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剛立馬調轉車頭,朝着厲行遠的公司開去。

凌一一直以為厲家三少爺上班的地方,應該是厲氏集團,可等到了之後,她才瞪大眼睛。

「恆遠集團」她默默地念出來這幾個大字。是在裏面做什麼呢?難道是個小小的管理層?不對,以厲家的實力,怎麼得也是個中上,雖然他人已經那樣兒了。

看着眼前這座宏偉的建築,驚得說不出話來。

「所以……厲行遠在這裏上班?」

「是的,夫人。」阿剛還是一板一眼的回答。

凌一咂咂嘴:「嘖嘖,牛啊!」

阿剛將凌一帶進去,一樓的前台小姐姐在看到阿剛帶着一個漂亮女人的時候,都睜大了眼睛。

「哇塞,那是阿剛的女朋友啊!好漂亮啊!簡直美若天仙。」

「是啊!沒想到,一向悶葫蘆的阿剛,竟然找了這麼漂亮的女朋友,嘖嘖,看不出來呢!」

「哼,什麼漂不漂亮,也就那樣。」一個穿着暴露的女人走過來,很不屑的冷哼一聲。

阿剛聽到他們的議論,回過頭來,瞪他們一眼:「想要保住工作,就別亂說話,這是老闆娘。」

「啊!」那些前台妹子們不可置信的看着凌一,大有一種,這怎麼可能是老闆娘的意味。

凌一從他們的眼神里,看出了疑惑,震驚,嫌棄,妒忌還有憤怒。

凌一就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嫌棄個什麼東西?你家老闆是天上的神仙嗎?能被老娘看中,那是他的福氣,也不知道他上輩子是不是拯救了銀河系,才會遇到她這樣的天才美少女。

凌一在心裏還沒有腹誹完,就聽到了前台妹子嫌棄又充滿酸意的聲音:「嘖嘖,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凌一:「……」

我特么,就是好氣。

關鍵是,剛剛還誇她長得漂亮的那個女人,直接嫌棄的捏著鼻子:「這牛糞不光長得丑,還臭,可惜了我們總裁那朵美麗的牡丹花了。」

凌一:「……」

臉上笑嘻嘻,心裏MMP.

合著她的美貌是分人的?跟阿剛她就是絕世美女,天女下凡,跟厲行遠,她就成牛糞了?嘖,這雙標,執行得還真是到位。不過,看在他是老闆的份兒上,就勉為其難的接受吧!

她轉頭,笑嘻嘻的看着那幾個前台妹子,單手插進褲兜里,另外一隻手輕輕點着桌面。

「哎喂,你們總裁那朵鮮花,還真的就只愛我這堆牛糞。怎麼樣?是不是特別嫉妒?是不是特別羨慕?是不是想要打我啊?」凌一一邊搖擺着腦袋,一臉的挑釁,一邊跟他們做了個鬼臉:「今天的天氣怎麼這麼好啊!好的遭人嫉妒呢!」

前台妹子們氣得臉都要綠了。

凌一見他們氣了,心裏也滿意了。不錯,今天來這裏,還順便懟了一群不知好歹的女人。

「夫人,電梯到了。」阿剛站在電梯口,摁著電梯按鈕。

那幾個前台妹子看凌一這坨牛糞終於要走了,心裏送了口氣,這女人,太不要臉了。

凌一轉身,正往電梯口走,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

那幾個前台妹子心裏一個咯噔:這又是怎麼了?

他們剛這麼想着,就見凌一又開口了:「哦,忘記告訴你們了,你們的老闆娘我,挺記仇的。一會兒啊!我要去跟我老公吹吹枕邊風,讓他把你們這群不知好歹的女人給辭了。」

這女人,未免也太囂張了吧?誰給她的狗膽?敢在這裏大放厥詞?前台的幾個女人氣得憤怒不已。

其中一個膽子大一些的女人,也是這6個前台里長得最好看,穿着最暴露的女人走到凌一的身邊,用一種藐視的眼神看着凌一。

「你以為就憑你的幾句話,總裁就會把我們辭了嗎?想得美。」

「哈哈。」凌一突然又笑了起來,她轉身走回來,看着那個衣着暴露的女人:「我沒有想得美啊!我是憑實力的,誰讓我每天跟你們總裁睡在一起呢!」

「你……」女人氣得說不出話來,她每天打扮得這麼火辣,就是為了引起老闆的注意,沒想到,連老闆的面都見不到。現在,卻被這個又丑又壞的女人捷足先登了,她是真的氣不過。

「你說你是老闆娘就是老闆娘了?憑什麼?你有證據嗎?」那女人咬牙,趾高氣昂的看着凌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下了飛艇,小茂便直接買好工具,跑到附近的洞窟里挖石頭。

