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司寒看著姜南初的背影,原本想讓她不用這麼麻煩,最後還是將話咽了下去,這種小傷從前自己都是不屑一顧的,但偏偏身邊的小丫頭緊張的很,可這種有人關心著自己的感覺挺好。

陸司寒坐在沙發上,姜南初蹲下地板,有模有樣的給他處理傷口。

「疼不疼?」

姜南初拿著消毒藥水擦拭傷口。

「不疼,就和蚊子咬一樣。」

「胡說,割開了這麼長一道,最近幾天都不可以碰到水,聽到了沒有?」

「嗯。」

陸司寒一點都不在意,就在傷口快要包紮結束時,指尖突然一涼。

「南初,怎麼了?」

「沒……沒事啊。」

姜南初輕鬆的說,但陸司寒還是聽出了濃重的鼻音,她在哭?

陸司寒直接挑起了姜南初的下巴,果然吶,也不知道偷偷哭了多長時間,眼睛紅的和兔子似的。

陸司寒直接就將姜南初抱起來,讓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還委屈呢,覺得我沒有幫你報仇?」

姜南初搖了搖頭,不吭聲。

「那是怎麼了?」

陸司寒這麼一問,姜南初哭的更凶了。

「我猜不著,你別讓我著急了。」

「陸司寒,我心疼你受傷。」

姜南初哭的一抽一抽的說,看起來好不可憐。

「真的沒事,你再哭下去我覺得心痛了。」

陸司寒輕拍著姜南初的背,姜南初靠在最具有安全感的懷抱中睡了過去。

之後陸司寒將姜南初放到了大床上,在她的額頭落下深情的一吻。

「姜南初,這個世界欠你的愛意,我給!」 雙面邪王拐嬌娘 張昊天覺得之前周瑩瑩分析的是對的,這樣的地方,就算是比較大的縣城都不見得有了,這都什麼年代了,早就換的相當的豪華了。

“那咱們現在要怎麼開始?”周瑩瑩好奇的看着張昊天,想知道他現在有沒有一個什麼合適的計劃,或者說,至少要知道從哪兒下手啊!

張昊天擰着眉頭,實際上也不是很知道應該從哪兒開始下手。

想了好半天,張昊天覺得,或許可以回去自己的工作單位,畢竟自己也是有個掛名的墳地保安的工作呢!

上頭就是殯儀館,這跟醫院直接掛鉤的,很多屍體都是從醫院直接送到殯儀館來的,所以,要是想知道這附近哪兒的醫院比較破舊,直接去問那些同事也就知道了。

張昊天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了周瑩瑩,這讓周瑩瑩也瞬間眼前一亮,“這確實是個好辦法,我剛纔還在擔心,這一家一家的醫院要怎麼找呢。”

這也的確是目前最麻煩的一件事兒了,本來還想着要不要先打聽一下附近有多少家醫院,有多少個停屍間的,現在看來,直接找這邊的殯儀館就能直接搞定了!

尤其是這附近就這麼一家殯儀館,附近所有的需要火化的屍體都必須要送到這裏來,所以這家殯儀館直接就跟附近所有的醫院都有關係了!

“行,那我一會兒就去問問看看。”張昊天本來想說自己打電話問問的,但是忽然想到,殯儀館那邊雖然有自己的職位,但是那也是三叔給自己弄的職位,自己真的過去上班的次數一隻手都能算的過來,所以那邊自己根本就沒幾個認識人啊!

算下來,這次要去問這個事兒,弄不好還真的要把三叔的名號給搬出來,不然,就自己這點兒小名氣,根本就沒人認識。

“我跟你一起去!”周瑩瑩可不想自己留在家裏等着了,之前就是自己在家裏等着,弄得自己差一點兒被留在那個停屍間了。

這話說完,周瑩瑩本來是想起來回去換一身衣服的,可剛從沙發上站起來,無意中一低頭,發現自己腳踝處,竟然有一塊破舊甚至還帶着髒污的紗布!

