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公子有辦法將這如意弄到手嗎?”小二看着我笑了。“沒有男人不想上這個女人,公子你也是男人吧!”

我說:“我沒辦法,不過我知道那樣是不行的。”

小二笑着說:“公子洗腳吧,等下讓下人叫我。我來端洗腳水。”

他說完就出去了,我卻實實在在對如意這個女人感興趣了。媽的,這個女人到底爲什麼不能行呢?爲什麼這麼多年就沒有男人能靠近呢?難道她有病嗎?

男人都有徵服欲的,這個女人越是難搞,搞到手後會越有成就感。凡是男人都有這個想法,這也是這個如意這麼受男人關注的主要原因。

我不得不說這個女人很有手段。但是這個女人也太操蛋了,我的一把絕世好劍,十萬黃金就給我買走了。我能饒了這個女人嗎?早晚讓她給老子跪在牀上唱征服。不然難消我的心頭之恨啊!

一晚上我沒睡覺,一直觀察着這如意的房間。說實在的,只要是我一個縱越就能落在她的陽臺上。但是我也明白,那邊一定是高手如雲,恐怕我剛落下,便已經身首異處了吧!

在半夜的時候,這女人又出來了,在月光下吹着風,頭髮飄散出去,有一種落寞和滄桑的美感。說實在的,那時候我YY了,我幻想自己站在她的身後,然後扶着她的腰,就像是泰坦尼克號一樣的動作,險些把自己YY硬了。之後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心說千萬要守住這童子身不能破了。這對修煉霸道大有好處。 在凌晨的時候,我才迷迷糊糊睡着了。這一覺我是睡到了中午纔起來,剛起來就看到壞壞坐在我的牀頭看着我笑。我說你笑啥,壞壞說看到我就想笑。

我起來讓壞壞去要洗漱用具,壞壞就出去了。回來的時候,來了三個小二,進來就給我擺了一大桌子酒菜。我說:“壞壞,我倆吃不完!”

壞壞說:“八成是送錯了房間,這些不是我要的。”

小二端着兩個銅盆和洗漱用具進來了,說:“公子,請洗漱吧,這些酒菜是如意小姐讓我們準備的,說您是貴客,等下要來和您共進午餐!”

我說:“她和我共進午餐就共進午餐?快點把這些東西拿出去,老子沒心情和她共進午餐!”

這時候門外咯咯笑了:“楊落,你追着我這麼遠,難道不是來找我的嗎?”

如意一擰身就進來了,進來後直接就坐在了桌子旁,說:“快點洗臉吧,洗完臉吃飯。”

壞壞一看就不樂意了,說:“嗨!這是我們的房間,讓你進來了嗎?”

如意一笑說:“小丫鬟,你家主子還沒說話呢,你倒是着急了,太沒規矩了吧!”

我說“如意姑娘,這確實我我們的房間,你拿着你的飯菜滾回去吧!”

說着,我開始洗臉漱口。這地方沒有刷牙的工具,不過用鹽水漱口也就可以了。漱口之後,我看到如意的臉色慘白,她看來是氣壞了,之後一拍桌子說:“楊落,我是來和你好好談談的,我知道你追着我幹什麼,我也知道自己有些過分,不過,交易的過程是公平的。”

“既然是公平的,你更應該離開了,你不欠我什麼。你不尊重我的丫鬟,也就是不尊重我。那麼我也沒必要尊重你。帶着你的酒菜,滾出我的房間好嗎?”我說。

壞壞伸着脖子說:“如意小姐,你聽到了嗎?你有錢去你的地盤耀武揚威,這裏是我們的地盤。”

如意的臉開始黑了,她看着我說:“好啊楊落,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啊!你只是個沒落家族的三少爺,你和我牛氣什麼?自打你來了奉安我就注意你了,也調查你了,你有什麼本事?這天下還沒有人敢這麼對我呢,你是第一個。”

我說:“如意姐姐,你是不是自我膨脹的太厲害了?我要是讓你撒泡尿照照自己,看清自己是個什麼東西的話,你會感到吃驚嗎?還是會覺得我是個不知道好歹的屌絲呢?你也太庸俗了吧!我對你很失望。”

“我輪得到你對我失望嗎?天下男人哪個不想一親芳澤?只有你一個人如此對我,難道你很特殊嗎?”