當然,為了更輕易的找到,小茂還讓路卡利歐出來幫忙一起找。

在洞窟里找了一周,進化用的那些石頭倒是找到了很多個,但是與自己神奇寶貝們相互有所感應的進化石也只找到了一塊而已。

路卡利歐看著小茂道:『這個地方已經沒有與這塊石頭散發出一樣的波動了。』

小茂看著自己手裡剛挖出來的東西道:「看來下次我們應該去更大的洞窟才行了。」

「fulaki」那我們走吧。

小茂點了點頭道:「嗯,走吧。」

出去后小茂收起工具來到神奇寶貝中心,洗了個澡重新換了葯和繃帶再換了身衣服后便離開神奇寶貝中心找人幫忙加工這塊石頭。

他們找到的進化石正好與沙奈朵相呼應,小茂看著沙奈朵脖子上的瑪瑙項鏈,就讓人把那塊進化石鑲嵌在那個項鏈上。

項鏈的打造需要幾天的時間,所以小茂便住在神奇寶貝中心裡等著。

小茂在神奇寶貝中心裡停留了幾天。

過了幾天,他的項鏈終於好了,正準備去拿的時候,他路過密阿雷道館門口,看著從天而降的小智,小茂無奈的拿出神奇寶貝球道:「沙奈朵,使用念力。」

出來的沙奈朵使用念力輕鬆的把小智給接住。

「fulaki」他還真是多災多難啊。

小茂聽到月精靈的話后瞬間失笑。

得救了的小智一抬頭,只見小茂正抱著胸看著他,隨即雙眼發光,直接跳了起來,「小茂!」

小茂看著他,無奈扶額道:「不先打聽一下道館的事情就直接衝進去,除了你還真的沒人會這樣了。」

小智鬱悶道:「可是我挑戰過的道館也沒有要得到四個徽章才能進行挑戰的規則啊!」

小茂點了點頭道:「作為道館訓練家,這樣的規則的確不符合要求。畢竟開設道館的主要目的就是幫助新人訓練家能夠更好的掌握神奇寶貝對戰而設定的,這樣反而違背了開設道館的初衷。」

小智苦惱的看著小茂道:「那現在我該怎麼辦啊!」

小茂聳了聳肩一臉我也無可奈何的開口:「按道理來說這樣的事情應該要彙報給聯盟的,但是現在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至於你要怎麼辦……」小茂挑了挑眉看著他,「你不會因為這樣的原因就放棄了吧。」

小智充滿鬥志的開口:「當然不會!既然這樣,那麼等我拿到四個徽章的時候我再來這裡挑戰!」

「那我就祝你好運了。」小茂拍了拍小智的肩膀隨後背對著他抬手揮了揮走了。

畢竟他還要把項鏈拿回來。

而在他們附近,一位金髮戴著眼鏡的少年和一位金髮戴著挎包的女孩正好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拿到項鏈,小茂便把項鏈給沙奈朵戴上,而屬於他的那枚超進化鑰石則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了一個淡紫色的手環。

手環上有一枚像是彈珠一樣的珠子,而對應時另一邊也有一個與珠子一樣大小的凹槽。

因為小茂想,既然有沙奈朵的超進化石,那麼應該一定會有艾路雷朵的超進化石,就算沒有,也應該還有其他神奇寶貝有,所以完全不要在意。

小茂把手環戴在左手上緊貼著他手腕處的護腕。

離開后的小茂路過一個對戰場地,停下腳步,小茂雙手抱胸的看著裡面的對戰。

小茂看著與小智戰鬥的希特隆和坐在觀戰區看比賽的柚麗嘉道:「我記得剛剛路過密阿雷道館門口的時候看到過旁邊有這兩人。」

「fulaki」那傢伙總有辦法與人進行對戰。

小茂看著小智緩緩開口:「誰說不是呢。」

隨後看著突然出現的三人組,小茂嘴角微抽,「果然,這三個傢伙也跟了過來。」

「fulaki」陰魂不散。

小茂倍感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看著皮卡丘被果然翁的表面塗層反彈的攻擊擊中后,聽著小智的一番話,月精靈的耳朵抖了抖,隨後抬頭看向某一棵樹。

「fulaki」那裡有東西。

「嗯?」小茂順著月精靈的視線看了過去。

眯了眯眼睛,小茂便看到一隻藍色的,但是頭上卻被白色的東西遮蓋住了面貌的神奇寶貝。

小茂看著樹上的神奇寶貝道:「看樣子好像是一隻神奇寶貝。」

當小智他們再一次攻擊時,看著被再一次被反彈回來的攻擊,小茂突然看向樹上的那隻神奇寶貝。

只見那隻神奇寶貝突然跳出來直接幫皮卡丘擋下了反彈回來的攻擊,但也因此露出了它原本的面貌。

小茂饒有興趣的挑了挑眉看著上空道:「居然是呱呱泡蛙嗎。」

隨後小茂就那樣站在一邊的樹下看著他們把火箭隊三人組給打飛。

※※※※※※※※※※※※※※※※※※※※

今天辭職了,現在正在與一些人聚餐,都是些想要辭職的人啊

過了今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蕭何回來已經是半夜了!

他以為沈溫婉已經睡下,就拿出鑰匙打開房門偷偷潛入房間,哪裡想到,沈溫婉根本就沒有睡!

沈溫婉瞪著他冷聲問道:「你去哪裡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蕭何笑道:「剛才有個朋友找我……所以回來晚了!老婆,我絕對沒有在外面亂搞!」

沈溫婉瞪著他,往常這種情況,蕭何是要跪搓衣板的!

然而這次,沈溫婉竟然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跟他嘀咕了一句:「睡覺吧!」

然後她躺下就睡了!

蕭何苦笑了一聲,也躺下睡覺,他自然知道沈溫婉現在是什麼心思!

一定是很想跟他說,蕭何,我們離婚吧!

但沈溫婉不是絕情無義的女人!

她身上的傷是蕭何治療好的。

這段時間,蕭何對她也不錯。

那個神秘的蕭公子,對她雖然有很大的吸引力,然而依然還是沒法讓她堅定的做出與蕭何離婚的決定。所以她現在的內心十分矛盾,難受!

……

第二天,一大早,蕭何起來就看到沈修一群人都在圍著手機看新聞!

他上前一看,原來是自己離職的新聞已經傳遍全國了!

「震驚!華夏軍主突然離職,這背後有什麼隱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