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方微微一笑:「成交!」

這麼一番折騰,陸方沒有再留下的意思,直接轉身離開了這裡。

程月婷也跟了上來,眼中儘是焦急:「陸方,你怎麼這麼衝動啊?三個月之內掙到10億美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你是一個神仙。」

程月婷壓根沒有想過陸方能完成這個任務,在如今的世道中,想要賺錢,那比登天還要困難。

「親愛的,你這麼想的話那就錯了,你要記得我陸方可是一個比神仙還要厲害的人。」

陸方自信滿滿的說道,隨後伸手摟住程月婷的香肩:「親愛的,你放心,我陸方從來不會做那些沒有把握的事情,不就是10億美金嗎?那是分分鐘的事情好嗎?」

程月婷驚訝的發現陸方那純潔無比的眼眸竟異常的迷人,看到這深邃的眼眸,程月婷竟不由自主的選擇相信陸方,但此刻還是硬著嘴說:「你可別沖頭鬼,可別忘記了我和你之間的協議,你必須要和我保持半年的婚姻關係,如若你做不到,那我就告你!」

「你就乖乖的在家裡等我回來,三個月後,你的家人一定會對我另眼相看,協議,也不會被破壞。」

陸方伸手摸摸程月婷那柔順的秀髮,留下一個帥氣的笑容,隨後離開了這裡。

對於剛才的事情,陸方並沒有任何的生氣,他覺得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個機會。

從昨天晚上知道了自己的仇家之後,陸方就已經決定,一定要替他父母報仇,妙戰卻告訴他,事情並沒有他想象的這麼簡單,邱家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家族。

要是沒有足夠的力量,扳不倒邱家。

眼下程家又給他出了這麼一個難題,他剛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前往其他國家賺取資金,在如今的社會中,如果想有強大的勢力,資金是必不可少的。

想報仇,必須要成立自己的勢力。

說干就干,決定了這些事情后,陸方沒有遲疑,已經開始著手聯繫以前的戰友。

他以前在非洲闖蕩時,雖然沒有多少戰友,可是他的戰友都是那種一個頂幾個,還十分可靠的戰友,完全可以把自己的後背交給他們。

對陸方來說,找資金絕對不是一件難事,以他的身手和實力,必定能找到很好的辦法,只不過這當中需要找一些資金回籠快的辦法。

很快,陸方就想到了一個人,隨後撥通的一個十分隱秘的電話。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來了一個爽朗的聲音:「老朋友是你嗎?」

「沒錯就是我,老朋友,說起來我們已經很久沒見了,我有些事情需要你幫忙。」

「呵呵,都是兄弟,談什麼幫不幫忙的,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就好了,以我們兩個的交情,就算你讓我把性命給讓出去,我也會幫你啊。」

「我想知道在你們那邊快速掙錢的方法是什麼,最好就是暴利!」

聞言,電話那邊沉默了下來:「你很缺錢嗎?老夥計,缺錢的話,我這裡還有一點。」

「我需要10億美金!或者是更多,你有沒有辦法?」

「有,不過就要看你願不願意了。」

……..

結束了這次的通話后,陸方心中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自己的戰友靠得住,他已經給自己想出了一個法子,陸方準備明天前往非洲。

畢竟時間緊迫,越早解決這些事情越好。

雖然時間在深夜中,可陸方還是拜訪了李初陽。

當李初陽聽到陸方要走時,眼中露出了濃濃的不舍:「你又要走了?這一次又是多久??」

聲音中還帶著一絲撕心裂肺。

「你放心,這次我離開絕對不會很久,三個月後,我必定從海外歸來。」

陸方一臉肯定的說道,不管怎麼說,三個月之後,無論錢有沒有掙到,他都必須要回來。

聞言,李初陽才鬆了一口氣,她真的非常害怕,陸方又會像之前一樣,一走就是好幾年,可這短短的幾個月,她心中還是忍不住起了一絲不舍。

「那你小心一點!我等著你回來,到時我絕對不會再離開你了。」

陸方身體微微一顫,最終沒能給出任何的回復,直接轉身離開了這裡。

下一個對象自然是妙可可,不過這一次,陸方並沒有驚動妙家的人,而是默默來到妙可可的房間,雖然妙家守衛很嚴,但這對陸方來說只是隨手而為的事情,他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中進入妙可可的房間。

原本妙可可正在睡眠中,突然聽到了一點動靜,立刻被驚醒過來,就在她正準備開口大喊時,突然被陸方捂住了嘴巴。

「妹,你先不要亂叫,今天哥過來找你,有一些事情想和你談。」

惡魔霸少的逃寵 看清楚陸方的面孔后,妙可可才鬆了一口氣。

「我要離開這裡三個月,這三個月的時間裡,妹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情,知道了嗎?」

