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門落鎖之後,小貝瞧見韓若樰臉色陰沉,聲音不覺帶了一絲忐忑。

「你也能看出娘不高興?」

韓若樰決心好好教育一番小貝,可此時看見他臉上有些驚慌的模樣,不覺又嘆了一口氣,拉住他的手拉到自己身邊。

「小貝我且問你,你就這麼想讓娘親和你乾爹成親嗎?」

「我……」

似乎是韓若樰的神情過於鄭重,小貝低了頭,輕聲開口:「狗娃,二丫他們都有爹,我也想要有個真正的爹,而且,大家都說乾爹喜歡娘,我不想讓別人罵娘是沒有男人的賤皮子,乾爹對娘好,你們成了親,就沒人敢欺負我們了……」

韓若樰怎麼也沒有想到才三四歲的孩子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聽到最後她竟覺得一陣鼻酸。

她前世生活在軍旅,又是受人尊敬的軍醫,從來就沒有人敢像韓家村這些人一樣欺負自己。

還以為從她穿進這裡以來改變了家裡的處境,已經不會讓人欺負小貝,誰知道小貝的心裡還是落下了陰影。

「乖兒子,是娘親疏忽了。」

韓若樰將小貝緊緊地摟在懷裡,過了片刻又鬆開他,看向他的眼睛:「乖兒子,娘知道你是心疼娘,可是娘也要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想要不被人欺負,除了自己強大起來,根本就沒有別的辦法。」

「可是娘,我們又該怎麼才能強大起來呢?」

小貝眨巴著眼睛看著韓若樰,清澈的眼睛裡帶著迷茫。

他覺得自己娘親已經很強大了,可是韓家村還是有人想歪招欺負他們,在他小小的腦袋裡他覺得這是因為自己沒有爹的原因。

韓若樰又怎麼會看不出小貝的心思?她抬手揉了揉小貝的腦袋:「乖兒子我問你,狗娃有爹有娘,村裡就沒人欺負他們了嗎?」

小貝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便搖了搖頭:「村頭三娃子家跟狗娃家關係就不好,我聽狗娃說他們因為一個玉米棒子還打起來過。」

韓若樰又問道:「那你見過有人欺負村長家孩子嗎?」

「這倒是沒見過……娘的意思是說,村長家有地位,所以旁人都不敢欺負他家的孩子?」

小貝恍然大悟,眼神也逐漸變得篤定起來:「娘,我知道您說的是什麼意思了,我以後再也不撮合你跟乾爹了,我要好好讀書,考功名,做百姓愛戴的大官,再也不叫任何人欺負娘親!」

見小貝立刻便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韓若樰心頭頓時鬆了一口氣,她再次揉了揉小貝的腦袋,笑道:「那娘就等著我的乖兒子當大官那一天!」

因為給林浩峰的這個插曲,不知不覺這一日竟然就這麼過去了。

遠處太陽已經西斜,韓若樰想了想,覺得自己現在趕去醫館,醫館沒什麼人,小貝此時也背書正起勁,不適合打斷他的積極性。

反正葉芷芳現在也不在醫館,她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到了晚上,韓若樰給小貝洗了腳又給他講了一些睡前故事,便哄他上床睡覺。可是小貝卻突然抱住韓若樰的腰一臉為難的說:「娘,可是我還是很喜歡乾爹怎麼辦?」

原來小傢伙兒心裡還想著這事呢!

韓若樰無奈的給他掖了掖被子:「傻兒子,娘親只是讓你不要再撮合我們,沒說不讓你繼續喜歡你乾爹啊!」

「娘親,你最好了!我最愛你了!」

小貝聽了這話,如釋重負坐起身子給了韓若樰一個大大的吻,便乖乖的躺下睡覺。

寶貝,乖乖讓我寵 看著乖兒子閉著眼睛還一臉高興地樣子,再想到他剛才說的話,韓若樰摸了摸自己的臉,嘴角忍不住翹了起來。

在林浩峰跟前說「最喜歡」,在自己跟前說「最愛」,愛和喜歡自然不一樣,這孩子真是鬼精鬼精的!

