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你還會有誰,這些人裏面只有你……”

話說到一半,魏果明顯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將目光投到了站在自己身邊的安業身上。

在盧成志出現之後,安業便趁着所有人不注意來到了盧成志的身邊。

怒不可遏的魏果伸出手指道:“安業,沒有想到你竟然做出這樣豬狗不如的事情出來,難道你心中沒有一點愧疚嗎?”

遭到指責的安業慚愧的說道:“魏果,對不起,但人不爲己天誅地滅,我這樣做也是有着自己的苦衷,更何況也不見得少爺會對我們做出不利的事情來,你說對嗎?”

見一向很少說話的安業忽然之間言語之間變的有理有據,遭到矇騙的魏果更是一臉的怒意,恨不得吃了安業。

現在的安業可以說是小人得志,轉而向盧成志賣起殷勤來。

“少爺,還好我彙報情況比較及時,否則少爺將會損失更多。”

盧成志冷笑一聲,看着魏果說道:“沒想到你這傢伙竟然萌生出背叛我的想法,如果不是安業及時告訴我的話,恐怕我現在還被矇在鼓裏,既然你能這樣做,相信你就已經有了準備,魏果,你做好覺悟了嗎?”


魏果狠狠的吐了一口痰說道:“現在你倒是說的理直氣壯,你不會忘記當時你所說的話吧?如果不是我在恰當時機離開的話,說不定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哼,你不會單純的認爲投奔盧寶你就會活下來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覺得你可以放棄這個想法了,因爲我要讓你死在這裏。”

“盧成志,在我印象中你可一直都是做事謹慎的人,怎麼會忽然之間變得這樣喜歡說大話?今天我就明白的告訴你,魏果這個人我要定了!”

先不管盧寶說這番話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不過對於魏果來說這番話就已經讓自己很是感動。

“喲呵,盧寶,你還真是有意思,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我能追到這裏來,就說明我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只要你把魏果交出來,我可以考慮放了你。”

說完,盧成志打了一個響指,又是一批人涌入進來,人數上遠遠超過盧寶等人。

見此狀況,張志強走到盧寶的面前,讓自己的手下人將盧寶護在中間。

“寶哥,你先走,剩下的交給我好了。”


還未等盧寶說話,魏果就從旁邊走了出來:“寶哥,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也是因爲我沒有察覺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樣,沒有理由讓寶哥你爲了我而冒險,盧成志不是說只要把我交出去就沒事嗎?我願意這樣做!”

盧寶攔住準備獻身的魏果道:“既然我都已經這樣說了,就不會讓你有任何的危險,我想你應該清楚,就算你現在出去的話,你也不會有任何的好下場,更爲重要的是,吃裏扒外的人不見得就會有好下場。”

一直等待機會的盧成志見魏果沒有任何反應,將不滿的怒火轉移到了安業的身上:“現在看來你的情報也沒有太大的重要性。”


安業有些恐懼的吞下一口唾液:“少爺,至少你現在知道魏果已經是個叛徒。”

“哼,你不會認爲這樣拙劣的情報就會讓我對你網開一面吧?你可不要忘記,如果不是你對我有同樣不滿情緒的話,你會來到這裏嗎?說到底你只不過是爲自己的利益考慮而已,你這膽小怕事的人才是最讓人唾棄的。”

話音剛落,盧成志毫不留情的伸出一隻手,直接鎖住安業的脖子,將其慢慢的從地上擡起來。

安業連忙打着盧成志的手臂,盧成志不爲所動,甚至增加力道,安業的表情也變得越來越痛苦起來,已經有半隻腳邁入了死亡當中。

看到如此痛苦的安業,連對安業及其不滿的魏果都很是心軟,迫切的想要伸出援手,卻被盧寶阻止下來。

“不要忘記他是怎麼對待你的,難道你還想幫他嗎?”

聽盧寶這麼一說,魏果的滿腔熱情瞬間蕩然無存,就這樣眼睜睜的看着安業的氣息慢慢變的微弱起來。


在安業的掙扎下,盧成志沒有半點要放手的意思,安業距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你天真的認爲你出賣魏果就可以苟且偷生的活下去,但非常不幸,你想多了,對我而言,只要做出過一次背叛,就會有第二次,你覺得我會給你這樣的機會嗎?像你這樣的小人,只有死路一條!”

說完,盧成志加大力道,直接將安業的脖子擰斷,失去呼吸的安業從盧成志的手中滑落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當場死亡。

可憐的安業本來以爲盧成志會放過自己,但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還是這樣,淪爲笑柄。

殺死安業的盧成志沒有任何的情緒變化,反而是嫌棄的打掉衣服上的灰說道:“真是一個天真善良的人,但愚蠢的人往往就是這樣。”

醫路青雲 ,但對於魏果而言,安業還是自己的朋友,如今自己卻眼睜睜的看着安業慘死在自己的眼前,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振振有詞的質問道。

“盧成志,你這個心狠手辣的魔鬼,你殺了人,我現在就要把你送進警察局!”

