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天似有所悟地點了點頭,對眼前這位年少的大哥,越來越覺得難以理解。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少年,竟然會爲了幾個孩子和老人而變得心慈手軟。

義幫弟子順利拿下卡丁斯奧家後,將所有產業收歸義幫名下。掌管了兩個鎮上的五百多個商鋪,一座黑鐵礦和兩家農場,一家果園,一家棉坊。

義幫很快在午陽城內設立分堂,有五百名義幫弟子入駐,卡丁斯奧莊園名更名爲“義幫午陽分堂”。

掛牌那天有不少小幫派前來拜山。其中最大的兩支勢力當爲莫家和雷家。

見消除了卡丁斯奧家這個大障礙,莫宇自是眉開眼笑,給冷毅送上了一份價值十萬金幣的厚禮。

在酒席上還特意讓莫紫涵上前與冷毅敬酒。冷毅只是應付着喝了兩杯,他心想畢竟是自己人,可不用那麼當真。

而雷家則另當別論,冷毅有意拉籠。

對於義幫與赤焰盟的鬥爭,雷家一直處在觀望階段。在冷毅的吩咐下,羅森與雷家的族長雷振南見過兩次面,也談過合作的事情。

儘管雷家對赤焰幫的仇恨怨深,但懼怕對方的實力,所以不敢明目張膽地和義幫合作,最終只是答應了羅森願意提供情報上的支持。

就在冷毅輕鬆拿下卡丁斯奧家後,雷家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義幫的迅速成長不得不讓午陽城內的各大勢力瓜目相看,身爲四大勢力之一的雷家族長雷振南不得不對義幫高看一眼。

當雷家族長雷振南聽說冷幫主有意邀請他時,更是欣喜萬分,便親自帶上了價值三萬金幣的厚禮上門道賀。

雷振南有意和義幫示好,便主動向冷毅敬起了酒。

只見他端起了酒杯,“冷毅幫主!真是年少有爲,年紀輕輕便成了一幫之主,實在是讓我們這等老匹夫汗顏啊!”

冷毅淡然一笑,那種拍馬溜鬚的話,他不太會說,只是將杯一舉:“來!喝酒。”

雷振南當真陪冷毅喝起酒來。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冷毅便開始進入了話題。“我想,雷幫主對赤焰幫也一定是恨之入骨吧!”

已有幾份醉意的雷振南一聽赤焰幫,自是一腔的憤恨,“何止是恨,簡直就想立馬殺了曹洪那畜生。”

“哦!是嗎?”冷毅雖是幾杯下肚,但他的酒量卻不是蓋的,一點醉意也沒。只見他眼睛死死地盯着對方的瞳孔。他喝酒的目的,只是想快點把對方的真心話給套了出來。

雷振南一拍桌子:“如果有可能,我願意出一百萬金幣買下曹洪老賊的人頭。”

冷毅呷了一口酒,笑道:“一個人拿下他的人頭,沒意思。倒不如,我陪着雷族長一道殺進漢陽宮,將那老賊的人頭給拿下。”

聽冷毅這麼一說,雷天的酒立刻醒了三分,搖了搖頭答道:“不!不!這可不行。殺進漢陽宮,我們可沒有那個實力。別說漢陽宮內有五千赤焰幫弟子把守。就是那赤焰殿三十六名護法銅人都夠嚇人的。”

“哦!是嗎?”冷毅雖然對漢陽宮的佈局和兵力情況瞭如指掌,但赤焰殿三十六名護法銅人的事還是第一次聽說。

雷振南見冷毅滿臉不屑的樣子,便朝冷毅認真地答道:“我知道冷幫主武功蓋世,上次莫家大院之戰,竟然將赤焰幫幫主曹洪打傷,聽說那老賊如今才完全康復,正在閉關修煉呢!但赤焰幫的實力,決非你所看到的那般弱。”

冷毅饒有興趣地端起了酒杯,聽那雷天繼續說。

“赤焰幫的實力不僅僅是因爲曹洪本身是一名三級聖光宗師,更在於曹氏家族留下的三十六名赤焰殿護法銅人,那些怪物可兇猛啦!據說當年有一位三級聖光宗師誤闖漢陽宮內的赤焰殿,結果被三十六名赤焰護法銅人當場打死。”

