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說這一切都是顧遲安排的?自己能夠出來也是顧遲安排的?

顧遲從程可歆的表情中已經知道她想到了一切的事情,便什麼都沒說,只是點點頭。

示意程可歆猜的沒錯。

「那麼你怎麼知道,我出來以後一定會來這裡?」

程可歆還是有一個問題沒有明白。

難道顧遲不怕自己出來以後,直接前往其他地方么?顧遲又是怎麼認定她一定會來這裡……聽牆角的? 「別忘了,你是我老婆。」

顧遲似笑非笑地看著程可歆,這個答案對於程可歆的心臟真的有很大的衝擊。

程可歆現在都不知道該以一種什麼方式,或者什麼態度來跟顧遲聊天了。

原本剛開始,程可歆是想要離開顧遲,是對顧遲心冷。但是現在,顧遲簡簡單單說了幾句話,卻讓程可歆的心如甘霖般滋潤了起來。

程可歆最聽不得顧遲說甜言蜜語,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顧遲好像知道現在程可歆的心裡如螞蟻在啃一樣,不知道該怎麼抉擇。

不過顧遲並沒有開口多說什麼話。顧遲就是要讓程可歆考慮清楚,現在到底是要怎麼樣。

到底是選擇相信自己,還是要打算離開。

。離開,顧遲絕對不會放任。

所以程可歆現在便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選擇相信。

不過是相信的方式不同罷了,一個是自己相信,一個是被迫相信。

就在時間靜止了大約三分鐘以後,程可歆開口說:「你跟季瀾瀾,到底有什麼?」

「有你。」

「什麼?」

顧遲的回答讓程可歆愣住了,程可歆以為顧遲回答錯誤了。但是看著顧遲那樣認真的表情,程可歆又覺得不像。

「我跟季瀾瀾的心裡都有你。」

顧遲把這句話大概擴寫了一下,隨後說了出來。

但是看到程可歆心裡還不懂,便好好地說了出來。

「季瀾瀾心裡恨你,我心裡愛你。」

……

程可歆走在外面的小路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來的。

只知道顧遲說完那句話以後,她整個人都輕飄飄的,而後跟顧遲告別以後,便出來了。

顧遲給她解釋說沒有出-軌,那麼程可歆便再信顧遲一次。

不過,等等。

程可歆看到了正在跟季瀾瀾挽在一起的顧遲。

程可歆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剛剛還跟自己說著甜言蜜語,現在便要這麼對待自己么?

程可歆想要上前去找顧遲問清楚,但是自己的嘴巴被捂住,不能呼吸。

當程可歆醒來的時候,眼睛被強烈的燈光刺到。

這是什麼地方?

程可歆也並不清楚。

程可歆看著四周陌生的地方,想要用手揉揉酸痛的頭,但是卻發現自己的手被綁著了。

程可歆這才清楚自己是被綁架了。

不過她的腦海中完全沒有被綁架的驚恐,而是對於剛剛顧遲的行為難受。

顧遲為什麼要這麼欺騙著自己,難道她程可歆真的有這麼不堪,導致顧遲偏偏要跟季瀾瀾在一起么?

程可歆欲哭無淚,這幾天,程可歆已經因為顧遲的事情哭了很多次了。

現在根本哭不出來。

程可歆動了動手,想要掙扎逃跑的時候,便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別想跑,小娘們。」

綁匪看著程可歆的臉龐,用手輕輕撫摸。

程可歆則是直接躲了過去,用眼睛狠狠地看著綁匪。

「呦,小妞還挺倔。」看著程可歆的樣子,綁匪只是調侃了一下程可歆,便對程可歆說,「給你男人打電話,讓他來救你。」

聽到這句話,程可歆覺得很是可笑。現在的顧遲正在跟季瀾瀾在一起膩歪呢。

怎麼會有閑工夫來救自己?他巴不得自己出事吧?