聞言,妙可可心中一驚,之前她心中的預兆真的出現了。

「哥你要走?你準備去哪裡?」

妙可可焦急的問道。

「我準備前往非洲,掙取一筆資金,到時為我們父母報仇。」

陸方深邃的目光緊緊的盯住虛空,眼中露出了深深的仇恨,對於他父母的事情,他一直歷歷在目,就算是做夢也想報仇,現在終於開始行動了,陸方也感覺心裡輕鬆了一點。

「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你放心,妹妹會很乖的,我一定會在這裡等待你的歸來。」

妙可可很乖巧的點點頭,並且對著陸方伸出了一個懷抱。

從妙家出來,陸方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接下來就是明天前往非洲的時刻了,回到租房裡,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背著一小袋的行李,緩緩消失在黑夜之中。

次日降臨。

陸方早已坐上了前往非洲的飛機,昨天晚上他根本沒在租房裡睡覺,而是早早就來到了機場準備,定下了第二天最早那班飛機。

這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任何的事情,出奇的平靜,很快飛機就降落到了非洲的機場。

才剛走下飛機不久,陸方就發現在機場門口立著一個巨大的牌子,牌子旁邊站著一個渾身漆黑的男子,還露出了一副潔白的牙齒。

陸方微微一笑,隨後直接往黑人男子走了過去。

「嗨,老夥計,好久不見,你看你都瘦了。」

陸方很大方的伸開手,進行了一個很友好的擁抱:「傑克,你也沒長胖啊,還是那個模樣,不過你這華夏語說的的確不咋滴,這麼多年了,一點都沒變。」

陸方和傑克有很深的交情,以前他們在一起進行任務時,經常會把各自的後背交給對方。

「老夥計,什麼都別說了,我已經準備好了酒席,就讓我為你接風洗塵吧,讓你好好見識一下我們非洲的風土人情。」

傑克爽朗一笑,隨後接過了陸方手中的行李,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禮節。

走出機場,傑克帶著陸方坐上了一輛比較舒服的商務車。

「老夥計,沒想到你退役后混的如此之好?和我完全就是兩個模樣啊,你看我現在還要為錢而勞碌奔波。」

看著傑克開的這輛車子,陸方開口感嘆道。

他和傑克原本就是兩種不同的人,傑克以前也是一名士兵,可他卻是國際上的雇傭兵,每次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會得到大量的金錢,而陸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國家,幾乎沒什麼報酬。

霸少不要拽 「哈哈,老朋友,你是在調戲我嗎?以你的能力想掙錢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再說了,之前你在國際上留下赫赫威名,要是復出的話,也不知有多少人慕名而來。」

傑克笑著回應道,他這口句話引起了陸方的注意:「你的意思不會想讓我在國際上復出吧?要是這樣,還是不要搞我了,好不容易結束了這槍林彈雨的日子,我可不想再過這種生活。」

「哎,先不要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好好的去敘舊一番好了,其實吧,在我們這裡想掙錢的法子非常多。」

傑克不在這個話題上多糾纏,帶著陸方來到了之前他定好的酒席,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美味佳肴,還有幾個女子在這裡等候著。

不過這些女子的容顏真是讓陸方有點不敢恭維……

「老夥計,這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幾個美女,希望你笑納,這算是我對你的一種……」

「別,你小子,別給我來這個,我真是服了你,就你那審美眼光,還給我介紹美女,虧你說得出來!!你還是不要搞我了。」

沒等傑克把話說完,陸方就開口打斷,身體也在這一刻打了一個冷顫,他明白傑克的一番好意,不過他們非洲人和華夏人的審美觀完全不一樣。

在場的這些美女,都是皮膚黑黝黝的,長相真的是……

「是嗎?我覺得她們挺好的,我真不明白你這審美觀是怎麼回事,不過這也罷了,既然你喜歡清靜,那今天哥兩個就好好的喝上一頓吧。」

…….. 聽到傑克的話,陸方才鬆了一口氣,隨後兩人就這樣坐在酒桌上敘敘舊。

「兄弟,你總算可以告訴我,在這非洲中,能掙取大量錢財的法子是什麼了吧?我可是聽說了,想成為暴發戶必須要來這裡,因為這裡掙錢是最快的。」

陸方早在之前就已經聽說過了,想掙錢的話,必須要來非洲,這裡有很多的地下場子,在這裡掙錢比華夏快多了。

「沒錯,我們這裡掙錢法子很多,並且錢來得快,去得也非常快,兄弟,如果你想掙10億美金的話,只有一個辦法。」

傑克一臉嚴肅的說道,不過這時候,他故意吊了一下陸方的胃口。

「說吧,只要能快速掙錢,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願意去。」

陸方很堅定心中的想法,在這種時刻,他自然不會退卻。

「在我們非洲,有很多的地下勢力,當然,他們也組織了各種各樣的活動,在這些活動中,除了賭博之外,那就是打黑拳!」

聞言,陸方眼前一亮。

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掙錢方法!