第二天清晨天一亮,韓若樰便早早地起來做了飯。

待飯菜燒好,她正要去叫乖兒子起床,剛出了灶房,便看見小貝揉著眼睛朝她走過來:「娘,您今天怎麼起來的這麼早?」

「娘昨天沒去醫館,今天自然要早點過去。你呢,娘還以為你這個小懶蟲有沒有醒呢!來,娘給你打水洗臉。」

小貝聽了這話趕緊拉住去給他舀水的韓若樰,奶聲奶氣的說:「娘,從今天起我也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讓娘親幫我了!」

「可……」

韓若樰剛想說他還小,等以後大點再讓他自己動手,但對著小貝一臉認真的表情,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睡覺前,她對小貝講的故事便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她當時講這些雖然也有教育小貝自力自強的想法,可真的看見自家乖兒子聽進了自己的話,不免又覺得小貝現在這麼小就讓他什麼都自己做,未免有虐待兒童的嫌疑。

這邊韓若樰正想著,小貝小小的身板已經端著比自己身體還大的木盆走到了水缸那裡。

他踮起腳尖,從裡面舀了一瓢水倒進盆里,便蹲下身子像個小大人一樣有模有樣的洗起臉來。

見此,韓若樰彷彿看見了前世的自己。

她小的時候,家裡也是從小便教育她自立自強,若非因為小時候被嚴格要求,她也不會成為軍營里人人敬佩的軍醫。

一時間,韓若樰嘴裡的那些話不由自主的便咽了下去。

小貝能有這種自制力,在這個階段的小孩子里實在是一種極其難得的品質。

她之前果然是太過溺愛孩子,總覺得自己的孩子就該好好捧在手心裡,不讓他受一點苦,如今看來,自己什麼都親力親為差點就要阻礙了他的發展。

「娘親,你看我自己也能洗臉!」

就在此時,小貝用毛巾擦了一把臉,滿臉興奮地仰著小臉向韓若樰邀功。

「乖兒子你真是太棒了!今天你的碗也交給你刷!」

「小貝不僅要刷自己的,還要將娘親的也刷了!」

看著小貝一臉自豪的模樣,韓若樰心中觸動,搖頭道:「那可不行,你都說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娘也要自己做,你呀,不讓娘幫忙,已經是在幫娘親的忙了。」

小貝將韓若樰的話思索了一陣點了點頭:「娘親放心,等小貝再長大些,就能幫娘親更多的忙了。」

一念至情深 兩人吃了早飯,小貝果然主動地去刷自己的碗。

韓若樰見他小心翼翼一臉認真的模樣,心中暗想除了從這方面培養小貝獨立,是不是應該給他找一個老師專門學習武術,畢竟功夫這種東西是要從小時候培養的。

而且,她雖然有些功夫,卻實在不宜這般公開的教。

韓若樰帶著小貝來到醫館的時候,醫館剛剛開門,小馬和店裡的夥計見到她立即打招呼,不一會兒賬房先生便將昨天的賬本和銀子給她拿了過來。

先前葉芷芳管賬,賬面上天天都是漏洞,還以為自己看不出來,現在老先生的賬,韓若樰眼睛都分外輕鬆。

「昨日我沒來,先生辛苦了!」

賬房先生連忙擺手:「掌柜的說笑了,這本就是我分內的事情,怎麼會辛苦呢。」

韓若樰點點頭,見他似乎欲言又止,便直接開口:「老先生有什麼要說的,可以直說。」

聽了這話,老先生這才露出了擔憂的神色:「掌柜的昨個沒來是不是葉家裡又鬧了?前幾天的事我也聽說了,掌柜的你可要小心他們報復啊!」

韓若樰心頭一暖,露出一個感激的微笑:「勞先生掛記,不過您不必擔心,不會有什麼事的。」

「哎,好,掌柜的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老先生信了韓若樰的話,神情一松便離開,只是他走之後,韓若樰臉上的笑卻慢慢的淡了下來。

