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丹?!

這個名字,如同一道天雷在蕭天的腦海中炸響,這個他最不想聽到的名字,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你最好爲自己說的話負責!”蕭天如狼般的目光,在崔子健的身上一掃而過,嚇得崔子健渾身一個哆嗦。

雖然崔子健害怕蕭天那如狼一般的眼神,但是還是大聲的說道:“我可以確定是她!基本上學校裏很多的人都知道是她!在這段時間裏,有好多的女同學,都被陳丹騙了出去。被禍害的女孩子遠遠不止現在的這個數。而且,有好幾人到現在還沒有回來,直接失聯了。”

一道道的天雷在蕭天的腦海中炸響着,難道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真的是陳丹做的嗎?

而且,情況似乎遠遠不止現在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出了高二一班,蕭天一行人,直接去了校長辦公室。

南宮振東新挖來的校長是一個十分精幹的中年人,身形壯碩,眼神明亮。

校長看到蕭天和龍陽進來,愣了一下,馬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驚慌失措的衝龍陽喊道:“龍書記,您這親自來學校,怎麼不提前打聲招呼,也好讓我們招待一下呢!”

校長的巴結,終於讓龍陽找到了一些存在感。擺擺手,說道:“來學校看看,沒必要搞那些虛的,剛剛在校園裏逛了一圈,你們這學校搞的很不錯嘛!不過,最近好像不太平啊!”

那校長神色一怔,皮笑肉不笑的一笑,馬上說道:“現在有些人真的是喪盡天良,居然連中學生的注意都打。在事情發生的第一時間,我們就上報了公安局,現在案子已經差不多了。”


“恐怕不是那麼簡單吧,我怎麼能嗅到了一股屎殼郎的味道。”蕭天玩味的看着校長,突然開口說道。

校長和龍陽的對話,被蕭天突然打斷。校長的目光在蕭天的身上停留了幾秒,似是在想站在龍陽身邊的這個年輕人會是誰。

“這位小兄弟說什麼,我不是很懂。”校長笑了笑,說道。

“其實我也不懂。”蕭天的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說道,從剛一進門, 蕭天就感覺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仔細的感覺了一下蕭天才法發現這辦公室裏彌補着一股邪氣。

然後再一看校長,蕭天終於明白了過來,在校長的雙目之中透出一股淡淡的黑氣,用肉眼根本分辨不出來。

龍陽納悶的看着蕭天和那校長打啞謎,他根本不知道這兩人在說是什麼東西。

“鍾浩!”蕭天突然手臂把龍陽往後一欄,大聲的喝道。

鍾浩應聲破門而入,喊道:“老大!”

“把龍書記帶出去,保護好,龍書記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唯你是問!”蕭天大聲的喊道。

“是!”鍾浩應了一聲,伸手一把拽過龍陽,用自己的身體將龍陽互助就出了校長辦公室。

在鍾浩和龍陽出去了之後,蕭天淡蔑的看着校長,說道:“我到要看看你是何方神聖!”

“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校長的眼睛盯着蕭天,神情卻戒備了起來。

“不明白?!你會明白的。”蕭天嘴角向上微微一扯,手中快速的結起了法印,九字真言第一言在他手指的快速的翻轉中,一個“臨”字如同一顆**一般,在蕭天的嘴裏帶着強烈的音爆爆了出去。

“九字真言!你是那小子!”校長驚呼了一聲,神色大變。

聽這傢伙的話,好像他應該是認識蕭天的。

說話間,巨大的“臨”字帶着無可匹敵的氣勢就朝着校長的頭頂壓了下去。

那校長雙臂猛的朝着左右一展,身上光鮮亮麗的西裝噼裏啪啦的一下子變成了碎片,露出了他的本來面目。

長長的綠色毛髮,青色的麪皮,兩顆眼珠子朝外突出,活像兩個放在眼眶之中的大燈泡。

我擦!

居然是傳說中的綠毛僵,這個湘西著名的殭屍種,居然會出現在這裏。

綠毛僵渾身堅如鋼鐵,力大無窮,刀劍根本傷不了分毫,而且這東西還保留了前世的修爲。

是一個十分的難搞的角色。

蕭天在看到這東西的一瞬間,心裏就在大聲的吶喊,祈禱他眼前的這個東西前世沒有任何的修爲。

刀劍難傷人家分毫,就已經很難辦了,如果他前世還有什麼修爲,那估計夠蕭天受的了。

桀——桀——!