在非洲打黑拳,能掙到很多的錢,前提是你要一路贏,只要你能一贏到底,即可得到不菲的傭金。

「兄弟,這打黑拳好像挺不錯的樣子,打一場賽能掙多少錢??我必須要在三個月之內掙到10億美金甚至更多!」

陸方興緻勃勃的問道,他對這打黑拳充滿了濃濃的興趣。

傑克卻在這一刻搖搖頭:「老夥計,不是我不提醒你,非洲這邊的黑拳可沒有這麼簡單,你也知道這裡打黑拳可以得到大量的資金,也可以自己給自己下注,但你也要知道,想掙錢的人都會來到這裡打黑拳,這當中匯聚的高手會有多少?」

「這些都是屁話,只要能掙錢就行了,你直接給我說一下這裡的規矩就可以了。」

既然決定了,陸方就不會改變,他不想和傑克多廢話,直接商量這方面的事情。

經過傑克的透露,近來有一位土財主,他建立了一場黑拳大賽,獎金高達12億美金之高,只要能拿到冠軍,這12億的美金就是你的,只要你的實力夠強,你也可以給自己下注。

不過這次打黑拳可是著匯聚了各種各樣的大富翁,他們對這些打拳大賽非常感興趣,這個土豪也是依靠著這些大富翁過來下注,掙取其中的錢財。

「聽著好像挺不錯的,那這件事就拜託你了,我要成為這次打拳的拳手。」

陸方沒有任何猶豫,神色堅定的開口。

「你確定?」

傑克眉頭微皺,臉色帶了些認真,他和陸方是生死之交,他不想陸方有個什麼好歹,在這擂台之上,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傑克,你應該知道我是什麼人。」

陸方沒有正面回答,反問了傑克一句。

傑克點點頭:「好的,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從今天起我就是你陸方的經紀人了。」

傑克那漆黑的面孔中,露出了一排整潔的牙齒,笑得是如此開心,如此燦爛,對於陸方,他可是抱著絕對的信心,關於陸方的實力他很是信任,雖然這場拳賽會聚集大量高手,可對陸方這種經歷過生死的人來說,又算是什麼?

這個古代一團糟 他也可以趁這個機會好好的撈上一筆,經紀人也會有一定的收入,他也可以下注。

決定了這件事,兩人痛痛快快的喝了一場,第二天一早,傑克就帶著陸方前往了非洲最混亂的一片區域,裡面可是會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情,這裡彙集的都是世界上最強的高手。

而成立這個擂台的土豪,也在這裡專門設置了一個場地,好像古羅馬鬥牛場一樣的場地,當陸方走進場地里時,發現裡面匯聚著各種各樣的人,有黑皮膚的,有白皮膚的,甚至還有華夏人,魚龍混雜的。

傑克對這裡好像非常熟識,帶著陸方進來,直接往辦事處走去。

他和這裡的工作人員有一定的交情,來到這裡幾乎一路綠燈,直接幫陸方註冊了一個擂台選手。

因為世界各地都有高手來到這裡,報名時間也截止在今天,明天就要開始海選賽了。

所謂的海選賽,就是把全部的選手放在擂台,最後能站在擂台上的20位選手,就能成功晉級,在這之後就是晉級賽。

從20名選手中淘汰掉一半,再到半決賽,半決賽就是從十名隊員中淘汰八名選手,剩下的兩名進入總決賽。

大概的規定就是這樣。

不過在註冊的時候還是簽下了了一張誓約,要是在擂台上發生了意外,導致重傷或者死亡,都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這是他們推脫責任的一種方法,不過對於這些打黑拳本就是這樣,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你想獲得巨量的金錢,必須要把性命也拼上。

「兄弟,明天就看你的了,以你的實力,我相信通過這海選賽應該非常的簡單。」

從賽場出來,傑克整個人都變得興奮無比,臉上毫無擔憂之色,他知道以陸方的實力通過這海選賽,幾乎不算事。

「那是,這次的拳賽,我只能贏,不能輸。」

陸方微微一笑,眼中帶著自信,這次他很幸運遇上這次賽事,能快速掙到大錢,換做平日就沒這般簡單了。

一天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雖然這裡是非洲,非常混亂,可有傑克這個地頭蛇在這裡,陸方也沒有遇到任何的麻煩。

喔喔喔!!

