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咯!說不定我多久也寫本小說神馬的玩玩!”林淺溪說道。

隨後幾人便上了餐桌。

“鈔票,等下送我去上班!順便去駕校把駕照考了,我都幫你打點好了!你直接去考就行。”柳媚說道。

“考駕照?你幫我打點好了?我怎麼不知道?”陳鈔票說道。

“你也不用神馬都知道吧!”柳媚道。

陳鈔票頓時無語了,他頓時發覺柳媚好像變了個性格一樣,也不說那些流氓話了,通常早上起來,柳媚都會懶洋洋的,而林淺溪則會打柳媚屁股,或者還是摸柳媚胸神馬的,可是今天早上卻是個例外。

一切都很正經,好像林淺溪和柳媚都進化成正經人了。

一個正經的早晨,自然要去做正經事兒。

之後陳鈔票便送柳媚去公司,隨後又去駕校考試。

毫無意外,考試過關,路考,理論直接全過。

而且幾天之後就可以拿駕照。

隨後陳鈔票又開着柳媚的車去了溜冰場,溜冰場內一切正常,之後又去了酒吧,也很正常,並且生意還不錯,即使是白天。

之後陳鈔票又去了黑夜門的場子,那些場子都是他名下的,其實這些場子他通常都不去看的,吳天華完全是送他錢用,以及名頭而已。

陳鈔票去逛場子,其實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告訴吳天華他回來了。

一個上午辦完這些事兒後,陳鈔票拿出手機直接給林默涵打了個電話,此時林默涵的媽媽正在治療之中,一切都很順利,並未出現意外,林默涵的媽媽也在恢復之中。



“最近阿姨怎麼樣?”陳鈔票問道。

“情況很好,再過幾天就出院了,我媽媽說她要見你!”林默涵笑着說道,顯然她媽媽病好了,很開心。

“那就好,現在我已經會CD市了!大學馬上就開學了,你還是去上吧!錢等你有了再還!如果你不去上學,我保證你還我錢,我不會要!”隨後陳鈔票便掛掉了電話,根本不給林默涵回話的機會。

就在掛掉電話的同時,吳天華的電話來了。

“華哥!”陳鈔票笑着叫道。

“鈔票啊,你怎麼回來了也不給我打個電話啊!”吳天華笑着說道。 “我這不是回來有點兒忙嗎?正想給你打電話呢!”陳鈔票說道。

“嗯,明天來天陽酒店一趟吧,我帶你去見老大!”吳天華說道。

“好啊!多謝華哥提攜!”陳鈔票說道。

“廢話不多說了,我現在有點事兒,我先去忙了,改天我們倆喝一頓慢慢說……”吳天華說道,隨後便掛掉了電話。

陳鈔票掛掉電話,雙目變得銳利,嘴角露出了邪邪的冷笑,一股殺氣不知不覺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之後陳鈔票直接打了個電話給柳風。

“風哥,你把那個黑夜門老大葉天的資料發給我,以及現在的行蹤!”陳鈔票說道。

“你要動手了!”柳風問道。

“是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你的人安排好!能聯合一兩個幫派更好!”陳鈔票說道。

“嗯,明白了!”隨後柳風便掛掉了電話。

不久後,陳鈔票的郵箱便收到了葉天的資料。

收到之後,陳鈔票便去了皇朝酒店。

明天的CD市註定是不平靜,一個人即將掀起一場風雲,那個人的名叫陳鈔票。

陳鈔票到了皇朝酒店,此時十幾人正在包房內狂歡,有說有笑的,有些則在房間內討論波多老師哪兒漂亮。

陳鈔票打了一聲招呼,所有人都出來了。

“有事兒幹了!”陳鈔票進門後直接說道。

“幹什麼?”蘇飛問道。

“刺殺黑夜門所有高層!”陳鈔票直接說道。

“殺黑夜門所有高層?這個任務貌似很有挑戰性啊!”蘇飛說道。

“是的,黑夜門所有高層的資料都在這兒!”陳鈔票拿出文件夾說道,他們明天會在天陽酒店見我,到時候我會把哪些人沒到場得事兒告訴你們!今天晚上帶着女人去天陽酒店開房!做好準備!”陳鈔票說道。

“帶女人去開房?”周飛頓時一愣。

“我們這些沒有妹子的怎麼辦?”小袋說道。

“***,難道還要我教你?”陳鈔票說道。

說實話,陳鈔票也沒找過小姐!

“沒找過,不知道怎麼找!”小袋搖了搖頭道。

“那我打電話還柳風送人來好了!總之計劃就是,今天晚上,一半的人埋伏在天陽酒店,順便摸一下情況,還有資料有沒有偏差!只要是開房的時候你們把小姐什麼的帶進去,然後晚上十點左右帶着他們離開,到我溜冰場拿裝備!然後回到天陽酒店,準備一切,明天晚上動手!一切小心行事,不要讓葉天的人發現了,天陽酒店是他們的地盤!”陳鈔票說道。

“明白了!”所有人回道。

最終名單便確定下來了,周飛,蘇飛,陸翔,小袋,小松,譚智方,譚樂春等七人埋伏在天陽酒店,其餘等人直接住在對面的酒店。

陳鈔票是一個梟雄,不是一個英雄,英雄的時代過去了,好人不長命,所以他要做個壞人。

黑夜門與他的仇,沒有到滅門的地步,但他不想變作別人的刀,即使自己是把刀,也是掌控自己的刀,有生命的刀。

他也不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在吳天華手下,變成吳天華的刀,如果有天,他不願意做刀了,吳天華肯定是會殺了他的。