綠毛僵厚重的嘴脣大張着,從喉嚨裏發出一陣類似於蝙蝠的聲音,同時一股綠色的液體順着他的嘴角滴了下來。

綠毛僵目怒兇光,那如同巨石一般的身體朝着蕭天碾壓了過來。

“呔!畜生不要太猖狂,快到爺爺這裏來報道!”蕭天大喝一聲,達摩清心咒一個個如鋼針一般的字眼從蕭天的嘴裏蹦了出來,纏繞在了綠毛僵的周身。

一個個的字組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金色光網,將綠毛僵牢牢的困在了中間。

綠毛僵的行動被阻,奮力的大聲吼叫着揮舞着兩個骯髒的爪子,使勁的去抓那金色光網。

但是,很可惜的,佛光卻剛好是這等陰邪之物的剋星。綠毛僵身體一觸碰到由金色佛光組成的光網,身上就被燒傷一片。

被困在光網之中,那畜生髮狂了,索性不去管燒傷不燒傷的,衝着光網中的一個角死命的衝擊了開來。

綠毛僵這一奮力衝擊,蕭天的壓力倍增,額頭上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蕭天嘴脣蠕動的節奏越來越快,雙手緊緊的死扣着法印。越來越龐雜的梵文字從蕭天的嘴裏蹦了出來,源源不斷的裹在了那光網的外面。

一人一畜生在裏面僵持了起來。

龍陽已經被鍾浩等人護送到了外面,站在學校的大操場上,仰頭看校長辦公室,只可以看到一道道的金光不斷的閃爍着。

龍陽頗爲心驚,雖然看不到裏面是什麼情況,但是可以通過那些不斷閃爍着的金光,判斷出裏面的情況。

“神聖中華”國之利器。

再說蕭天這邊的情況,綠毛僵的反抗越來越激烈了起來,那畜生是真的發狂了,被蕭天給惹怒了。

蕭天的壓力越來越大,漸漸有不支的跡象。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火紅色的光芒拖着一條長長的尾巴,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從高空直撲刺金中學辦公室。

火紅色的流星轉瞬即至,撞碎了玻璃,一閃飛進了校長辦公室。那些不明覺厲的人們,還以爲是一顆流星飛了進去。 那顆流星在蕭天的右手邊停了下來,待到光芒散去,原來卻是萬仞劍。

蕭天猛的撤去法印,一把抓起萬仞劍,火紅色的光芒再度在劍身上燃燒了起來。

“你這混賬,下次來的能不能更早點,每次都是等到我的體力耗的差不多了才趕到,你是故意的吧?”蕭天鄙視的用神識問身在萬仞劍之中的小火。


萬仞劍中的小火貌似很激動,興奮的兩個小手上下揮舞,嘴裏唸叨着:“幺幺切克鬧,小火又要打架嘍,幺幺切克鬧,麻痹還是個綠毛僵,幺幺切克鬧,小火最愛彈雞雞。”

聽到蕭天的話,小火眼皮翻了翻,雙手猛地胸前一握,淚眼汪汪的看着蕭天,訴道:“偶親愛滴主人,小火我都差點燒了自己的屁股,可是很快滴哎。”

蕭天翻了翻白眼,信這小傢伙的話,他蕭天死得快。

奧——!

一聲獸吼猛地在室內響了起來,綠毛僵衝破了最後的一層佛光,雙拳在滿是綠毛的胸口咆哮着砸了幾拳,如同猩猩一般。

綠毛僵的全身被蕭天放出去的佛光割出了一道道黑漆漆的疤痕,但是卻只是傷到了皮毛,對綠毛僵沒有致命的傷害。

瞪着血紅色的眼睛,綠毛僵瞅準蕭天的位置,就朝着蕭天撲了過來,雙臂揮舞間帶着強烈的勁風。

蕭天手裏握着萬仞劍緩緩的站了起來,嘴角掛着一抹壞笑,“麻痹的,老子看你能兇到什麼時候!”