盧成志不爲所動的竊笑道:“哼,倘若我向你所說的顧及這樣多的話,或許剛剛我就不會對安業動手,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在我對安業動手的時候,早已經有人替我成爲兇手向警察自首,所以殺死安業的則是另有其人。”

說到最後,盧成志狂笑不已,這就是盧成志的世界,可以爲所欲爲。 無言以對的魏果只能這樣不甘心的看着盧成志,憤怒的一句話都無法說出口。

“我看你現在還是考慮考慮自己的處境比較好。”盧成志看着自己身邊的保鏢。“盧寶,相信在這段時間你已經考慮清楚,告訴我你的答案吧。”

“我的答案已經很明白,絕對不會將魏果白白送到你們的手中,不要看你們人多勢衆,但在我眼裏不見得數量和勝利劃等號。”

盧寶的一番話讓趙薔內心的戰意忽然之間變得濃厚起來,意欲動手,卻被盧成志用眼神喝退。

盧成志之所以會攔下趙薔並非是因爲害怕盧寶,而是從盧寶所說的話語中發現了什麼,難免變的警惕起來。

“盧寶,你不會告訴我你提前知道我要到這裏來的事情吧?”

“光憑這一點就足以說明你是一個聰明人,起初我也只不過是懷疑罷了,現在看來我的懷疑是正確的,還好我做了提前打算。”

盧寶一邊說一邊拿出手機,撥通電話,一本正經的說道:“動手。”

得到指示的譁子立刻帶人行動起來,將盧成志留在外面的人全部打倒在地,並且硬生生的夾着兩個人的脖子走進來。

譁子的出現讓原本信心十足的盧成志變的有些不安,沒想到盧寶還會有這樣謹慎的安排,一個盧寶就已經足夠棘手,如今又多了一個譁子,情況不容樂觀,最爲重要的是現在自己處於被夾擊的狀態,結果頗爲嚴重。

爲了爭取足夠的時間思考相應的對策,盧成志故意說道:“果然還是你厲害,但我很想知道你爲什麼要放棄綠屏區的市場?”

這時,盧成志的手機響了起來,盧寶擡起手說道:“只要你把這通電話接通,你就會知道我這樣做的用意是什麼。”

盧成志將信將疑的接通電話,聽着電話裏面的內容,臉色變的難看起來。

期間更是惡狠狠的瞪了盧寶一眼,可以看出盧成志這通電話的內容一定很是震撼。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回去處理。”盧成志的語氣變的低沉起來。

“盧寶,沒想到你竟然這樣卑鄙,想出這樣的方式來針對我!”

“和你所做的相比起來我這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沒有半點資格和你相比,不過話又說回來,你還想和我繼續戰鬥下去嗎?如果想的話,我可以奉陪,但你要考慮清楚自己後方的事情,否則吃虧的只會是你。”

盧成志咬緊牙關,審時度勢的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再加上考慮到電話中所說的話,盧成志只能不甘心的選擇放棄。

“盧寶,你不要洋洋得意,你和我之間的衝突纔剛剛開始,隨後我一定會讓你付出生命的代價!”

盧寶反而表現的很是輕鬆,攤開雙手說道:“隨便你怎麼說好了,我都無所謂的,左右現在吃虧的人是你,而並不是我!”

最後,盧成志只好灰溜溜的離開,和站在後面的譁子四目相對,在氣勢上可以說是針鋒相對。

盧寶隔空喊道:“譁子,讓盧少爺離開這裏。”

在盧寶的命令下,譁子冷哼一聲側過身帶着趙薔等人離開。

在盧成志等人離開之後,譁子走過來說道:“寶哥,剛剛那樣大好的機會我們爲什麼要放過?我可以這樣說,根本不用你動手,這些人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將他們打倒。”

“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你不要忘記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的身份,換成任何一個人的話我都不會讓他輕易離開,但他是盧成志,在沒有讓他身敗名裂之前,我們還是儘量減少一些正面衝突的比較好,否則到那個時候吃虧的只會是我們。”

美女總裁的貼身皇帝 ,沒有說出一句話。

盧寶在這時走過來將手放在魏果的肩膀上:“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但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你也不用有太大的難過。”

魏果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徐徐站起來說道:“他的死我沒有任何的難過,讓我想不到的是這麼多年的感情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或許這樣的結局對他來說是最好的吧。”

譁子也在這時走了過來,張口問道:“寶哥,我看剛剛盧成志神色慌張,是不是有什麼意外的事情需要盧成志立刻去處理。”

說到這裏,盧寶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到時候你們自然會清楚,走吧,我們是時候回暝晨公司了。”

由於內心有非常着急的事情,所以盧成志便命令司機加快開車的速度,原本兩個小時的車程,僅僅用了一半的時間,盧成志便回到了公司。

盧成志來到財務部,看着賬戶上的流動資金正在迅速減少。

“怎麼會變成這樣,難道你們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會計們面面相覷,一臉的無奈:“少爺,我們也不知道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僅僅知道是綠屏區那面的市場出了問題。”

“綠屏區?”盧成志在心中默唸一番,一個可怕的結果出現在自己的腦海當中。“難道會是這樣?”

