙齡女鬼,李沖閉目躺在沙發上。

可心裡卻是有些著急,一來是牛遠山夫婦的魂魄,二來是自己父母的下落。

如今,牛遠山夫婦魂魄已經知曉,是被黑羅剎勾了去,只要從其手中將兩人的魂魄救出,就能將其救活,不過,至於父母李鐵城和王桂芝,卻是一絲的消息都沒有。

大概過了五分鐘左右。

「天師,幽冥山已經到了。」

李沖睜開眼睛,有些驚訝,這麼快? 聽了十三姨的話,羅陽笑了。

就算可以給羅陽做神仙,現今他也還沒有能力收拾第十塊木炭。

何況他還得用第十塊木炭去牽制十大聯盟,就算有那個能力,也還不會對第十塊木炭動手。

「十三姨,我儘力吧。」羅陽說道。

「不是儘力!小子,你一定要把它困住!」十三姨輕剔柳眉。

若羅陽能自如運用腦海里的神秘金光,那就有可能收拾第十塊木炭。

可惜那種神秘金光是怎麼回事,羅陽還沒有弄清楚。

現今都沒有空閑去專門研究腦海里的金光。

跟十三姨聊了幾句,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取出一看,原來是那個日苯領隊依夜布泊打來的。

接通了電話,只聽依夜布泊說道:「羅先生的,你到了沒的?」

看樣子依夜布泊等不及了,羅陽說道:「依夜布泊先生,現在就過去。到了再說。」

結束了通話,見十三姨好奇的望過來,羅陽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先去跟花襲伊在一起。

到了這種時候,十三姨也沒什麼好想的,只好等到晚上,再要求羅陽把第十塊木炭帶走。

其實就算再纏著羅陽,如果羅陽還是要幫第十塊木炭,十三姨也改變不了。

分別前,十三姨又叮囑道:「小子,你千萬要看住它。」

羅陽點頭道:「十三姨,包在我身上。」

眼看就要把很多秘密都解開,羅陽有點興奮。

重生之爲自己活 特別是木炭的秘密,在羅陽看來,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知道的特別多。

至於了解木炭到底是什麼。

現今羅陽已跟第十塊木炭在一起,但都還不清楚它到底是什麼東西。

以前認為木炭是死的,哪知是活的。

第十塊木炭又不肯說,羅陽只有找別人來打探。

我可能是個假王爺 走進房間,羅陽說道:「木炭兄,我們出發吧。」

第十塊木炭急於要找夜傀,好像對去十生宮總部沒那麼感興趣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得到夜傀,那對第十塊木炭而言是很重要的。

出了酒店,來到停車場,上了車。

羅陽說道:「木炭兄,我不敢保證來的人就是那個日苯收藏家。」

若是頂替的人,那這次見面就不會有什麼收穫。

第十塊木炭沒有應聲,羅陽又說道:「木炭兄,要是來的是別人,那就還找不到夜傀。」

爺的寶貝:腹黑王爺萌寵妃 重生之超級游戲霸主 聽了后,第十塊木炭冷道:「你沒見過那個日苯收藏家?」

聽這話,好像第十塊木炭和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不認識。

要是相識,也不用這樣問。

但還不能確定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會不會是008等人的老大。

一道師太和花兒還在那個神秘社團的人的手裡,羅陽略有顧忌。

跟一道師太和花兒的關係不算好,雖說拜師並非真心實意,但也算有點師徒關係。

是以,羅陽也不忍看一道師太和花兒被殺。

只是現今也沒有空閑去救一道師太和花兒,只能等待時機。

「木炭兄,我只跟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的手下打過交道,還沒見過他。我擔心他找個人來假冒他,我們都無法辨別出來。」羅陽說道。

