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走到鍋旁邊,自己盛了一點,還給於小雅和李欣盛了一點,廚師長看了很是高興,點點頭說道:“嗯嗯,看了這位先生很喜歡吃啊,大家看看,這纔是好鬼啊,這充分說明了我煮的東西很好吃,大家說,是不是啊?”

張小凡端着碗回到了座位,給於小雅和李欣各人一碗,發信息說道:喝吧,不喝的話,惹惱了這隻鬼恐怕就要麻煩了。

於小雅發信息說道:啊,這……這是人肉啊。

李欣也是一臉幽怨的看着張小凡,心想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人吃的東西,怎麼能夠吃這種東西呢?

不過鬼就在旁邊看着,若是不吃的話,恐怕就會惹來麻煩,於是兩個人只能喝了一點,張小凡則是端起碗,眯了一口,最後點點頭,招來服務員,遞過去一張紙,紙上寫着:味道很贊,給我打包起來送到房間,另外再來五大碗。

服務員看了眼睛一亮,歡天喜地的來到廚師長身邊說道:“廚師長,你看,那位客人誇你呢。”

廚師長看了臉色笑了起來,頓時好多口水都流在了鍋裏,頓時周圍的人一片噁心,但是又不好表現出什麼噁心的樣子,此刻只能說是強顏歡笑吧。

這時候李再賢等人也有模有樣學着張小凡的樣子去弄湯,張小凡打了一個眼色,示意和於小雅李欣回去。

回到房間之後,兩個女生直接在房間裏吐了起來,讓她們很是難受,沒一會兒服務員也把湯送過來了,送過來之後,微笑對張小凡說道:“廚師長很感謝你的喜歡,因此命令我多給你加餐,諾,這可是手掌哦,很好吃的。”

張小凡雖然感覺到噁心,不過還是微笑着點點頭,把吃的收了回去。

等把門一關,張小凡直接將食物倒在了牀上,隨後和於小雅她們吃了點零食,算是填飽了肚子。

接下來,大家在這裏習慣之後,一切都變得順其自然,早上吃飯大家也能忍着噁心吃下去了,至於睡覺更沒事了,每個人都過得很不錯。

今天是第七天了,每個人都在憧憬着今天回去。

羣裏的同事一個個發着信息。

“太好了,馬上就要回去了。”

“是啊,算下來,這期間碰到的惡鬼雖然噁心,但是隻要不說話什麼的,就都會安全。”

“那個湯也很噁心,以後我怕看見肉湯就想要吐了。”羣裏一個男同事自嘲着說道。

一時間大家的心情都非常好,主要是因爲今天就要離開這裏了,不管怎麼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一旦離開這裏,就能脫離這個鬼地方。

隨後衆人開始下樓,衆人在下樓之後,兩個女鬼服務員圍了上來,微笑說道:“先生們,女士們,你們是不是要用餐啊?”

爲首一個男子熟練的拿出一張紙,上面寫着:來碗美味的鮮湯,我要好好吃幾口。

廚師長微笑的擦了擦手,說道:“恩恩,我就知道你們會喜歡上我的湯的,不過你們都要走了,我們現在是不是該結賬?”

這個男子一愣,皺眉的連忙在紙上寫着:我們進來的時候都付錢了。

一看這話,廚師長眼神微微眯起,說道:“哼,你們付的是房租,我吃的東西可都是要錢的!”

女鬼服務員連忙說道:“廚師長說的不錯,都要付錢的,你們之前每天喝了好幾碗,這一碗就要好多錢呢。”

這個男子叫李小春,他連忙在羣裏發信息:怎麼辦啊?

李再賢:實在不行,你給他冥幣。

李小春:那好吧!

說着,李小春再次寫在紙上:那好吧,多少錢啊?

廚師長微微一笑說道:“每碗十張紙錢,你喝了一百二十碗,現在知道多少錢了吧?”

李小春眼睛一瞪,此次過來大家都只是聽了張小凡的話,隨便帶了一點冥紙過來,可是現在沒想到,居然要這麼多,這可怎麼辦?

