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看起來宋家很風光,其實壓力也非常大,各方勢力本來還能保持平衡,可宋青的出現,有打破這種平衡的跡象,若是讓宋青成長起來,宋家必定會因此而強大。

所以藍家、寧家、楚家、城主府都不希望看到宋青的成長起來,而能夠最好對宋青下手的時候便是城比的時候。

雖然宋青年紀不大,但已經把其中的厲害關係都算清楚了,這一次的城比對自己來說肯定是兇險至極,在城比之前,自己一定要擁有屬於自己的法器裝備套裝。

不過好在還不是很多人認識宋青,當然如果宋青不施展奇瞳的話,這一次去楚家借靈爐,宋青必然不能用自己的真實身份,若是被楚家得知自己的真實身份,肯定不會借靈爐給自己。

楚家要是把靈爐借給自己,那不就是增強宋青在城比上的實力了嗎?那樣就等於增大宋青的活下來幾率,要是等他成長起來,肯定會對家族不利。

不過宋青也想不通,自己對其他世家又沒有什麼太大的企圖,這些世家對宋青就已經防範過深了,要不是有劍修長老在暗中保護自己,恐怕自己早就死在了他們的暗殺了。

父親也已經閉關一段時間了,當初,宋青等一干人來到越陽城的時候,宋白山就宣布要閉關,好像是要突破了,本來宋青還想跟父親都交流交流的,這下沒多大機會了。

不過聽說戰堂內部開了一個會議,就是要保護好宋青,這還是那位藏武閣的灰衣長老力爭的結果,雖然他不能去越陽城戰堂開會,但也給戰堂寫了一封信。

至於凝姨當然也一起和宋青住進了越陽城,各個世家在越陽城裡最重要的便是戰堂,這是一個世家的核心機構,但宋家在越陽城裡還是有很多產業的,比如房子之類的,戰堂名下也有許多的房子,這些住的都是宋家長老的家屬之類的。

當然戰堂的職責就是保護宋家的人和宋家的產業不會有所損害,宋青自然是住在戰堂裡面,凝姨就住在宋白山的隔壁,看起來凝姨好像對宋白山有些意思,但宋白山還是有些不能接受,心裡有那麼一點芥蒂。

倒是宋青希望凝姨和父親能夠在一起。 越陽城,城西坊市,某一處院子。

這是一個雅緻秀麗的院子,雖然不大,但很整潔,可以看得出來住在這裡的人們很愛惜。

越陽城裡的房子都需要支付靈石才能在這裡住的,像那些低階的散修最多也就是住在城池邊緣的一些小房子,絕對是住不起這樣的院子的。

這個院子坐落在城西的坊市之內,每個月要交付的靈石不是一般人能支付的起,而且這個院子還有七八間房。


當然這院子和世家的房子是沒法比。

不過這裡也算是一個出名的地方,這是散修組織劍盟的地方。

劍盟是一個全部由劍修組成的組織,在這個組織里有男有女,聽說都是前一段時間在大乾王朝那邊逃離出來的人。


儘管在越陽城的時間很短,但這個劍盟的名聲已經逐漸顯露出來,在散修之中頗有名望。

這個劍盟大約有十多個人,都是劍修,都是從大乾王朝那邊逃出來的,為了在越陽城這個地方修鍊不受本地修士的欺壓而組成的聯盟,當然大乾王朝那邊發生了什麼事誰都不知道,這些劍修也閉口不談。

劍盟之中,大多數是差不多要到臨境的高手,相當於煉體訣第九層的修為,這個組織的老大便有著臨境的修為。

劍盟憑著強大的實力,和城東的猛士,稱為兩大散修組織。

猛士是越陽城的老牌的散修組織了,比起劍盟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劍修和煉體不一樣,劍修的一身修為主要在劍上,招式凌厲,威力強大。

而且猛士沒有劍修抱團,猛士的人很多都是獨來獨往,加入猛士也不會限制他們的自由,而劍盟的凝聚力就不一樣,他們都是外地來的劍修,在這種煉體的地盤自然是非常團結的。

「宮河大哥,你知道嗎?前兩天我在黃沙峽谷打鐵背蜥蜴,有個無恥的傢伙,趁著我分不開手的時候,竟然搶走了我兩頭的鐵背蜥蜴,這些天,我一直在黃沙峽谷轉悠都沒有找到這個人,若是讓我找到這個人,我一定要讓他嘗嘗我的劍法。」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女說道,這個少女穿著綉衫羅裙,面似芙蓉,眉如柳,桃花眼,肌膚如雪。

