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結印,獨孤逍遙溝通著體內莫名的印記,

嗡~~~

虛空顫動,日月星辰、江河萬物,所有的一切全都發出一股力量聚在獨孤逍遙身前,迎向那股洪流,

轟……

亂流翻滾,這片空間都險些被破開,兩股力量不斷的衝撞,看誰堅持的更久,

“世界之力……”

“那個人到底是誰……竟然靠己身溝通世界之力,”

世界之力,那是至尊才可以擁有的,現在所有人都對獨孤逍遙的身份感到好奇,

滋滋滋~~~

空間迸發道道火花,這是一場耐力的比拼,輸的將會被轟成殘渣,

狂暴的能量在玉台周圍席捲,這片空間都變得扭曲,但那個範圍內根本讓人無法接近,

整整對峙了半天時間,狂暴的能量絲毫沒有減弱,兩方好似有著無盡的力量一般,揮霍不完,

“需要靠第三方來打破平衡,”有人喃喃道,但那四周的能量實在太過狂暴,外人根本不能插手,

“怎麼辦,”所有人都很焦急,

能量亂流中,獨孤逍遙也顯得很吃力,一絲虛汗從額頭上滑落;而魔長風與龍燕更是震驚,這人到底是誰,以一己之力擋住了兩人的合擊,而且還是龍鳳合擊,

鏘,

然而就在這種僵持的狀態下,一個的力量突兀的參與進來,

那是一把怪異的劍,漆黑如墨,但卻無鋒,

“墨攻,”

“墨家神兵,為什麼出現在裡面,”

砰,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那墨攻直接抵在了獨孤逍遙的后心,讓他的身體轟然一震,平衡瞬間打破,

噗~~~

“大叔……”荊天明驚叫道,沒想到那墨攻竟然突然攻擊獨孤逍遙,

鏘,

那原本沉寂的墨攻突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威能,瞬間衝破那狂暴的能量圈,飛回一個人的手中,

“墨家巨子……”

誰也沒想到百家還留有這麼一手,

“現在他已經受傷,沒人可以阻攔了,我們沖啊,”眾人興奮的叫道,

此時獨孤逍遙已經帶著荊天明離開了玉台,因為下面的事已經不是他能掌控的了,

“大叔,都怪我,”看著臉色有些發白的獨孤逍遙,荊天明自責的說道,如果不是墨攻在自己手中,那獨孤逍遙也不會受傷,

“不用自責,這不管你的事,”獨孤逍遙輕輕說道,眼神從始至終都沒有變過,


而玉台前,魔長風與龍燕卻並沒有動作,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

“哈哈,麒麟墓是我的了,”一人大笑,對著那麒麟金身便是探去,

唰,

一道聖光掃過,將那人籠罩其中,他臉上頓時露出安逸的神采,好似很享受一樣,

所有人都瘋狂了,奔著麒麟便是衝去,那裡自成一片空間,可容納千萬,

轟……

又是爆發了大戰,血水滿天揮灑,好似降了一場血雨;而眾人看到那些被聖光籠罩的人時變得更加瘋狂,

滋~~~

那血水淋到麒麟金身上發出一陣腐蝕的聲音,只是無人注意,

轟,,,

戰鬥越來越慘烈,玉台上已經血流成河,而那麒麟金身也被血水污染,

噗~~~


然而就在這時,只見那被聖光包裹的數百名修士的頭顱突然無聲無息裂開了,血液灑落,骨頭的斷茬處平滑無比,猶如快刀斬豆腐般,

「怎麼回事,」

這異變瞬間引發了騷亂,眾人根本就不知發生了什麼,而那些人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掉了,而且死時臉上還帶著滿足的神采,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妖異的氣氛,

噗~~~

突然間,那些隕落的屍身瞬間化為一團血霧,全都向著那麒麟身上匯聚,

“快撤,”

眾人驚呼,但還是晚了,又有數百人被捲入其中,化為那肥料;而逃出的人全都心有餘悸的看向那裡,

在眾人的目光中,只見一片血海拍在了麒麟金身上,將那聖潔的氣息全都遮掩,那玉台竟也變成了黑色,一股滔天魔氣席捲全場,所有人都感覺身處地窖之中,

咔~~~

金身碎裂,露出了它原本的面目,

那是一個漆黑如墨的玉身,它竟然活了過來,魔鬼般的吼聲從它口中發出,

“這是……墨玉麒麟,”

墨玉麒麟,又叫黑麒麟,與神聖的麒麟聖獸完全相反,一個是祥瑞之獸,另一個完全是滅世之獸,無盡的歲月中只能誕生一隻,但它卻是滅世的存在,

“我們做了什麼,竟然喚醒了這樣一頭凶獸,”

