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小7的!”我道。

“你等我一下。”他說道。

警局跟這個酒店離的很近,十分鐘後,林小凡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道:“沒有重大的消息,自殺謝罪。”

我把手機遞給了他,道:“這是陳鎖發給我的短信,你看看就知道我爲什麼這麼着急了。”

林小凡接過了短信,他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越看臉色越沉重,我用一分鐘看完的東西,他看了五分鐘,甚至還坐在沙發上抽了一根兒煙,對我說道:“你怎麼看?”

婚內戀寵 “你先說你的看法。”我道。

“這個短信,倒是可以解釋小7爲什麼突然那麼着急着去那個地方了,在最後幾天,她被詛咒了。可是我想不明白的是,她被詛咒跟走有什麼關係?難道她想要逃離這個地方,認爲這樣就能擺脫詛咒?”林小凡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這樣,小7被詛咒了,然後有人告訴她,想要擺脫這個詛咒,就必須去桂林的某個地方,她走,是因爲自救。”我道。

“然後呢?”林小凡問道。

“我認爲,告訴她的,是曉曉,雖然我不能有直接性的證據,但是我認爲,就是這樣,這是我一個男人的直覺,或者說第六感。”我道。

“可是我們目前沒有曉曉聯繫了小7的證據啊,成,我們暫且認爲,你說的曉曉因爲情字報復小7這個動機是存在的,那麼,她怎麼聯繫到的小7呢?”林小凡道。

“從這個短信,就可以看出來,這個我一直忽略掉的東西,小7也是個寫作的,她的作品上以前附帶的有她的羣,只需要進羣,就可以找到小7的qq,然後聯繫上她,在聯繫上她之後,或者說小7失蹤之後,對方只要把小7的qq拉黑了,qq可是有個選項說,從對方列表裏刪除自己的,那麼,這邊兒找不到蛛絲馬跡,很正常。”我說道,這也是剛纔陳鎖說了一句,不想讓小7寫鬼故事我纔想起這個非常簡單的事兒,小7也是一個寫手,也是公共人物,假如曉曉想要找到她,真的不難。

而我在以前考慮的,竟然只是佛山離阜陽有多遠,兩個素不相識的人聯繫起來有多麼的難,看來之前的我真的慌了神,而人不能慌,一旦慌起來,會忽略掉,會錯過很多的東西。

“你說的這個,還真的存在這個可能性,那麼現在看來,那個曉曉,真的是要馬上找到了。”林小凡站了起來,繼續說道:“我回一下警局,發個協查通告,先找到那個蔡桂芝再說。”

“成,你快點,真不行的話,我可以陪你去佛山。”我說道。

可是林小凡走到門口的時候,忽然回頭問了我一句:“小7是怎麼被詛咒的?”

他輕輕的一句話,讓我如遭電擊一樣的愣在了那裏,剛纔那自以爲得到了巨大收穫的喜悅在瞬間崩塌,我甚至想抽自己兩耳光,是不是太想當然了,太粗心了,竟然能忽略掉這麼重要的一環?!

現在所有人的詛咒,是因爲小7的手稿。

可是小7被女鬼找上門的詛咒,是因爲什麼?!她的手稿是在失蹤後寫的,總不能說,她被她自己的手稿給詛咒了吧?

我站在那邊苦笑。

林小凡站在門口搖頭,道:“真他孃的麻煩啊!”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我剛纔還認爲有收穫事情出現了轉機,現在才發現我今天得到的東西,讓整件事情變得愈加的撲朔迷離,更加的複雜。

真累。

約炮有風險,大家需謹慎。 「行!不過你先換了你這身衣服吧,看著怪彆扭的,我冥王殿的右護法竟然送快遞了,發出去,估計那群傢伙得笑死!」秦穆然看著雷凱這身裝扮,打笑地說道。

「對哦,等等我,我去去就來!」

雷凱看了自己這一身,要不是為了忽悠下秦穆然,打死他都不會穿,沒想到還是被秦穆然輕易給揭穿了,當即便是回到車裡,迅速地換了一身自己長穿的衣服,當換了衣服出來以後,雷凱整個人的氣質又變了,儼然成為了無數女人心目之中的白馬王子。

