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兒,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的,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沐雲軒的女人,就算是把天捅一個窟窿,也有爲夫盯着。”

“哇!爹爹,孃親,你們好恩愛哦!”

夜空裏的藍音石的白光裏出現了蘇齊笑眯眯的身影。

“你這個臭小子,都什麼時辰了,你還不睡,是不是很久沒有被老孃打屁股了。”

蘇紫陌一看,深夜兒子還沒有睡,頓時怒火就上心頭了。

“孃親,齊兒知道你在擔心齊兒,可是齊兒也擔心孃親和爹爹啊!”

蘇齊心裏在想,要不要把天地神宮的事情告訴孃親和爹爹。 算了,還是不要了,孃親知道了又該擔心了,她還是先查一查天地神宮的事情在告訴孃親和爹爹。

“齊兒,你要多加小心,庚桑瑤已經知道你去找生死魔圖了,她會一路派人劫殺你,爹爹和你孃親把這邊的事情辦完以後就去找你。”

沐雲軒說道,看着兒子每次都平平安安的出現在他面前,他真的很欣慰,齊兒真的能獨擋一面了。

“爹爹,你就放心吧!齊兒身上有乾坤藍寶瓶,打不贏的時候,齊兒意念一出,誰也拿齊兒沒辦法。”

說着,蘇齊還拿起乾坤藍寶瓶晃了晃。

“你啊!就是這張嘴厲害,記得,一定要吃飽穿暖,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惹事生非。”

蘇紫陌再次提醒道,不過她知道,說了也是白說,以齊兒的性格,想讓他不要多管閒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孃親,齊兒自有分寸,孃親你就不要擔心齊兒了,齊兒長大了,孃親要是這樣總耳提面命,別人會笑話齊兒的。”

“在老孃的眼裏,你永遠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屁孩。”

蘇紫陌瞪了兒子一眼,她好像抱抱她的小開心果。

都很久沒有給他們兄妹三人做好吃的了。

“那是因爲你是我老孃呀!孃親,你不是說過,人只要心裏滿懷信念和堅定就一定會成功的,齊兒的心裏也是這樣的,爲了活着回來見孃親和爹爹,齊兒一定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蘇齊又看了看,沒有看到馨兒,他眉頭皺了皺。

“爹爹,孃親,馨兒呢?”

蘇齊好想馨兒,他都快三個多月沒有見過他的寶貝妹妹了,不知道馨兒是長高了還是變瘦了。

“齊兒,馨兒睡着了,明天在讓你看馨兒。”

沐雲軒笑了笑,他們三兄妹的感情好得令人羨慕。

異世無冕邪皇 “啊!”蘇齊一聽,水亮的大眼裏瞬間暗淡無光,他今晚就想見馨兒,他現在有很多珍貴的藥材,馨兒的身體,他也可以幫馨兒調理了。

“爹爹,孃親,那你們也早點休息。”

蘇齊有些悶悶不樂的收回藍音石。

“唉!齊兒,孃親話還沒有說完呢?”

蘇紫陌跺了跺腳,“這孩子,就不能多聊一會嗎?”

蘇紫陌喉嚨有些酸澀。

“陌兒,齊兒人雖小,但他做事沉穩,又聰明伶俐,做事也很懂分寸,你啊!就不要太過於擔心了,巫族設下無數陷阱,都被他給解決了。”

沐雲軒扶着她往房間裏走去。

“在懂事的孩子在當孃的眼裏都是孩子。”

蘇紫陌笑看着他,突然停下了腳步,神情認真的看着沐雲軒。

一字一句認真的說道:“雲軒,記住你說的話,你永遠都不會背叛我,我,蘇紫陌,留在這個世上,就是因爲你和孩子們,所以雲軒,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不要讓我失望。”

沐雲軒一聽,心裏覺得很奇怪,可是現在不是查名原因的之後,那個冰族公主的話又出現在他的腦海裏。

“陌兒,我會用行動證明我的真心的,我不知道你突然因爲什麼事情而擔心我的背叛,可是我們一起經歷了這麼久,你還不瞭解我的爲人嗎?” “不,雲軒,我相信你,我只是怕,怕外界的因素影響了我們之間的信任,就如月陽玉一樣,被人動手腳。”

