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珩炙熱的呼吸從耳畔傳來,藍婷婷感覺她的心酥酥麻麻的。

藍婷婷把頭埋在陳嘉珩的胸膛里,感受著來自陳嘉珩的溫暖。

陳嘉珩在心裡不斷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不能衝動,衝動是魔鬼。

陳嘉珩開始強迫自己在腦海不斷的想喜羊羊與灰太狼,黑貓警長,天線寶寶……

好軟……不對,他在想些什麼啊,他懷裡的是小蘭花姐姐,小蘭花姐姐,他怎麼能胡思亂想呢。

但是小蘭花姐姐身上好香啊,好想咬一口嘗嘗……

突然間,藍婷婷感受到了陳嘉珩某個部位的變化…… 「小夾子,你……」

藍婷婷尷尬的不知該說些什麼好。

「那啥小蘭花姐姐,我……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陳嘉珩說完,迅速鬆開藍婷婷,捂著臉逃走了。

望著陳嘉珩漸行漸遠,藍婷婷愣了一秒鐘,然後撲哧一聲笑了,她總覺得這樣的陳嘉珩,好像十四年前的陳嘉珩又回來了一般。

顏語涵從離開唐氏集團開始,就一直黑著臉不說話。

穆天倫也沉默不語的跟在顏語涵後面。

兩人一路沉默到地下停車場。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顏語涵終於忍無可忍,伸手擋住穆天倫的車門。

穆天倫不語,顏語涵不鬆手。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顏語涵,你把我當什麼了?玩具嗎?」