「嘿嘿,這樣就明顯看著舒服多了嘛!夏國,我的妹子們,你雷哥哥來了!」

雷凱臉上露出了極其淫.盪的笑容,只要是個人都知道,這個傢伙現在腦子裡絕對沒有想什麼好東西。

「走吧,少在這裡給我丟人了!當心警察叔叔把你抓起來!」秦穆然給了雷凱一個大大的白眼后,便是捧著那包裹向著保安部里走了過去。

來到保安部的健身室裡面,秦穆然很利索地便是打開了包裹。

包裹裡面是一個鐵箱子,但是秦穆然卻是知道,這個鐵箱子可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不僅堅硬無比,而且還能隔絕機場X射線的檢查。

秦穆然輸入了冥王殿的通用密,「啪嗒」一聲,鐵箱子的兩個鎖扣彈了出來,緊接著,鐵箱子的上半部分也順勢彈了起來。

鐵箱子裡面的東西,頓時便是映入到了兩人的眼帘之中。

鐵箱子不小,第一眼便是看到了最上層的金屬生物支架,這可是伊萬澤雷亞最新研製出來的,採用了生物模擬,可以說全世界,就他這一件,而就是這一件足夠讓徐虎如同正常人一樣的行走,而且沒有絲毫的違和感!這種精湛的技術,除了世界級的武器大師伊萬澤雷亞,沒有人能夠做的出來!

小心翼翼地拿出金屬生物支架,秦穆然將箱子里的夾層打開,緊接著,一個讓秦穆然都要忍不住屏住呼吸的東西進入到了他的視線之中。

只見在鐵箱子的夾層裡面,靜靜地躺著一把通體黝黑的刀刃,哪怕如今只是看了一眼,都能夠感受到他的銳利,以及那攝人心魄的寒意。

「這把刀……」

秦穆然忍不住地將刀刃拿了出來,入手很涼,但是同樣的也很重,秦穆然拿著覺得剛剛合適。

拼接上刀柄,秦穆然手中的這把刀便是完成了。

「嗡!」

秦穆然隨意揮舞了下手中的長刀,只聽得耳邊傳來了輕微的低鳴聲,這正是銳利的刀刃劃破空氣傳來的聲響。

「我去,這刀感覺也太好了吧!」

不光秦穆然對這把刀愛不釋手,就連不擅長用刀的雷凱看到伊萬澤雷亞的這把刀后,雙眼也是僅僅地盯著,眼中充滿了喜歡。

這,根本就不能叫做一把刀,簡直就是一個件完美的藝術品。

「釘子,來,去給我找些鋼管還有大石頭過來!」

秦穆然看著一旁的丁自苦,說道。

「啊?然哥,你要這些幹嘛?」丁自苦看著秦穆然把玩著手中的大刀,有些不解地問道。

「我要來試刀,你快去找些!」

秦穆然有些迫不及待。

「啊?好,我這就去!」

丁自苦看秦穆然這樣的迫切需要,當即便是撒著腿向著健身室外跑了過去。

沒過多久,丁自苦便是帶著幾個人抱了不少的鋼管還有石頭過來。

「然哥,大石頭是沒找到,板磚倒是找到了幾塊。」

丁自苦將這些放下,額頭上已經滲出了汗珠。

「板磚啊,算了吧,湊活著用吧!」

秦穆然多少有些失望。

聖皇起源 當即,他便是在丁自苦不解的目光下,手持著黑色的長刀,對著面前的板磚看了下去。

他用力很輕,幾乎就是以長刀的自重落下,一道寒光閃過,耳邊傳來啪嗒一聲,只見面前的板磚已經被劈成了兩半!

「我去!這是怎麼做到的?」

丁自苦嘴巴張大,難以置信地看著秦穆然。

要知道,板磚雖然不怎麼堅硬,但是劈下去的話,總會有聲響的,可是秦穆然手中的這把刀實在是太鋒利了,鋒利的一刀下去,便是連板磚都沒有發出脆響就分成了兩半掉落在了地上。

