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凡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地府中手眼通天的秦廣王,竟然還會欠別人的人情,這事說出去誰會相信啊。

陳志凡雖然有些無奈,但是看來還是必須去辦了,這個廣陵子,到底是誰,在哪裏,自己還一點都不知道呢。

陳志凡急忙問道:“陛下,不知廣陵子是目前修道的人還是已位列仙籍,住在何處,還請陛下示下!”

秦廣王驚訝的看着陳志凡道:“你能請動他爲你的這個小跟班去求地藏王,卻不知道他的名字嗎?”

陳志凡心中一驚,想到他說的這不是了塵道長嗎,爲何要叫他廣陵子?

稍加思索之後,陳志凡明白了。怪不得地藏王菩薩也叫了塵道長爲廣陵仙長呢,看來了塵道長羽化之後,仙籍中的稱號便是廣陵子無疑了。

想到這,陳志凡自然完全明白了。要說別的神仙,自己去請的話,不一定能請的動,但是這了塵道長…不,這個廣陵仙長陳志凡還是知道的,就算一時半會請不到,自己軟磨硬泡,自然不存在任何問題。

陳志凡愉快的道:“多謝陛下提醒,我這就去!但不知廣陵仙長的道場在哪裏?”

秦廣王看着陳志凡,茫然的說道:“廣陵子的道場,自然是在廣陵山了,這個還需要問嗎?”

陳志凡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心道:原來道士羽化之後,在哪個道場修行,稱呼就變成了和道場相呼應的名字。

陳志凡紅着臉道:“多謝陛下提醒,小道定然不負陛下所託,請來廣陵仙長!”

財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陳志凡剛準備去廣陵山,突然感覺胸口一痛,心道:不妙! 「你們再次回來,肯定就是懷著目的的,我還可以確定,那地圖就在你們身上是不是?」老者說著,已經迫不及待吩咐人,「快點給我把地圖搜出來。」

「是!」接著就有人打算搜身。

「住手。」帝玄胤冷冷的喝了一聲。

「你們最好不要亂來,否則我就把地圖給毀掉。」

「你們先給我住手!」老者惱怒的說道。

隨即他看到了帝玄胤手上的地圖,眼中露出一抹火熱的色彩。

那地圖上面有著不同尋常的氣息,他一看就知道是真的,太好了,他等待了那麼多年,那麼多年呀,終於等到了,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是有多麼的複雜和欣喜。

「你們快把地圖給我,我答應你絕對不會傷害你們的性命,地圖給我,立馬就放你們走。」

老者放軟了語氣,開始哄著他們,他等了那麼久,怎麼可能看到地圖在他的眼前毀滅呢?

「你這種心狠手辣之人,我們真的把地圖給你,你還會留我們的性命?」夜冰依笑了一聲,同樣不相信他的鬼話。

老者眼中閃過一抹憤怒,不動聲色的朝著帝玄胤身後的兩人使了個眼色,隨後說道,「那這樣吧,你們也要往地府里去,我們一起去如何?

到時候誰得到的寶貝就歸誰,看你們兩個年紀輕輕,實力也不怎麼樣,你們貢獻地圖,我們貢獻實力,聯手,到了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危,意下如何?」

夜冰依嘴角抽了一下,這老傢伙,還真是很能裝啊,她們兩個跟著他們,那就是兩個小羊,跟著一群大灰狼,到裡面,他們還不活生生把她們給吞了呀。

察覺到身後的人有異動,帝玄胤眼眸閃過一抹寒光,「你們再敢試探一下,就休怪我心狠手辣,毀了這地圖。」

一次偷襲失敗,老者的臉一紅,怒喝道,「你們在幹什麼?說了不讓你們動手。」

他倒是將責任卸得乾乾淨淨。

其他人看了他一眼,退了下去,不敢再動手。

夜冰依挑眉望著他,這個老奸巨猾的老傢伙,以為讓她們兩個人跟著他,他就能得逞了嗎?做夢吧!

滿香江 到時候誰殺誰還不一定呢!