李小春心中一橫,連忙寫着:太貴了,能不能便宜點。

女鬼服務員看到這些字,臉色頓時猙獰說道:“便宜點?哼,你們吃的時候吃的那麼開心,現在居然要我們便宜點,你們以爲我們是做慈善的嗎?”

“不錯,我們做生意的不會宰人,這些吃的都是最好吃的,我們自己都不捨得自己吃,卻是留給了你們,你們怎麼這樣?連這些便宜都要佔。”廚師長拿出了菜刀,臉色陰冷的威脅說道:“反正我不管,在我這裏就沒有人敢吃白食,你們誰要是敢吃白食,哼,我就讓你們變成我的食物!”

錯吻男神99次 說完,菜刀直接指着這個李小春,威脅說道:“臭小子,看你鬼模鬼樣的,居然想要吃霸王餐,趕緊給我拿錢,要不然……”

話沒說完,李小春直接扭頭就跑,女鬼服務員尖叫喊道:“想要吃霸王餐,抓住他!”

瞬間從其它幾個房間衝出好幾個女鬼服務員,這些人冷冷的盯着李小春,很快把他攔了下來,廚師長冷冷說道:“竟敢想吃我的霸王餐,真是活膩了!” 此時此刻,李小春退無可退,前路也已經被封死,他着急的看着張小凡他們,但是沒有人能夠救他。

彷彿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了,李小春面色一橫,發信息道:馬上救我,否則大家都玩完!

“小鬼,在我的地盤上居然敢吃霸王餐。”廚師拿着大菜刀,威脅說道:“立刻給我交出錢,否則的話,我就把你當做食材!”

“滾……”

李小春終於大罵,猛然推開了廚師,廚師淬不及防之下跌在地上,臉上卻是涌起興奮之色說道:“哈哈,你居然是人,太好了,今天的食材又有了!”

見狀,周圍的女鬼服務員們也興奮起來,一個個嗷嗷叫的朝李小春撲去,李小春很快便撕得粉碎。

死之氣,他痛苦的朝張小凡他們伸手,張小凡毫不懷疑,若是沒有鬼包圍着他的話,他一定第一時間衝到他們身邊,隨後同歸於盡。

解決了李小春,廚師長磨刀霍霍的走向其他人。

“你有冥幣嗎?”廚師長又看向一個女生。

女生驚恐的搖搖頭。

“噗嗤……”

廚師長一刀把女生的頭顱劈碎,狠厲罵道:“你沒錢吃個幾把!”

說完,突然面色一凝,緊接着蒼白的臉上涌起猙獰,“哈哈哈,居然是個人,太好了,吃了……”

緊接着,廚師長居然走到了楊總監這邊,陰鷺說道:“你有沒有冥幣。”

楊總監顫抖不已。

“呵呵,看來你也沒有冥幣了,天吶,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居然有這麼多鬼吃霸王餐,不過你們幸好遇到了我,因爲凡是敢吃我霸王餐的,我都不會放過他們!”

正說着,楊總監連忙跑了出去,廚師長指着楊總監罵道:“給我抓住他!”

眼見楊總監就要被包圍,他突然指着張小凡大罵:“這個人是人!”

立刻,周圍的女鬼服務員全都朝着張小凡看去,站在張小凡身邊的人更是連忙後退。

這些鬼很快有一大部分朝張小凡衝來,楊總監爲了逃跑,他又指了好幾個女生,說道:“這也是人,這也是人,他們……都是人,哈哈哈!”

誰也沒想到,楊總監爲了逃跑,居然把所有人都出賣了,這讓所有人又生氣又無奈。

“哈哈,我說你們這些鬼怎麼一個個不說話呢,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你們都是人啊!”廚師長笑呵呵的拍拍自己肚皮,說道:“今天你們一個都不要跑了,都做我的下酒菜吧!”

“跟我走,都上樓!”

