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笑聲一停,蕭輕塵繡口一震,真氣激蕩之中,將飛刀前羅雲的旋旋刀氣震散,飛刀震開,而那前羅雲則是襲身而來,一腳踏到,一手握刀,

蜿蜒長劍,身形蜿蜒之中,手中長劍劍氣森森蜿蜒,如巨蟒前行,他一劍刺向蕭輕塵眉心,

蕭輕塵一袖震開飛刀前羅雲的飛刀,眼中寒光閃現,腳步一旋,身形一動,身形一轉,錯開蜿蜒長劍的這一劍,左手一擊橫削,削向蜿蜒長劍背部,

蜿蜒長劍手中蜿蜒長劍往後一攔,嗆的一聲,蜿蜒長劍和蕭輕塵的左手橫削相撞,蜿蜒長劍頓時借力往後推開三步,身形躍轉而起,

蕭輕塵一擊橫削震開蜿蜒長劍,那蝙蝠人赫然出現在蕭輕塵的身旁,而那刀劍雙人也是守住蕭輕塵左右兩側與蝙蝠人形成夾擊之勢,

三人真氣雄厚,劈殺而來,蕭輕塵處在殺機當中,絲毫不懼,面不改色,雙手凝滯起手勢,渾身真氣一擋,周身隱現龍身,隨即蕭輕塵陰陽頓分,陰陽魚碩然撐開,蕭輕塵身前三尺之地,

「轟,」,三人殺招襲來,猶如驚雷滾地,震耳欲聾,四周房屋積雪紛紛震落,三人殺招砍殺在蕭輕塵身上,卻是被蕭輕塵隱現的龍形擋住,隨即蕭輕塵雙手凝滯之中,三人之力被他斗轉星移,真氣全部被他迎向了左側的劍人,

劍人見得蕭輕塵陰陽魚之力,斗轉星移,心中一緊,雙腳連連滑退,手中劍招護體,劍幕層層,擋住四周,

蕭輕塵這一擊卻是已然發出,便如滾地驚雷,襲殺向了劍人,

那踏刀而來的飛刀前羅雲見狀,腳尖一鉤,腳下飛刀到這凌厲刀氣,襲殺向被蕭輕塵斗轉星移的混雜真氣而去,而自己手持一柄彎刀殺向蕭輕塵,

蕭輕塵眼睛一眨,頭頂之中那蜿蜒長劍躍轉而來,劍尖直刺自己天靈蓋,飛刀前羅雲則是刀影遮身,蝙蝠人身形轉動之間,只留下道道殘影,殘影之中刀勢蘊含,

蕭輕塵冷眼清澈,那刀人卻是奔殺向那被蕭輕塵斗轉星移的三人殺招,

蕭輕塵雙腳一旋,身子一動,手中解印,翻飛之中,口中斥道「乾坤坎離巽澤兌艮」,喚的卻是八卦之文,手中捏的是先天八卦決印,隨即八卦決印一變又是變為劍指,劍指勾動之中,

赫然八方之位,頓起八卦之變,蕭輕塵獨具其中,劍氣衝天而起,劃出一道不動劍氣之牆,四周真氣灌注恰如深淵,


八方八卦之變襲來,那三人紛紛被蕭輕塵這一找圍殺在其中,手中劍指勾畫之中,劍氣凌厲,赫然沖向那三人,

三人被蕭輕塵圍殺在其中,心中驚駭,全身真氣鼓動之間,灌入全力,對殺向蕭輕塵的這一記殺招,

三人腹背受敵,蕭輕塵這一記八卦印訣配上劍指,真氣雄渾,威力滔天,三人真氣催動之中,依舊被蕭輕塵這一招擊中,

三人口中紛紛噴出鮮血,跌落地面,身形一穩,更欲逃走,蕭輕塵冷哼一聲,劍指一轉,劍氣如風,掠過三人雙腿,頓時雙腿離身而去,三人頓時慘嚎,

蕭輕塵此刻定睛一看,那刀劍雙人卻是不見蹤影,地面只留下一灘血跡,

蕭輕塵回頭看向這三人,卻是看的三人口中一咬,口中黑血吐出,氣息全無,

蕭輕塵眉頭緊皺,這幾人都是高手,居然不畏死咬破口中毒囊,看來他們身後的那人非同小可,

蕭輕塵冷哼一聲,小巷卻是傳來了快步疾走之聲,蕭輕塵藉助雪光看去,卻是北涼城內的捕快,

那捕快見得滿地血跡,三具死屍,更見得雪地之中傲立一人身影,他怎會不認識北涼王呢,

捕頭帶著幾十名捕快,連步快走,跪倒在蕭輕塵身前沉聲說道「卑職救駕來此,還請王爺降罪,」

蕭輕塵看了一樣捕頭說道「把他們帶回衙門,」,一說完,蕭輕塵身形破空而去, 風雪未停.但是殺聲已消.只留的滿地血色.沁入白雪之中.

蕭輕塵踏雪無痕.身形如掠.轉息便是衝出了北涼城.

倏然.蕭輕塵腳步一停.身形往後一退.直退十丈之遠.腳尖點在北涼城牆之上.