獨寵俏皮小萌妻 要是不相信他,她又怎麼會把身和心都給他呢?她這個人對感情很忠誠,一旦認定了就是一輩子。

“傻陌兒,原來你是擔心這個,你不是經常說,吃一塹長一智嗎?有了前車之鑑,我又怎麼會在上別人的當,你啊!要是這樣就不像你了。”

沐雲軒寵溺的點了點頭她漂亮的鼻翼。

蘇紫陌抿脣一笑,說道:“雲軒,不是我東想西想的,而是人一但心裏牽掛的多了,心裏就很害怕會失去,我要的不多,就是你和孩子們都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這是很多人都能坐到的事情,可是對於我們來說,卻是奢望,我要走的路,你也很清楚。”

靜下心來,蘇紫陌突然想死詛的事情來,她死沒關係,只是苦了雲軒和她的三個孩子,還有在意她的人。

沐雲軒一聽,心裏窒息般的疼痛感襲上心頭,陌兒是想起那個死詛的事情了嗎?

“陌兒,南司前輩和輕寒都說,他們會找到破解死詛的辦法的,你不要擔心,不到最後,我們絕不放棄,就像沐家的詛咒一樣,我們都以爲無解,可是陌兒你的出現,就能解了沐家的詛咒,所以陌兒,奇蹟總是會出現的。”

“奇蹟嗎?”

蘇紫陌溫婉一笑,真的會有奇蹟出現嗎?

沐雲軒看着她,平常很難看到她這樣溫婉的笑容,從前的她,總是用冷淡的外表來掩飾她累的心,她總是霸道又不失溫柔,善良又不失執着,這些都是令他深深着迷的地方。

“是啊,總會有奇蹟出現的,身爲明月山莊的莊主蘇紫陌,身爲女強人第一人的蘇紫陌,身爲三個孩子孃親的蘇紫陌,應該勇往直前纔是,我蘇紫陌的三個兒女又天賦奇佳,萬古難覓,不能爲了這點事情憂心忡忡的,走,雲軒,回去睡覺去。”

蘇紫陌快速的挽住沐雲軒的手臂,霸氣十足的說道,似乎所有的煩惱在一瞬間消失殆盡。

對於她這瞬間驚天動地的變化,沐雲軒卻柔柔的笑了笑。

“好啊!陌兒,爲夫就等你這句話了。”

沐雲軒別有深意的笑了笑,蘇紫陌卻狠狠的捶了一下他的胸口。

沐雲軒看着她絕美的側臉,在心裏道:陌兒說得對,在乎的人越多,就怕失去的越多,以前的他我行我素的,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可是經歷了這麼多以後,他才知道,失去自己所愛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他一定會找到解除死詛的辦法的,他要陌兒一輩子都留在他的身邊。

一夜似乎過得很平靜。

天剛剛破曉,庚桑瑤就起來的。

沒有修爲的日子讓她完全沒有安全感,夜不能寐,讓她看起來憔悴了很多。

接二連三的事情接踵而來,讓她有些吃不消,人也迅速的,消瘦下去。

逐夢早早就起來候在殿外。

聽到庚桑瑤起來了,她利落的走了進去。

只是逐夢前腳剛進,祈巫師也跟着進來。 祈巫師一身白色的衣裙,稍微胖了一點,但也算是風韻猶存,一雙大眼非常的搶眼。

她急步走了進來。

“族長不好了!星月國邊境傳來消息,龍靈宮被滅了。”

“什麼?”

庚桑瑤一聽,蹙眉震怒的看着祈巫師。

“祈巫師,你會不會聽錯了,龍靈宮最近一直沒有行動,怎麼會無緣無故被人給滅了?”

庚桑瑤的身子有些搖搖欲墜的,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逐夢一看,快速的扶住庚桑瑤。

“皇后娘娘,注意鳳體。”

逐夢一臉擔心的看着庚桑瑤。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龍靈宮是本宮留好的退路,怎麼可能就被人給滅了。”

庚桑瑤失魂落魄的搖着頭,壓根就不肯相信。

“那徐長老呢?徐長老去什麼地方去了?”