我看着她笑了:“如意姐姐,你可以離開了,你很沒存在感嗎?”

如意一把抓到了桌布,一下就拉翻了桌子,之後轉身就走了。

我說:“瘋了,真的當自己是不可一世的女王了嗎?”

接下來,我打算訓練下自己控物的本事,這些盤子碗在我的控制下,自己就都飛出了窗外。然後窗戶慢慢關上了。那些小二自然看的是目瞪口呆,頓時對我刮目相看。這個世界還是很有意思的,大家混居在一起,竟然也能融合的這麼好。從普通的凡人到至高無上的尊者,聖人,能夠在一塊地皮上生活,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記得在北京的時候,就覺得北京人特別會吹牛,很多人最愛談論的就是中央和軍隊的那些領導。說自己的朋友是中南海的保鏢,說自己的親戚是首長的司機,一個個都在顯擺自己見多識廣,實際上都是一羣窮屌絲罷了。但是這裏就沒有這情況,大家都很淡定和實際,從這方面看,這裏人的思想似乎比帝都北京的人民要高很多了。

控物術不是最高級的,最高級的就是控制屍體的法術。屍體是有戰鬥力的,是有孽氣的。這孽氣控制好了轉化成的戰鬥力是很驚人的。當年顧長虹用屍體的孽氣壓制玄武就可見一斑!

也不知道爲什麼,我修煉這控物之術還是很有天分的,這似乎要歸功於我的屬性。我試圖去控制屍體,但是這朗朗乾坤的,哪裏會有屍體呢?於是今晚,我打算去墳地試試運氣。

吃過午飯後,我打開了窗戶,一眼就看到了對面陽臺上的如意。她似乎是在等我呢,看到我後朝着我一笑,然後趴在陽臺上看着我大聲說:“楊落,過來一起坐坐啊!我很悶啊!”

我說:“如意姐姐,我看你不是很悶,你倒是很生氣。”

我說完就關上了窗戶,從窗戶縫看出去,就看到這女人看着我這邊不屑地笑了一下。然後大聲說:“楊落,和我鬥,你會知道什麼叫後悔的。”

我後悔什麼?小爺我長這麼大,就沒後悔過。

最近我發現,如意樓裏來了不少的人,一個個的都住了進去。我和酒店老闆娘打聽,老闆娘說這都是來拍寶貝的。好像是三天後有一把絕世好劍要拍賣,各地的修煉好手都來了,一把好武器對於修煉者來說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點頭說:“是啊,的確是一把好劍,無價之寶!”

之後我又進了屋子,打開窗戶看了出去。這如意緊接着就走了出來,看着我大聲說:“楊落,你的劍開價五千萬黃金,你作何感想?”

我說:“你要價太低了。這把劍,要是非要估價,三座城都不換,用黃金無法衡量這把劍的,需要用江山和美女才能交換。”

“我一個女人,要江山和美女有什麼用?我只喜歡金子,我就是這麼俗,你來打我啊!”她說完哈哈地笑着進去了。

我氣呼呼地一關窗戶說:“媽蛋的,早晚要你哭!”

壞壞說:“三少爺,這女人心機很深,我們恐怕不是對手。這把劍是拿不回來了啊!”

我說:“不管怎麼說,要先知道這把劍到了誰的手裏,只要知道下落,遲早會拿回來的。”

壞壞說:“三少爺,當初我們多要點錢就好了。”

我一聽忍不住笑了,說:“十萬黃金足以解決我們的困境,再多要也只是量變,不是質變。”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和壞壞步行出了城,沿着一條雜草叢生的小路走了出去,很快就到了一塊墳地。

我按照那書中記載的,開始感應這地下埋着的屍體,當我把意念放出去後,真的就感覺到了一具具的枯骨。有的已經腐爛,有的還很結實。

我說:“壞壞,等下你別嚇壞了。”

壞壞說:“三少爺,大晚上的你來墳圈子裏幹嘛?怪嚇人的。”

我說:“你看着吧,很好玩的。”

之後,我控制着這些白骨一個個從墳地裏爬了出來,都是先伸出一隻白森森的手,這些手在月光下很嚇人。之後一個個的跳了出來。壞壞鋼印號喊叫,我一把就捂住了她的嘴說:“你喊什麼?”