冷眼一看.見得是身前十丈之處.一道人影屹立.紫衣飄飛.面色冷冷.蕭輕塵恰然一笑說道「你回來了.」

那人卻是淡淡說道「你剛才解開封印了.」.蕭輕塵一步十丈.直接踏風而來.與那人錯身而過.蕭輕塵淡笑道「宵小之輩而已.」

流觴墨舞轉身一眼.只瞥的蕭輕塵腦後白髮不見白雪.只見蒼髮.流觴墨舞眉頭一皺說道「你的白髮不能變黑了.」


蕭輕塵身形不停.踏雪而去.只留下一句「白黑又有何區別.」.在風中消散.

流觴墨舞眼中光芒隱現.腳下生劍氣.踏劍氣凌厲衝殺而去.

流觴墨舞揮手便是一掌打向蕭輕塵身後.

蕭輕塵腳尖一點.身形一偏一轉.左手轟出.兩人對上一掌.四周積雪瞬間被盪開.蕭輕塵腳步滑動.身形向後退去.

蕭輕塵眉頭一皺.看向流觴墨舞.流觴墨舞冷眼直視.言語不發.蕭輕塵哼了一聲.轉身即走.

流觴墨舞冷叱道「站住.」.嗆啷一聲.紫劍在手.

蕭輕塵聽得身後朗朗劍鳴.腳尖輕點雪面.身形凌空而去.周身數道劍影閃現.閃現瞬間.便是直殺向流觴墨舞.

流觴墨舞手腕一轉.紫劍劍氣掠光忽隱之間.對上蕭輕塵的劍影.劍氣劍影交錯相散.漫飛雪頃刻便被盪起.

流觴墨舞直來一劍.劍氣滾滾滿黃沙.飛雪更急.撲面刺骨.蕭輕塵獨立風雪之中.手中無劍無刀.更無戟.

劍氣滾滾頃刻便至.蕭輕塵倏起劍指.劍指一點.一點風雪停.二點風雪散.三點劍氣鋪開四周.

兩者轟然相撞.劍氣交織.流觴墨舞身形掠來.紫劍紫光映照四周.紫光說道之處.積雪融化.凝水成劍.萬千水劍便是殺向蕭輕塵.

蕭輕塵眉頭冷皺.雙手頓起陰陽互化之勢.動靜之間.陰陽之變.氣機凝滯之中.蕭輕塵四周立起一道屏障.萬千水劍.挪移而開.水劍一化.一化飛雪.

籠身之處.飛雪飄飛.

流觴墨舞身形不停.手中紫劍頓起猛勢.紫劍只是一劍而來.這一劍無劍氣.無劍意.

平平淡淡的一劍.可是卻是讓的蕭輕塵面色一冷.眉頭緊皺.

蕭輕塵周身真氣鼓動之中.雙手成拳.隨即雙手一松.雙掌合十.白髮飄飛之間.合十雙掌成刀劈下.

這一刀刀勢霸烈.勢不可擋.

看去.平淡一劍與霸烈刀勢合然一撞.

轟然之中.流觴墨舞身形躍天而起.手中紫劍一按.碩然劍影直衝向蕭輕塵天靈蓋.

流觴墨舞冷聲喝道「千面郎君.還不受死.」

劍下的蕭輕塵聽聞這句.仰天大笑.說道「還是瞞不了你.」.「喝」.蕭輕塵周身勁氣一震.白衣撕裂開去.麵皮脫落.身形更見消瘦.

蕭輕塵.不.千面郎君.雙手起若雲扶風之勢.雙手重疊.一掌轟上流觴墨舞的這一劍.

「砰」然.千面郎君雙手若雲扶風被流觴墨舞一劍刺破.千面郎君真氣激蕩.身形欲退之際.流觴墨舞紫劍一勾一劃.赫然.地面炸裂.劍氣鋪地.劍氣縱橫之中.劍網織成.


流觴墨舞手中紫劍往下一壓.劍氣磅礴.衝壓向千面郎君.

千面郎君臉色一邊.雙手一運.從繡口之中掏出兩柄飛刀.手指連轉之間.飛刀倏然衝出.刀隨身走.雙刀旋轉之間.千面郎君周身儼然鋪開一層刀網.

流觴墨舞冷哼一喝.紫劍劍尖輕點.劍氣頃刻而動.向被包圍在其中的千面郎君殺去.

千面郎君御刀術鋪陳刀網.奈何抵不住流觴墨舞的凌厲劍氣.

四面八方的劍氣襲殺而來.刀網隨即被破.千面郎君強運真氣.護住全身.奈何劍氣之勢是在迅猛.千面郎君身上頓現劍痕.劍痕之下.鮮血淋漓.

流觴墨舞之間一收.劍氣一散.她腳尖輕點點在千面郎君天靈蓋上.腳尖一動.真氣灌輸之際.千面郎君慘嚎一聲.他被流觴墨舞廢去經脈.

流觴墨舞冷聲說道「蕭輕塵呢.」

千面郎君汗如雨下.顫抖的說道「我.我不知道.」

流觴墨舞手中劍指划.千面郎君一隻手臂被流觴墨舞給削掉.殘臂跌落雪中.鮮血噴濺而出.