他想要打地圖的主意,她們倒也想需要他先替她們探路呢。

隨即,夜冰依對帝玄胤說道,「這位老爺爺說的也有道理哦,我們兩個進去恐怕太過危險,老爺爺和他的家人有著強大的實力,我們就跟他一起吧?好不好呀?」

夜冰依對著帝玄胤撒嬌道。

見夜冰依如此,老者暗笑了兩聲。暗罵一聲黃毛丫頭,沒見過世面,又說道:「沒錯,那裡面可是有著許多寶貝,各種漂亮的寶貝,都是你們這些女孩子喜歡的。

隨便找出一樣就夠你們幾輩子無憂了。

我主要的目的就是找神獸,遇到其他的寶貝,也都給你們好不好?只要你們把地圖拿出來,我們一起進去,你們就有數不盡的好處。」

帝玄胤聞言,彷彿跟沒聽到似的,站著一動不動。

夜冰依卻是雙眼放光,繼續撒嬌道。 「哎呀,好不好嘛?人家想要那漂亮的寶貝。」夜冰依一邊說著,心中被自己狠狠噁心了一把。

帝玄胤的身子也跟著抖動了一下,強忍住笑意。

夜冰依立即眯起眼睛,在他的腰間掐了一把,她好不容易撒嬌,他竟然還嫌棄她。

帝玄胤清了清嗓子,輕咳一聲道,「這樣吧,地圖在我手上,我才放心。

我跟你們進去,但是地圖還在我的手,一旦你們有什麼違返舉動,我就立刻摧毀地圖。

我們本來也是想撈點寶貝回去,什麼神獸對我來說,太過遙遠,我們未曾想過。

如果你們不願意的話,那麼……」

剩下的帝玄胤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他準備把地圖給摧毀。

老者緊緊盯著他的手,立即點頭,「好好,我答應你。」

「那就這麼說定了!」老頭臉上突然閃過笑意,看到了地府當中,他怎麼收拾他們!

就讓他先得瑟一會兒!

隨後,他揮退了身後的眾人,讓他們都讓開。

直接把眼前的屋子給拆除。

這下面,立即出現了一個不同的地面。

夜冰依眼眸閃亮亮的說道,「太好了,終於來到這裡了,我們趕緊進去吧!」

這入口之處,不僅被他們用住的木屋蓋得結結實實,還設下了禁制。

要是普通人來,根本發現不了。

看到夜冰依欣喜的眼神,老頭得意的在背後冷哼了一聲,暗道,還算你們識相,否則你們根本連入口都進不了。

他把這裡設下禁制,也是害怕他自己的族人經不住誘|惑,想要偷偷的進去,到時候,沒有地圖,就算進去也是一個死字。

「你們都給我站遠點!」老頭大喝一聲,隨後雙手泛出一團金光,往前面一拍。

這金光落到禁制上面,泛起一道波動。

奉子追妻:爹地,上! 然後,眼前的禁制也完全打開了。

幾人看到禁制打開,就悄悄往前走上一步,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立即察覺到老頭身上強大的氣息。

兩人的面色都有些凝重。

一開始她們就察覺到了這老頭的實力不簡單,可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厲害。

打開禁制后,老頭就開始下一步打算,打開入口,他徒手打開了機關之後,轟隆隆!

平整的地面突然裂出了一個偌大的洞口。

這洞口不知道封禁了幾百年,一股幽涼的氣息呼嘯而來,一下子就把眾人給逼得向後倒退幾步。

寒風當中夾雜著一股腐敗的味道。

讓眾人感覺到心頭一涼。

這些有風吹過來,直接把他們燃燒著的灼熱的火把都給熄滅了一半。

頂著這幽涼的風,夜冰依幾人緩緩的向裡面走。

「這裡就是紫遺地府的入口了,不過,這才是一個剛開始,真正的入口還在最裡面。」

老頭一邊走一邊說道,「當年老夫曾經嘗試過進入其中,發現裡面有個機關,我也想過辦法,用其他的辦法打開機關,但是發現,根本行不通。

而且如果你沒有用正確的方法來打開機關,還會有暗器射來,把你亂箭穿身而死。

我還算比較幸運,逃脫了,可自此以後,我也不敢再輕易嘗試了。」 作爲一個道士,陳志凡自然之道廣陵山的所在。

好在陳志凡和廣陵仙長的前生,也就是了塵道長算是老相識了,所以應該算有一些把握。

就在陳志凡興高采烈準備走出秦廣王的鬼判大殿準備去廣陵山的時候,他猛的覺得心頭一痛,差點沒忍住。

陳志凡心中思量一下,心道:糟了,這次怕是要完蛋了。

陳志凡帶着鬼撲滿直接來到了地府,自己的肉身卻還在崑崙山下的小酒館裏面。本來想着自己下來的時間不會太久,沒想到遇到了地府和屍方的戰爭,耽擱了時間。

而上面的肉身因爲沒人護法,肯定會被外來的妖邪侵襲。如果時間不久的話,依着陳志凡的修爲,倒也不會出什麼事。但長期下去,如果來了法力較爲強大的妖邪,可就壞了。

陳志凡本來就已經是半人半妖的地仙了,如果再被毀壞了肉身,就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妖仙,再也無出頭之日了。

