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打!”

南天淡淡地道。

“好的!”

徐太俊操起酒瓶,就往禿哥的腦袋砸去!

“王八蛋,竟然惹我俊哥的女友麗麗!麗麗,這麼好,你以前竟然那麼欺負她!我打死你!”

徐太俊一直把禿哥打得頭破血流,大呼:“俊哥,我再也不敢了!你饒了我吧!對不起,我就一個臭蟲,我就是一坨屎!”

“看着你說話都噁心!”

徐太俊氣憤地,將碎了的酒瓶直接塞進了禿哥的嘴巴里頭。

“該你了!”

孤一浪冷冷地提醒着常戰。

常戰是有身份的人,他和禿哥不同,叫他這樣做,很是艱難!

但是,當孤一浪的巨劍,即將揮下的時候,常戰徹底妥協,膽寒了!

“我幹!”

常戰默默地爬過去,給徐太俊舔着鞋底。

徐太俊也沒有料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堂堂星陽市一級本科裂空大學的副機甲社長,會跪在自己面前,低三下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我看你很不爽!”

南天抄起旁邊的桌椅板凳,就往常戰身上砸去!

直到南天打累了,常戰也被打得半死。

常戰勉強地站了起來,深深地隱藏起了,自己的怨毒無比的目光,轉身趕忙走掉。

孤一浪呵呵一笑,走到南天身旁,低聲道了句:“恩師!”

南天莞爾:“不必,擔當不起!”

孤一浪搖了搖頭:“不,就是和您比試過後,您給我演示過了一番無極劍道,我的劍術現在才更爲精進!現在,我已經突破到了二重浪!”

“不管您答不答應,您在我的心目中,都是我的恩師!”

孤一浪鄭重無比的道。

“隨你吧!不過,我現在可不承認!我的徒弟,可沒有庸才!除非,你日後,你成爲了新一代的無極劍聖,我才能勉強答應!”

南天同樣肅穆地說道。

收徒可是一件大事!

就算是,現在已經功成名就的夜二,南天也只是收他做一個記名弟子而已!

“無極劍聖!恩師,我一定會成爲新一代的無極劍聖!恩師,您等我!”

孤一浪語氣堅定無比。 宴會過後,休息一晚,就是競爭更加激烈的初賽了。

百校機甲聯賽的初賽,又稱爲精英賽。

就是每個高校的機甲社團,只能派出三個實力最強者,進入組委會專門修建的初賽場地。

如果說,預賽的比試,是抽籤,有些組織紀律的。

初賽,就完全不是這樣的。

初賽,已經是大亂鬥!

每個社團的最強三人,身上都有三個特殊的令牌,每個令牌代表一積分。

所有社團都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搶奪其它社團的令牌,獲取積分!

三天後,組委會,將統計各個社團所獲得的令牌數。

積分排名前五千的社團,將晉級到中賽!

南天自然選了餘白,肖鋒和自己一起參加初賽。

初賽的場地是單獨修建的,實際上就是:一個巨大的封閉玻璃罩,套在一個複雜地形上。

比賽時間沒到結束的時候,任何參賽選手,都無法出去。

爲了更好了解選手們在場地中的表現。

組委會在場地中佈置了成千上萬個高清微型攝像頭,全方位無死角的記錄着選手們的動態。

同樣,這一次比試,就是大亂鬥。

組委會也發佈了公告,這次比試生死勿論,允許出現較高的死亡率。

隨着“轟隆”一聲,巨大的玻璃門,徹底閉合死的時候。

二萬多個社團,七萬餘名選手,即將開始血腥的廝殺搶奪!

百校機甲聯賽,初賽階段正式拉開了帷幕!

南天警惕力驚人,很快,就感受到了一股很強的敵意。

周圍幾夥人,慢慢地向南天,餘白,肖鋒,三人靠近着。

南天很快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剛門大學的那個矮矬的機甲社長。

剛門大學的人對南天等人恨之入骨。

這一次,他們早有預謀,提前聯合幾個高校社團,聚集了二十多人,想要在初賽中,做掉南天等三人。

“嘿嘿,單對單,我們的確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是現在,我們二十多人,還不信殺不掉你們三個人!這次,我定要把你們剁成碎片,方能解我心頭之恨!”

剛門大學的矮矬機甲社長哈哈大笑道。

南天都懶得理睬這羣人。

這夥人機甲修爲最高的都不超過二等機甲兵!

南天揮了揮手:“餘白,肖鋒,快點解決!”

“是,南哥!”

餘白和肖鋒應了一聲,旋即,閃電出手。

兩人一龍一虎,龍虎合擊拳,威力巨大,剛門大學和另外一羣烏合之衆,很快就被解決掉了。

南天眉頭皺了皺:“你們的動作配合得還是有着一些不嫺熟!如果,龍虎合擊拳完美的施展起來,你們可以提前三秒鐘,解決掉對手!”

餘白和肖鋒低下頭,一臉的羞愧:“南天教訓的是,我們倆個有些差勁了!”

“你們倆個是合作少了!日後,還需要勤加練習,不需偷懶!”

南天淡淡地說道。

“是,南哥!”

擊殺了剛門大學等人,南天他們也獲得了二十多個令牌,積分排名也是快速上升着!

另一處,已經被用高科技治好皮外傷的常戰,一臉陰毒地對着自己的老大——裂空大學機甲社長裂暴道:“社長,南天等人已經出現了!而且,他們還受到了剛門大學等高校的襲擊。只不過,剛門大學等選手全部被擊殺了。”

裂暴瞥了一眼常戰:“剛門大學等高校都是一羣烏合之衆,實力差勁的很!他們覆滅並不稀奇!”