張小凡一腳把一個女鬼服務員踹飛,隨即蹬蹬蹬朝樓上跑,一路上鬼太多了,張小凡好歹有些打鬥經驗,依靠手中的符紙阻止不少鬼的靠近,但是身邊這些同事就不行了,比如李欣,她猛然被一個鬼抓住,頓時手上一片血痕,鬼露出猙獰笑容,吼道:“太好了,我就喜歡這樣的味道!”

“啊……滾開……”

李欣扔出兩張符紙,頭也不回跑了上去,於小雅驚恐喊道:“完了,離天黑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們怎麼辦啊?”

張小凡看了看周圍,就在剛纔這麼一小會,已經有十幾個人被殺死了,他們的鮮血和肢體散落了一地,讓張小凡頭皮發麻,只能說道:“大家堅持住,逃到樓頂房間,依靠房間來阻止這些鬼衝進來!”

爲今之計只有這個了,不過剛剛跑到二樓,張小凡一顆心陡然一涼,面前的樓梯上居然擠滿了一個個男鬼服務員,他們體型更加狀,而且手中都拿着水果刀。

“呵呵呵,廚師長老大說這裏有人,果然……”

一個男鬼笑呵呵的說着。

“你們這些人一進來的時候我就有些奇怪了,一個個跟啞巴似的,現在我算是明白了,原來你們都是人啊,哈哈哈……”

說着,幾個鬼撲了過來,幾個同事由於恐懼都從樓梯上跳了下去,頓時被樓下的女鬼服務員們給一擁而上淹沒了。

這時候,張小凡只能無奈的說道:“開房間!”

說着一腳踢開二樓的房間,一羣人涌了進去,還有不少人由於來不及,被鬼拖了出去,更多的則是四處奔跑,有的去其它房間,有的居然爬到了天花板上。

張小凡拉着於小雅和李欣以及另外幾個男同事衝進房間,第一時間回頭關住了房門,隨即吼道:“拿櫃子過來抵住!”

“好!”

幾個男同事搬來了櫃子,但是這種櫃子份量也不重,所以要想把門抵住,根本沒用。

“砰砰砰……”

一把菜刀死命的砍着房門,終於,門被破開了一個大洞,廚師長笑着說道:“張小凡,你要死了,哈哈哈……”

張小凡面色陡然難看起來,尋思着應該怎麼辦?

眼見房門就要破開了,張小凡知道不能再等了,跑到窗口,說道:“雖然不能出去,但是若是沿着牆壁爬的話應該沒有問題。”

說到就做,張小凡第一時間爬到窗口,說道:“事到如今沒辦法了,誰和我走?”

一個男同事第一時間爬了出去,罵罵咧咧說道:“沒辦法了,留也是死,出去還能有一線生機。”

剛剛說完,他腳下猛地一滑,整個人摔了下去。

“不……”

“砰!”

張小凡能夠清晰的看見,這個男同事被摔成了稀巴爛!

張小凡搖搖頭,說道:“大家看到了吧,一定要小心。”

於小雅艱難說道:“我來吧。”

說着也爬了過來,李欣緊緊地跟在她身後,不過她顯然被嚇壞了,臉色扭曲着,從窗口爬出來之後,便迫不及待的要攀上邊上的一根生鏽水管!

“砰!”

就在這時,大門突然被撞開,廚師長拿着菜刀笑着道:“居然想要逃跑,哈哈,不會讓你們得逞!”

說完,這些鬼離窗口越來越近,李欣被嚇得花容失色,迫不及待的抓住水管,不過由於於小雅就在她的前面,她由於害怕,已經等不及了,一把抓住於小雅的腿。

“李欣,不要急,不要急啊……”於小雅腳被抓着,根本動彈不得,心中一片焦急。

而李欣順勢拉着她居然滑在了了外面。

“啊……”

兩個女生直接掉了下去……馬上要結尾了,兩個世界的紅包羣祕密馬上就要揭開了本來,大綱是寫悲劇結尾的,不過怕大家噴我,所以在這裏問一下,到底想要悲劇結尾還是什麼? 就在兩個女生掉下去的瞬間,張小凡眼疾手快,一隻手抓住了窗臺,另一隻手抓住了於小雅的手臂,這一刻,於小雅和李欣兩人的份量猛地傳來,讓張小凡痛苦不已。