有萬仞劍在手,蕭天的自信瞬間爆棚,全身元力灌注在劍身之上,致使萬仞劍的紅光更加的強盛了起來。

一股不可匹敵的光芒自劍身之上,暴射而起。隨着這股紅光的乍起,蕭天雙手握劍,右腿朝外撤開。

“畜生,我送你一程。”蕭天大聲的喊道。

綠毛僵瞪着血紅色的眼睛,一步一步的朝着蕭天撲了過來,巨大的腳步踏在地板之上,搞的整個房間都開始搖晃了起來,灰塵從牆壁之上簌簌的掉落了下來。

蕭天邪邪的一笑,手中巨劍猛地一揮,一道紅光在綠毛僵的身上攔腰斬過。

僅僅一劍,紅光散去,綠毛僵猶如坦克般的身軀也停頓了下來。

短暫的停頓了幾秒鐘之後,一道紅光從綠毛僵的腰部透了過來,隨之向全省開始擴散了起來。

一息之間,紅光就遍佈了綠毛僵的全身,如同一片美麗的花紋。

嘭——

一聲巨響過後,綠毛僵的身體碎成了一片片的黑色塊狀東西。

收起萬仞劍,蕭天轉身出了校長辦公室,這個綠毛僵的出現絕對不是偶然。

而且,這樣一個智商嚴重短缺的畜生居然化身成了人類。根據蕭天的瞭解,殭屍是不可能化身成爲人類的,而且還裝扮的那麼逼真。

很顯然是別人附加上去的,也就是說這個綠毛僵很可能只是別人佈置在這兒的一顆棋子。

下到一樓,正好迎上龍陽和鍾浩,還有另外的幾個人,看起來應該是學校的領導。龍陽看着蕭天的眼神都變了,雖然他不知道蕭天在裏面搞什麼東西。

但是,他可以確定蕭天的能力如果說出去絕對沒有人會相信。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讓龍陽更加的自信了起來,原本在心裏徘徊着的一些決定,在看到今天這一幕的時候,他瞬間下定了決心。

“蕭老弟,怎麼樣?”龍陽不無擔心的開口問道。

“沒事。已經處理完了!”蕭天說道,轉身衝龍陽身邊的那幾個人說道:“幾位應該是刺金中學的校領導吧?”

其中一個有些嬰兒肥的女人開口說道:“是,我是學校的副校長。”

“麻煩找人封鎖校長辦公室,不要讓任何人進去。”蕭天吩咐道。


“好的,我這就找人去辦。”那女人雖然不知道蕭天是什麼人,但是看龍陽對蕭天這樣子的態度,那女人不用問,也會去照做的。

副校長帶着幾個學校的領導去處理後事了,蕭天則給丘傳言打了個電話。

在電話裏蕭天只是說了下,刺進中學出事了。

很簡單的一句話,丘傳言回覆很快就到。

果然,這人的速度還不是一般的快,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出現在了刺進中學一個僻靜的角落裏。

當丘傳言出現在蕭天面前的時候,蕭天很多淡定的給龍陽介紹了一下丘傳言,但是其他人卻有點震驚了,因爲距離丘傳言出現到蕭天打電話也就五分鐘左右的時間。

但是,龍陽的心裏清楚,這些人都是國家的能人異士,五分鐘對於他們這些普通人而言,可能是足夠驚奇的了。

但是,對於他們而言,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

“老丘,今天來的蠻及時的。”蕭天笑着衝丘傳言說道。


丘傳言摸了一把那故意留下來的幾根小鬍鬚,笑罵道:“你這混小子,是在說我速度慢嗎?”

蕭天淡淡的說道:“反正也不快,我記得上次好像半個小時之後纔來的。”

丘傳言可不想跟蕭天在這麼多不應該那麼多祕密的人面前分享一下他的速度。

客氣的衝龍陽說道:“龍書記,我們先去處理一下現場。”

“好,兩位先忙。”龍陽也是客氣的回了句,說道:“我先去公安局看一下案件的進展。”

“勞煩龍書記了!”蕭天說道。

龍陽擺擺手,“蕭老弟這麼說,可就不對了。這本來就是我份內的事情。”

鍾浩護送着龍陽去了公安局,蕭天則和丘傳言又去了校長辦公室。


丘傳言看了一眼校長辦公室滿地的狼藉,不禁砸了砸舌頭,說道:“居然是綠毛僵這罕見的東西,這東西刀槍不入,皮厚的跟鋼鐵一般,看來你是藏了什麼神兵利器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