一陣陣尖叫從角斗場中傳出。

今天是拳賽的海選賽,這個巨大的角斗場早已被人海填滿,觀眾席上面座位全部坐滿,連一些人行道也站滿了人,他們都是來觀看這精彩比賽的。

在非洲中,實力才能決定一切,大家都很喜歡看那熱血無比的打鬥場面,這會讓他們心中填滿興奮。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還好,角斗場的擂台很廣,就算是108個選手站在擂台上,也沒有任何擁擠之意,還能各自施展拳腳。

像這種地方,自然少不了解說,一個黑人穿著一身華麗的西裝正在裁判席上激動的述說著現場的情況,原本沒這麼激烈的氣氛,也因為他的語氣而煽動,不得不說,一個好的解說的確能帶來巨大的反應。

當然,在這之前,裁判也必須要廢話一番,這已經成為了規定的事情。

「好,我知道大家已經迫不及待了,既然如此,今天就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在這108個人中,到底是哪20個勇士能夠晉級的。」

經過了一連串廢話連篇,裁判終於宣布了比賽開始時刻,他也從桌子上拿出一把裁判專用的槍。

砰!!

一聲巨響,從裁判席傳來,意味著比賽已經開始。

陸方正站在擂台中央,一般來說這個位置是最危險的,隨時都有可能遭受其他人的圍攻,在這樣的混斗中,位置也極為重要。

大多數人都會選擇擂台周邊,或者是擂台的角落,這樣相對來說會比較的安全。

槍聲響的那一刻,台上立刻亂成了一片,站在台上的選手也在這一瞬間開始了瘋狂的鬥毆。

場面各種混亂,你一拳我一腳,不停有人倒下,也不停的有人給踹出了擂台,而陸方正站在擂台中間,時不時揮動幾下,顯得非常的輕鬆,根本沒受到什麼攻擊。

這一幕讓坐在觀眾席上的傑克非常高興。

「老夥計就是老夥計,選的位置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大,真是順從了那句話,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別人看來擂台中間是最危險的,在你眼中卻成為了你的避風港。」

傑克對陸方的做法非常讚許,一般站在擂台中間的,都會受到大家的攻擊,可陸方從剛才到現在不過是受到了兩三個人的攻擊而已,其他的都在互相鬥毆。

隨著時間的推移,擂台上的人數越來越少,從原本的108個人降到了30多個,可想而知這次戰鬥有多麼的激烈,擂台上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場景,到處充斥著痛苦的哀嚎聲,地上也沾滿了鮮血。

從遠處看,這裡就像一個修羅地獄一樣,但在場的觀眾卻看得異常的激動,像這種激烈的打鬥場面是他們最喜歡看的。

「小子,我已經注視你很久了,你一個人在這裡坐收漁翁之利,是否有點太過分了?」

就在陸方悠閑在擂台上瞎混時,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個粗狂的聲音,只見一個身體強壯,留著一個大光頭的黑人站在陸方身後,怒目圓睜,拳頭緊緊的握住,這體型比起陸方來,簡直大了一倍。

「這麼說來的話,你是看上我了?不過我要告訴你一句,我對男人不感興趣,就算你看上我,我也沒那方面的興緻。」

一口流利的英語從陸方口中傳出,語氣中帶著濃濃的嘲諷,身為一名特種兵,經常出到國際上行走任務,若沒有流利的語言,又該如何行走?

「混賬,去死吧。」

強壯的黑人好像被陸方的語言給激怒了,直接舉起那如同砂鍋一般巨大的拳頭往陸方沖了過來。

許是這邊的動靜太大了,吸引了很多觀眾的注意力,竟開始歡呼了起來:「打死他,打死他!!」

在角斗場里只有一個生存條件,弱肉強食。

這些觀眾不會對陸方有任何的可憐,能來這地方的都是亡命之徒,要是你沒能力,就只有死的份。

陸方能清清楚楚聽到大家的呼喊,嘴角扯出了一絲冷笑:「大個頭,你聽到了嗎?觀眾們都讓我打死你,那我就不和你客氣咯。」

說完,陸方還真的非常不客氣,移動輕盈的步伐,揮動手中的拳頭,往黑人的胸口部位打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