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玄喃喃,瞬息消失在古樹下。

onclick=”hui” 金梅和金杏這些天一直被顧嬤嬤教導著京都中隱形規矩。

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得罪不起,什麼人得躲著,什麼人得供著……

姐妹倆本來因為在京都買了大宅子而有些目中無人的性子,立即被現實打擊的清醒過來。

「以後跟着顧嬤嬤學規矩的時候,你要認真一點,學的好一點,然後我們去考青蓮學院。」金梅目光堅毅的說道。

金杏聽顧嬤嬤說起過青蓮學院,整個京都就這麼一個女子學院,能考進去的姑娘堪稱鳳毛麟角!

能在青蓮學院裏面上學的女子,琴棋書畫無一不全,不管是學識還是琴棋書畫,不是拔尖的存在根本進不了青蓮學院。

青蓮學院比白鶴學院還要難進,白鶴書院裏面,有背景關係的人,通融通融也不是進不去。

但是青蓮學院不一樣,就是當朝公主,考不進去,拼爹也沒用。

但就算如此,青蓮學院裏面的學子十有八九也都是權貴人家的千金小姐。

因為只有這些出生金貴的小姐才會有條件從小識字,請得起名師學習琴棋書畫。

自從幾個皇子妃都是出自青蓮學院之後,青蓮學院就更加出名了,有些人更是削尖了腦袋往裏面鑽!

「……你別說笑了,我們怎麼可能考的進去!」金杏被金梅的話嚇到了。

「怎麼就不可能?」金梅盯着她,「只要考到青蓮學院,將來就能嫁給好人家,日後也能給三姐撐腰!」

「說是這麼說,但是這怎麼可能?你沒聽顧嬤嬤說,那些考進青蓮學院的人都是什麼人?」金杏抓着金梅,使勁搖晃她的肩膀,希望把她腦子裏面的水給晃出來。

「你不要這麼沒志氣!」金梅甩開她的手,皺眉說道。

「……我是有自知之明!」金杏說道。

「那我努力去學,將來我挑的夫君是當官的,你挑的夫君就是種地的!

我夫君當大官,你夫君只能當個小地主!

日後,我兒子女兒考科舉做官,讓我當誥命夫人!

你見到我,不但要低頭行禮,你兒子女兒見到我兒子女兒也低人一等!」金梅嘴裏不留情面的說道。

「你胡說!你胡說!你夫君才是種地的!我夫君才是當大官的!」金杏氣炸了!

「那你當大官的夫君能看中你什麼?看中你琴棋書畫樣樣不精通?還是看中你出生鄉下,無父無母?

或者看中你天真善良,喜歡白日做夢?或者看中你自大愚蠢,衝動易怒?」金梅刻薄道。

「金梅!我揍死你!」金杏氣的跳腳,追着金梅打起來。

「也許看中你行為粗魯喜歡撒潑打架?」金梅一邊跑一邊繼續說道。

「你給我閉嘴!閉嘴!」金杏氣的哇哇大叫。

金梅從屋裏跑了出去,「你好好想想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想想你身上有沒有優點讓人看中?」

「金梅!你給我站住!我今天非要打的你屁股開花!」金杏惱羞成怒的怒吼。

「金杏!你現在耀武揚威!等以後我發達了,讓我的丫鬟把你押下去打的屁股開花!」金梅也喊道。

金杏一邊氣,一邊覺得不能讓金梅比她強,否則這死丫頭還不得騎在她脖子上欺負她?

金桃在院子裏玩石頭,看她們追來追去,笑的十分開心。

夜家

「我身邊幾個嬤嬤是你丟到湖裏面去的?」公主沉着臉責問道。

「對。」夜天凌沒有否認。

「也是你把她們交到你祖母面前的?」公主強壓下怒火,再次問道。

「對。」夜天凌依然沒有否認。

「你知道她們是我身邊的人嗎?」公主惱火的問道。

「不知。」夜天凌說道。

公主聞言,胸口的怒火這才消散一些。

「去把人從你祖母那裏領回來。」公主說道。

「母親知道她們做了什麼事嗎?」夜天凌問道。

「你在責問本宮?」公主目光冷漠的看着他。

「不敢。」夜天凌低下了頭。

「把人帶回來。」公主再次命令。

「母親的消息怕是有些延遲,那四人我早已從祖母那裏領了出來。」夜天凌說道。

「人呢?」公主蹙眉,問向旁邊的宋嬤嬤,「人已經回來了?」

宋嬤嬤搖搖頭。

「人已經被我送到衙門了,謀害未來的王妃,這罪名可不小,母親若是與此事無關,最好還是不要插手,以免讓舅舅難做。」夜天凌說道。

何瓊蓮猛地抬頭,淚眼婆娑的望着夜天凌,他怎麼能直接把人送到衙門?

那幾人可是公主身邊的人!

他難道一點不在乎公主的顏面嗎?