它真的活過來了,想要衝破出來,但此時從玉台上卻綻放出一道霞光,瞬間又將它封印其中,

吼~~~

黑麒麟頓時發出一陣陣狂吼,但它實在是太過兇猛,那道道封印眼看就要被它撐破,

「鎮壓,」一聲暴喝,只見從空中飛來一張八卦陣圖,瞬間罩在了那黑麒麟的頭頂,陣圖上還站著八道身影,四男四女,陰陽平衡,

在那陣圖的中央,兩條魚兒游弋,陰陽輪轉,

「大叔,我去了,」荊天明說了一聲便投身陣圖中央,站在了那陽魚的位置上,但是與之相對的那陰魚位置卻空空如也,

轟……

黑麒麟還在衝撞,而且煞氣越來越重,缺少一個陣眼,八卦陣根本發揮不出原本的力量,

「我的孩子,回來吧,」突然間,從那黑麒麟口中發出一陣喊聲,好似魔音一般,聲浪滔天,瞬間就將陣圖掀飛,一群人遭受到了重創,

但是那魔音還在繼續傳播,回蕩在天邊,

「逃不掉的,這是你們的宿命,」

啊~~~

突然,只見荊天明雙手捂著自己的頭髮出一陣痛苦的嚎叫,感覺就好似有無數只螞蟻在他的腦袋裡撕咬,

「我不要過去,」荊天明驚恐的看著那黑麒麟,但是越是後退頭就越痛,

但就在此時,又有一道身影被那魔音吸引了過去,那是一個年歲不大的小女孩,面帶紗絲,眼神迷茫,

「月兒……」顧不上自己,荊天明奔著姬紫月便是衝去,

「我的孩子,你們終於又回來了,」黑麒麟又發出一陣魔音,似是很高興,而後對著兩人張開了它那深淵巨口,一股龐大的吸力從它的口中傳出,只見從荊天明與姬紫月的身上頓時放出一股股濃郁的怨煞之氣,

那股怨煞之氣十分的濃郁,整片天空瞬間被遮掩起來,誰也沒想到在這兩個小孩子的身上會帶有這麼濃郁的怨煞之氣,

唰……

兇惡的氣息四周瀰漫,有人更是直接被凝成一座黑色雕塑,永久的站立在那,所有人都瘋狂的向更遠處撤離,

「我想到了一個傳說……」有人喃喃自語,

傳聞黑麒麟本不屬於這個世界,只是為了毀滅這個世界而來,它是集天地間的煞氣怨氣而生,只要天地間存在殺戮、怨念等負面氣息,他就會重生,這是一個純粹的殺戮機器,更是在這個世界造就了無邊的罪孽,

此事驚動了天帝,他派出他的兩名弟子下界鎮壓黑麒麟,

金童、玉女,

雖然金童、玉女最後成功封印了黑麒麟,但是黑麒麟實在太強了,金童玉女也因此隕落,更是被下了詛咒,

他們在人間輪迴,更是有著讓人悲切的故事,

萬杞梁與孟姜女,梁山伯與祝英台,郭建中與王月英,王士友與錢玉蓮,童商琳與秦雪梅,韋燕春與賈玉珍,李奎元與劉瑞蓮,

絕唱千秋,千古絕戀,


雖有七世情緣,但卻七世怨侶,七世苦苦相戀,卻不得成婚,

七世積攢下來的怨氣更是沖煞九天,而這也是黑麒麟想要看到的,

第八世,金童玉女更是化為兩把絕世凶劍,幹將、莫邪,在即將破開麒麟墓時卻被人阻擋,

輪迴沒有結束,還在繼續,這是第九世了,而這兩個孩子就是那金童玉女的轉世之身,體內積攢的七世怨氣全都是那黑麒麟的養料,但是如今誰還能阻擋,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那黑麒麟的身形更是長大了數十倍,好似一座巨山,

咔,

這一聲清脆的響聲卻如同噩夢一般,是所有人最不願聽到的,


玉台破碎了,黑麒麟瞬間掙脫出來,那可是滅世凶獸,本不屬於這個世界,誰能阻擋,

「我的兩個好孩子,你們真是乖啊,」黑麒麟用漆黑的瞳孔看著眼前的兩個身影,「為了讓你們兩人永遠的在一起,我決定將你們一起吃掉,」

吼~~~

只見黑麒麟張著它那血盆大口便向兩人撲去,

砰,

「誰,」 「是誰……,」黑麒麟怒吼,竟然有人敢打斷自己,要知道這個世界上除了一個人外,沒有人是自己的對手,而那個人也已經永遠回不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