畢竟這可是包括自己的三個人的份量全靠張小凡一隻手拉着,張小凡現在精神力全無,如何能夠支撐的下去。

而更無奈的是,屋裏的廚師長也走了過來了,他面帶微笑說道:“呵呵,兩個傻蛋,這一次你們就等着死吧。”

張小凡目光一凝,他隱隱之中,似乎抓住了什麼。

這個廚師長爲什麼只追自己?爲什麼他叫他們兩個傻蛋,他這邊可是有三個人啊?之前楊總監爲什麼最先指認自己是人?

“張小凡,放開我吧,我死了算了。”於小雅痛苦的迴應說道。

張小凡下意識的低頭看去,果然,只見李欣面帶微笑抓住於小雅的腳踝。

“我知道了,楊總監,於小雅他們其實早就已經變成鬼了,是不是?”張小凡高聲說道。

“哈哈哈……”廚師長笑的肚子都要疼了,樂呵呵的說道:“你縱然知道這些又怎麼樣了?這一刻你還是要死,而且我會讓你死的很慘。”說完,廚師長舉起菜刀,神色冷厲的就要朝着張小凡斬來。

張小凡卻是露出了笑容,說道:“我知道了,我終於知道了……”

張小凡說着,突然鬆開了放在窗沿上的手,隨後和於小雅掉落下去,由於底下已經有之前那個男子屍體了,再加上有李欣墊着,所以張小凡一點事都沒有,反倒是於小雅腳踝被摔傷。

“啊……你居然直接鬆手了,我殺了你……”李欣突然變成了一副猙獰的模樣,她的腿雖然被摔斷了,但是身體還是能動,手直接抓住了於小雅手臂就要往她那邊拖。

好在這時候張小凡第一時間把於小雅抓回來,一腳把李欣的頭踢飛,隨後看了看頭頂處,無數的鬼正趴在窗沿上要跳下來。

“小凡,這一次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裏了,怎麼辦啊?”於小雅痛苦不已的說道。

張小凡搖搖頭,說道:“此次我們不會死。”

“爲什麼這麼說?”

“原本我以爲,我們在這裏不能從房間裏出來,不過現在我想過了,我們一直以爲,每一次遊戲都把我們關在某個空間,但是其實是可以出來的,因爲這根本就是人爲的!”

張小凡心情激動的說着,經歷過學校紅包羣的他一直以爲這裏所發生的事情和學校一樣,不過今天他算是明白了,這裏不一樣。

因爲學校裏的紅包羣是一羣很厲害的鬼,或者人所爲,這從包蕾口中就能得知。

而這裏的紅包羣,目的是爲了殺人,或者說是爲了某種目的殺人。

因爲這裏的鬼都是被控制的,而且楊總監這些人也知道些什麼。

“等等,楊總監是公司掌權者楊不仁的兒子,會不會有什麼貓膩在裏面?”張小凡眉頭一皺,暗罵道:“有機會一定要抓住楊總監!”

此刻樓上的鬼都要跳下來,張小凡急忙喊道:“我們就穿過黑霧吧,不會有事!”

說完,剛走出幾步,沒想到於小雅還是痛苦的捂着腳,張小凡這才注意到於小雅腳摔傷了,腫的非常厲害。

“小凡,你先走吧,我……我就算了。”於小雅痛苦的說道。

此刻有兩三個女鬼服務員已經跳了下來了,張小凡一把扶起了於小雅,說道:“我來揹你吧。”