程可歆嗤笑一聲,但卻聽到了綁匪的話。

「那男的一直假裝他不在乎你,就是怕我們這幫人找上你。但他以為我們是傻么,他當然在乎你,只要抓到你,我們就能隨意折磨他。」

綁匪的這句話頓時敲醒了程可歆。

她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顧遲要這麼對她了。原來,眼前的人是先前投資遲耀失敗的人。

因為失敗,所以前來報仇雪恨。但無奈,抓不到顧遲,所以只能在程可歆這裡下手。

而他們也知道,顧遲最在乎的便是程可歆這個老婆,抓來了准沒有錯。

自從遲耀恢復以後,還是有很多的冤家想要來報仇。顧遲為了保護程可歆,所以只能這樣做。

程可歆現在完全知道了,心下對於顧遲的怨恨越來越少了。

由憤怒轉為了心疼。她心疼顧遲一個人默默地扛著,卻什麼都不告訴自己。

「快點,別磨嘰了。給你男人打電話。」

綁匪已經等不及程可歆這麼磨嘰了,便催著讓程可歆打電話。

但是程可歆執意不打,儘管綁匪扇了程可歆一巴掌,她也還是不為所動。

綁匪無奈,只能自己撥通電話,而後說:「顧遲,你的老婆在我這裡,要想她活命,一個人過來。」

隨後綁匪給顧遲的手機上面發了個地址,現在顧遲過不過來,就全看他自己的了。

那邊的顧遲原本還在跟季瀾瀾演戲,聽到這個,便直接拋下了季瀾瀾,走到了綁匪給他發送的地址。

程可歆在這期間,期望顧遲趕緊來,也不希望他來。

心裡各種糾結,他怕顧遲來了,會受到他們的壓迫。

程可歆數了數現在這裡的綁匪人數,少說也有二十幾個。如果顧遲一來,豈不是正中了他們的圈套?

但是程可歆一直希望的,並沒有實現,顧遲終究是來了。

前後只用了十五分鐘。

看起來,顧遲在路上開車的速度還是很快的。

「把我老婆放了,你們要什麼,我跟你們談。」

顧遲一來,便看到程可歆被綁在那裡,心裡頓時一緊,怕他們對程可歆做什麼不好的事情。

他們要的是自己,所以把程可歆放了,他跟他們談。

不過那群綁匪貌似還是需要有一些把柄在自己手中的,他們並不同意把程可歆給他們。

顧遲一直都知道有人在自己身邊觀察,但是並不知道是誰。

派了很多人也沒有查出什麼結果出來,沒想到他們竟然挑在這個時候行動了。

「哦?現在處於弱勢還這麼高傲?」綁匪看著顧遲現在的樣子,心中很不舒服,便看著顧遲。

「你們想要的是什麼?」顧遲直截了當。

他們這樣,肯定是有要的東西,不然也沒必要興師動眾。

「我們要的是遲耀這個公司。」

那人獅子大開口,要走顧遲在職場上面最為珍貴的東西,現在還綁著程可歆不鬆手。 「不能給。」程可歆朝著顧遲吼道。

顧遲好不容易才重新創建了遲耀,如果現在就此拱手讓人,那麼顧遲的心該有多疼。

顧遲沒有搭理程可歆的話,而是看著綁匪說:「不可能。」

顧遲眼中的堅定讓他們知道不可能。

殺了這個女人把事情弄大和要一些他們想要的東西,這兩者之間哪個重要他們還是比較清楚的。

「既然如此,那便一百萬,加上你的下跪道歉吧。」

綁匪投資了遲耀集團,但是最後卻搞得自己家破人亡,不這樣處理,那人實在難解心頭之很。

聽到這個條件,顧遲頓了頓。面子和權勢相比較,顧遲不能做出選擇。

「不要,顧遲求求你別這樣。」

程可歆一聽到綁匪的條件,程可歆頓時哭了出來。

顧遲何時像現在這樣這麼狼狽,顧遲一直都是高傲的,現在要讓顧遲下跪,即使是為了自己也不行。

「吵死了,顧遲,你要是再不快點,你的老婆的命可就不保了。」

綁匪看著兩人你死我活的劇情,心中煩悶,便直接舉起槍,放到了程可歆的腦門。

他示意顧遲要是再不快速,那麼程可歆的命便會死在他們的手上。

顧遲看著綁匪已經上了保險,只要再來一下,那麼程可歆便會倒地而亡。

顧遲不敢賭,他不敢用程可歆的性命來做賭注。

顧遲賭不起,也不能想象程可歆死了以後自己的生活會怎樣。

顧遲想到這裡,心裡一痛,隨即當著眾人的面,跪了下來。

顧遲不跪天,不跪地,只跪過自己的爺爺。但是現在,卻跪了其他人。

顧遲瞬間覺得自己的恥辱直線上升,但是看到綁匪把放到程可歆頭上的槍拿下來的時候,便鬆了口氣。

好險,好險。

自己跪了並沒有什麼缺憾了,最起碼可以救程可歆一命。

但是現在程可歆已經哭得不成樣子了。她沒有見過那麼高傲的顧遲跪在別人的面前哀求。

雖然是為了救自己,但是心裡還是極度不舒服的。

因為,程可歆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如果自己小心點,那麼便不會被他們抓到,而後被綁架。