「好刀!」

秦穆然是越用越滿意,他總算是知道伊萬澤雷亞為什麼那麼跟他說了,看來不光是他很滿意這把刀,就算是這把刀的製作者——伊萬澤雷亞也是很看好的。

「雷凱,你再那根鋼管讓我試試!」

秦穆然對著雷凱,說道。

「好咧!」

雷凱也很好奇這把刀究竟有多麼的鋒利,當即便是從地上拿起一根鋼管,然後雙手分別持著兩端,對著秦穆然說道:「老大,來吧!」

「鏗!」

秦穆然單手發力,肌肉在剎那繃緊,手持著長刀,凌空劈下。

一道寒光閃過,雷凱手中的鋼管有如被刀切紙片一樣,輕而易舉地便是被劈成了兩半。

雷凱看著手中那被劈成兩半的鋼管,鋼管被切開的兩端極其的平整,彷彿根本就不是被劈開的,而是事先就是這個樣子的。

「然哥,這次伊萬澤雷亞可是弄出一個好東西了啊!」

雷凱一臉羨慕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嘿嘿,這個老傢伙總算是做出一件滿意的武器了!好刀,好刀!」

秦穆然說著,便是走到了雷凱的身邊,然後手一伸,直接就是揪下了雷凱茂密頭髮上的一根。

「哎呦!然哥,你揪我頭髮幹嘛!」

雷凱疼的連忙揉了揉頭髮道。

「看著啊!」

秦穆然拿著從雷凱頭上揪下來的頭髮,將手中的長刀豎了起來,然後用嘴一吹,將頭髮吹向了刀刃。

「嗡!」

耳邊傳來一聲輕響,緊接著,那根黑色的頭髮便是迎著刀刃直接斷裂成了兩半!

吹毛斷髮,這是古代最簡單的來檢驗一把兵器鋒利不鋒利的方法,而秦穆然手中的這把刀恰恰完全符合!

「好刀啊!好刀啊!」

秦穆然用手摩挲著長刀,眼中滿是欣喜。

「老大,這把刀還沒有個名字呢!要不你取個名字唄!」

雷凱看著秦穆然,笑道。

「我正有此意! 撩婚 此刀黝黑深沉,色澤光亮,若是陽光照射其上,反射出一種獨特的光質,有如陽光破曉,那麼就叫破曉吧! 金色綠茵 劈開黑暗,一刀破曉!」

秦穆然揮舞了下手中的長刀,長刀頓時發出嗡嗡的低鳴,似乎對於秦穆然給他起的這個名字很是開心。 「老大,破曉借我玩玩看唄?」

雷凱看著秦穆然,眼睛之中滿是羨慕地問道。

「行!」

秦穆然點了點頭,便是將手中的破曉刀扔給了雷凱,雷凱接住刀柄,就在接住破曉刀的剎那,雷凱的臉色都變了,雙手急忙握住破曉刀的刀柄,臉色漲得通紅。

「嘭!」

雷凱一個沒有握住,破曉刀的刀尖掉落在地上,地磚直接便是承受不住,碎石濺射而出,龜裂開來。

「我的天!老大,你丫的是不是變態的,這麼重你都揮舞的起來!」

不拿不知道,一拿嚇一跳,原本他捧著包裹的時候,覺得還能承受,可是單手拿刀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的臂力根本就不夠,如此重量承受不住。

「一般一般,你以為哥的武器是那麼簡單的貨色啊!伊萬澤雷亞這一次可是該給我弄了個好東西!」

秦穆然笑著便是走到了雷凱的身邊,拿起豎立在地磚裡面的破曉刀,握在手上有些不舍。

「老大,這一次我好不容易來了夏國,我可不想回去了,我就跟你在夏國混了!」雷凱看著秦穆然說道。

「少來,你還是回去吧,我在夏國你也看到了,噥,就這裡,我就是一保安!」秦穆然示意雷凱看了看周圍。

「什麼?老大,你竟然當保安?」雷凱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會是這裡的保安,不過看了看丁自苦的制服,確實是保安部的人員啊。

「要不然呢?咱這要文化沒文化,要人脈沒人脈的,回來就只能夠噹噹司機,做做保安然後再泡泡美女總裁了!」秦穆然一邊說著還不忘一邊裝個逼。

「卧槽?你連總裁都泡?真假的?」雷凱瞪大了眼睛看著秦穆然問道。

「那必須的,哥什麼時候騙過你!不吹牛逼,這個公司的總裁就是我老婆!」

秦穆然看著雷凱,嘚瑟地說道。

「吹什麼!然哥,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結婚了,但是你老婆好記得聽霜姐提過,叫什麼陸傾城吧,開玩笑,她會是這個公司的總裁?」