陳志凡一邊想着,一邊皺着眉頭離開了鬼判大殿。鬼撲滿跟在身後,絲毫不知道陳志凡可能面臨的危險。

鬼撲滿本就是鬼身,就算是修煉的有了軀體,也和他根本沒一點關係。所以鬼撲滿和陳志凡一同下地府的時候,雖然也脫離了肉體,卻一點事也沒有。

不過鬼撲滿就是機靈,看到了陳志凡神色不是很好,便開口道:“老大,出什麼事了?”

陳志凡心道沒必要讓鬼撲滿也跟着擔心,所以淡淡的回了一句:“沒事,我在想請廣陵仙長的辦法!”

吾乃大皇帝 “嗨,老大你也真是的,廣陵仙長已經是你的老相識了,這事又算的了什麼,不用這麼費心,我敢保證,只要老大出馬,必定手到擒來!”鬼撲滿自信滿滿的比劃着說道。

陳志凡苦笑一聲,便不再說話。

不過奇怪的是,陳志凡在沒從秦廣王的鬼判大殿出來的時候,覺得應該是肉身可能遇到麻煩了。

可也就只是那麼一瞬間的功夫,後面在無其他異常。

這倒讓陳志凡有些摸不着頭腦了。按理說,只要是陳志凡肉身被妖邪遇到了,看到修煉成這種程度的肉身,妖邪自然不會放過,所以自然會想盡辦法得到。就算得不到,也會想辦法摧毀,沒有放棄的道理啊。

這麼一來,只有一種可能—陳志凡的肉身被高人守護着了。

陳志凡用意念默默的感受一下,肉身並沒有被移動。這說明,陳志凡的肉身還是安全的,起碼目前是這樣。

想到這,陳志凡急忙催促鬼撲滿快走,爭取早日回到酒店,進入肉身,剷除妖邪。

鬼撲滿這次的經歷算是讓他有了非常大的收穫,白白得了一千年的修爲不說,還撿了個地藏王菩薩座下弟子的身份。所以,一路上鬼撲滿都是興高采烈的樣子,看到什麼都覺得很順眼。

沒多久,陳志凡和鬼撲滿就沿着當時來地府的路,回到了酒店。

酒店還是以前的樣子,被老闆打理的井井有條。只是有一股凡人看不見的陰氣,緊緊的圍繞在酒店的周圍。

陳志凡知道,自己猜的沒有錯,果然是有妖邪前來作祟。不過看樣子,應該是沒進入到酒店裏面。

陳志凡有茫然了,既然沒有進入到酒店裏面,就更加不可能傷害到自己的肉身了,爲何自己會有感覺。

正在陳志凡埋頭苦思的時候,鬼撲滿對陳志凡道;“老大,快看,好強的一股陰氣。”

鬼撲滿性輸陰,對於陰氣自然非常熟悉,所以第一時間就發現了。

本想像這麼強的陰氣,陳志凡也能瞬間就發現,只是他現在的思慮都在自己的肉身之上,所以經過鬼撲滿的提醒,方纔發現。

陳志凡急忙擡起頭,發現這股陰氣,被什麼逼迫着緩緩退了出來。後面緊跟着的,是同樣一股強勁的陽氣。

陳志凡轉念一想,瞬間明白了,看來自己感覺到肉身有危險,應該就是這股陰氣所爲了。

陳志凡照顧鬼撲滿道;“小鬼頭,快點進去,元神歸位!”