一旁的莫宇聽了,接過話茬:“雷族長所言極是,赤焰幫不僅有三十六名護法銅人。據說,那曹洪長年不娶的原因,便是因爲當年在碑塔叢林中得了一對嗜血精靈,他常年以精血嗜養着這對塔族精靈。相傳那一對蠻生塔族精靈擅長迷魂之術,可令人喪失意志,從而吸乾對方的精血,幾乎沒有高手能夠化解那對妖精的迷魂術。”

冷毅聽了不由得心中一凜。他實在沒有想到這曹洪竟有這等實力。看來自己的情報工作沒做好啊!冷毅在心裏一遍遍地告誡自己,動手前務必作好偵察工作。宴會散去後,看來得召開緊急會議了。

雷振南見冷毅滿臉的陰沉,忽然話鋒一轉,笑道:“當然,冷幫主也不必對赤焰幫如此緊張。眼下,曹洪已進入了閉關修煉期,多則三年五載出關,少則也要一年半載的。在這段時間內,赤焰幫弟子是不敢有任何動作的。”

莫宇則表達了不同的意見:“我倒不這麼認爲。別忘了赤焰幫背後的赤焰盟,那可是號稱十萬大軍啊!”

雷振南搖了搖頭笑道:“莫兄也太高估赤焰盟的實力了。赤焰盟只不過是一個名稱而已。 極品二小寶:總裁爹地哪裡逃! ,而心生怨恨呢!”

說着,雷振南發出一陣冷笑:“赤焰盟我倒不懼。卡丁斯奧家不也是赤焰盟的成員麼?真正有難時,也不見赤焰幫的人以死相救。”


莫宇低頭喝起了悶酒,不再言語。

冷毅覺得此時是個大好時機,微笑着接過話茬:“兩位前輩!敵人有赤焰盟,我們一樣可以結盟。如果我們成立一個聯盟的話,我想一些小的幫派定會紛紛加入。到時赤焰盟就不敢有任何的舉動了。不過,這事務必在曹洪閉關修煉期間搞定。”

說完,冷毅將目光緊緊地落在了雷振南的臉上。他知道莫家和義幫已是一條船上的人了,此事已不必商量。若能拉籠雷家,那時義幫的實力則會大大提升。定會引來衆多小幫派加盟,甚至會讓赤焰盟的人倒戈。

一聽結盟莫宇自是雙手贊成,笑着附和道:“這事我覺得很有必要,對於目前的形勢來說,我們太需要團結了。”

雷振南稍稍作了思考後,一拍雙手:“很好!這個提議非常好。我們就應該成立一個聯盟。以此來抗衡赤焰幫,等曹洪那老賊出關時,恐怕赤焰盟的大勢已去,所有劍鋒都指向了他。哈哈!”

酒桌上的兩老一少,都笑了起來。

然而,過了一會兒。雷振南的笑容突然止住,一臉認真地說:“不過,我想結盟這事,等些時日再說。”

“爲何?”冷毅臉色一沉,心道:這傢伙到底想耍什麼花招? 雷振南見冷毅臉色一沉,忽而又展開笑顏道:“老夫出道這麼多年,在南酋部落也算有些交情,我打算把以前那幫死黨拉來,一道加入我們的聯盟。到時,冷幫主你再挑個好時日,把這加盟儀式給辦了。你看如何?”

冷毅聽雷振南如此一說,心裏懸着的石頭總算落了地。不想,這傢伙倒是個熱心人,還真把這事當成大事了。只是這盟一結,必然要選盟主,而以自己的威望最有可能當選。

冷毅仔細想了想。這個盟主自己出面來當,自然不妥。一是因爲自己年齡小,恐招來衆人的不服與疾妒。二則是自己將來還得回冰天傭兵團,身負重任恐難脫身,以免幸負了衆人所望。三則是赤焰幫可是與師父有着血海深仇,倒不如讓師父伯風來做這個盟主。

冷毅朝雷振南客氣地笑了笑:“結盟的事不急,我們先去拉籠一些小幫派,壯大自己的實力,兩個月後找個好時日,我們再把這結盟儀式給辦了。您說呢?雷族長。”

雷振南朝冷毅堅起了大拇指:“冷幫主幫考慮周到,一切聽你的安派。到時,我定會帶上我的死黨,與義幫結盟。”

說罷,三人又是一陣豪飲,聊得甚是開心。

晏會散,冷毅迅速召集了幾名核心弟子,開了個碰頭會議。卡爾、羅森、陸小天三位核心弟子到都齊了。

冷毅坐在午陽分堂的議事堂中央的一把青龍靠椅上,淡淡地朝三名核心弟子答道:“諸位今天恐怕也喝了不少酒吧!”