壞壞渾身冰涼,出了一身的虛汗,我只能把她抱在了懷裏,摸着她的頭說:“你怕什麼?這世界最可怕的不是屍體,而是有靈魂的人。”

這一具具的骷髏白骨爬出來後,開始站隊,足足有一千人。簡直就是骷髏大軍。我不知道他們的戰鬥力如何,但是我隱約覺得,他們的戰鬥力似乎和我的實力是相當的。我這才明白了一個道理,知道那漠南老九爲什麼跑的那麼快了。因爲這些屍體如果敗了,那麼他的本體也根本沒有取勝的機會了。

此時我才徹底明白這門手藝的好處,簡直可以組建一支軍隊了。不過我有些納悶了,我能做到是一定的,難道那漠南老九無法控制這樣的屍體嗎?爲什麼他還要掏出人的內臟去煉製屍體呢?我開始覺得好奇怪起來。難道我真的和別人有很大的不同嗎?

這些屍體是絕對忠誠與我的,他們似乎也是修煉的霸道,完全靠着強橫的身體戰鬥。只不過,他們的身體此時還不夠強,需要注入金屬材料才行。這個我在行啊!

只需要配置一種合金加熱,然後讓這些白骨去浸泡吸收如骨骼,那麼他們就會有鋼筋鐵骨。

我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立即讓這些白骨又都鑽進了墳墓裏。然後我揹着壞壞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去了附近最大的兵器鋪子裏,一進去是一個女孩子在大廳裏坐着,見到我和壞壞後,她笑着站了起來。這女孩子個子不高,身材豐滿,長相雖然一般,但是很耐看。她笑着說:“公子需要些什麼呢?”

我拿出一張紙來遞給她說:“我要這些材料,你們這裏有嗎?”

“有的有的,看來是同行。不過規矩是這樣的,和同行找材料,雙倍價格。規矩你應該懂吧!”

我嗯了一聲說:“那好吧,你算算吧!”

“這麼大的量,您這是要打造房子嗎?”她說完笑着去撥弄算盤去了,之後對我說:“黃金三十萬兩!”

“你們的鐵匠鋪子在哪裏?”我問。

“在城北十三裏的十三裏坡,我父親親自在那邊主持鋪子,我負責在城裏銷售產品。對了,你可着乾坤世界打聽打聽,誰不知道張萬臣的兵器。”

我點頭說:“好,你先準備,明天我來提貨。還有,讓你爹給我準備一個熔爐和熱池。我就在這裏做合金。”

“公子留步,這麼大的生意,你不交一些定金是說不過去的,我們需要簽訂個協議吧!”她說,“定金兩萬,如果公子不來提貨,那麼,定金不退!”

壞壞說:“這怎麼行?”

這張家的姑娘說:“難道公子真的會不來提貨嗎?”

我對壞壞說:“給她兩萬!”

“我們只有兩萬了。”壞壞小聲嘀咕說,“給了她,我們就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

我一笑說“我們就要發財了。” 張家姑娘叫張雨瑤,後來我叫她瑤瑤。

瑤瑤很快就準備了一張協議,付了款然後按了手印。我便離開了這兵器鋪子回了酒店。快到中午的時候,瑤瑤姑娘來了,她進來後笑着說:“楊公子,我爹請公子過去商談。”

我說:“有什麼好談的,材料準備齊了就行了。”

“不,不是談生意。是一些技術上的事情想和公子探討一下。”瑤瑤此時已經變得不是那時候的趾高氣昂了。

我就知道會有這個結果。我要的這些金屬看起來是絕對不可能搭配在一起的,但是一旦做到了,就是天下無雙的合金。打造的兵器將會堅韌鋒利至極。最主要的就是火候的控制和金屬的純度的掌握。這可真的是失之毫厘謬以千里啊!