「立即把人給帶回來!」公主厲聲命令。

夜天凌沒有說話,沉默的站着。

「我在跟你說話!你耳朵聾了?」公主呵斥道。

【我為什麼要生出這樣的畜生!早在他出生的時候,我就應該掐死他!就不應該把他生出來!

若是沒把他生出來,駙馬也不會死!我不會失去駙馬!我們夫妻現在還是和和睦睦恩恩愛愛的在一起!

我也不會被這個小畜生氣成這樣!】公主面上還能剋制,心裏已經歇斯底里。

而這種歇斯底里,夜天凌從小就經常能聽到這些聲音。

以往覺得痛苦折磨的聲音,現在夜天凌聽着已經毫無感覺,甚至這些聲音能為他帶來些許愉悅。

「我以為母親是在跟您的下人說話。」夜天凌溫吞的說道。

公主快被他這副死樣子給氣死了,「我讓現在立即把人給我帶回來。」

「母親,這事我做不到,即使能做的到,我也不願意做。」夜天凌慢悠悠的勾起唇角說道。

「小王爺!您怎麼能這麼跟公主說話?」宋嬤嬤在公主怒罵之前,急忙出面阻止。

「那幾人傷我未來王妃,我送他們見官,於理於法,我都無愧於心。」夜天凌認認真真的說道。

「王爺!那幾人畢竟是公主身邊的人,您這麼做,別人會怎麼看待公主?」宋嬤嬤懇求的說道。

「這事最好與母親無關,否則本王也要問問,本王的王妃到底哪裏得罪了母親,讓母親對她痛下殺手,要她的性命?」夜天凌抬眸,目光似劍的看着她。

更新最快,小哥哥小姐姐記得收藏哦! 楚塵的話語一落,紅廟村的村民們目光紛紛看着苗隋隆,苗隋隆的神色也輕微地變幻了一下,流露出難色。

「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楚塵連忙開口。

苗隋隆告訴楚塵,紅廟是紅神後裔心中的聖地,自古以來,還有一條規矩,只有紅神後裔,才能夠進入紅廟,甚至是外嫁進來的女人,由於身上沒有紅神血脈,都不能進入紅廟。

「實在是抱歉。」苗隋隆說道。

「爺爺,楚先生雖然沒有紅神血脈,但是,你不是說,楚先生的出現,是紅神的安排嗎?」苗依依忽然說道,「幸虧楚先生,才保住了紅廟,楚先生還找到了紅神留下的酒,說明楚先生跟紅神是有緣的,不如破個例,讓楚先生進入紅廟。」

苗隋隆一愣,半晌,苗隋隆詢問了其餘村民的意見。

讓他意外的是,平時挺古板的幾個老人,他們居然都點頭,同意讓楚塵進入紅廟。

事實上,苗隋隆自己本身,也沒有太大的反對,畢竟楚塵的身份不一樣,他消滅了變異毒螞蟻,拯救了村民,也拯救了紅廟。

而楚塵只是想進入紅廟上香,這個要求,相比天大的恩情,實在是微不足道。

「天色已經黑了,不如明日一早,再到紅廟去吧。」苗隋隆道。

眾人就此散去。

「依依,我送你回家吧。」楚小魚鼓足了勇氣。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明天一早,他們也該啟程回去了。

萍水相逢,匆匆一別,或許,未必還有見面的機會。

回去的路不長,可這對少男少女似乎都很默契地走得很慢。

另外一邊,苗隋隆跟楚塵聊了幾句告別之後,回頭說道,「依依,回家吧。」

苗隋隆猛然地抬起頭來。

我孫女呢?

略顯得昏暗的青石板小道。

清脆的鈴鐺隨風輕擺。

「小魚英雄,你家在什麼地方?」到了家門口,苗依依問。

雖然楚小魚讓她改口喊小魚兒,可是,苗依依覺得,他就是自己心中的可愛英雄呀。

「我家在京城。」楚小魚忽然凝視着苗依依,苗依依有種心跳忽然間漏掉了幾拍的感覺。

哪個少女不懷春。

十八歲的苗依依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正好遇見了她的小魚英雄,此時此刻,她心中不由自主地編織起了美夢了。

「我有新的任務了,明天就會離開紅廟村。」楚小魚說道,「等忙完了這一陣子,我能來紅廟村玩嗎?」

楚小魚滿眼期盼。

苗依依輕抿嘴唇,點點頭。

楚小魚還想說什麼,這時候,一聲咳嗽傳來。

苗依依連忙走過去,扶著苗隋隆,同時暗暗朝着楚小魚擺擺手,示意楚小魚快跑。

最近一兩年來,爺爺手中的棍子可是打跑了不少她的追求者,有的跑慢了,甚至被爺爺打斷了腿。

讓苗依依意外的是,爺爺這一次,並沒有說什麼,回屋子后,苗依依把門關上,然後往回走,給爺爺倒了一杯水。

「依依,你憧憬外面的世界嗎?」苗隋隆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