三名義幫弟子點了點頭。

冷毅面無表情,嚴肅地答道:“高興時,酒可以喝,但決不能喝醉,這是義幫的幫規。知道嗎?”

“是!”三名核心弟子異口同聲地答道。

“陸副幫主!傳我口令,執法堂弟子加強巡邏。不得有任何的疏忽。”

“是!”陸小天立即站了起來,朝冷毅敬了個軍禮。

“卡爾聽令,你安排的情報人員,繼續收集各大勢力的情報。記住一定要準確無誤。”

卡爾立即站了起來,朝冷毅行了個軍禮:“是!”

冷毅又朝羅森吩咐道:“羅森聽令你繼續維護好義幫與冰天雪原販賣魔獸晶核的生意。明天你便找人去古塔的自由貿易區,收集一批魔獸晶核,準備運往龍國的冰天雪原。”

“是!”羅森站了起硬朗地答道。

“好了!今天暫時就說到這兒。時間不早,各位早點休息。明早七點鐘,準時在議法堂開會。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宣佈。”冷毅說完,轉身便獨自踱步進了寢居室。

這時,一名十一歲左右的小女孩從屏風後鑽了出來:“哥哥!你剛纔開會的樣子,好威風哦!”

“欣兒!你怎麼在這裏?這麼晚了,你還不睡,在這兒偷聽我們講話?”冷毅佯裝對小巫女發脾氣。

小巫女撇了撇嘴:“我纔不稀罕你們講什麼呢!不過我喜歡看哥哥開會時那酷酷的樣子。”

正說話間,布蘭妮端着一盆熱水過來了。“主人!進去吧!我幫你搓搓身子。”

冷毅朝小巫女做了個鬼臉,笑着說:“欣兒妹妹!早點休息吧!哥哥也要睡了。晚安!”

小巫女只好垂頭喪氣地朝冷毅點了點頭,嘟着嘴巴答道:“好吧!”

說罷,她又朝布蘭妮狠狠地瞪了一眼,輕聲自語道:“哼!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我和哥哥說話的時候來。”

布蘭妮像是聽到了這話似的,只是回頭朝小巫女宛爾一笑,便端着水盆像燕子一般掠着輕步,走進了冷毅的寢居室。

冷毅十分享受地靠坐在沐盆裏,布蘭妮細嫩的小手則輕輕地在他的身上揉搓着。冷毅只覺一陣陣清爽、舒服。

冷毅望着布蘭妮那白嫩如筍的小手,那如蘭如玉的細腕處在純銀手鐲的映襯下,顯得更加的迷人與白晰。

當布蘭妮牽起冷毅的手,爲他擦洗膀子時。冷毅輕輕地握住了她細嫩的小手,心懷感激地望着她。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侍伺主人是奴卑的福氣。”布蘭妮紅着臉低下了頭。

冷毅輕輕將布蘭妮的手腕翻了過來,見那有些陳舊的傷痕,不禁有些心疼起來:“現在還疼嗎?”


布蘭妮微笑着搖了搖頭,“不疼了!”


“待師父出關後,我便向他要來美顏丹,將你身上的疤痕去掉。”說着,冷毅一把將布蘭輕輕地向身邊拉了拉。

布蘭妮醉心地點了點頭,順勢依在了冷毅的肩膀上,只覺臉頰一陣緋紅。

當布蘭妮的身體靠在冷毅身上時,冷毅只覺一陣軟棉,一股溫暖夾雜着各種生理反應一齊涌了上來。

冷毅只覺血脈賁張。他忍不住在布蘭妮的下巴輕輕吻了一下,布蘭妮的臉頓時泛起一陣紅暈,顯得愈發的迷人。她將身子靠得更緊了,緊緊地抱住了冷毅,彼此已能感覺到對方粗重的呼吸和狂亂的心跳。