鬼撲滿聽到陳志凡口氣嚴肅,意識到事情可能不是那麼簡單,急忙跟着陳志凡進入酒店,回到了自己肉身所在的房間。

陳志凡在去地府之前,就告誡過酒店老闆,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能打開這間酒店的房門。老闆看來是信守了承諾,並未到過這間房間。

陳志凡和鬼撲滿目前都是元神狀態,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打開門,便進入了房間。

陳志凡看到,自己的肉身上,果然有一塊小小的印記,想來正是那股陰氣襲擊所致。

陳志凡慶幸的想道:不知是哪裏來的這股陽氣,陰錯陽差的救了自己的肉身。不然,可真就萬劫不復了。

本來在回來的路上,陳志凡以爲是有高人看到自己的肉身被妖邪襲擊,纔出手相助的。

但看到現在的情形,應當是有修道之人,控制着陽氣在進行修煉,路過酒店的時候,發現了陰氣。陰陽本是兩個極端,陽氣發現陰氣之後,自然會自動搜尋,所以才鬥了起來。

這也讓陳志凡有了返回的時間,成功的恢復了肉身。

元神歸位的陳志凡,已無後顧之憂,便急忙出門,找尋陰氣的來源。

剛走出房間,就被迎面而來的酒店老闆擋住了去路。

“大兄弟,怎麼樣了?”酒店老闆急切的問道。

陳志凡本實言相告,無奈酒店老闆本是凡人,告之則是違反了天規,只好說道:“大哥,暫且稍等,我有要事要辦,稍等片刻。”

偷妃盜心:邪王別裝傻 看着陳志凡焦急的樣子,酒店老闆也不敢再問。

來到酒店門口,立馬就發現了截然相反的兩股氣流,纏鬥在一起,甚是焦灼。

陳志凡正準備擡手再釋放自己的陰氣,助陽氣鬥敗陰氣。可就在一瞬間,陰氣好像是發現了陳志凡,遠遠的盾了去。

那股陰氣走的時候,陳志凡發現,這股陰氣好像是有思想,竟然露出了一絲頗爲無奈的感覺。

陽氣見陰氣遁走,卻也不追趕,瞬間又回到了酒店裏面。 頂著寒風,老頭看到地圖當中露出了一道通道。

其他的路都不見了,而且這條通道通往裡面的最深幽黑的深處,不知道通向哪裡。

這時,帝玄胤將地圖拿出來說道:「現在我們有了地圖,一定可以找到真正的入口。」

老者點了點頭,「沒錯,你們夫妻兩個先在這裡等著,我去叫上我們的族人,和他們交代一番,然後就出發。」

他還吩咐留下幾個人看著他們夫妻兩個人。

隨即便走了上去。

老頭在這裡住了幾十年,也在這裡生下了孩子,還有他的族人。

他也是有熱血的人,他此番一行,不知道是生死,不想讓他的後人都跟著去,萬一他有個好歹,好歹還能留個后。

老頭離開之後,夜冰依和帝玄胤兩個人就用傳音交談了起來。

「依依,這些人的實力不簡單,待會你跟緊,我們走在最後面,見機行事。」

夜冰依緊緊抓住他的手,「放心吧,就算他們待會想要對我們出手,別忘了,我們可不是一個人!」

夫妻兩人對視一眼,笑了起來。

帝玄胤抬手憐愛的揉了揉她的腦袋。

那幾個留下來的高手死死的盯著他們夫妻倆,害怕他們玩什麼花樣,誰知道卻看到他們夫妻兩個人在這裡情意綿綿。

他們頓時渾身一抖,真是受不了。畢竟在這個詭異的地方秀恩愛,真的合適嗎?

不久之後,老頭就領著他挑選出來的十幾個高手,來到了入口。

再加上他留下來的這幾個人,一共有二十五個人跟著他同行。

夜冰依和帝玄胤打量著這些人的實力,他們大多數都在幻夢之境五品以上。

其中的還有幾個跟她差不多的巔峰高手,兩個實力是靈聖境界的高手。

再加上這個老頭,他們這其中就有三個靈聖境界的強者了。

這樣強大的實力,要是到了大陸上去,也是響噹噹啊。

不過夜冰依心中也並不是多麼害怕,畢竟她們還有很多人,還有她的神獸啊。

看到老頭眼神不善的打量著她,夜冰依嗖的一下縮進了帝玄胤的懷裡,「小胤胤,我好怕怕呀,待會兒你一定要拉緊我的手,不能鬆開我。」

帝玄胤眼角抽了一下,便將她給抱進了懷裡。

老頭更加不屑的瞥了夜冰依一眼,就她這點小膽子,還敢進來呢,待會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他根本沒有探查他們兩夫妻身上的實習,因為他們這麼年輕,實力能高到哪裡去?

但是這個男子身上的氣息還有些渾厚,待會兒他只好盯緊了這個男子就行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