我有五行大成,對金屬性和火屬性無比的熟悉,自然是可以做到的。

瑤瑤話音未落,就聽外面一個沙啞的聲音喊了句:“老夫張強東拜見楊前輩。”

瑤瑤一聽趕忙去開門,她開了門後說:“爹,他分明就是一黃口小兒,你爲何這麼謙卑?也不怕折了他的壽命。”

“不要胡說,難道年紀大才是前輩嗎?前輩指的是,在事業上走在前面的人。”張強東過來,拱手彎腰說:“我一看那方子就知道楊前輩乃是高人,我是來請教的。”

說着,他從腰裏拔出一把長劍來,遞過來說:“前輩看一下,這把劍打造的怎麼樣,還有可以改進的地方嗎?”

我知道,這是考試開始了。我笑着說:“不用看了,這把劍看起來打造的緊密,但實際上很脆弱的,材料上就不對了。並且太重了,衆人皆知,長劍是越輕越容易掌握,使用重劍那都是無奈之舉。慣性會對任何動作產生影響。劍越重,速度越慢!”

“這把劍只有十三斤,難道還可以輕嗎?”

我說:“難道不可以嗎?快去準備材料吧,我有急用。”

瑤瑤說:“這把劍可是霸都第一名劍,楊公子,你信口開河的本事不小,倒是不見你有真本事。”

“那麼可就太悲哀了,打造這把劍的人,只是個渣渣而已。名劍?我看只是個垃圾,這把劍扔在路邊我都不會彎腰去撿的,你們卻當寶了。”我說,“改天我清閒了,給你打造兩把劍,隨隨便便就能將這把劍砍斷。”

瑤瑤說:“這把劍可是去年我父親用大價錢從如意樓拍來的。這把劍的鑄造師號稱劍神,三年纔打造一把劍,一把劍打造三年,價值連城,在你這裏一說,怎麼就變成垃圾了呢?”

我說:“我看五品不看過程,只看物體本身。他號稱什麼,用多少年打造一把劍與我無關,我只是知道這把劍是垃圾。張姑娘,看來你太孤陋寡聞了。”

此時我發現,這裏的鐵匠手藝是落後三界那邊的。這裏的長劍樣式雖然和三界是一樣的,但是質量可就差遠了。我不得不重新定義這個世界了,我來的地方是異界,不是什麼天外世界。

以前經常看到別人穿越的故事,並且非常入迷,我怎麼也想不到,自己也有這個時候。但是可悲的是,我穿越到了一個傻子的身上,這讓我有些哭笑不得。不過還算是幸運,這傻子的身體雖然羸弱,但是潛力無限。

張強東立即說:“前輩請隨我來,你要的材料,我都準備好了。我要親自爲前輩鼓風!”

壞壞小聲對我說:“三少爺,我們沒有錢啊!”

張強東立即哈哈笑了:“這位姑娘,你家三少爺如果不是在吹牛,那麼他本身就是一座金山啊!如果他在吹牛,……”

“你是不是要亂棍將我打殘廢啊?”我說,“走吧,帶路!”

我路過霸樓的時候往裏面看了一眼,一樓是一個大廳,裏面有很多打扮一樣的美麗女子端着餐盤走來走去。裏面裝修的非常的奢華,地毯是白色的,看起來是白熊的皮毛拼接的。

瑤瑤說:“這就是霸樓,天下霸樓,世界第一高樓。裏面住的都是霸道修士裏出類拔萃的人物。劍神前輩就住在三樓了。你是不是要進去拜訪下呢?”

我不屑地搖搖頭說:“沽名釣譽之輩,還三年打造一把劍,我覺得他就是個懶鬼。打造什麼劍需要三年?那破劍我三刻鐘就打造的出來。”

壞壞小聲問我:“三少爺,劍神前輩打造的劍在乾坤世界都是最好的,你這牛吹大了。三少爺,等牛皮破了,我們怎麼辦啊?”

我此時在思考一個問題,究竟我從被吸乾到我復甦用了多長時間的問題。是一百年,還是十年呢?這個問題是沒有辦法求證的,除非我回去,親口問問秦川,我離開了多久了才能知道。但是,回去的路在哪裏了呢?