她說是不擔心,可總得防備一些才好。 方逸天走出辦公室後跟林淺雪打了個聲招呼,說他出去一趟,林淺雪還沉浸在方才被唐怡紅撞見與他在一起纏綿的羞赦中,因此聽了他的話之後也沒有多說什麼,便是點頭應了聲。

方逸天乘電梯一直下到了一層樓,走出電梯后便是看到了林曉晴正在大廳內等著他,看到他下來后林曉晴嫣然一笑,滿臉的歡欣之色。

「走吧,去哪裡呢?」方逸天招呼了聲,便與林曉晴朝著外面走去。

「你送我去藍天培訓公司那邊吧。」林曉晴一笑,嫣然說道。

「呃?去哪裡幹嘛?莫非你要參加什麼培訓?」方逸天詫聲問道。

「不是我,是我部門的成員在那邊參加公司組織的培訓,我得要去看看她們的一些情況。」林曉晴解釋說道。

「噢,那好吧。不過我可不知道路,一會兒你指著往哪邊走就是。」方逸天笑了笑,走出華天大廈后便將車子開了過來,待到林曉晴坐上了車后驅車離開了華天大廈。

在林曉晴的指引之下,方逸天驅車朝前飛馳,談話中他也了解到林曉晴主管的部門下的一些前台小姐比方李小曼她們就是在那邊參與培訓。

「曉晴,最近工作忙不忙?」方逸天看向林曉晴,問道。

「還好啦,忙是忙了點,但是也很踏實。」林曉晴微微一笑,美眸一轉,看向了方逸天,說道,「逸天,你有一段時間沒有來公司了,是不是有什麼事啊?」

「前段時間我去了趟美國,昨天剛回來。晚晴,這段時間一直都沒時間好好陪你,真的是很愧歉。」方逸天謙聲說著,心中也是覺得很歉然。

林曉晴一怔,便是莞爾一笑,說道:「逸天,你不要這樣說,我知道你很忙,不可能有那麼多時間陪著我。只要你不離開我,我心中想著你就感覺很滿足了。」

方逸天笑了笑,說道:「不管如何,是我不對,以後我會多抽出點時間來陪著你,彌補我以往的過失。」

林曉晴點了點頭,美麗的臉上綻放著歡喜的笑意。

不到半個小時,方逸天在林曉晴的指引之下已經是驅車來到了這家培訓公司,方逸天將車子停在一旁,對林曉晴說道:「到了。」

「逸天,你要是有事那麼你先走吧,一會兒我自己打車回公司好了。」林曉晴說道。

「沒事,我等著你吧。反正你上去了也不久,等你出來了我再跟你回去公司。」方逸天說道。

林曉晴臉色一喜,便是笑著說道:「那、那你等一會兒,我很快就會下來。」

說著,林曉晴正欲走下車,然而這時方逸天卻是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林曉晴臉色一怔,她回頭一看竟然看到方逸天湊過身來,張口吻住了她那嬌艷性感的紅唇,接著方逸天便是一笑,說道:「去吧,我等你。」

林曉晴嬌美的臉一紅,便是點了點頭,走下車后朝著這家培訓公司走了進去。

………………

方逸天坐在車內,等待的過程中他掏出根煙抽著,裊裊煙霧升騰而起,映襯著他那張略顯懶散之態的臉。

林曉晴屬於那一類早熟而又體貼的女人,她年輕美麗,沒有任何關係背景之下依靠自己的雙手努力打拚,一步步的去實現自己的價值,憑著她的美麗與成熟,只要她願意那麼她完全可以去依附某個大款,成為一隻籠子里的金絲雀。