“你看這個!”周瑩瑩趕緊指着腳踝上的紗布給張昊天看。

張昊天順着周瑩瑩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當看到那塊紗布的時候,張昊天也愣了一下,“這個……”

說着,張昊天直接蹲在了周瑩瑩的腳邊上,仔細的看着那塊紗布。

想來,周瑩瑩家裏是不可能有這種東西的,剛纔周瑩瑩眼看着要離開那個停屍間的時候,就是被一段紗布給拽住的,這段紗布,不會就是那時候留下的吧!

張昊天忽然來了興趣了,要是這東西能判斷出那個停屍間的情況,那豈不是省去了很多的麻煩嗎?

然而,張昊天看了好半天,發現那就是一塊髒兮兮的紗布,根本就沒什麼特別的對方。

周瑩瑩剛纔一直都沒敢動,生怕自己一移動,那塊紗布就會丟失了一樣。

但是眼看着張昊天什麼都沒有發現,周瑩瑩終於敢移動了,“這紗布怎麼可能留下來?”

按說,那個停屍間應該是幻化出來的,並不是真正的停屍間,那裏面的一切也都是假象,並不是真的。

之前那個停屍間還在的時候,這種紗布還存在也還算是可以理解,可現在,那邊的停屍間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這紗布怎麼可能還存在?

“我也很想知道,你說,這個會不會是那隻鬼給咱們留下來的線索?”張昊天猜測着,貌似現在除了這個,還真的想不到其他的用處了。

“你說這個是線索?你覺得這個能是什麼線索?”周瑩瑩冷笑了一聲,這不過就是個普通的紗布,不看髒污情況,這紗布跟自己家裏的那些都沒什麼區別,這能算是什麼線索?

“這個,我也不是很知道,你先收起來,回頭再仔細研究研究。”張昊天擰着眉頭說着,這東西實在是不知道用處了,所以還是先收起來比較好,存在即合理,沒準兒什麼時候就能用的上呢。

周瑩瑩聽了張昊天的話,想着廚房裏還有一些裝東西用的密封袋,趕緊指揮者張昊天找來了一個,小心的把那塊紗布放進了袋子,這纔敢真的拿在手上。

沒辦法,誰知道這東西是不是真的幻化出來的,如果是的話,這一碰,真的很容易把這個東西弄消失了。

眼看着這個東西好好的在袋子裏面,周瑩瑩多少放心了一些,但是也還是不太放心。

這放心的自然是這個東西沒有消失不見,這不放心的,也正是這個東西沒有消失不見,不知道會不會招惹來什麼麻煩,畢竟那個傢伙真的是神出鬼沒的,只要是張昊天一個不留神的時候,就會出現在自己的附近了。

張昊天看出來了周瑩瑩心裏的擔心,輕輕的拍了拍周瑩瑩的肩膀,鄭重的說:“放心好了,我一直跟你在一起!”

這像是一句承諾,也像是一句其他的什麼,周瑩瑩分不清楚,心裏一顫,但是不敢太過於奢望。

他喜歡的是夏小沫,雖然夏小沫已經死了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他還是放不下,所以,自己根本就沒什麼位置。

與其進一步大家都尷尬,還不如繼續保持着現在的朋友關係。

一想到這個,周瑩瑩心裏就酸溜溜的難受,但是也沒辦法。

張昊天本來也是想用這句話來試探一下週瑩瑩的,想看看周瑩瑩到底對自己有沒有想法,要是有的話,那自己直接就吧後面的話全都說出來,也省的那些話全都憋在自己心裏難受了。

可眼看着周瑩瑩根本就沒什麼反應,張昊天心裏有一種落寞的感覺,她對自己真的一丁點兒想法都沒有嗎?