剛到這裏,就被明月耍了一次,接着就是這個如意和長孫英雄再次耍了我一次。這羣混蛋到底要做什麼呢?說實在的,如果有可能,我就回去成都,再也不來這鬼地方玩耍了,這裏不適合玩耍。

天下霸樓很像是一個豪華的大酒店,裏面有很多美女伺候着這些人,這是天下霸主花錢養的一些社會精英,說白了,這霸樓是天下霸道的權力中心。

到了城北鐵匠鋪的時候我震驚了,這老張的鐵匠鋪弄得和花園一樣,進去大院子後,就看到一個個煙囪裏噴着火舌,溫度也升高了很多。越是這樣,周圍的花草樹木越是茂盛,有個花匠在給這些植物澆水呢。隱隱約約,聽到有叮叮噹噹的聲音。

一聽到這聲音,我就手癢了。這張強東帶我去參觀,剛進去就看到一個漢子在打造一把柳葉刀。他每一下力道都重了三兩,別小看這三兩,直接把結構給打的鬆散了,這把柳葉刀就算是打造出來,也只是個凡品而已。

我手癢的厲害,拍拍那漢子的肩膀說:“你先休息下,我教教你怎麼打造柳葉刀!”

這漢子剛要發火,張強東呵斥道:“快點的,磨磨唧唧幹什麼,快讓前輩指教指教你我。”

這漢子這才趕忙拱手道:“遵命!”

我接過了皮圍裙,拎起了錘子。然後對張強東說:“你加火,聽我指揮!”

瑤瑤一聽不幹了,說道:“爹可是出名的鍛造師之一,你還真的敢讓爹給你鼓風啊!我來吧!”

她要來,我也沒反對。但是她一上手就不行了,手太軟了。我說:“你還是下去換你爹吧,溫度不夠!”

我拿起那把柳葉刀直接扔進了火爐裏,我說:“垃圾,只能回爐了!”

那漢子頓時喊道:“你!簡直欺人太甚!”

我不屑地哼了一聲,然後看着張強東說:“加火!”

他蹲下,火很快就起來了,當我抓緊錘子的那一刻,我就覺得身體內部呼地一下燃燒了起來,並且,對這金屬的感應能力也起來了。這是胸前的血玉在發揮作用了。不出所料,這東西絕對是無價之寶啊,它是有生命的,是有智慧的。

我說:“老張,保持溫度!”

他的動作緩慢了下來,我一伸手控制住了溫度,煅燒了三分鐘後將燒透了的柳葉刀用大鉗子夾了出來,一錘打下去,火花四濺。

我的靈寵有分身 就這樣反反覆覆敲打到了傍晚,柳葉刀總算是打造完成了。我將柳葉刀投進了水裏,然後擦了一把汗說:“好了,拿出來和那劍神打造的所謂的寶劍比比吧!”

瑤瑤一伸手就把這柳葉刀拽出來了,出來的那一刻,金光閃閃,大家不得不遮住了眼睛,這就是誕生時候的輝煌,我打造的武器是有靈魂的好不好!隨後,金光慢慢消退。

我除去這靈魂,這把柳葉刀便老實了,更容易操控。高手用劍是絕對不能用帶有劍靈的武器的。

瑤瑤看着,用手摸着刀身,她看着我說:“這太神奇了,同樣的材料,爲什麼你打造出來會如此的華麗?”

我說:“華麗?這個詞好奇怪,這叫登峯造極。打造一把劍需要三年嗎?我說是垃圾,你們信了嗎?故弄玄虛罷了,三年打造一把才顯得珍貴,其實那劍,三刻鐘就打造出來了。”

張強東拽出那把價值不菲的劍神用三年纔打造出的長劍,懊惱地扔在了地上,用腳踩了一腳說:“竟然會是這樣,這個騙子,騙得我好苦,枉我劍不離身足足八年,這簡直是我的恥辱啊!”

瑤瑤撿起了那長劍,交到了壞壞的手裏。然後和壞壞一個眼神,這兩個女孩子揮動着兩把武器砍在了一起,就聽刷地一聲,頓時那長劍便被切斷了,一點不拖泥帶水。

我心說,看來,我找到了生財之道了。

頓時,張強東直接雙膝跪地,趴在地上喊道:“前輩,請收我爲徒,我一定會尊師重道,聽從師父的教誨!”

接着,那漢子也跪倒在地,喊道:“剛纔出言不遜,請前輩見諒啊!”