但她並沒有,遇上方逸天之後卻是心甘情願的與方逸天在一起,就算是方逸天陪伴她的次數不多她也沒有任何的怨言,她也知道方逸天身邊還存在著不少女人,可她也沒有問起過,她用她的行動來包容並體貼著她所愛著的男人。

因此方逸天心想著今晚得要好好陪著林曉晴,除了林曉晴之外,冰美人夏冰也是他的女人,方才跟林曉晴談話的時候他才知道夏冰這段時間去外地出差了,還未回來公司。

還有悍妞關琳,柳玉,雲夢這些女人,她們也是在天海市,也是藍雪與慕容晚清她們還未知道的。

這當中,方逸天最為關心的是林曉晴與柳玉,特別是柳玉,身邊帶著詩詩這麼一個孩子,靠著她的一份工作來維持著這一切,極為辛苦。

其他女人,比方雲夢有著自己的公司,市值數千萬;夏冰身為華天集團人力資源部的部長,年薪近百萬;關琳的父母都是在省廳工作,官家子弟,生活條件也很優越。

唯獨柳玉與林曉晴的相比之下要差一些。

因此方逸天也打算找個時間去看望柳玉母女兩人,留給柳玉一筆錢,讓她跟詩詩的生活能夠更好。

方逸天也很想去看看雲夢,畢竟雲夢現在也是懷著他的孩子,但今天已經是臨近傍晚,他打算明天一早再去雲夢的公司找雲夢,陪伴在她身邊。

正想著,便是看到林曉晴從裡面走了出來,她看到方逸天在打開窗子的駕駛座上抽煙發愣,便是禁不住一笑,說道:「逸天,你在發什麼呆呢?不會是看到哪個美女了吧?」

「是啊,還真是在看著一個大美女呢,看得我為之心動不已。」方逸天一笑,懶洋洋的說道。

「是嗎?哪個美女有這樣大得魅力啊?」林曉晴說著,眼眸中也禁不住的閃過了一絲幽怨之色,便是舉目四望,看看這四周是否真的有個讓人心動的大美女。

「你別張望了,這個美女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呢。」方逸天一笑,說道。

「啊——」林曉晴反應了過來,美麗的臉泛起了陣陣羞紅之態,便是惱嗔說道,「你壞蛋,開我玩笑。」

「哈哈,上車吧,我們走。」方逸天朗聲笑著說道。

林曉晴點了點頭,便是打開車門坐進了車子裡面。

「曉晴,還是住在以前的地方吧?今晚我去串串門跟你談點人生理想?」方逸天一笑,轉頭看向林曉晴,說道。

「嚀——」林曉晴禁不住嬌嗔了聲,沒好氣的說道,「就你還能談什麼人生理想,分明是不懷好意。」

「那我就不懷好意吧,說起來我是真的想你了呢。今晚我去陪陪你,好么?」方逸天一笑,便是柔聲說道。

林曉晴禁不住咬了咬牙,美麗的臉一陣羞紅欲滴,卻是禁不住的點了點頭。 從韓若樰開醫館以來,漸漸地也有了一些妙手回春的名聲,有人來益生堂專門就找她看病。

昨日沒來,竟有好多病人專程今日又趕來。

被他們這麼信任著,韓若樰自然也不想辜負他們。擔心自己走的太早,會有病人再次白跑一趟,便想要一直留在醫館。

可是小貝卻一心想著林浩峰一定將野兔都打好,只等他們回去,在醫館怎麼也坐不住,

「娘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回家呢?」

下午不到,小貝便在韓若樰的跟前一遍又一遍的詢問。

「等娘將這些病號的藥方開了,咱們就回去。」

韓若樰當然知道自家乖兒子的心思,只是她此時實在脫不開身,無奈之下只得讓小馬先帶著他上街逛逛。

到了太陽偏西,韓若樰剛寫好手裡的最後一張藥方,小馬便帶著小貝回來了。

「都去哪玩了?」

韓若樰見小貝滿頭大汗站起身剛要給他擦了擦頭,小貝立即便接過手帕強調:「娘,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小貝自己擦。」