眼看着氣氛越來越尷尬,周瑩瑩趕緊小心的捏着裝有那塊紗布的袋子,朝着書房走了過去,“這個我看還是放書房比較好。”

眼看着周瑩瑩朝着書房的方向走,張昊天心裏再次出現了失望的感覺,只是,這種感覺很快的就被張昊天給掩飾住了。

按照張昊天之前說的,想要找到那個停屍間,最快的辦法就是回去殯儀館,問問那些在殯儀館裏工作了很長時間的人。

本來張昊天是打算自己去的,可又擔心自己一出門,那隻鬼就再找來了,只能帶着周瑩瑩一起出門,不過,帶着周瑩瑩其實也是有好處的,別的就不說,就說周瑩瑩的父親還有爺爺,也都算是相當有面子的人了,再加上實際上週瑩瑩認識的人逼自己認識的還要多很多,這件事兒,自然也就能更輕鬆一些。

果然,剛一到殯儀館,張昊天就發現這裏實在是太多的人認識周瑩瑩了,反倒是自己,要不是周瑩瑩介紹,根本就沒誰會認識。

簡單的轉悠了一圈兒,張昊天找到了這裏的負責人,這人也是之前聯繫張昊天來這裏上班的人。

本來不想直接麻煩他的,但是這走了一大圈兒,張昊天也不知道應該去找誰問比較合適,想來,當初他跟三叔的關係就不一般,自己也算是三叔臨終託付給他的,所以自己現在遇到了麻煩,雖然還是不太好意思,但是沒有比他更合適的人選了。

說來也算是運氣好,這人本來這幾天都沒上班的,說是家裏有什麼事兒,具體是什麼事兒,張昊天打聽了好半天也沒弄明白,但是就今天上班了,說是要處理一些積壓下來的工作,這會兒也正在辦公司裏面。

張昊天敲門的時候,那人正好在接聽電話,聽到敲門的聲音,衝着門口喊了一聲,一看到是張昊天和周瑩瑩來了,那人趕緊指了指那邊的沙發,示意讓張昊天和周瑩瑩先坐下,有什麼事兒等到自己這電話說完的。

人家這意思都已經很明確了,張昊天本來還想帶着周瑩瑩先出去,過會兒再來的,但是人家都讓坐下了,張昊天也就不太好意思的坐了下來,想着一會兒要怎麼說這個事兒。

雖說這個人跟三叔的關係不一般,肯定也知道鬼怪的事兒了,但是這件事兒到底應該怎麼跟他說,還真的是個相當大的難題。

“行啊,我就說你們那個停屍間有問題,你看看,這不是又出事兒了? 愛情特攻:回首恨別離 那都多少年的停屍間了,你想啊,不見天日的,還都是死的,要不出事兒都難!我看啊,你們真的應該找個明白人給你們看看了,我可跟你說啊,這不是迷信,這是正經八百有科學根據的!

那個叫什麼的專家來着,說是人死後會留下什麼腦電波的,這種腦電波聚集的比較多的地方,就會影響到人了!這可都是專家說的,可不是我啊!

再說了,我們做這樣的工作,怎麼可能迷信啊,我們也都是崇尚科學的,那你看看,這事兒你要怎麼做?”

負責人對着電話笑的見牙不見眼,看的出來,這是相當的開心了,簡直快要娶兒媳婦了!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一些什麼話,這邊的負責人笑呵呵的掛斷了電話,擡頭看着張昊天還有周瑩瑩,“你看看,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我正好想找你呢!”

這話是對張昊天說的,這事兒也是的,張昊天這也算是入職幾個月了,除了最開始來過幾次以外,根本就沒回來報過到,這事兒終究也不是太合適的。

張昊天以爲這位負責人要責怪自己這件事兒呢,趕緊滿臉堆笑,“這事兒是我不對,沒經常來這裏報個到什麼的。”畢竟這份工作也是自己主要的收入來源,並且這個收入啊,還真的是相當的不錯。

能幾乎不上班,還能拿那份工資,張昊天是真的不想就這麼丟掉這份工作,自己也是人,也要吃飯不是!