有所想法的盧成志立刻行動起來,纔剛打開門,就和員工撞在一起,定睛一看,正是自己的祕書。

撞到盧成志的祕書連連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少爺,我不知道是你。”

盧成志頗爲憤怒的說道:“有什麼事情?”

祕書連忙將懷中的平板電腦拿了出來,打開網頁,第一條便是有關於綠屏區的新聞,盧成志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急忙接過平板電腦,看着新聞。

大概內容就是說綠屏區發生了一些問題,有關於房地產等行業崩塌,固然也包括魏果和安業兩個人所開發出來的市場,更是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利益受到了很大的衝擊。

這個消息對於盧成志來說簡直是如同遭受晴天霹靂一樣,有些迷茫,倒不是因爲損失利益的原因,更爲重要的是自己在盧天閎面前曾誇下海口,如今卻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對於未嘗一敗的盧成志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氣憤的握緊拳頭。 見盧成志這副樣子,其他人心中很是恐懼,唯恐盧成志會做出讓所有人驚慌不安的決定來。

這時,盧成志的電話聲再一次傳了出來,盧成志拿出手機,一看備註,正是盧天閎,心中叫苦不迭。

按下接聽鍵的盧成志本來以爲盧天閎在電話中就大發雷霆,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是很平淡的告訴自己去找他。

感覺起來並沒有那麼可怕,但盧成志很清楚盧天閎的性格,他越是這樣越能說明心中的怒火,相比於暴風雨,更讓人感到恐懼的則是隱藏在安靜之中的怒火。

一臉憂愁的盧成志最後也只能選擇硬着頭皮動身,將平板電腦放在一旁說道:“我現在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沒有時間顧及這裏的事情,我給你們的任務很簡單,那就是無論如何都要把損失給我降到最低,否則後果不用我說你們也應該非常清楚!”

員工們紛紛點頭,看着盧成志離開,在盧成志離開之後,所有人才鬆了一口氣,心中很是慶幸這通電話來的很是時候,否則盧成志說不定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來。

懷揣着不安的盧成志來到了家門前,剛走進大廳,就看到了一臉陰沉的盧天閎坐在沙發上,昆垚嚴肅的守在一旁,在見到盧成志的時候,僅僅是點點頭,擔心自己的舉動會影響到盧天閎的心情。

“咳咳。”盧天閎象徵性的咳了兩下嗓子。“成志,你來了。”

聽到召喚的盧成志立刻走上前道:“爸,你找我?”

“坐下來說話吧。”盧天閎漫不經心的拿起一旁的手機,“找你來也沒有什麼特殊的事情,就是想知道綠屏區那邊所發生的事情。”

盧成志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盧天閎,當然期間隱瞞了自己失誤的事情,盧天閎聽的很是認真,期間還進行着附和。

“原來是這樣,看來是魏果和安業這兩個人判斷失誤纔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就說嘛,平時一向做事謹慎的你怎麼會出現這樣的失誤。”

見盧天閎信以爲真,盧成志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請父親相信,我絕對不會在允許同樣的事情發生。”

“對於你的實力我當然清楚,更何況損失這點錢對於我們盧家來說根本無傷大雅,只要你能在這次教訓當中學到東西就已經知足了,既然這件事情都已經弄清楚的話,我也沒有任何問題,你回去吧,讓我看看你究竟能不能實現你所說的。”

“是,父親,再見。”

在和盧天閎告別之後,盧成志興高采烈的離開。

看着盧成志離開的背影,昆垚試探性的問道:“老爺,您真的相信少爺所說的話嗎?”

盧天閎冷笑一聲,拿起放在茶几上的雪茄,放入口中,深吸一口,表情顯得很是享受。

“我當然知道成志所說的並非都是實話。”

“既然這樣,爲什麼老爺沒有揭穿少爺?”

“昆垚啊,雖然說我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東西,但是我也付出了相應的代價,之前在家族爭奪中我就損失了一個兒子,如今成才變傻,現在只剩下一個足以成大氣的盧成志,他可是我所有的希望所在,如果他再有什麼意外的話,我會後悔死,更何況他也是最有能耐的一個,只要不是什麼大事我都會聽他的。”

昆垚這才聽清楚盧天閎內心的想法:“相信少爺不會讓您的心意就這樣白白浪費。”

在一番車程之後,盧寶等人回到了暝晨公司,發現每個人的臉上都有着清晰可見的笑容,尤其是當看到盧寶的時候,臉上的笑意變的更是明顯,更是有人對盧寶欽佩之至。


這樣的氛圍讓盧寶感覺很是舒服,至於張志強等人依舊是一臉茫然,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