我笑着說:“快起來吧,教導你們還是可以的,但是收徒就免了,張大叔,你有什麼不懂的,儘管問我就是了,不過現在,我需要去熔鍊池。”

熔鍊池可不是小工程,這需要一個大池子,池子下要不停地燒着精炭。池子旁邊是個熔爐,一爐又一爐的金屬在裏面熔鍊,之後倒進旁邊的池子裏。這池子通常是鑄造大型構件才用得上的,明晚,我要用它來打造一支骷髏大軍。

接下來的一天時間,我和張強東都在不停地熔鍊合金溶液,一直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才總算是熔鍊滿了一池子。池子下面燃燒着熊熊烈火,這合金溶液咕嚕嚕冒着刺鼻的泡泡,我一伸手,金屬性親和力大增,這池子裏的合金溶液充分均勻地融合起來。

我說:“今晚不許任何人打擾我,出什麼事都不許過來觀看,明白嗎?”

張強東拱手道:“前輩,我這就去辦!”

接着,我出去了,到了那片墳地後,呼喚出了那些骷髏。現在還是白骨森森的他們,等下就回變成一個黃金骷髏軍團。

夜色越來越晚,我帶着這些骷髏穿過叢林,一直到了鐵匠鋪的後院牆外面,之後,我下令,這些骷髏大軍翻牆而入,直接跑到了這熔鍊池外。

我敲門說:“老張,開門!”

老張打開門後,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驚訝地看着我說:“前輩,你,難道你是幽冥王嗎?”

我說:“只是小法術。”

接着,我扶起了張強東,然後說:“去打開後門。”

張強東打開了後門,之後,前門開始往裏面奔跑骷髏了,進來後,直接就跳進了熔鍊池,進去的時候是白色的,再從另一邊爬出來的時候,就是金光燦燦的存在了。從前門進,從後門出,雞叫的時候,總算是弄完了。

池子裏的合金溶液也下去了一半。 諸天祭祀 我看着這一片金光閃閃的骷髏大軍,心說,媽蛋的,明天老子就帶着骷髏大軍遛街,我倒是看看我的寶劍,誰敢買!你如意和我玩陰的,我就和你玩邪的。 這合金溶液填充了白骨,藉助白骨的結構,變得更加的堅硬。當我出去後門,看着站了滿院子的骷髏兵團的時候,我笑了。

天亮的時候,我讓這羣骷髏鑽到了地下。它們似乎和老鼠一樣,對鑽地有着絕對的技術支持。它們鑽地的方式也很特殊,都是直接跳起來,然後頭朝下就噗地一聲鑽進土裏面不見了。這就像是有一條魚從水裏跳出來了又鑽進了水裏。只是,這個可沒有水花。

張強東已經傻了,他直目瞪眼看着我說:“前輩!你簡直是到了最高境界了啊,竟然能讓金屬和白骨融爲一體,這樣增加了強度和韌性,可不是增加了一點半點啊!我已經糊塗了,真的已經糊塗了。原來鑄造師是可以這樣的啊!”

我說:“老張,以你的天賦雖然不至於達到登峯造極的地步,但是讓你住進那天下霸樓還是不在話下的。對了,不要張揚,要低調,知道麼?”

“前輩,我都聽你的。對了,前輩可曾娶妻?如果沒有,那麼你看瑤瑤如何?”張強東伸着頭期望地看着我說。

我說:“老張,瑤瑤確實是個好姑娘,但是我現在不能娶親,我修煉霸道,這童子身對修煉多有好處你是知道的,我不想受影響!”

張強東一拱手說:“既然這樣,我就讓瑤瑤等前輩登峯造極之時再和前輩圓房。此時,就讓瑤瑤先追隨前輩做個紅顏知己,順帶照顧前輩的起居。”

我立即拒絕道:“這怎麼行啊!我有壞壞照顧我就夠了,再說了,瑤瑤是千金大小姐,怎麼能來給我當丫鬟使喚呢?”

我剛說完,就聽我身後瑤瑤說話了:“怎麼不行?我又不是給你當暖房丫頭的,我只是陪你下棋說話的知己,你至於這麼怕麼?”

壞壞此時也來了,說:“三少爺,我看有瑤瑤小姐照顧你的話就不需要我了吧,我可以回去照顧老爺了。” 他來時夜色正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