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川點了點頭,默默地將抽獎輪盤打開。

擋了那個三頭六臂怪物的一口老痰之後,青鋒劍廢掉了。

鏽漬將劍身腐蝕斷掉,原本三尺多長的劍刃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說是劍,但現在這玩意兒就跟匕首一樣短小。

“爸爸保佑!”

將積攢下來的抽獎次數全都用了,陸川心中默默祈禱。

【恭喜抽中凝氣丹一瓶!】

【恭喜抽中中品法器魚刺匕首!】

【恭喜抽中洗精伐髓丹一瓶!】

……

十二次抽獎,除了一大堆丹藥之外就是一把中品法器級別的匕首。

這玩意除了刃比較窄以外,跟斷了半截的青鋒劍幾乎一模一樣,根本沒什麼卵用。

“爸爸你不愛我了。”

陸川有點喪氣,往常基本上是想要什麼就來什麼,偶爾運氣爆發還能抽到個極品。

然而這一次不僅沒有極品,連需要的東西都沒抽到。

“本來就是看運氣的東西,不能總是指望我幫你啊。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這麼簡單地事情還不明白嗎?”

系統爸爸義正言辭的回答道。

“好吧,那我就自己努力。”

將半截青鋒劍和魚刺匕首裝進空戒,陸川背起擊殺那個俊美青年之後繳獲的碧玉弓,瞬間化身射手。

那人雖然很強,三頭六臂怪物也賊牛逼,但乾坤袋裏面的黑獸屍體卻很少,只有不到二十隻。

說來也正常,舊都內的修士經過兩千多年的圍殺堵截,早就把這裏遊蕩的黑獸清理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就只有一些相當於煉氣期和凝氣期的黑獸,並且經常轉悠好半天才能看到一隻。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便是兩天之後。

陸川拍了下小銀子的腦袋,後者立刻停了下來。

就在距離差不多五十米的正前方,黃灰色的大地上面躺着一具屍體。

這具屍體看上去是個男性,不知道風吹日曬了多久,渾身水分都蒸發乾淨了,只有一層皮膜包裹在骨架上面。

歲月在上面留下了痕跡,但好像有點跑偏了。

既沒有被蛇蟲鼠蟻撕咬,也沒有因爲細菌之類的微生物發生腐敗,而是變成了類似臘肉一樣的東西。

如果是一般人,估計就直接過去了,或者好奇心比較重的可能會停下來觀察一下。

然而陸川是誰,那可是茅坑拉屎臉朝外的漢子,從空戒裏面取出青鋒劍的半截劍刃就扔了過去。

嗤!

陸川雖然經常射不準,但奈何力氣很大。

鋒利的劍刃撕裂空氣,帶起的狂風和尖嘯聲極爲刺耳。

乍一聽過去,就讓人感覺不寒而慄。

斷劍速度很快,幾乎瞬間便跨越幾十米距離來到了這一具枯屍面前。

按照正常情況,斷劍會輕而易舉的將屍體撕碎。

然而就在馬上要擊中的時候,那具本該死去不知道多長時間的枯屍竟然猛地擡起了起來,之後縱身往遠處逃竄而去。

“偷襲不成就想跑?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陸川冷哼一聲,另一截斷劍被他丟了出去。

刺耳的尖嘯聲再次出現,目標直指枯屍的腦袋。

感受到死亡的威脅出現,枯屍乾乾巴巴的身體突然間扭動了一下,竟然跟麪條一般軟了下去。

這具枯屍躲閃的非常及時,就在他身體軟下去的瞬間,斷劍也正好從他腦袋上面疾馳而過。

“有點意思啊,我看你還能躲幾次?”

陸川雙眼之中寒光一閃,將法器中品級別的魚刺匕首掏了出來。

這玩意比較短小,最適合當飛鏢投擲了。 稍微想了想之後,陸川又把魚刺匕首收了起來。

雖然同樣是中品法器級別,但魚刺匕首沒有損壞,還能用一陣子。

稍一遲疑的功夫,枯屍便已經竄出去了上百米。

乾乾巴巴的嘴角往上一翹,枯屍似乎在嘲笑陸川的愚蠢 。

然而就在下一刻,枯屍的表情猛地凝固在了臉上。

咔嚓!