“不過,南天等人既然敢得罪我裂空大學機甲社團,他們離死期也是不遠了!你安排一下,佈下天羅地網,最遲明天,我要親自出手,斬殺他們!”

裂暴吩咐道。

常戰點了點頭:“保證完成任務!”

裂空大學作爲一級本科,勢力很大,有很多高校的機甲社團都歸附了裂空大學。

常戰手底下也有一大班手下。

常戰心思惡毒,召集了麾下一衆其它社團的精英,誓要佈置一個天大的陷阱,等南天等人來跳,然後將南天等人置於死地。

南天,餘白,肖鋒此時此刻,也在瘋狂地與人交戰,然後掠奪令牌。

初賽非常殘酷,如果積分不夠,就會被無情地踢出掉。

南天三人實力強大,不一會兒,就收集到了上百令牌!

初賽的場地,被組委會修建的非常複雜,有小山,有小河,也有密林。

但是,因爲七萬多選手的注入,這裏都變得非常不安全。

因爲,你不知道,何時何地,就會冒出一夥人,對着突然砍殺,然後搶走你的令牌。

血淋淋的叢林法則開始顯現。

臨近傍晚的時候,南天,餘白,肖鋒三人,遽然瞅見了一個少女,在一羣人的砍殺中,瑟瑟發抖着。

不少人都召喚了機甲。

“砰砰!”

“轟轟!”的槍林彈雨,令人心悸。

餘白,肖鋒都動了惻隱之心,出手將那少女救了出來。

少女哭泣着,顯得楚楚動人。

南天眼眸中迸射出一抹精光,盯着那少女看了看:“你是那個高校的?”

少女哭着答道:“我是寒冰水利職業學院的。剛纔,我真的好怕,那羣人,要殺我,他們要搶我的令牌!”

“寒冰水利職業學院?”

“能夠進入初賽,你的學校綜合實力不差,你在你們機甲社團看來也是排名前三的人!”

南天淡淡地說道。

“不,我們社團有不少實力強勁的人,在預賽中受到了重傷,現在都沒有痊癒。我是被社長拉着湊人數的。”

少女連忙說道。

“你們的社長呢?”

南天接着問道。

少女乾脆地說道:“死了!被剛纔那夥人給殺了!嗚嗚,我敬愛的社長!”

南天遽然上前,一把掐住了少女的咽喉。

“把令牌交出來!”

少女驚恐萬分,手抖索索的將身上的令牌交了出來。

“你可以走了!”

南天接過令牌,便將少女一推。

“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我們可以救你,但是必須要你的令牌,反正你的社長都死了!你們學校肯定要被淘汰掉!”

南天冰冷地說道。

少女可憐巴巴地拉了拉餘白和肖鋒的手:“兩位大哥,可憐可憐,小妹吧!我一個弱女子,單獨在這場地中行走,估計很快就會被人先是鈴辱一番,然後再殺掉的!你們收留我一下吧,讓我和你們同行吧!” 餘白,肖鋒都是有些不忍。

餘白用詢問地眼光,看了看南天。

“南哥,這個小姑娘,看起來也挺可憐的。 急速閃婚:夜少心尖寵 我們要是把她拋棄了,初賽如此激烈,死亡率這麼高,她估計活不過半天!”

餘白道。

肖鋒也被少女的依儂軟語給哄得“耳根子”軟了。

肖鋒低着頭對南天道:“是呀,南哥!我們已經拿了她的令牌,送人送到西,就保護她到初賽結束吧!”

南天掃了一眼單純的餘白和肖鋒,淡淡地道:“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就帶上她吧!”

“謝謝,南哥!”

餘白和肖鋒大喜!

於是,南天的隊伍裏頭,多了一個少女。

入夜,南天尋了一處山洞,幾人在裏頭休憩着。

通過交談,肖鋒,餘白他們也知道了,這個少女叫小希。

小希主動撿了些柴火,做起了燒烤。

小希的揹包裏頭,都是各色各樣的食物。

畢竟,初賽的時間可是三天。

常人都需要吃飯。

南天,餘白,肖鋒等不注重口腹之慾,加上考慮到初賽中,戰鬥比較激烈,所以攜帶之物非常簡便。

南天三人身上只帶了一些壓縮餅乾和脫水蔬菜瓜果。

小希的燒烤做得非常香。

餘白,肖鋒都是聞得肚子,只打着咕嚕。

餘白,肖鋒臉一紅,向着小希道:“小希小姐,你的烤雞聞起來,真的好香呀!我可以嘗一嘗嗎?”

小希點了點頭:“可以呀!”

小希說着就要遞給餘白,肖鋒兩人烤雞。

不料山洞外,來了三個膀大腰圓的漢子。

其中一個青面漢子,嘿嘿嘎嘎地大笑道:“原來是一羣細皮嫩肉的白麪小生呀!”

“大哥,他們的燒烤真的好香呀!我真的好想吃呀!”

紅面漢子露出了一口褐黃色的牙齒。

“嘿嘿,還有一個漂亮的小妞!今天晚上,我們兄弟三個,可就爽翻天了!不僅有雞肉吃,還有小女生可以幹!”

黃面漢子眯着小眼睛,肆無忌憚地笑道。

“你們是二級本科惡煞大學的青紅黃三凶煞!”

小希的臉色極爲難堪。

惡煞大學的綜合很強,在星陽市所有二級本科大學中,足以排進前二十!

青紅黃三凶煞,就是其機甲社團中的佼佼者!

“麻蛋的,什麼狗屁青紅黃三凶煞!”

餘白斜睨了一眼三個凶煞。

“找死!”

青紅黃三凶煞的實力都是八品機甲戰士,聯合在一起,足以抗衡七品機甲戰士。

三凶煞瞬間召喚了機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