千面郎君痛嚎說道「他.在前面被人給引走了.」

流觴墨舞不言語腳尖一點.身形沖向前去.可是隨後.流觴墨舞回手一指.封住千面郎君的穴道.淡淡說道「你的易容術江湖少見.不想死.就在這裡等北涼王府的人.」

千面郎君咬牙切齒.忍痛點了點頭.

流觴墨舞淡哼一聲.便是沖向千面郎君所說的前面.

原來是如此.

當時蕭輕塵身形欲走.即將到城牆之際.蕭輕塵只感覺身後有人.腳尖點在屋瓦上面借力.突然身形轉后.看向後去.卻是不見任何一人.蕭輕塵眉頭輕皺.轉身欲走之際.忽然餘光閃現一個人影.蕭輕塵頓時喝道「賊人休走.」

腳尖一點.身形如流光自從向那黑影消失的地方.等著蕭輕塵追尋黑影而去.埋伏在城牆之上的千面郎君按著蕭輕塵位置衝出來.誰知在路上遇見了從邊疆歸來的流觴墨舞.還被流觴墨舞給識破了.

蕭輕塵追尋那道人影出了城去.一路踏雪有痕.似乎給人留下線索.

蕭輕塵一聲白衣隱在雪地之中極少有人能夠發現.但是此刻.蕭輕塵雙目之中過來已經失去那人蹤跡.

蕭輕塵落在一處林子裡面.四周黑黢黢的.樹木在雪光之中.變的可怖.就連那風聲也被樹葉的嘩嘩聲代替.縱然如此.蕭輕塵心中過來卻是覺得此處極為安靜.

突然之中.四周燃起火光.蕭輕塵定睛看去.原來是四周樹木之上被澆了火油.被人放了一把火.燃起了熊熊大火.

而自己處在熊熊大火之中.


蕭輕塵面不改色.說道「已經把我給引過來了.有什麼就說吧.」

「哈哈.北涼王果然好氣魄.」.一聲朗笑傳來.應了蕭輕塵的話語.

蕭輕塵聳了聳眉.淡笑說道「既然我是好氣魄.那閣下也露面吧.」

那聲音說道「不敢.王爺久戰沙場.小人哪敢輕易露面.免得到時候被王爺笑話.我前來只不過是要和王爺做一個交易.」

蕭輕塵興緻缺缺的說懂啊「交易.你這交易做的可不小啊.我這個王爺和我的王妃你也敢偷襲.竊人者.賊也.竊國者.諸侯也.不知道閣下可是賊還是諸侯.」

「王爺說笑了.這是在下給王爺的一點誠意而已.做生意肯定要有誠意了.不是嘛.竊人.竊國.不敢和王爺相比.我只是竊個人而已.」

蕭輕塵雙眼之中沒有殺意.看著四周燃起的熊熊大火.閑庭信步的踩在雪地之上.笑說道「誰.」


那人笑說道「王爺可知道春秋劍斬春秋.」

蕭輕塵眼中光芒一斂.笑說道「你真是說笑.」

那人說道「是啊.在下卻是是說笑了.王爺和白秋影多次交手.這一招我已春秋斬春秋怎會不知.這筆交易其實很簡單.我希望王爺能夠殺了白秋影.」

蕭輕塵哈哈一笑手指隨便一指.說道「你這人做交易不厚道.我幫了你.你又有什麼好處給我呢.」

那人淡笑一聲.「此刻我已王爺你的命做交易如何.而且事成之後.對於王爺來說不正是一個好機會嘛.這對於王爺來說.一石二鳥啊.」

蕭輕塵淡淡一笑.這一笑.倏然之中.殺氣直衝雲霄.那熊熊大火.頓時被吹向外圍.火勢更凶.

蕭輕塵淡說道「想要我的命.你可以來試試.」

那人哈笑一聲.說道「王爺.可還記得千面郎君.此刻他應該是回到北涼王府了.」

蕭輕塵眉頭冷皺.殺意頓時一震.「找死.」

熊熊大火.火勢順蕭輕塵殺意而起.化作一條火龍.在樹林之中翻飛.

砰然一響.那條火龍消散而去.

外圍樹林之中.躍進一人.那人手中並無兵器.只是帶著身披麻黃衣.雙手垂下.大如蒲扇.

那人陰惻惻的笑了笑說道「王爺.你不覺得你現在有些累了嘛.風食散的味道可還好.」

蕭輕塵眼睛一眨.冷聲一笑.說道「你可以去死了.」

死字一出.蕭輕塵身形如奔雷.眨眼之間就是來到那麻黃衣人的身前.一拳轟殺而來.

那麻黃衣人身形不動.單手成掌.憑空立起.擋住蕭輕塵這迅猛的一拳.

麻黃衣人輕輕一笑說道「王爺.功力當真是深厚.」

蕭輕塵冷哼一聲.手臂一陣.勁力傳遞.一拳震開那人.

隨即拳勢一松.變拳為爪.只抓向麻黃衣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