「啊?」

穆天倫突然的一句話,把顏語涵給整懵了。

「穆天倫,你什麼意思?我什麼時候拿你當玩具了?」

「你心知肚明。」

「???」

穆天倫說完就毫不客氣的把顏語涵拽開,自己一個人開車走了,留下顏語涵一臉錯愕的站在原地,滿腹委屈。

穆天倫開出一段路程后,就後悔了,顏語涵那個小傻子,現在估計傷心壞了。

穆天倫還是選擇了掉頭回去,畢竟顏語涵是他心尖上的人,他怎麼捨得因為點小事就不理她呢。

穆天倫把車開進地下停車場的時候,顏語涵正蹲在地上,眼裡有委屈的淚水在打轉。

「穆太太,你好,穆先生說他知道錯了,你笑一個好不好?」

顏語涵抬起頭來,一言不發的看著穆天倫。

正在穆天倫想要進行下一步的「哄好顏語涵」計劃的時候,突然他的懷裡撲進了一個顏語涵。

「嗚……嗚……嗚……我以為……以為,你又和……小時候一樣,不要我了。」

顏語涵在穆天倫懷裡哽咽的不成樣子。

穆天倫感覺他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深深的刺中了。

原來,當年的事,對她打擊那麼大,他在她心裡這麼重要,他還沒理由自顧自的跟她發脾氣,是他錯了。

根據那天去地下停車場的人說,在那個夜黑風高(並不)的夜晚,有一輛黑色的法拉利,晃動了很久。

顏語涵聽到這些話的內心os:她把穆天倫揍了一頓而已,這些人都在想些什麼呢。

網路上對於孟筱冉不利的言論越來越多,而陳濤根本就沒有幫她洗白的打算。

不過,就算有,陳濤此刻怕也是有心無力。

兒子和兒媳婦天天出現在他面前,他實在是招架不住。

「伯父,你看,這麼長時間了,我們還沒有一起吃個飯,今天我和嘉珩,打算陪您吃頓飯。」

藍婷婷忍著心裡的噁心,親昵的挽住陳濤的胳膊,還不忘撒撒嬌。

陳嘉珩站在一旁捂著臉,這一定不是他認識的小蘭花姐姐。

陳濤被藍婷婷的撒嬌弄的父愛大發,連著說了好幾聲「好」。

「小夾子,你今天的任務是把他灌醉。」

在他們去酒店的時候,藍婷婷輕輕湊在陳嘉珩耳邊說著。 陳嘉珩眉頭一皺,就以陳濤的酒量,灌醉他?不,還是下藥來的好。

飯桌上,陳濤一直拉著藍婷婷聊這聊那,聊的陳嘉珩都看不下去了。

「爸,你能不能先讓婷婷吃飯?」

「吃吃吃,你滿腦子就知道吃,你加把勁不行嗎?」他還等著抱孫子呢。

加把勁?加什麼勁,藍婷婷茫然的看著眼神對視的父子兩人,嗯,男人的世界,她不懂,她還是乖乖吃飯吧。

聽到陳濤的話,陳嘉珩的臉「唰」的一下紅了起來,八字都還沒一撇呢,他怎麼加把勁?等等,他又在亂想什麼啊,呼,平常心,平常心。

說實話,陳濤的酒量著實嚇到了藍婷婷,才一杯下肚,陳濤就表現出一幅喝大了的模樣。

陳嘉珩無語的看著「發酒瘋」的陳濤,要知道平時陳濤可是千杯不醉的,別人可能不知道,但他和陳濤一起生話了二十七年,他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不過這次確實是陳嘉珩想錯了,陳濤是真的醉了。

因為藍婷婷提前跟服務生說了,讓她們給陳濤上最烈的酒。

服務生以為藍婷婷要的是鎮店之寶——一杯就倒的「烈焰紅唇」。

還特地調的更濃了一些。

任憑他陳濤再能喝,也抵不過這「烈焰紅唇」的攻勢。

這人吶,往往都是酒後吐真言,陳濤也不例外。

「慧原……慧原……」

想不到這頂級大BOSS,喝醉了居然哭的像個小孩子。

陳濤趴在桌子上哭了一小會,又從桌子上下來,躺在地上,任眼淚流淌。

藍婷婷用眼神詢問著陳嘉珩要不要扶陳濤起來,陳嘉珩搖了搖頭,依舊認為陳濤是裝醉。

藍婷婷突然想起,如果把陳濤現在的模樣拍下來,傳到網上,想必會一石激起千層浪。

藍婷婷已經受夠了為了從陳濤身上獲取情報而每天假惺惺的忍著噁心去和陳濤聊天。

現在十有八九陳嘉珩和陳濤不是親生父子,她也不怕和陳濤撕破臉皮。

更何況陳濤身上已經沒有多少秘密值得他們探究了。

「慧原……你放心……孩子很好……」

陳濤小聲的嘟囔著陳嘉珩和藍婷婷聽不懂的話,什麼孩子?

「他……在說些什麼?」

藍婷婷放下手機,困惑的看著離陳濤稍近些的陳嘉珩。

陳嘉珩搖搖頭,他也聽不懂陳濤話里的意思,主要是因為陸慧原和陳濤會有孩子的幾率為零。

對於陳濤的話陳嘉珩和藍婷婷並沒有太在意,畢竟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拿到陳濤的頭髮,好去做親子鑒定。

「你去,還是我去?」

「一起去。」

兩人相視一笑,開始向「獵物」逼近。

陳嘉珩之所以說一起去,完全是因為他擔心陳濤是故意裝醉,一個人的話,目標太明顯,相反,兩個人的話應該可以瞞過陳濤。

「慧原,不要走……我錯了,都是我不好,你回來好不好?」

陳濤還在小聲的嘟囔著。

或許別人見了會短暫的可憐一下陳濤。

但藍婷婷不會,永遠都不會。 就在藍婷婷的手靠近陳濤頭髮的一瞬間,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陳濤突然在哭著喊著中意外地喊出了陳嘉珩的身世。

「慧原,對不起。當年你的兒子沒有死,是我,是我一時糊塗偷梁換柱,抱走了你兒子自己養。」

……

這下好了,不用做親子鑒定了。

空氣中瀰漫著一絲讓人窒息的薄涼。

陳嘉珩毫無防備的聽完陳濤的話,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所以說,他是陸慧原和蘇世初的兒子?

那他豈不是蘇宓的兄長?一切都來的太突然了,打的陳嘉珩是措不及防。

他喜歡的人竟然是他的親妹妹?

不可能的,陳嘉珩一時無法接受。

藍婷婷也是一臉的難以置信,這知道的也太草率了吧!!!