「韓大夫,您這兒子這麼懂事,長大了絕對不是一般人啊!」

房內的抓藥的人聽到小貝的話當即誇獎起來。

「那是,我將來是要考功名當大官的!」

韓若樰見小貝被人這麼一誇,越發自豪,自己臉上的笑容也深了幾分。

「好了,你不是要回家嗎?咱們這就收拾收拾回去。」

「耶!太好了,可以回家吃兔肉了!」小貝立刻歡呼起來。

見韓若樰牽著小貝就要離開,又有人問道:「韓大夫,您咋不住在醫館呢?這來回跑的多不方便,再說了,您一有事不來,我們看病都不方便了。」

「承蒙大家看的起,其實我們益生堂里張大夫的醫術也是極好的,大家大可以放心的讓張大夫開藥方。」

張大夫是韓若樰專門請來坐診的大夫,當初她接管益生堂,還欠了大夫的工錢,她聽說城裡有位張大夫醫術高明,只不過不被人所知,便專門去請了過來。

事實也確實如此,這位張大夫雖然不是祖傳行醫,卻也確實有幾分醫術,凡是他看過的病人不是徹底好了,便是病情減輕,不過短短一個月時間便已經有了口碑。

也正是因此,韓若樰才會大力推薦張大夫。

不過也正如那人所說,其實她也考慮過搬到醫館來住,可是醫館畢竟是子人家的房子,若是自己真的搬來這裡,韓家村的房子定會被人佔了去。

而且韓家村的後山上她還種了那麼多的草藥,住在韓家村無論是種植還是採收都是極其方便。

左右斟酌之後,韓若樰最終選擇暫時還住在韓家村。

「娘,若是乾爹真的打了十隻野兔,你就全都給我做了吧?」

回去的路上,小貝極其興奮,反覆央求韓若樰。

「十隻都做了你知道要多少人才能吃完嗎?」

「我們可以讓狗娃家也來吃啊!」

鄭氏與他們一同坐在馬車裡,聽到這話,不禁笑著插嘴:「小貝啊,就是我家都來吃,也差不完呀,再說這做飯看起來輕鬆,實際可是很累的,你娘累了一天,你就忍心再讓你娘給我們這麼多人做飯?」

小貝被鄭氏這麼一問,這才意識到自己只顧著自己竟然忘了娘親的辛苦,趕忙對韓若樰道:「娘親我錯了。」

瞧見他耷拉著腦袋,韓若樰忍不住撲哧一笑當即將他摟在懷裡:「你是娘的乖兒子,你想要什麼,娘自然是會盡量滿足,可是就跟酒瓶子裝酒一樣,什麼都該有個度啊,我已經給你乾爹交代過了,頂多抓三隻野兔,以後想吃了娘親再給你做行嗎?」

「我聽娘的!」

小貝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兒,立刻扁頭答應。

「小貝娘,還是您這種讀書人懂得多,時時刻刻都不忘教育孩子。」

鄭氏真心實意的誇讚韓若樰。

一想到當初她對韓若樰妒忌的發狂,心裡便覺得愧疚無比。

人家本就是官家小姐,從小學的,見的都跟她這種鄉下人不一樣,自己當初妒忌她真是昏了頭。

現在小貝娘又不計前嫌給她找了工作,還幫自己減了肥,自家男人對她比從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鄭氏十分清楚這一切都是小貝娘帶給自己的,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盡心儘力為她做事,好好報答與她。

馬車很快便到了韓家村,韓若樰一走到門口便看見林浩峰手裡提著四隻肥碩的野兔等在門口。

「乾爹!這兔子好肥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