第十塊木炭沒有說話,就可知道它也確認不了。

過了一會子,聽第十塊木炭冷道:「那我把來的人都殺了!」

羅陽連忙道:「木炭兄,別急。等我來處理。需要你出手的時候,你就出手。你得聽我的指揮。」

至於要用什麼方法來辨別來者的真實身份,羅陽有辦法。

不錯,就是讓來者吞服主僕丸。

可在一般情況下,來者不可能輕易吃羅陽給的藥丸。

這麼一來,又兜回了原點:就是要找個合理的借口來讓來者吃主僕丸。

如果找不到機會,那可能就要憑感覺來辨別來者的身份了。

有時候,一個眼神,或一句話,或一個動作,都會透露出人的心思。

通過觀察,至少可以看出來者是不是個大人物。

比如那個神秘日苯收藏家,能使動很多人,這就說明他的身份地位不會低。

每當羅陽要求第十塊木炭聽話時,第十塊木炭就會很惱火。

這一次也不例外,冷哼了一聲表示不滿。

隨即惱道:「我不是你的手下,你不要命令我!」

羅陽笑道:「木炭兄,我倆是合作關係,你想找到夜傀,就得聽我的指揮。要是出了麻煩,失去找到夜傀的機會,那你不要怪我。聽明白了沒?」

早已看出了第十塊木炭的弱點,羅陽很有把握讓它聽話。

結果正如所料,第十塊木炭心裡應該不服,但不敢再那麼強硬的頂嘴了。

不過還是嘮叨道:「你要是不幫我找到夜傀,那你就死定了!」

這種嚇人的話,羅陽聽了並不會放在心上。

雖說第十塊木炭有點兒厲害,可羅陽也不用擔心什麼。

畢竟至少可以跟第十塊木炭打個平手。

「木炭兄,我已說了。如果來的是假冒的人,那肯定找不到夜傀,你也怪我?」羅陽冷笑道。

第十塊木炭沒有應聲。

「木炭兄,我說了,我跟你是一夥的。十大聯盟想要滅了我。你要幫我。我也幫你。這是互利關係。」羅陽好心的說道。

「哼!你只要幫我找到夜傀,我就幫你滅掉十大聯盟!」第十塊木炭說道。

聽這話,羅陽暗吃一驚。

單憑第十塊木炭此時的能力,想要滅掉十大聯盟,恐怕還不易。

找到夜傀就能提升很多實力?

忽然之間,羅陽在想夜傀會不會跟魂珠一樣,都是力量的攜帶者。

如果吸收夜傀的力量可以變強,羅陽也想試一試。

不管怎麼說,羅陽可以輕易找到兩樽夜傀。

心裡好奇,羅陽問道:「木炭兄,夜傀很強大?」

第十塊木炭扭頭看車窗。

「木炭兄,如果夜傀那麼好,別人不會先使用?」羅陽說道。

見第十塊木炭還是不應聲。

羅陽又接著道:「木炭兄,我的意思是,你找回夜傀,可能也沒有什麼用了。別人把夜傀的精華都拿走了,那還有用?」

第十塊木炭轉頭瞪了羅陽一眼,冷道:「你只要幫我找出夜傀就行了!其他的事不用我管!你想對付十大聯盟,就幫我找出夜傀!」

說話間,已快到約定的酒店。

羅陽還沒找到辨別來者身份的最佳方法。 透過飛機的窗戶向外看,天空依舊一片昏黃。

一座座山包坐落在下方,周圍沒有任何花草樹木,顯得極為荒涼。

「嗯?」

李沖瞳孔猛然一縮。

以他的視力,自然看的清下方一切,然而,當他不經意看到那一座座山包時,臉色有些難看。

那山包,竟是由無數的白骨骷髏構成,森然觸目!

「轟隆~」

驟然間,下方的大地發出一聲聲劇烈的轟鳴。

循著聲音大致的方向望去,一個超過十米的牛頭巨人出現在下方遠處。

「這……就是黑羅剎嗎?」李沖忍不住震撼。

黑羅剎,本體是一隻牛頭怪物,彎彎猙獰的尖角彷彿能刺破蒼穹,那一對眼珠子比臉盆還要大,充滿著煞氣,巨大的鼻環穿過它的鼻子,呼吸間噴出濃烈的白氣,使得周圍的空氣都一陣扭曲。

不光如此,那副龐大駭人的身軀,如同擎天柱,每一寸肌膚呈現漆黑髮亮的顏色,顯得極為壯實。

它每走一步,都會帶起巨大的轟鳴,猶如地震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