所以在人家沒真的開口責備之前,還是主動承認錯誤的好,也好爭取個主動。

“呵呵,這個倒是沒什麼。”負責人繼續說着,臉上的笑容也仍舊是那種和和氣氣的樣子。

張昊天不明白了,這又是什麼意思?他覺得這個事兒沒所謂嗎?那爲什麼還要找自己?他找自己能做什麼?給自己漲工資嗎?

這邊張昊天腦袋裏想着好事兒,那邊那個負責人已經開始研究自己應該怎麼跟張昊天說這個事兒了。

“其實吧,咱們也都不是外人,我跟你三叔他們的關係相當的好,當初你三叔那邊有什麼事兒也都是來找我,我這邊有什麼事兒,也都是直接找他。”負責人開始顧左右而言其他。

張昊天更加不明白了,這好好的,說這些做什麼?再說了,這些事兒自己都知道的,當初三叔給自己留下的那封信,上面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甚至三叔還說過,這個負責人的性命都是他救下來的,合作的事情多到不能再多了,這些自己都知道啊,爲什麼還要說?

算下來,這無緣無故的跟着自己套近乎,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兒的,還說不準要讓自己做什麼呢!

但是就算是明知道會這樣,張昊天還是陪着笑臉,“是,三叔在的時候,還真的很感謝你的幫忙。”這些都客套話,張昊天一時也想不出來自己還能說什麼了,只能挑選着客氣的話說個沒完。

“行吧,其實吧,我找你還真的有些私事兒要辦。”負責人折騰了一大圈兒,也套了一大圈兒的近乎,終於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原來在這之前,三叔的名聲那是相當的響亮的,但是後來三叔出殯的時候相當的低調,以至於很多人根本就還都不知道三叔已經沒了。

之前三叔活着的時候,這方圓多少裏,但凡是誰家有什麼事兒,全都會想着找三叔給看看,當然了,這真的遇到鬼的還是比較少的,更多的都是一些心理的擔憂,三叔過去看了,確定沒什麼事兒了,他們也就算是安心了。

在一段時間裏,三叔直接成了他們的保護神了。 第76章我還是比較喜歡這種賠償

陸司寒說完這句話,眸光帶著寒意離開了房間,前往一樓舞廳。

在陸司寒沒有說散席之前,舞會所有人即使覺得尷尬,仍然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半個小時后,陸司寒下樓,掃了一眼眾人。