程可歆走到顧遲的旁邊,扶著顧遲站了起來。

顧遲則是把程可歆往後推了一下,而後直接用腿一腳踢到了正在那裡開心的綁匪臉上,隨即搶過綁匪的槍。

但是,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二十個人當中五個人都有槍?

索性顧遲會一些武功,便趁著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把那五個有槍的人一腳踢趴下。

而後迅速帶著程可歆離開。

他們獲救了。

在車上,顧遲開車的速度直接上飈,不過只開了二十分鐘,後面的人沒有追上來的時候,顧遲把車靠到路邊停了下來。

程可歆正當疑惑顧遲怎麼了的時候,便轉身看到了胳膊上面正在流血的顧遲。

顧遲受傷了。

程可歆看著顧遲的傷勢,很嚴重,直到現在鮮血還在那裡流著。

「來,我來開車。顧遲你堅持會。」

說著,程可歆便跟顧遲換了個位置,讓顧遲坐到副駕駛上面后,程可歆開車去了醫院。

「沒事,你沒事便好。」

這是顧遲進到搶救室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顧遲來救程可歆后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程可歆到達醫院,看著顧遲被送急救室,頓時像渾身力氣被耗空一樣坐在了地上。

想到了最近發生的事情,程可歆真的覺得心好累。但是現在程可歆還是最為擔心急診室裡面的顧遲。

雖然已經送了進去,但是在外面的程可歆還是心急如焚,不知道該怎麼辦。

現在貌似除了等待,便只有等待。

在急救室外面的時光總是漫長的,就當程可歆覺得自己已經等了很長時間的時候,急救室的門被打開了。

程可歆趕忙迎上前去,去詢問醫生顧遲現在的狀況。

「醫生,醫生。請問顧遲現在怎麼樣了?」

程可歆現在看到醫生,就彷彿看到了救命符一樣,趕忙抓著醫生的手詢問顧遲現在的狀況。

顧遲是為了救自己才受的傷,現在絕對不能讓顧遲出什麼狀況了。

「病人沒事,就是胳膊中彈,需要好好休養。」

顧遲這次只是胳膊上面中了子彈,其餘地方並沒有什麼受傷的地方。不過如果這次來醫院比較遲的話,很有可能面臨截肢。

「還好,還好。」程可歆心裡慶幸,還好上天對他們還不算太差,還好讓顧遲的胳膊沒有什麼大礙。

程可歆在外面慶幸著,便看到裡面的護士把顧遲抬了出來。

程可歆不知道現在該做些什麼,只能在顧遲的車旁邊跟著。看著顧遲慘白的臉色,程可歆心裡一陣心疼。

這次都是因為自己大意,自己不相信顧遲,才導致事情發展成為現在這樣子的。程可歆心裡愧疚,但是現在都已經於事無補了。

現在的顧遲就在病床上面躺著。

「麻煩家屬來交下住院費用,而後跟我去取葯。」護士看著一旁的程可歆,便知道她就是病床上面躺著的病人家屬。

程可歆看了一眼顧遲,示意護士自己走了顧遲怎麼辦。護士明白了程可歆的意思,便開口說:「沒事的,這裡留一個護士照顧他,你先跟我來吧。」

病房裡面原本有兩個護士,現在留一名護士在那裡照看,程可歆便跟著那名護士走了。

當程可歆交完錢,取完葯的時候,便看到了一名熟人。

楊佐!

剛開始程可歆還在奇怪為什麼楊佐會在醫院裡面,以為楊佐出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便想到了楊佐的女朋友是醫院的護士。

「夫人?你怎麼來醫院了?」

起先,楊佐還並不確定看到的就是程可歆,走近一看,原來就是。

心裡頓時萌生了一種不好的想法,但是並沒有說出來,而是詢問一下程可歆比較好。

「顧遲受了點傷,現在住院了。」程可歆簡單回答了一下,隨後朝著顧遲病房的方向看了看,心裡還記掛著顧遲。

「夫人,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