清脆的聲音傳入耳中,緊接着就是無盡的黑暗。

任他千般變化,舔狗一口咬之。

“沒有擊殺提示?真有意思!”

陸川心中輕笑一聲,之後一步一步來到了枯屍面前。

“就這?也有臉出來偷襲?什麼垃圾?”

居高臨下的看着枯屍,陸川滿臉都是嘲諷的意味兒。

枯屍的脖子被舔狗咬斷,腦袋歪歪斜斜的摔到一邊。

透過脖子上面的傷口,陸川甚至看到了裏面斷掉的骨骼和血肉。

“死!”

低沉沙啞的吼聲突然響起,趴在地上本應該死的不能再死的枯屍竟然猛地站了起來。

乾巴巴的身體扭曲成一個難以想象的弧度,劇烈的扭動之下腦袋直接斷裂。

明明受到了足以致命的嚴重傷勢,可枯屍不僅沒有死,反而極爲靈活的再度發起了攻擊 。

“垃圾!”

見到枯屍攻擊,陸川不急不緩的一腳踩了下去。

沒有聽到擊殺提示,那麼就代表目標還活着。

這樣的情況下,陸川怎麼會掉以輕心。


他靠近這具枯屍,就是打算擒下他,之後看看能不能拷問出點什麼。

畢竟這麼奇異的東西很有研究價值,要是萬一能拷問出個技能那可就賺大了。

陸川可沒有忘記從卡卡羅特孫悟空那裏搞來的元氣彈,簡直是攻城略地的無上神技。

等以後陸川修爲高了,估計直接將一個國家炸成大坑不是難事。

咔嚓!

咔嚓!

連續幾腳下去,直接將這具枯屍的的四肢全都踩斷。

似乎是有點不放心,陸川稍微想了想之後便取出魚刺匕首將四肢從根部全都切了下來。

這具枯屍切下去的感覺就像是破敗的皮革,乾澀、破敗,不像是生物。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還有,怎麼才能讓他說話呢?”

看着腳邊被分屍的枯屍,陸川突然間愣住了。

四肢斷了還好說,可腦袋掉下來了怎麼辦?

懟回去的話,還能說話嗎?

稍微猶豫了一下,陸川便將斷掉的腦袋擺放到了原本的位置。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

枯屍就跟真的枯屍一樣,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裏,沒有絲毫聲息,也感受不到丁點氣息存在。

“爸爸!”

萬般無奈之下,陸川決定再次求助系統爸爸。

可就在此時,一動不動的枯屍突然間張開了大嘴,露出了裏面焦黑色的牙齒跟舌頭 。

呼!

黑色的煙霧噴涌而出,朝着陸川劈頭蓋臉的噴了過去。

這一下打的陸川猝不及防,不過還好早在靠近的時候陸川便在身體周圍撐起了靈氣盾,爲的就是防止意外發生。

不過現實總比想象的要殘酷的多,那一團黑色的煙霧竟然無視了靈氣盾的存在,瞬間將陸川的臉籠罩住。

“臥槽?”

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得陸川差點跳起來,他的身形猛地後退,順勢還一腳將枯屍的人頭給踢了出去。

“到底是什麼?爲什麼靈氣盾沒用?”


陸川一把抹在臉上,想感受一下被噴中之後發生了什麼。

用力的摸了幾下,陸川並沒有發現異常,自己的臉貌似還是原本的模樣。

“不對,我的修爲,我的靈氣!”


修煉了天級上品功法狂龍戰天決的陸川感知極爲敏銳,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那一團黑色的霧氣竟然鑽進了他的體內,並以一種極快的速度侵蝕着他的靈氣。

揮手甩出一道靈氣,不過才短短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陸川原本無色的靈氣竟然被侵蝕了小半,變成了淺灰色。

“該死 !”

腦海中的念頭瞬息萬變,可陸川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一點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