「剛才所有議論南初的人通通辭退。」

「陸薰茵,來會議室一趟。」

寬闊的會議室內,陸司寒只留下一個背影給陸薰茵。

「視頻的事情是你做的?」

「沒錯,姜南初就是簡梓佑玩剩下的,哥哥為什麼要和她訂婚?就算是為了迷惑二哥,也不用如此袒護她吧?」

「砰!」

陸司寒一掌拍向桌面,陸薰茵整個人一抖。

「我做事情,我愛什麼人,需要經過你的同意?」

「薰茵,我敬你這些年來對我的幫助,但是不要太過分了。」

「既然你不想見到南初,那麼明天就滾回M國,我會讓沈承給你訂機票。」

陸司寒話音落下就要離開。

「臉上的疤痕,包括你的真實身份,這些通通都沒有告訴姜南初,哥,我不相信你是真的愛姜南初!」

「就是因為愛,才不想將她拖入陸家這個骯髒的漩渦!」

陸薰茵看著陸司寒離開的方向,眼淚不受控制的流淌出來……

翌日清晨和諧號郵輪在帝都靠岸,全程姜南初都沒有見到陸薰茵,心情好了不少,下船后與陸司寒一同回到了悅龍灣,

才四天沒回來,姜南初就開始想家了,一進入悅龍灣肉肉立刻撲進媽咪懷裡

「看來我不在,肉肉你沒少吃零食,都胖了!」

「狗隨主人。」

「陸司寒,我聽出來了,你拐著彎說我貪吃。」

「汪汪汪。」

肉肉附和道,悅龍灣一下子就熱鬧起來。

用過午飯,陸司寒去了書房,而姜南初抱著肉肉回到房間。

「我記得明明就把那些卡放在這邊的,啊,找到了!」

姜南初小跑著進入陸司寒的書房,爽快的將一張銀行卡放在了陸司寒面前。

陸司寒拿起卡,不解的看向姜南初。

「之前不是把郵輪上面的巨大液晶屏打破了嗎?這是你每個月給我的零花錢,我都沒有用存著了,拿去賠吧。」

姜南初痛快的說,不得不說昨天陸司寒拿起紅酒瓶砸液晶屏的動作A爆了。

「過來。」

陸司寒沉著聲音說。

姜南初一靠近陸司寒就直接被他擁進懷中,滾燙炙熱的吻也緊隨而來,姜南初高高昂著頭,被動的承受著。

「我還是比較喜歡這種賠償。」

他沙啞的聲音在自己耳邊響起,姜南初引起一陣顫慄。

「這張卡裡面的錢不多,以後不準存著,如果月底沒有用完,你就等著被懲罰吧。」

陸司寒重新將銀行卡交到了姜南初的手上。

每個月用十萬,也太難了吧!

喪氣的從陸司寒的書房出來,姜南初接到了謝半雨的電話,段景霽已經可以出院了,謝半雨想讓姜南初幫自己一起來搬些東西。

姜南初正好沒事,立刻同意下來。

抵達帝都醫院已經是下午了,姜南初正好把從日本買的禮物,也帶了過去。

「半雨,好想你。」

姜南初進入病房放下手中的禮物,抱住了謝半雨。 這次找負責人求助的,是離着這裏不是很遠的一個鎮上的小醫院。

據說他們那個醫院裏一到了晚上,就總出現一些奇怪的聲音,弄得人心惶惶的,那地方原本住院的就很少,現在弄得,別說是住院的患者了,就算是晚上需要值班的醫生,都不想上班了。

這件事兒目前真的已經很影響他們的工作了,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還真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事兒呢!

那個小醫院的院長自然也知道有三叔這號人的存在,只是之前沒接觸過,所以別說是瞭解了,就連認識都不認識。

但是現在遇到了這種事兒了,也沒什麼更好的辦法,就只能用着頭皮給這邊的負責人打電話,看看能不能從中間搭個橋,讓三叔過去給看看。

負責人自然跟那邊解釋了三叔的死訊,但是這件事兒還必須要解決,再者說來,這種事兒不能寫在醫院的支出上面,小醫院裏的人也不是特別的多,也都相信這種事兒,所以要是真的出一大筆來解決這件事兒,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張昊天聽的雲裏霧裏的,完全沒明白負責人到底要說什麼,這事兒跟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

好在這次是帶着周瑩瑩一起來的,周瑩瑩一聽就明白了,趕緊答應下來,“放心好了,這事兒啊,就交給我們了!”

張昊天還是一臉的懵,但是看着周瑩瑩都答應下來了,也就沒多說什麼,再說了,周瑩瑩是誰啊,她答應的,跟自己答應的,完全就沒有區別。

“行吧,那我這就給你們寫地址,你們過去給好好看看。” 開局獲得簽到系統 說着,那個負責人拿起筆,開始在本子上寫寫畫畫的,很快就寫好了一張字條,上面有那個小醫院的地址,再就是一個電話號碼。

“這個給你們,這上面是地址,還有那邊負責人的電話,到地方你直接把你三叔搬出來,什麼都好說了。”負責人笑呵呵的把字條塞給張昊天,還用了個你懂得的眼神。

然而,張昊天是完全不懂,這都哪兒跟哪兒啊!還有,這讓自己過去看看,自己真的能解決嗎?

但是那張字條已經在自己手裏了,張昊天也不好再次回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