「那個,小夾子,你先別急,我們可以先通知小宓,然後做個親子鑒定。」

「好。」

事已至此,也別無他法。

意料之外的發現,惹得眾人心裡都十分彆扭。

蘇宓得到消息的時候,差點一口水嗆死。

相對於陳嘉珩的難以接受,蘇宓的不敢相信,唐梓玥反而多了一絲竊喜,如此甚好,他少了一個情敵。

只是昔日情敵,現在要成了他哥,他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爽的。

等待鑒定結果的過程,對於陳嘉珩來說是煎熬的。

然而鑒定結果,對於陳嘉珩來說是悲喜交加的。

悲的是他確實是蘇宓的哥哥,他喜歡的人成了他的親妹妹。

喜的是蘇宓確實是他的妹妹,他現在可以以兄長的身份陪在蘇宓身邊。

得知消息后,蘇宓也是心情複雜,她之前好像是對陳嘉珩說過她不接受陳嘉珩的道歉,請陳嘉珩離開來著?

「怎麼了?」

唐梓玥端著一碗粥,坐到蘇宓旁邊,細心的把粥吹涼,再遞給蘇宓。

蘇宓接過粥,嘆了一口氣。

「在想陳嘉珩的事?」

蘇宓點點頭,還是不說話。

「宓兒,還有兩三天就過年了,多了一個家人一起過年也是極好的啊。」

「我知道,但是一想到他是我哥,就很彆扭。」

蘇宓把已經見底的碗遞迴給唐梓玥,又嘆了一口氣。

「去和他談談吧,有些事說開了,就好了。」

蘇宓聽完,轉頭認真的看著唐梓玥,眼睛里包含著一絲複雜的情感。

那種情感,唐梓玥懂,是要揭開傷疤前的猶豫。

「叮咚。」

正半躺著沙發上灌自己酒的陳嘉珩,在聽到手機提示音的時候,並沒有去看,現在的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蘇宓,面對外面的世界。

陳嘉珩就在懷疑人生中睡了過去。

藍婷婷一大早就起來給蘇宓打了電話,詢問了蘇宓一些重要問題后,直接去了陳氏集團,她和陳濤的仇,該好好算算了。

正在和孟筱冉「春宵一刻」的陳濤,絕對不會想到接下來的日子直至他下地獄,都是會他畢生難忘的噩夢。

有了上一次陳嘉珩帶她來時,陳濤正在和孟筱冉「做劇烈運動」的經驗,藍婷婷在進陳濤辦公室之前就已經打開了手機的攝像功能。 藍婷婷是絕對不會傻到敲門進去的。

藍婷婷站在陳濤的辦公室門口深吸一口氣,抬腳,直接和陳嘉珩一樣的踹開了門。

「啊——」

面對突然闖入的藍婷婷,孟筱冉嚇得直接癱軟在地,陳濤也好不到哪裡去,連滾帶爬的躲到辦公桌後面去穿衣服。

而孟筱冉的裸照成功存入了藍婷婷的手機。

「婷婷啊,你怎麼來了?」

陳濤急匆匆的穿好衣服,連看都沒看孟筱冉一眼。

孟筱冉呆愣的坐在地上,身上依舊一絲不掛。

藍婷婷淡淡的瞥了一眼孟筱冉身上歡愉的痕迹,孟筱冉也不過才19歲,她整整大了孟筱冉十歲,但比孟筱冉乾淨多了。

「陳伯父,您覺得她在這裡合適嗎?」

藍婷婷的聲音很平淡,卻在無形中帶給陳濤和孟筱冉一種壓迫的感覺。

縱使孟筱冉再不情願,還是被陳濤給扔了出去。

「陳伯父,我這次來呢,主要是有幾個問題想問你,不知道方不方便?」

「方便方便,你問吧。」你都硬闖了,他還能說不方便嗎。

「聽說嘉珩小時候有一個玩的很好的小姐姐?」

藍婷婷薄涼的語氣,嚇了陳濤一跳,原本他以為這件事早已石沉大海,無人所知,卻不料從藍婷婷嘴裡,又聽到了那個女孩。

「不過是個黃毛丫頭罷了,不不值一提。」

「是嗎?」

「是……是啊,就是一個妄想飛上枝頭做鳳凰的小麻雀罷了。」

陳濤也不知為何,在面對藍婷婷探究的目光的時候,竟有一絲心虛。

「哦?一隻小麻雀,一個黃毛丫頭,值得陳伯父不擇手段的逼她離開?」

「你……你……」

「沒錯,我就是當年那個小女孩,陳伯父,別來無恙啊。」

始料未及的發展,驚的陳濤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