雷凱笑了笑說道。

「這位兄弟,你說什麼?我們陸總是然哥的老婆?」

這個時候,一直待在旁邊不說話的丁自苦卻是瞪大了眼睛盯著雷凱,那眼神,彷彿就是一頭大象都能夠活活瞪死的那種。

「啊?你們陸總就是陸傾城?」

雷凱愣了愣看著丁自苦,同樣的意外與震驚。

「對啊,不然呢?」

丁自苦有些尷尬,因為之前秦穆然就跟他們說過他老婆是陸傾城,可是當時所有人都覺得秦穆然是在吹牛逼,現在通過雷凱這邊看起來,貌似陸傾城真的是秦穆然的老婆。

我的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盛康集團的終極冷艷女神,0緋聞的美女總裁陸傾城竟然早就已經嫁給了秦穆然!

這是一個什麼情況?這要是讓盛康集團的人都炸了是嗎?

「那個釘子,你別這麼看著我,我不是早就告訴你們了嘛,只是你們不相信我而已。」秦穆然表示自己這個鍋不背。

「我們當時都以為你在吹牛啊!」丁自苦也沒有想到秦穆然說的是真話,饒是任何一個盛康的人,都覺得秦穆然說的不是真的。

不過現在細細回想起來,秦穆然這一路在公司的肆無忌憚,似乎背後都有一個人在罩著,那好像就是盛康集團的總裁!

試想想,一般的人剛進公司就打了銷售部的主管還能夠跟個沒事人一樣的,有誰?

試想想,一班的人能夠在一天之內調兩個部門?調部門有這麼容易的嗎?

現在一切都已經順理成章了,秦穆然的老婆是陸傾城!

「然哥,你真的牛逼!」

丁自苦不由自主地給秦穆然豎了個大拇指。

「低調,不過我和傾城結婚的事情,就你們兩個知道,其他人就不要傳出去了。保密,保密!」

秦穆然想了想對丁自苦說道。

「我懂,我懂!」

丁自苦連連點頭,甚至此時他都有些慶幸當初跟了秦穆然,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是總裁的老公!

「那個雷凱,走,我帶你去個地方!」

秦穆然對於自己的寶刀很是喜歡,便是將他放回了原來的鐵箱子裡面,鎖在了保安部的辦公室里,然後便是帶著雷凱離開了保安部。

剛剛在保安部的時候,秦穆然便是收到了劉嘯發過來的簡訊,是龍鱗今晚要舉行慶功宴,剛巧今天雷凱到了,秦穆然便打算帶著他一起去看看。

來到龍鱗,在狐狸的帶領下,秦穆然等人來到了龍鱗總部旁建立的大酒店!

此時,酒店的大廳裡面已經是人山人海,龍鱗如今滅了青龍幫,風頭正盛,所有的人都顯得有些意氣奮發。

當看到劉嘯和秦穆然走了進來后,頓時喧鬧的眾人紛紛安靜了下來,然後剎那一起站起來,喊道:「嘯哥,然哥!」

「呵呵,兄弟們都坐下吧!今天沒有外人,咱們不用這樣!」

劉嘯不愧為大哥,待人這一方面確實是不錯,而且現在的他也逐漸習慣了大佬的身份,舉手投足間霸氣十足,越見成熟。

「然哥,要不你上去說兩句,開個場?」劉嘯看著秦穆然,問道。

「不了吧,畢竟你才是龍鱗的老大,以後得你管著,你開場比較好一點!」

秦穆然搖了搖頭道。

「然哥,我雖然是龍鱗的老大,但是沒有你,就沒有現在的龍鱗,而且兄弟們都很敬佩你,想要聽你說兩句!」

劉嘯清楚自己的定位,自己的一切都是秦穆然給的,若是沒有秦穆然,恐怕他早就死了。

「對啊,然哥,你是不知道,你現在和小道就是龍鱗神話般的人物,滅了青龍幫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你還是上去講講吧!」

白羽站在一旁,看著秦穆然說道。

「然哥,你就別推辭了,就上去說兩句吧!」

狐狸看著秦穆然,也是建議地說道。

「既然這樣,我就卻之不恭,上去講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