庚桑瑤似發瘋似的看着祈巫師問道。

“族長,事發突然,徐長老也沒有逃過一劫,龍靈宮已經全軍覆滅了。”

祈巫師一臉凝重的說道。

“知道是誰幹的嗎?”

庚桑瑤激動的把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心裏恨不得把對方碎屍萬段。

“族長,可能是星月國的人,可不知道是什麼來頭,也不是皇室裏的人。”

祈巫師蹙眉思索了一會,又說道:“族長,能有能力滅了龍靈宮的人,除了位高權重的人,一般人應該做不到,能把龍靈宮的每一個據點都打探得清清楚楚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慕容邵峯,除了他還會有誰?慕容邵峯那張溫潤如玉的外表下,其實比誰都要腹黑。”

庚桑瑤顫抖着身子往窗戶邊走去,慕容邵峯,連你也要和本宮作對嗎?

晨光很漂亮,掛在天空的盡頭,在空曠中有一種寧靜的美,可是她的心裏卻驚濤駭浪,她多年的心血,被人瞬間就給毀了,她編織好的一個個美夢,總是被人無情的給擊碎。

“皇后娘娘,你先喝口茶水吧!身子要緊。”

逐夢端着溫度剛好的茶水過去。

庚桑瑤端起來喝了一些,感覺口中舒服了不少,她的身體這段時間很虛,體質又不好,她希望這股疲憊能快點消退,希望身上的毒快點解除。

庚桑瑤滿面愁容眺望窗外,她,到底該怎麼辦?

一路走來,她在皓月國裏,她失去了很多。

晨風微微有些涼,迎面吹來,庚桑瑤恍惚的神情瞬間清醒過來,看着遠處的荷花池裏,霧氣繚繞,可在這夏季也能給人一種涼意。

孟婆人間歷練記 看着那不斷上升的繚繞的白霧,庚桑瑤目光越發詭異的,漸漸的有些紅光,有種魔性的美。

不,絕對不能這樣放棄,庚桑瑤快速的在心裏緩解自己的怒意。

祈巫師一看,皺了皺眉,雖然他知道,族長此刻給她的感覺實在不太正常。

鳳儀宮裏突然一片寂靜,祈巫師和逐夢都低着頭,兩人都想忽略庚桑瑤眼中的那抹紅光。

特別是祈巫師,她在巫族這麼多年,有關禁術的事情,有時會聽到一些古怪的傳說,只是那是被巫族禁談的事情,所以她現在顯得格外謹慎。 “劉長老的兒子抓到了嗎?”

整理好自己的情緒以後,庚桑瑤又恢復了往日的陰沉與銳利。

“回族長,已經抓去族長指定的位置了。”

族長昨天找她,就是讓她去抓劉長老的兒子,現在水倍巫師受傷了,族長才想起了她們這幾個巫師來。

之前族長很少讓她們露臉,當時她並未在意,可是能出來證明自己的能力,這纔是她做巫師的目的,所以族長吩咐的事情她都會盡力去完成。

“去通知劉長老,讓他帶着九尾龍靈花的丹藥來指定的地點見本宮,超了時辰,就讓他給自己的兒子收屍吧!”

“是,族長,我這就去。”

祈巫師快速的轉身離去。

庚桑瑤看向逐夢。

“逐夢,今天是兩軍交戰的日子,你讓林普達隨時注意邊境的消息,一有消息,立刻稟報。”

“是,皇后娘娘,逐夢知道了。”

“幫本宮更衣吧!”