雖然這個少女的年紀不大,但依然非常漂亮,若是宋青看見她的話,必定能認得出來,這個人就是宋青在黃沙峽谷搶了兩頭鐵背蜥蜴的那個劍修少女。

此時這個少女正坐在一個男子的身上,這個男子大約有三十多歲,正值盛年,光潔白皙的臉龐稜角分明,烏黑深邃的眼睛散發著迷人的魅力,濃密的眉毛,高挺的鼻子,分明就是一個英俊的帥哥。

長發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條白帶把前面的頭髮束在腦後,全身散發著跟他的劍一樣冰冷的氣質!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體五官散發著冰冷的氣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著,而此時正在抱著那位少女,最讓人看不起的是他的手竟然放在劍修少女的衣服裡面。

若是宋青看到這個傢伙的話,肯定會罵他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沒想到一個看起來相貌堂堂的人竟然會做這樣無恥的動作。不過人家葉靈雪都沒有在意,管他什麼事,雖然這個男子比起葉靈雪年紀大了很多,但完全沒有那種老牛吃嫩草的感覺。

俊男靚女,反而讓人看了會覺得這兩人倒是天作之合。

這個宮河身上的氣息非常凌厲,分明是臨境高手,而他就是劍盟的創始人,劍盟的老大,而那位少女也是劍盟的人。

「靈雪,你不可到外面胡鬧,雖然我們劍盟在這越陽城是落下腳了,可這越陽城裡還是有很多我們都惹不起的勢力,那些個世家都不是我們能夠惹得起的,你平時最好待在我身邊,不要出去亂轉。」宮河說道,這人看起來有點桀驁不馴,其實是一個謹慎的人。

雖然這段時間劍盟在散修之中頗有名望,可他知道散修只不過是烏合之眾,那些個世家才是真正不好惹的存在,也許只要那些世家一個臨境高手就可以滅掉自己的劍盟。

「宮河大哥,我才沒有胡鬧呢,我只不過是打幾頭鐵背蜥蜴,沒想到就被那傢伙欺負。那傢伙只是穿著黃色的衣服,整一個愣小子,那些世家的人都是穿著鎧甲的,這些我都知道。」葉靈雪勾住了宮河的脖子,撇撇嘴說道。

「是嗎?要是散修的話,我們倒可以順便幫你報仇,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好了,乖。」宮河哄了哄葉靈雪說道。

「宮河大哥,要是找到他,我不用你們幫忙,我自己就可以教訓他,看他的實力也就只有挨打的份,要不是他趁我和鐵背蜥蜴打著的時候,這種傢伙怎麼能夠搶走我的兩頭鐵背蜥蜴。」葉靈雪揮了揮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哈哈,劍盟的老大還真是瀟洒,這麼一位漂亮的小姑娘都心甘情願的投入你的懷中。」突然一陣聲音在院子圍牆上面傳了過來。

宮河眉頭一皺,這人的實力比自己要厲害的多,要不然自己怎麼會沒有發現由別人的存在,定睛看去,只見圍牆上面多了一個黑衣人。

「兄台,不知道來劍盟有何貴幹,以兄台的實力應該看不上我們小小的劍盟吧!」宮河說道,他是劍盟的老大,必定要為劍盟負責,不能讓人隨隨便便就滅了劍盟,這畢竟是自己辛辛苦苦創立出來的,他最怕的就是劍盟出事。

「哈哈,你說笑了,我對你們劍盟不太感興趣,只是來請你們殺一個人。」黑衣人從牆上跳了下來,平穩的站在院子里。

「殺人?我們劍盟只是一般散修組織,殺人這種事從來都沒有干過,這種事情我們不會接手的。」宮河說道,這個黑衣人來路不明,能打發走就打發走,千萬別捲入什麼事情之中。

「哈哈,宮河,你以為你們劍盟為什麼能夠在越陽城站立?你是不是真的以為在煉體的地盤可以允許劍修的出現。」黑衣人的聲音越來越冷。

「你到底是什麼人?」宮河的聲音明顯一弱,他說的沒錯,越陽城是煉體的地盤,一般來說煉體和劍修都是進水不犯河水。

煉體有煉體的規矩,劍修有劍修的規矩,一般來說煉體的地盤都不會出現劍修的,這已經是觸犯了煉體的規矩了,要不是大乾王朝那邊實在是沒辦法了,自己怎麼也不會來越陽城這種煉體的地盤。

宮河當初創立劍盟也是為了能夠讓劍修能夠抱團而不受煉體的欺負。

「哈哈,當然是能讓你們劍修在這裡住下去的人,要不是我們,你們劍修就連越陽城都進不了,現在還在郊外和妖獸廝殺呢。」黑衣人緩緩走上前,坐在宮河一旁的凳子上說道。

「你要我們幹什麼?」宮河從黑衣人的話里聽出了一點東西,這個黑衣人恐怕是城主府的人,只有城主府的人才有那麼大的權力可以讓自己住進越陽城。

「哈哈,宮河,你真是一個識時務的人,你若是說不,恐怕明天就沒有劍盟的存在了,你也應該猜到了我是什麼人,我們要殺一個人,但不便出面,也只有讓你們出手。」黑衣人深邃的眼睛看著宮河說道。