冷毅情不自禁地將布蘭妮抱了起來。布蘭妮眼神一陣迷亂。旋即,她輕輕推開了冷毅,面帶羞澀地說:“主人!我、我們不可以……”

儘管她的聲音很小,可是冷毅還是聽到了。

冷毅忽然一下變得理智了。將布蘭妮輕輕放了下來,用手輕輕理了理她額頭前有些凌亂的頭髮,微笑着說:“丫頭!你放心,冷毅決不會強迫女人,做她不願意做的事情。”

布蘭妮忽地眼圈變得通紅,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了。她聲音有些哽咽地答道:“主人!我、我不是那個意思。而是……”

布蘭妮忽然一把撲在了冷毅的懷中,鼓起勇氣答道:“奴卑早已是主人的,包括靈魂和身子都是。”

布蘭妮頓了頓,一抹眼角的淚痕,認真地說:“只不過,主人在成人之前保持純陽之身太重要了,這會關係到你能否激發體內塔族血脈之力。”


“塔族血脈之力?”冷毅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是的!塔族的每一個精靈,與生俱來便有一樣天賦。那便是因爲塔族曾經出過一位聖光帝王,相傳那位古塔聖光帝王掌握了三百六十種絕技,所以他的後裔的體內都有聖光帝王的一絲靈氣,也就是與生俱來的天賦。”

“哦!如此說來,你們古塔的族人,即使不用努力也可以成爲強者。”冷毅好奇地問道。

“是的!每個塔族精靈都有一樣與生俱來的天賦,外族人若能與塔族的精靈們血液相融,並且在越過成人界齡後與之結合,便能獲得她們的天賦之力。”

冷毅的目光緊緊地落在了布蘭妮白晰的臉上。

布蘭妮此刻的臉上比先前紅得更厲害了,滿臉羞澀地答道:“我和主人的血液是相融的,這是十分難得的事,於千百人當中也難遇見一個。所以,主人在十五歲之前保持純陽之身非常重要。等到十五歲過了,奴卑便是……”布蘭妮的聲音越來越小。

冷毅故意打趣道:“便是什麼?”說着他在布蘭妮的腰身上輕輕捏了一下。

“討厭!明知故問。”布蘭妮紅着臉轉過身子背對着冷毅。

只見一襲酒紅色的長髮及腰,將那阿娜的身姿襯得更加的迷人。冷毅輕輕站了起來,從身後抱住了布蘭妮:“那就再等三年。三年後,我們再……”

說到此處,冷毅忽然打住。

布蘭妮這時轉過了身子,認真地望着冷毅,說:“主人!切記要把持住。若能繼承我體內的血脈之力,不僅僅是獲得我的天賦,更重要的是能夠快速提升你的修煉速度。”

“恩!”冷毅點了點頭,給了布蘭妮一個肯定的微笑。

“好了!把水擦乾,該幫主人穿上衣服了。”說着布蘭妮在冷毅身上一陣擦拭後,開始給冷毅穿衣服了。

布蘭妮的每一個動作都很細心,非常的體貼、到位。冷毅只是在一旁癡癡地望着。

忽然,布蘭妮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揚起臉,問:“對了,主人要進攻漢陽宮嗎?”

“你怎麼知道?”冷毅不覺有些驚訝。

“剛纔我在酒席上聽到的。”布蘭妮滿臉認真地說:“主人你千萬要小心,漢陽宮內的那一對蠻生精靈,是塔族的妖精,人稱孿生妖姬,這一對姐妹兇狠詭異,她們的天賦便是擅長迷魂術,幾乎沒有男人能躲過她們的迷魂攻擊,最後會被精血榨乾而亡。”

冷毅自然懂得那孿生妖姬的厲害,更理解布蘭妮的擔憂,他輕輕將手落在了布蘭妮的臉蛋上,笑着答道:“你放心!我不會去招惹那一對妖精的。”

布蘭妮宛爾一笑,幫冷毅穿好衣服後,又爲他理了理,才端着木盆轉身離去。

望着布蘭妮搖着細步,輕身離去。冷毅不禁浮想聯翩,那細如柳枝的身段,那白如雪玉的肌夫,還有那精緻的臉蛋,真個是迷煞人,只可惜還要等上三年才能哪個啥……唉!十二歲,這真他媽的是一個蛋疼的年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