庚桑瑤冷冷地道。

逐夢一聽,快速的的往衣櫃裏去那衣服。

庚桑瑤走到銅鏡旁坐下,看着銅鏡裏憔悴的自己,她蹙了蹙眉頭,她這副模樣,哪還有一國之母的樣子。

君臨天,你千萬不要讓本宮失望,慕容邵峯,你必須殺之,要不然你枉讓本宮助你坐上皇位。

邊境,一大早,廝殺的場面打破了一日的寧靜,濃烈的血腥味幾乎讓人窒息,此刻,雙方的兵馬都損失一半,血流成河的場面讓人觸目驚心。

沙漠中除卻多了一層朦朧的霧光,並沒有其他變故發生,君臨天騎在黑暗魔龍身上,居高臨下的看着一臉風輕雲淡的慕容邵峯。

他想盡快打完這一戰離開這裏,畢竟他們的糧草有限。

只見慕容邵峯一身白衣,坐在一張奢華又寬大的用魔獸拉着的戰車上,在衆百萬士兵中脫穎而出,他臉上那份溫潤如水的淡定,讓整個觸目驚心的戰場顯出了異樣的風采,他的淡定,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他身旁,站着秦晉鵬和白斂,兩人手中搖着扇子,顯得更加的風流倜儻。

“慕容邵峯,今天你輸定了,朕的魔軍已經殺了你大半的人馬了,就憑現在戰場上的這些人,看你還能撐多久。”

君臨天狂傲的語氣不可一世。

慕容邵峯笑而不答,他相信白虎神獸和黑鏡,紅歡,還有兩位前輩的能力,有他們在,魔軍不成問題,而且看眼下的局勢,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君臨天的人馬已經有很多越過沙漠,踏入了星月國的地界了。

慕容邵峯擡起溫潤的目光,如星光明亮的眼眸,看向大漠的盡頭,晨光在天際邊異常的妖異,似血染紅了天際,不過它終究快要消失在地平線上了。

慕容邵峯不着痕跡的看着周圍,有越來越多的皓月國的士兵的速度越來越快,開始奔跑到他身後的樹林裏,他絕美的脣角邊,斂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慕容邵峯,你不說話,笑什麼?”

君臨天突然瞥見慕容邵峯那抹詭異至極的笑意,心裏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討厭慕容邵峯這雷打不動的性格,在他的眼中,這種詭異,讓他總是充滿了不安。 慕容邵峯語氣平淡,語氣就現在聊天一樣,俊逸的俊顏上,讓人看不出一點異樣。

“慕容邵峯,你什麼意思?”

君臨天眉頭打結,這個慕容邵峯一向腹黑,他不會是挖了一個陷阱讓他往裏邊跳吧!

“在你的眼中,也許是人多就會贏,還有你所依仗的魔軍,只是把贏寄託找這些地方,你覺得你能贏得了嗎?”

“慕容邵峯,你少給朕打啞迷,勝負很快就能見分曉。”

君臨天怒指着慕容邵峯,那怒吼聲,宛如困獸般咆哮。

“殺,給朕殺,誰砍下星月國皇帝的人頭,朕重重有賞。”

www¤ttκa n¤c o

君臨天這一聲怒吼!混合着玄氣,戰場上廝殺的士兵幾乎都聽見了,只是,除了藍介父子,誰也不敢靠近慕容邵峯,有官也要有命當才行,很多士兵心裏都很明白這一點。

一看到藍介父子靠近,秦晉鵬和白斂也收起了手中的扇子。

兩人快速的飛身擋住藍介父子的路,藍介父子見狀,兩人手中的劍疾速如閃電般的攻擊向秦晉鵬和白斂。

白斂和秦晉鵬兩人相視一笑,快速的迎了上去,瞬間,廝殺更加的熱烈。

突然,樹林裏傳來了慘叫聲。

君臨天一聽,隱隱感覺到不對勁。

“黑羽。”

君臨天把黑羽叫了出來。

“主人。”

黑羽恭恭敬敬的喊道,看到戰場上的情況,他眉頭皺了皺。

“去樹林裏看看去。”

“是,主人。”

黑羽化作一團輕煙消失在了原地。

“轟隆……!”

突然,在沙漠中,沙漠劇烈的晃動着,在大家震驚的眸光裏,一座海市蜃樓那樣的奇景突然出現在晨光下。

君臨天猛的低頭看去,看到眼前的場景有些不可置信。

只見不遠處的沙漠之中,一座海市蜃樓拔地而起,在沙漠裏散發出一道道金光。

而隨着海市蜃樓的出現,來不及逃跑的士兵被活生生的湮滅到了流沙裏,連哼一聲的機會都沒有,浩瀚的流沙似乎卷席了整個沙漠,塵煙四起,讓人看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