宮河很無奈,這種事情,自己必定是要出手的,越陽城之內的世家爭鬥自己早有耳聞,自己本來是不像捲入這些世家的爭鬥的,因為這些世家的實力都遠遠比劍盟強大。

但事情顯然不是宮河想象的那樣,劍盟一進入這越陽城就被當做武器使用了,雖然宮河心裡很不情願,但也沒有辦法。

「能不能拜託一件事,劍盟雖然只是一個小組織,但希望你們別為難我們劍修,我們可以為你們辦事,但你們要庇護我們劍盟。」宮河一字一句的說道,事到如今,只能為劍盟爭取多點的利益了。

「哈哈,不瞞你說,我是城主府的人,只要你們劍盟為我們城主府辦事,我們城主府是不會虧待你的,城主府的實力你也知道,只要你們完成這件任務,剩下的事情自然我們會解決。」黑衣分明是有些高興了,這劍盟的人還是挺識相的,畢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我明白了,我們劍盟自當遵命就是,還請閣下多照顧一下我們劍盟,劍盟能在越陽城站立不容易。」宮河說道。

「你放心,我們城主府不會虧待你們的,你們劍盟的人都是劍修,對於煉體來說,還是有點威懾力的,城主府很看重你們,若是城主府交代的事情完成的好的話,城主府必定會好好栽培你們這些劍修,宮河,到時候你進入城主府做一個長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黑衣人說道,這必定是一個不小的**。

宮河知道,現在劍盟是做了城主府的附庸了,以後劍盟都需要聽城主府的吩咐了,雖然城主府家大業大,但宮河還是有些不情願的,不過也就這樣了。

此時在宮河懷裡的少女自然都把兩人的對話都聽得一清二楚,更是明白劍盟的處境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種事情不是她能夠決定的,她這個時候想的還是那個搶自己鐵背蜥蜴的壞傢伙。 「那人怎麼被扔了出來?」

「好像是去借靈爐,然後被轟出來了。」

「借靈爐?還真有這種傻子?」

……

……

此時在楚家工堂,宋青正被兩個煉體訣第九層的人齊手扔了出來。

按理說兩個煉體訣第九層的修士是沒有那個實力可以把宋青扔出來的,只是宋青不能還手,要是宋青還手的話,就等於在楚家鬧事了。

在世家鬧事,那結果可想而知。

當然,宋青這一天本來不是去鬧事的,只是想去楚家借一下靈爐,宋青來到楚家工堂讓守門的子弟跟掌事的人彙報。

宋青一見到掌事的人出來了,就把借靈爐的事說了出去,結果直接被轟了出來,這掌事的人是一個臨境高手。

宋青還想說用靈石來和楚家換幾天靈爐的使用權的。


但楚家看到這麼一個黃毛小子,沒權沒勢的,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宋青給扔出來了。

這靈爐本來就是楚家的*,不可能輕易的借人,楚家從來都沒有靈爐借人的先例,要是這靈爐有什麼閃失,可不是那些掌事的能夠擔待的起的。誰都知道靈爐可是比法器都高一個層次的存在,楚家因為靈爐才能狠狠的壓其他世家一頭,僅次於城主府。

別說是宋青了,就是城主也不一定能夠借得到靈爐。

宋青遊走在街上,這下沒轍了,自己本來還打算借靈爐打造一身的法器裝備套裝的,現在都打水漂了。

現在還不如去王鐵匠那裡,把自己做十頭鐵背蜥蜴的任務獎勵給領走,這樣自己還不算吃虧。

「小哥,你又回來了?」王大嬸看著宋青說道。

「大嬸,我找王大叔。」宋青此時垂頭喪氣的,也不管王大嬸有什麼反應,徑直走進鐵匠鋪,宋青一走進鐵匠鋪就看見了王大叔。

「小夥子,沒借到靈爐吧?我就知道靈爐不是那麼好借的,不然楚家早就沒有了,這個靈爐可是楚家的*,有靈石都借不到的,你也別灰心,法器裝備套裝就別提了,十頭鐵背蜥蜴的獎勵,我還是給你,這樣行了吧?」王大叔說道。

「謝謝大叔,我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一般的東西我也看不上。」宋青有些大言不慚的說道。