張小凡背起了於小雅,很快穿過黑霧,和他之前的猜測一樣,這裏的黑霧根本不能殺人,這只是爲了迷惑他們的手段罷了。

此刻張小凡的心情是激動的,沒想到會這樣,這就說明了,幕後搞鬼的人實力不如學校紅包羣幕後搞鬼的人,這樣的話,張小凡就有信心,能夠脫離這個紅包羣的掌控。

不過很快,張小凡漸漸覺得體力不支了,而那些鬼一直追着自己,張小凡現在畢竟只是凡人,沒有精神力帶給他的那種強大力量,憑藉着本能跑,根本就跑不過,而且力氣畢竟帶着一個人,張小凡已經覺得很累了。

終於,走到一處樹林裏面,前後左右居然全都是鬼,他們已經被鬼全部包圍了,爲首的自然是廚師長,他邪笑說道:“不自量力的東西,今天就弄死你。”

“控制你的人到底是誰?”張小凡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被人控制了?”

“很簡單,送我們過來的那個公交車司機,體內的一股力量和你的很像,所以你肯定被人控制了,我一下子就覺察到了。”張小凡說道。

“哈哈,很好,主人留在我們體內的力量居然被你發現了呢。”廚師長微微一笑,說道:“好了,既然你都要死了,我就告訴你吧,我們……是專門殺你的……”

“噗嗤……”

就在這時,一支利劍突然刺穿了廚師長的喉嚨,一陣黑煙滋滋滋的突然冒起。

“啊……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廚師長痛苦的嚎叫着。

而就在這時候,張小凡敏銳的看的遠處出現兩個人影,這兩人都三十左右,一男一女,手中拿着長劍,刺入廚師長喉嚨的正是那女子所爲。

“別害怕,我們馬上救你!”

男子點點頭,長劍一甩,周圍幾頭鬼全都被割斷了頭顱,隨後男子說道:“跟我們走。”

此刻別無他法,雖然張小凡很奇怪此地爲什麼會突然出現其他人,但是對方顯然是友非敵,所以跟了上去。

走了很長時間,終於來到了一處小木屋,張小凡疑惑的看着這兩人,他們都穿着現代人的服侍,不過手中全都拿着長劍。

“你好,不要害怕,我們是和楊不仁鬥爭的前公司職員,我叫李毅,旁邊的叫葛慧蘭,你們叫什麼?”男子伸手說道。

張小凡自我介紹了一下,緊接着奇怪問道:“你們是前公司職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毅沉聲說道:“看來你還不清楚啊,也是,我們一開始的時候也根本沒想到會有這種情況,既然你都問了,我們就告訴你吧。”馬上就要大結局了,大家認爲來個什麼樣的結局謝哎喲,埋刀,執念,小叮噹等很多朋友的打賞) “公司成立之後,誰也沒想到,楊不仁修煉了邪術,你可能說是迷信,但是這是千真萬確的,當時,他把我們關入地牢,然後讓我們自相殘殺,一開始,我們都以爲他性格大變,玩弄我們,心理上有問題,爲此,當時我們都絕望了,死了好幾十個人。”

李毅陰沉着臉說道。

“他只是爲了殺你們?可是爲什麼那樣做?”張小凡好奇的問道。

“一開始我們也奇怪,後來我請了我爺爺出山,他才說楊不仁修煉了邪術,以人絕望之中所產生的情緒爲力量修煉,周圍的人越是絕望,力量對他來說越是強大。”

葛慧蘭說道。

張小凡眼前一亮,這個邪術他好像聽說過。

“哎呦,不就是絕望邪術嘛,這個太垃圾了,我們那裏都沒人學這個。”秦小雨突然悠悠說道。

前些日子秦小雨突然陷入沉睡,張小凡一直沒聯繫到她,沒想到這個時候秦小雨突然醒了,這簡直讓張小凡欣喜若狂,因爲秦小雨對這些事情懂得很多,可以正好問她。

“快和我說說,這到底怎麼回事?”張小凡問道。

“很簡單啊,絕望邪術以人的絕望力量爲媒介,然後補充自己的力量,絕望的力量越大,修煉者實力越是強大,對了,現在想想,公司大廈還真是像某種陣法,我懷疑,你們公司就是一個巨大的陣法,樓頂上的人就是修煉的人,控制了你們所有人的絕望情緒。”秦小雨突然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