不能爲我所用,便爲我所滅。這便是吳天華的行事準則。

這一切,陳鈔票都看得很清楚,他和黑夜門更多的像是朋友,但卻是潛在敵人,吳天華並不完全信任他。

而陳鈔票也不是一個甘心做吳天華手中刀的人。

因此,他要崛起!他不喜歡被動,喜歡主動,即使吳天華不是那樣的人,他也要錯下去。

一個成功的人,必然是踏着屍骨前行。

問心無愧,那只是哄騙小孩子的。

正義已經隨着利益而扭曲。

他要做一個壞蛋。

安排完一切之後,陳鈔票便去了柳風那兒,拿好裝備,直接去了溜冰場。

來到溜冰場,陳鈔票直接把裝備發了出去。

裝備並未有多少重武器。

十八軍刀,一人二十把飛刀,以及、二十根袖針,人手一把****,一把AWP***,還有就是防彈衣,隨着科技的發展,防彈衣的材質也變薄了,都只有三毫米後,穿在衣服內層完全看不出來,但防禦力卻是沒有那種厚得防彈衣強,***照樣可以打穿,但厚的勢必會暴露。

衆人拿到裝備之後,直接展開了計劃,對講機這些早就弄好了,都是尖端的,塞進耳朵即可。

準備好這一切,陳鈔票直接回了家,打了電話爲柳風近況。

得到的答案都是一切正常。

陳鈔票躺在沙發上,無意間看到了櫥櫃裏的酒,然後就想起了電視畫面中,很多人都是喜歡端着酒杯上天台吹風惆悵一把。

“咱也裝裝十三!”陳鈔票笑了笑,打了個響指,直接提着酒,拿着酒杯,上了天台裝.逼去了。

天台上陽光明媚,此時正是夏末,天氣還有些悶熱,但也不是很熱,因爲天台上風很大,反而有幾分涼爽的感覺。

吹着風,站在邊緣處,俯視着小區的全景,端着酒,心胸爲之一寬,好似這片大地都在他的腳下,而他站在制高點俯視一切一樣。

陳鈔票喝了一口,心情那叫一個歪歪啊。

他此時根本沒有心情做別的,他感覺壓力有點兒大,畢竟明天是他們第一次行動,所有人都有一身本事,但是沒有經驗,雖然唐琳在,但陳鈔票特意叮囑不讓唐琳插手。

因爲唐琳是他老子的人,並不是他的人。

他不想靠他老子,雖然他已經靠了他老子。但是能不靠,就不靠。

“喲,小鈔票,難得啊,還拿了瓶酒,上天台吹風啊,好心情啊!”這時,陳鈔票身後傳來了嬉笑的聲音。

陳鈔票轉頭看去,只見林淺溪站在遠處。

此時林淺溪穿着職業裝,黑短裙,白襯衣,黑色高跟鞋,一頭直髮披肩,呈中分,典型的職場女王範兒。

“制服誘惑啊!要是來雙黑絲就更好了……”陳鈔票看着林淺溪心中感嘆,一身衣服直接將林淺溪凹凸有致的身材襯托到了極致,特別是那高聳堅挺的雙峯,圓潤修長的腿若是配上黑絲,誘惑力直接達到頂點。 “你怎麼上來了?”陳鈔票問道。

“收被子!”林淺溪指了指遠處淡藍色的被子說道。

“我怎麼看,都覺得你是來誘惑我的!”陳鈔票盯着陳鈔票說道。

“切,你也不想想你溪姐是誰,魅惑天成!”說着雙手叉腰,胸一挺,姿勢一擺,整個人更加撩人。

“溪姐,你這是引導我犯罪啊!”陳鈔票說道。

“人家好久都木有啪啪啪了,你來吧……”林淺溪說着。

陳鈔票直接無語……

林淺溪嘿嘿一笑,心道:“跟老孃玩,你還嫩了點!”隨後一屁股直接坐在了陳鈔票旁邊,拿過酒瓶直接對瓶子吹。

陳鈔票直接呆住了,壓根兒就沒想到林淺溪如此彪悍。

林淺溪喝了一口之後,直接把酒瓶放了下來,轉頭看向陳鈔票道:“昨天晚上是不是跑去莫柔房間了?”

陳鈔票一愣,轉頭看着林淺溪道:“你怎麼知道?”

“聽到聲音了,上廁所的時候!”林淺溪說道。

陳鈔票沉默不語,等待林淺溪下文。

“你向莫柔表白了?”林淺溪繼續問道,說話間一臉正經。

“是的!”陳鈔票說道,這事兒他並不像隱瞞。

“她答應了?”林淺溪繼續問道。

“沒有……但是也沒拒絕!”陳鈔票說道。

“哦,我明白了,想想也是,不過她沒拒絕,應該就是答應了,小子,男人可以花心,但得付得起責任!如果你能給他們需要的,足夠關心,不會辜負她們!不過你得想想你能分成幾份!”林淺溪說道。

“我明白!”陳鈔票點了點頭。

“你這小子,不知道怎麼的,每個女人都是討論花心蘿蔔的,可是你的花心卻是讓人喜歡!”林淺溪說道。

“這個還變成優點了?”陳鈔票疑惑道。

“也不是這個優點,主要是覺得你很真實,不做作,想說什麼,說什麼,想做什麼,做什麼!只要是朋友,和你在一起都無拘無束的,或許這就是你身上的吸引力吧,和你在一起很輕鬆,沒煩惱!這應該就是你身上的魔力了!”林淺溪說道。

“我有那麼討喜?”陳鈔票疑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