對於宋青來說,一般的東西自己還真的看不上,要是普通的武器裝備,宋家工堂可是應有盡有,雖說法器裝備有些難得,但宋青身上有靈石,在商會也能買到。

只是宋青的法器裝備套裝切是實現不了了。


「小夥子,昨天的事,我也聽說了,你的身份我知道,宋家的少主,我雖然沒有問過你的身份,但藍家要找你算賬的事早就鬧得人人皆知,這樣吧,我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的武器裝備,就給你一個法器。」王大叔說道,宋青最近也算是有點小名氣了。

王大叔轉身向裡面的房間走去,沒一會兒,就出來了,手裡還拿著一根黑色的鐵棍,鐵棍閃爍著淡淡的光芒。宋青一看就知道這是名副其實的法器,只有法器才會有這樣的淡淡的光芒,法寶一般都會有不一樣的寶光閃現的。

「多謝王大叔,要是有什麼好事,我一定不會忘記王大叔的。」宋青知道自己是佔了便宜的,這個法器鐵棍已經遠遠超過了十頭鐵背蜥蜴的獎勵了。

「小夥子,你自己保重吧。」王大叔意味深長的說道。宋青知道王大叔說的什麼意思,自己現在的處境的確是有些危險,不近是藍家要和自己算賬,恐怕就連其他的世家都不會想放過自己。


奇瞳者,的確是這些世家的眼中釘。

也是因為這樣宋家才會專門派劍修長老保護宋青的。

在宋家族比的時候,那些世家觀戰的長老就見識了奇瞳的威力,以煉體訣第七層的實力打敗煉體訣第九層,這可是越級挑戰,而且還挑戰成功了。

現在的宋青可是所有勢力關注的目標之一。宋青謝過王大叔,和王大嬸打了個招呼,就走出了王記鐵匠鋪,至於那鐵棍已經被宋青收到儲物戒指里去了。

宋青仔細查看了一下這個鐵棍,說實話,還真是挺不錯的,入手有種冰涼的感覺,但充滿了力量,不過宋青可是絲毫不懂棍法。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件好東西。

現在也沒有什麼事了,宋青打算回宋家看看小白怎麼樣了,這小白還真是皮糙肉厚的,兩支飛鏢也只是皮肉傷,不過也是,妖獸都是有著非常強悍的身體,幸好有小白,不然自己還真要傷筋動骨的。

「宋青,能不能借一步說話?」就在靠近宋家的一個巷子口,突然有兩個人接近宋青,出聲道。

宋青有些驚訝轉了頭看去,看到了對自己說話的人是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長臉,中等身材,和和氣氣的樣子,穿著一身的鎧甲,而且有那麼一兩件還閃爍著光芒,而他的身旁則是一個穿著青色勁衣的也是二十多歲的男子,這個男子背後背負著一把劍,這把劍散發出淡藍色的光芒。

宋青一眼看去,這兩個人必定不是普通的修士,單說那個穿著鎧甲的青年,有一兩件裝備都是閃爍著光芒,看來是法器的,而那個青色勁衣的男子背後背負的那把劍分明也是法器。

法器可不是大白菜,可不是誰都有的,只有那些世家子弟或者是有點實力的人才會有。

當然一般的法器對於臨境的人來說,還是沒有多大用處的。

「請問有什麼事,我不認識你們。」宋青看了一下兩人,這兩人應該是沒有什麼惡意,不然也不會到宋家的家門口來攔住宋青,除非是想找死,但宋青對這兩個人還是有些抵觸的。

現在宋青這種情況,只要是陌生人,宋青都不想扯上什麼事情。

「我叫林索,這位是葉昊。」穿鎧甲的男子和氣的一笑,繼續說道,「我是城主府的弟子,而這位葉昊是劍修,我們想找宋兄你一起做一件事,不知道宋青能不能答應?」

「做一件事?」宋青愣了一下,好像自己和他們也沒有什麼交情。

「能不能換一個地方說話?」林索微微一笑,沒有任何敵意。

宋青聳聳肩,點了一下頭,無所謂的樣子,反正這都要到宋家了,這兩人不可能敢在宋家的門口做什麼殺人越貨的事情,況且暗中還有劍修長老保護自己。

林索看到宋青表態了,便在前面帶路,三人一同走到沒人注意的巷子里,林索看到四下無人,輕聲對宋青說道:「宋兄,不瞞你說,我們城主府得到消息,越陽城外的黒木叢林,有一頭成魔的黒木蠍。」

「成魔的黒木蠍?」宋青有些吃驚了,黒木叢林是和黃沙峽谷差不多的地方,在越陽城外有幾種妖獸聚集之地,黃沙峽谷、黒木叢林、狼蛛洞穴、血蚯濕地,而黒木叢林就是黑木蠍的聚集之地,最讓宋青吃驚的還是成魔的黒木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